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39章 谁会为你流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并没有听到门外人的回话,从猫眼里往外看也没有看见人影,满是狐疑,难道是按错门铃了?

    她皱了皱眉,既然没人,那她就不打算理会,一转身要回客厅,那门铃像是跟她恶作剧一般又响了。

    “门外到底是谁?”她这会有些不耐烦了,回头就大声问。

    门外又是安静了一会,低沉的男声慢悠悠的传进来:“我。”

    江暖橙身形一颤,这熟悉的声音是?她不敢确定,徒然心慌,屏住呼吸再次来到猫眼前看出去,下一瞬她被什么惊到了那样猛

    地离开猫眼,站在门内,脑袋乱哄哄的,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

    许是久不见看门,男人的声音又响起:“开门。”

    江暖橙捂住双耳,天啊,她是不是不只眼睛出问题,连听觉都出就问题?这是幻听吗?是她太过想他才导致出现幻觉?

    “江暖橙,开门!”男人沉铸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江暖橙惊疑的看向门把,她这会听得很清楚,这不像幻觉,心弦一动,蓦然开锁把门打开,门外的人那么清晰完整的站立在她

    眼前。

    她呆愣住了,嘴唇都不自觉的张开,震惊又不敢置信的盯住这个男人,俊逸的脸,表情淡淡,黑眸正和她对视,那唇角若有似

    无的弧度。

    “你……今天还不是头七,你怎么来了?”江暖橙下意识脱口而出,她记得还要过两天才是头七。

    厉漠西一瞬眯起鹰眸,高大身躯靠近她,薄唇微启:“你还真想我死,嗯?”轻飘飘的语气里分明有着危险。

    他还以为自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会吓到她,就算没吓到也有些惊喜,没料到非但没吓到她,一开口就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头七

    ?当他死了回来找她?

    男人的突然靠近,是他身上熟悉的龙涎香蔓延到鼻间,他温热的气息喷洒下来,那样的真实,她还感觉到了他的温度!

    江暖橙惶然抬眸一眨不眨的注视他:“你,你是厉漠西!”

    厉漠西真被这傻女人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了,大手抚上她的脸颊:“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其实江暖橙的意思是他是真实的,没有死,他还好好的活着,只是脑筋短路了才会说成那样。

    此时她真切的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温度,心中涌起的狂喜若开闸后的洪流奔涌而来,瞬间充盈她整个心房,她拉下他的手握住,

    眼睛清澈泛着亮芒,颤抖的声音有些哽咽:“是你,真的是你啊!你、你没死。”

    看着眼前这个要哭了的女人,厉漠西心头莫名一软,她红了的眼眶里已能明显的看见泪光了,他抬起另一手, 指尖轻划过她的

    眼角,嗓音低低的:“你这泪是为我流的?”他未曾想过她会为他哭泣,她一直都在抗拒他不是吗?

    他正为她的泪而心头一动,她却猛然推开他,忽然变了神情,凶巴巴的瞪视他说:“谁会为你流泪啊?你少自以为是了,你不是

    要不告而别吗?现在还回来干什么?你走,你走啊,走啊走啊……”她边说着还边推他的胸膛,还真要赶他走了似的。

    厉漠西瞧着她那分明要流泪了还硬撑的别扭样子,想笑却忍住了,佯装认真的说:“那么想赶我走?”见她站在门口瞪自己却不

    说话,他微颔首:“那我走就是了。”说着真转身了。

    “厉漠西,你敢!”

    他还没迈步,身后就响起女人急切的声音,他还没回身,勾了勾唇。

    回首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你要我走还是不走?”

    江暖橙一直瞪视他,咬牙切齿的,是想揍他一顿又舍不得的那种抓狂心情。

    厉漠西故意似的就在那里等她开口,否则他就不动了。

    因为久久没见妈咪回来,圆圆这时候跑出来一窥究竟,她看见了门外高大的男人,黑宝石一般的眼珠子顷刻就闪亮亮的了,兴

    奋的跑出来:“西西,你回来啦!”她奔到门口,仰着脖子看他。

    江暖橙一低头就看见女儿双眼放光,咧开大大的笑脸望着厉漠西,她顿时回神,差点忘了这小妮子每天都在念叨西西。

    厉漠西被小女娃天真可爱的模样逗得心窝一暖,忍不住弯身抱她到怀里:“嗯,我回来了,有没有想我?”

    “嗯嗯,我好想你喔,365天都在想你哦。”圆圆两条胳膊顺势搂住他的脖子。

    厉漠西微挑眉:“我们分别还没那么久。”

    “我知道呀,我意思是每分每秒都在想你。”圆圆非常认真的说。

    一旁的江暖橙望着这一大一小,她还没跟厉漠西算完账呢,这倒好,女儿一出现,这笔账她别想算了。

    三人进屋,庆嫂刚打扫完上一层楼的卫生下来,见厉漠西抱着圆圆进来,显然被吓了一大跳,惊慌着开口:“你,二少?天啊,

    这是怎么回事?”

    江暖橙耸耸肩:“这就要问他自己了。”她一开始就不相信他会出事,若不是后来看见她的戒指,方蔓荷又去辨认了尸首,还办

    了那场葬礼,她是怎么都不相信他遇难了。

    “庆嫂,我有些渴了,麻烦你上楼煮一杯咖啡给我。”厉漠西神色平常,说话的语气也和以往一样,好像他根本不是死而复生的

    人。

    “啊?哦哦,好。”庆嫂没有多问,折身要重新上楼,蓦然想到什么,忍不住回神说:“二少,你能回来就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

    道这几日江小姐为你掉了多少泪,人都憔悴了一圈呐。”

    “庆嫂!”江暖橙猛然打断庆嫂的话,对她挤眉弄眼的,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

    庆嫂是心疼江暖橙,顾不得会不会被他责怪,硬是把自己看见的说出来。

    厉漠西眸光淡淡流转,似笑非笑的眸子望向窘迫的江暖橙,弯唇:“嗯?好,我知道了。”她开门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她的憔悴,

    他何尝不在意,但更为高兴的是,他知道了她对他的在乎。

    庆嫂上楼煮咖啡去了,江暖橙立马说:“你别听庆嫂乱说,我没有为你掉眼泪。”

    她话音刚落,还在厉漠西怀里的圆圆接话道:“妈咪,你说谎哦,我有看见你晚上偷偷擦眼泪。”

    江暖橙一时语噎,瞪向女儿,坏蛋,她不开口,没人当她是哑巴的!

    “你看错了,妈咪没有擦眼泪。”江暖橙这是嘴硬到底了。

    厉漠西将圆圆放到沙发上让她坐好后才回身面对江暖橙,他突然靠的很近,让她无所适从,正要避开他,却听他略带玩味的声

    音:“我都看到了。”

    江暖橙咯噔一跳,狐疑的看他,小心问:“看到什么了?”

    “你憔悴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漆黑的眸子仿佛有磁力,深邃慑人,怔忪间,他竟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皱起了好看的

    眉:“怎么瘦成这样了?”

    江暖橙的眼睫毛眨啊眨,自从上回听到他说追求她那样的话,得知他的心思后,她发现自己面对他的时候会不自然。

    “西西,我也瘦了呢,都是因为想你。”圆圆在沙发那里歪着小脑袋看他们。

    江暖橙回了神,拂开他的手,这次没有反驳他的话,转身去女儿那里:“你每天都吃那么多,会瘦才怪,都变成小胖妞了。”

    “妈咪,说好的人艰不拆呢?”圆圆呶嘴。

    江暖橙被她逗笑了,小妮子见她露出笑容,扑过去抱住她:“妈咪,看你哭了那么多天终于笑了。”

    江暖橙那笑容还没保持两秒因这话就变了,变得牙痒痒,偏偏看到女儿那纯真烂漫的笑脸,她只有满心的莫可奈何。

    江暖橙很想问厉漠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都认定他遇难了,而现在他好好的出现在眼前?只是又女儿在场,她不好问这

    些,便忍下来。

    厉漠西喝了咖啡,随后让江暖橙收拾一下,一会带她和圆圆回厉家和奶奶吃饭。

    江暖橙不怎么配合,因为心里还气愤着他明明没事却没有通知她一声,让她如此担心,还有些心伤,他的小世界里似乎一直将

    她排在外面,对于他的事情,她总是一无所知。

    厉漠西岂会看不明白她的小心思,他也不点破,将她拉进卧室,将她圈进怀里:“我回来还没见奶奶,你忍心让她老人家担心?

    ”

    “是你令她担心关我什么事?”江暖橙费解了,抵着他胸口要推开。

    “怎么不关你的事?我的心思都在你身上,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回去,所以罪魁祸首还是你。”他居然把责任推到她身上,还一点

    愧疚都没有。

    江暖橙脸颊有些涨热,她怎么发觉他大难不死回来后很会说甜言蜜语了?

    “你这是耍赖!”根本与她无关好嘛,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盯着他说:“除非你老实告诉我,你这次究竟遇到什么事了?”

    厉漠西俯视她,眸色幽沉:“想知道?”

    她点头,一脸认真,以为他要告诉她了,孰知他只是捏了捏她的鼻尖,然后说:“迟一些告诉你,现在先陪我回去。”

    “真的?你会告诉我?”江暖橙不太相信。

    “我让你那么不信任?”

    江暖橙沉默的注视他,她确实不太相信他会告诉她关于他的事情。

    “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是要勾引我吗?”他语气倏然变得暧昧,俊脸慢慢靠近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