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6章 还有个女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在厉家所有亲朋好友的注视下,江暖橙送了花,跟厉漠西道别之后鞠个躬,不再过多停留,和来时那样又在众人的目光里静静

    离开。

    她就那么走了,大伙云里雾里,都猜不透她和厉漠西究竟什么关系,还有老夫人为何那样维护她?

    方蔓荷见江暖橙还算识趣,松一口气的同时吩咐下人看紧门口,不能再让不相干的人随意进来。

    老夫人望着江暖橙离开的身影,眼底浮起忧愁,忽然低声唤:“阿源。”

    “老夫人?”阿源凑近老夫人等她的吩咐。

    老夫人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什么,阿源一点头,随即去吩咐一旁的下人。

    厉振刚瞧了瞧老夫人和阿源,眼睛眯了眯,似乎想到了什么,仍旧不动声色的站在人群里继续着葬礼。

    如今厉漠西死了,江暖橙也没什么作用了,他倒是有些同情起这个女人了。

    江暖橙正要走出厉家,忽然身后有人追过来:“江小姐,等一等。”

    她闻声停下脚步,不解的看向跑过来的下人,那下人到她面前微欠着身客气的说:“江小姐,老夫人让你到书房等她。”

    “老夫人?”江暖橙恍惚中想起自己离开的时候竟然忘记了跟老夫人打招呼,只怪自己完全陷入厉漠西遇难的悲痛里无法回神。

    “那么请你带路吧。”江暖橙寻思着老夫人是有话要跟她说。

    下人在前面领路,穿过花园到达另一边的宅子,没多久就到达书房,下人随后退下了,唯留她在书房等候。

    她也没等多久,老夫人就在阿源的搀扶下进来了。

    “奶奶。”江暖橙见状主动上前扶住老夫人。

    遭遇这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事,老夫人精神状态和以往相比差了一大截,走路都需要借助拐杖和阿源的搀扶,背脊也佝偻了

    不少,看着都让人心疼。

    江暖橙扶着她在椅子里坐下,老夫人坐稳后顺势拉着她的手:“来,坐我身边。”

    江暖橙顺从的坐下:“奶奶,葬礼还没完毕,您怎么就过来了?”

    老夫人抬眼深深的注视她,见她脸颊肿着,心痛的皱眉:“阿源,快给她上药。”

    江暖橙这才发现阿源手里拿着药膏,她都忘了自己脸肿这事,握住老夫的手,轻声说:“奶奶,谢谢你一直那么关心我。”

    “说什么谢不谢的,你是我孙……”老夫人想说她是孙媳妇,她当然要关心,只是话说了一半就说不出口了,见江暖橙正看着自

    己,连忙说:“你是我曾孙的妈妈,是我厉家的人,我不关心你关心谁?”

    江暖橙闻言垂了眸子,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

    阿源要帮江暖橙上药,老夫人却直接拿过药膏:“还是我来好了,这种药膏消肿化瘀很有效,涂上去后你的脸很快就不肿了。”

    江暖橙知道老夫人的脾气,乖乖的侧脸让她涂药膏,老夫人动作很轻,怕弄她了她,看着眼前这张还很年轻的脸,谁都不会相

    信江暖橙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老夫人不禁想到在灵堂时要当众宣布江暖橙还是厉漠西妻子这事,她现在庆幸当时没有说出来,江暖橙还年轻,她未来的日子

    还很长,而漠西已经走了,她已经没有必要顶着他妻子的头衔,她以后还会遇到合适的人。

    她不能自私的让江暖橙为她孙儿守寡,所以她还是漠西妻子这事就不提了,这事就让它成为秘密吧,她也清楚漠西为何没把这

    事告诉江暖橙,他前些日子对江暖橙做的那些事她何尝不知道?

    他想用自己的方法去让江暖橙接纳他,有时候,夫妻之间不是一张证就能维持的。

    此刻江暖橙脑子里想的是另一回事,老夫人提到了曾孙,她更认为老夫人是想跟厉家的人说这件事,但她打断了老夫人的话。

    “奶奶,以后我会让圆圆认祖归宗的,等她大一些的时候我也会告诉她漠西的事,现在……我没办法离开她。”厉漠西不告而别

    了,她唯一的寄托全在他们的女儿身上。

    老夫人帮她涂抹了药膏,听闻她这话,收回手,轻叹着:“这事不急,总之你以后给她取名字的时候让她姓厉就行了,圆圆还小

    ,我们尽量保护着她,给她一个快乐的童年。”他们都知道一旦孩子的身份被曝光,肯定会给孩子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哎,我一想到圆圆天天念叨着她的爹地,我这心就痛啊,还有漠西他……”老夫人话到此处被一阵阵刺骨的心痛拉扯得说不下

    去,她从来没想过孙儿会早一步离开。

    江暖橙鼻头也泛酸,纵然她也难过得要命,还是克制那些情绪,轻拍老夫人的背:“奶奶,你放心好了,圆圆肯定是姓厉的。”

    “我现在唯一安慰的就是漠西有后。”

    书房里两人絮絮低语,书房门口有一衣着厉家下人装扮的男子贴耳听里面的声音,不一会,这男子警惕的看看四周,鬼鬼祟祟

    的闪身离开。

    花园假山后,从书房门口快速出来的男子来到这里,对隐在假山这边的厉振刚躬身行礼:“大爷。”

    厉振刚一手背在身后,看着来人淡声问:“如何?都听到了什么?”

    那男子走近几步凑到他耳边一番低语,厉振刚原本平静的神情上因为听了他的话而一刹那惊诧。

    男子汇报完毕便退回原地,恭敬的低头等候他的问话。

    厉振刚惊滞了好半会眼珠子才慢慢转动,盯着男子严肃道:“你可听清楚了?”

    男子有些惶恐:“属下听得一清二楚,她们说的就是这些。”

    厉振刚脸上的凝重没有散开,他迟疑了一会才抬手挥一挥:“你先回去,有事我再找你。”

    “是。”男子立即应声,他刚转要转身,又听厉振刚说:“对了,这次你立了功,奖赏不会少了你的。”

    男子一听有奖赏,眼睛一亮,连忙道:“谢谢大爷。”

    厉振刚没多说什么,只是挥手让他退下,这男子很快就离开这里,留下厉振刚还站在原地。

    他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睛盯着远处某一处,他还在为刚得到的消息而惊讶,厉漠西居然有后,还是江暖橙生的!

    不得不说江暖橙隐瞒得可真好!

    夜,厉振刚的宅院。

    厉漠西的葬礼举办了两天,如今他终于下葬了。

    偌大的书房里亮着一盏灯,厉振刚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相框,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看着相框,也不知道保持这姿势有多久

    了。

    相框里那张相片的颜色有些泛旧了,不过相片四角都很平整,看得出是被人精心存留,相片里是一二十出头的青年,上身一件

    白T恤,下面是咖啡色的休闲七分裤,他手里举着奖杯,笑容如那时的阳光一般灿烂,露出一排洁白的牙。

    厉振刚看向那奖杯,那是网球赛第一名获得者才有的奖励,恍惚中,他似乎回到了那年夏天。

    “爸,你帮和奖杯拍张照片吧。”

    “好啊。”

    相机的咔嚓声犹在耳边响起,时光却永远定格在那个夏天,这是他的最后一张相片。

    厉振刚抬手抚上相片,那手在颤抖,声音也颤抖:“少棠啊……”

    他曾经有个出类拔萃的儿子,可是在他二十岁那年,他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成为他这一辈子的痛。

    “少棠,厉漠西他下去陪你了,你现在看见他了吗?呵呵,你们是那么好的兄弟,你说他是不是该下去陪你?”他慢慢摩挲着相

    片,眼底的光有最初的伤痛转化成阴冷。

    他只是没有想到他都断后了,厉漠西却还有个女儿!

    他后来派人去调查了,厉漠西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有女儿,这一点多少让他欣慰,好在是女儿,否则他可不那么放心让那个孩子

    健康成长。

    既然厉漠西死了,那个孩子他就放一马,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敲门声在这时候响起,随后是心腹的声音:“厉董。”

    厉振刚瞳孔一缩,将手里的相框放回桌面,这才开口:“进来。”

    得到允许,心腹开门进书房,也不敢多看什么,直接走到书桌前:“厉董,明天的董事会厉家那些长辈也会去。”

    厉振刚似乎对这个消息不感惊讶,冷讽:“厉家的长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厉漠西的位置谁都想坐。”

    心腹有些担忧:“那明天厉董有什么安排?”

    厉振刚并没有一点危机感,只要厉漠西死了,其他人对他来说都只是小菜一碟。

    “你今晚就联系老陈和老赵,他们知道明天在董事会上该怎么做,至于其他的,我另外有安排。”厉振刚简单吩咐。

    “那我现在就去办。”心腹立马出书房去办事。

    厉振刚冷勾了嘴角,拿出手机走到窗口边,望着外面浓浓的夜色,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严科长吗?明天我们集团要开董事会……”

    江暖橙推掉了所有工作,专心在家陪女儿,她还留意了厉氏集团被调查一事,从厉漠西出事前到现在,集团的违纪风波还没度

    过。

    现在媒体开始报道集团重新推选掌权人的消息,列出了有可能坐上总裁位置的人选,外界对这个推选非常关注。

    不得不说,厉漠西的遇难,给集团很大的打击,如今集团内部是一片混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