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40章 我想你陪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最终还是带着女儿与厉漠西一起回了厉家宅子,这一路上她总觉得自己是被哄骗来的,她瞥一眼抱着女儿厉漠西,希望

    他真的会跟她坦白他遇到的事。

    黑色轿车与夜色一起降临大别墅里,许是厉漠西事先有通知,灯火辉煌的庭院里,阶梯下方站立着众人,是在迎接他们。

    车在众人面前停稳后,透过车窗,江暖橙看清楚了等候在外面的一群人,估计厉家的所有仆人都出动了,站在最前面的是老夫

    人,阿源搀扶着她,她看见车开进来后,便是迫不及待的走过来几步,双眼里都是对孙儿的望眼欲穿。

    除了老夫人还有方蔓荷也在,她得知儿子从警局出来后就马不停蹄的去见江暖橙了,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但想到儿子能平安无

    事的回来,其他事她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她没料到漠西还带了江暖橙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老夫人激动的对阿源说。

    “是啊,二少回来了,老夫人您小心点。”阿源叮嘱。

    有下人立马过来打开车门,厉漠西高大的身躯从车里下来,说实话,大家多少还是有惊吓,毕竟都已经举行葬礼又下葬了的人

    就这么出现,心理上总会难以接受。

    但对于亲人而言,这种害怕的心理是不存在的。

    所以老夫人几步就走到厉漠西面前,伸出手去触摸他,眼里噙着泪花:“真的是我家漠西啊,我的好孙儿啊,你可让奶奶伤心死

    了。”

    见奶奶这番模样,厉漠西心里自然是不舍:“是我不孝,让奶奶为我操心了。”

    “你没事就是给奶奶最大的安慰了,你啊,有什么事别再吓奶奶了,你奶奶我老骨头一把,经不起惊吓了。”老夫人嘴上是怨怪

    ,实际上心疼得不得了,失去的孙儿能复得,她已经感激不已。

    老夫人说完还反复打量检查厉漠西,嘴里念叨着:“让奶奶好好看看,没受伤吧?”

    “奶奶,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没事,您别担心了。”厉漠西握住奶奶的手安慰道。

    老夫人还想说什么,等在车里的圆圆这会忍不住探出头,软糯糯的喊一声:“太奶奶。”她一手扶着车门,小短腿晃着要下车,

    身后的江暖橙见状捏了一把汗,正要伸手去把她抱回来,厉漠西先出手把她抱了出去。

    “哟,我的宝贝也来了,都是太奶奶老眼不好使,没看见你。”老夫人望着厉漠西怀里的圆圆自嘲笑道。

    江暖橙随后下车了,自觉问候老夫人:“奶奶。”

    “暖橙你也来了,真是太好了。”老夫人瞧着他们三人在一起的画面,厉漠西抱着孩子,江暖橙站他身边,俨然就是名副其实的

    一家三口,她那些伤心难过全都没有了,开心得双眼都笑眯成一条缝。

    方蔓荷打量着儿子怀里抱的女娃,这孩子几乎和江暖橙一模一样,她顿时惊疑,莫不是江暖橙有孩子了?

    这边,圆圆双手攀厉漠西的脖子,微偏着头对老夫人说:“太奶奶,是西西邀请我和妈咪来作客的哦。”

    孩子这话自然落入所有人的耳朵里,大伙一阵惊诧,她居然那样称呼他们二少?大伙都忍不住暗瞟厉漠西是什么表情,只见他

    微扬唇角,淡柔的目光看怀里的女娃,众人再次惊讶,他们从未见过二少如此温柔的一面,让人不得不怀疑那是他的娃。

    方蔓荷默不作声,因为她同样被震惊了,从这孩子的话得知,她确实的江暖橙的女儿。

    江暖橙都有女儿了,他居然还对她念念不忘!

    方蔓荷想不明白儿子怎么想的,内心焦急无比,还有这孩子为什么那样称呼老夫人?是江暖橙教的吗?

    不一会,大家移步回到屋里,厉漠西单手牢牢的抱住圆圆,另一手却牵住了江暖橙,她没有挣扎,心想反正也甩不开,就由着

    他了。

    厉漠西有些诧异她的顺从,看她的目光不由得深沉了一些。

    江暖橙移开视线,假装没有看见他投过来的眼神,脸颊却不自觉的燥热了些。

    晚餐自然是热闹的,因为有个孩子,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孩子都是活泼好动的,何况是圆圆,她倒是非常规矩的坐在

    自己的位置上,小嘴甜甜的,说的话逗得老夫人很高兴,童言无忌总是让人满心愉悦。

    比如她会睁大眼睛一脸惊讶的说:“哇噻,西西,你家房子好大哦!”

    又会向老夫人腻歪:“太奶奶,你们家的菜很美味!”

    她还对方蔓荷说:“婶婶,你是西西的妈咪吗?你很年轻漂亮哦。”

    江暖橙自然不敢教女儿喊方蔓荷奶奶,想了想便让女儿称呼她婶婶好了。

    方蔓荷是对江暖橙心有芥蒂,本该对她的孩子也不待见的,只是这女娃实在无法不令人喜欢,一副呆萌的样子,说的话却是那

    么逗,聪明得很。

    江暖橙有些头疼,觉得女儿话太多了,只是她没坐在女儿身边,无法阻止她安静一些。

    厉漠西的话不多,他一直都不喜欢聒噪的,现在他竟能容忍这小女娃一直在他身边说话。

    晚餐过后,他们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来,仆人送上水果拼盘,圆圆这个吃货马上被一大盘的水果吸引了,江暖橙忍不住叮嘱她:“

    只准吃一点,不能贪多。”

    “遵命!”为了吃的,这小家伙什么都不管了。

    其他人被她那样子逗笑,老夫人忍不住感慨:“这家里有个孩子就是不一样。”

    方蔓荷虽然很想抱孙子了,不过依照儿子现在的情况,她只怕没那么快抱到,不由得多看一眼圆圆,这终究是江暖橙的孩子,

    就算不讨厌,她也不会太喜欢。

    “漠西,你倒是说说这次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没事,为什么我们一直无法和你联系?”方蔓荷终于忍不住问了。

    厉漠西神情没多大变化,只是不着痕迹的轻皱一下眉,老夫人和江暖橙都看向他,因为有孩子在,所以他们没有问出疑惑。

    老夫人觉得这时候谈论这个话题还是不太妥当,不由得说:“这个过后再说吧。”

    厉漠西却接着说:“现在说也没什么不方便,我当时确实要乘坐那次航班,只不过临时有突发状况,我便没有乘坐,我让两名下

    属带着我的行李先回国。”

    他的行李在飞机上,所以才会有遗物,而方蔓荷以为是他的遗体不过是他的两名下属,也难怪方蔓荷会认错,那下属与厉漠西

    一样高大,身形极为相似,因为爆炸容貌被毁坏,加上不安的心理因素,方蔓荷在那种情况下认错了人并不奇怪。

    “什么突发状况让你连飞机都赶不上?”方蔓荷注意到这一点。

    厉漠西眼里幽光微闪,在他们的注视下,沉默了几秒才说:“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事情我已经解决。”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

    那突发事件真的不值得一提。

    江暖橙垂下眼睫,她总觉得这个突发状况不一般,只是他不愿意提罢了。

    这会,吃着水果的圆圆忽然跑到厉漠西面前,仰头望着他:“西西,你坐灰机了吗?我也坐过哦,不过只有一次。”

    厉漠西瞧见她嘴角都是红红的水果汁,很自然的抽了张纸帮她擦拭,同时说:“那你还想坐吗?我可以带你坐。”

    “可以吗?”圆圆眼睛都亮了。

    “当然,下次我带你坐私人的飞机。”

    “嗯?什么是私人的?”她眨着大眼睛变成好奇宝宝。

    厉漠西微扬起唇:“就是只属于我的。”非常有耐心的解释。

    圆圆露出天然呆的表情怔怔的注视他,一会她消化了他那话的意思,蓦然道:“哇!西西你有自己的灰机啊?你好厉害哦。”小

    妮子望他的眼睛里果断充满了崇拜。

    江暖橙眼角一抽,她要慢慢习惯女儿对厉漠西的各种崇拜狗腿才行。

    老夫人在旁边支持说一定要厉漠西找机会带圆圆去坐私人飞机,只有方蔓荷皱了眉,她觉得儿子对江暖橙的孩子是不是太有耐

    心了?难不成他还要帮江暖橙养女儿不成?

    这一晚,老夫人留母女俩在这里过夜,江暖橙心有顾虑,但老夫人说这里准备有给她们换洗的衣物,还有那么多房间,她们想

    住哪一间都行,而圆圆也说很喜欢这里,还说很久没和西西见面了,不想那么快分开,江暖橙被两人磨得没辙,只能点头同意

    在这里过夜。

    老夫人高兴坏了,揽圆圆进怀里,说圆圆今晚和她睡一屋。

    江暖橙本以为女儿会赖着厉漠西说今晚要和他睡,孰知她没有任何意见,十分乐意的和老夫人走了。

    这让她很不解,小妮子刚才不是吵着说很久没见厉漠西了吗?这会怎么不去缠他了?她觉得哪里怪怪的,又说不出怪在哪,只

    能这样理解,老夫人的魅力比厉漠西大。

    厉漠西此时去外面接电话了,客厅里只有江暖橙和方蔓荷。

    气氛非常诡异,江暖橙坐不住了,想去看看自己今晚住哪间房,正要起身,方蔓荷冷不丁的开口:“江暖橙,你有未婚夫还有那

    么大的女儿,怎么还好意思来纠缠漠西?”

    江暖橙闻言,转眸看向方蔓荷,发现对方正冷讽的盯着自己,她抿了抿唇,淡淡道:“方夫人,有很多事情并非表面看到的那样

    。”

    她一直以来都小心的保护着女儿,不是怕被别人知道她未婚先孕,她是在忌惮厉漠西,怕他知道女儿的存在,会把她夺走。

    现在,她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惧怕,她看得出厉漠西对孩子的用心,她唯一担心的是若是她跟他坦白了,他会气愤她的欺瞒。

    这其中还夹有她舅舅在里面,事情有些复杂,这一时半会,她也不敢贸然多说什么,只能维持现下大家看见的状况。

    方蔓荷冷哼一声:“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跟我说话,事情究竟是怎样,难道我还看不出来?”这女人手段太不简单,都有了女

    儿了还能让他儿子这么容忍。

    “那只能说是方夫人你对我的误会太深。”江暖橙没想要解释,恐怕和方蔓荷也解释不清楚。

    “你……”方蔓荷有些气结,她肯定自己没有冤枉江暖橙。

    厉漠西这时候打了电话回来,见客厅里只有她们两人,还分明看见方蔓荷脸色不太佳,他知道自己老妈对江暖橙是什么态度,

    他也不点破,只问:“奶奶和圆圆呢?”

    “奶奶带圆圆去洗澡了,今晚她们睡一起。”江暖橙见他进来,暗自松一口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方蔓荷了。

    厉漠西似乎也有些诧异,难得那个小妮子今晚没要求和他睡。

    “你呢?今晚住哪一间?”厉漠西看向她。

    “你带我去挑选吧。”江暖橙起身,不想在与方蔓荷单独呆在一起。

    厉漠西微颔首:“跟我来。”

    江暖橙还是保持礼貌的对方蔓荷微欠身,随后转身跟上厉漠西的步伐。

    方蔓荷非常不情愿,只是碍于厉漠西,她不得不容忍下来。

    江暖橙当真认为厉漠西带她去挑选房间的,跟着他走到屋外的回廊才觉得不对劲,疑惑的看看旁边的花园,开口问:“厉漠西,

    这里不是去房间的路吧?”

    “嗯。”他就应了这么一声,没有停下脚步。

    嗯是几个意思啊?见他两条长腿不停,她跑到他前面拦下他,疑惑问:“你要带我去哪里?”这厉家别墅大得离谱,她虽然有在

    这里过夜的历史,不代表她能认识这路是通往哪里。

    厉漠西眸光淡然:“我想去花园走走。”他是不会说和她去花园散步这么矫情的话。

    江暖橙才不买他的账,她可没说要去花园,哦了一声说:“那你慢慢欣赏美景。”她越过他要按原路回去,她找下人带路去房间

    也是可以的。

    经过他身侧的时候,蓦然被她抓住手臂,他的话落在耳边,有点不容拒绝的小霸道:“你陪我。”

    “为什么又要我陪你?我拒绝。”她不假思索的道。

    “因为我想你陪我。”他却不在乎她的态度,嗓音还异常的低沉,热热的气息就在她脸颊边。

    江暖橙差点又被他影响了心神,保持冷静的斜睨他,说:“那你先跟我说清楚这次失事的事,你答应过我的。”

    幽沉的夜色里,他的眼眸更是深邃,静静的凝视她,温温道:“这事刚才在客厅我不是说了吗?”

    “可你说的一点都不清楚,那你就告诉我那个突发状况是什么好了。”直觉告诉她这事不简单,他只是把事情简化了说,重点根

    本没有说出来。

    他灼灼的目光与她对视:“真那么想知道?什么时候那么关心我了?嗯?”这会他直接把她圈进怀里。

    江暖橙下意识双手抵着他胸口,被他迫人的目光看的无所适从,忍不住捶一下他胸口:“我很认真的好不好!”

    孰知他倏然皱眉,还闷1哼一声,好像被她那一捶打痛了,惹得她很是不解的打量他,她下手重不重她是清楚的,以前被他蛮横

    抱着的时候也有这样捶打挣扎过,他眉头都没皱一下,现在有那么脆弱?

    脑子里却想到这次的事,心里顿时疑心重重,有些紧张了:“你……怎么了?”

    她要伸手去检查,他圈在她腰间的手臂忽然加紧力道,将她更紧的揽入怀里,那张过分俊美的脸徒然放大在眼前,唇弧邪魅:“

    你果真很关心我。”

    江暖橙一怔,看见他眼底的戏谑,知道自己被他耍了,这下是一点都不愿意被他抱着了,伸手去抠他的手臂,愤愤道:“你放开

    我,不讲信用的家伙,说好了会告诉我,现在却出尔反尔!我才不要陪你,谁爱陪你找谁去。”

    厉漠西却是出奇的好耐性,手臂牢牢的圈住闹腾的女人,隐着淡笑的低沉嗓音:“好了,别闹了,我告诉你。”

    “那你快说啊。”她没好气的回道。

    他将她的身子扳正面对他,竟不忘揶揄一句:“现在就开始管我了,以后还了得。”

    “你到底要不要说?”她羞恼了。

    厉漠西不逗她了,云淡风轻的说:“我在上飞机前突然接到当地公司发来的消息,公司机密被一内部人员盗窃,情况紧急,我只

    能赶回去处理,我和当地警局人员一起追捕内贼,一路追踪进了山谷,没想到他还有帮凶,山谷里地势复杂,追捕过程花费不

    少时间,我的手机在追捕过程中掉了。”这就是他们一直无法和他联系的原因。

    江暖橙听得心惊肉跳,末了他又加一句:“抓到内贼从山谷出来我才接到飞机失事的消息,我处理好这件事就马上飞回来了。”

    “追捕过程中你们动手了?”江暖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着这个。

    “嗯。”他点头,在她担忧前主动说:“不过我没参与,是警员的事。”

    闻言,她的心安定下来,这样说他没有受伤。

    “虽然公司机密被盗,不过因此躲过一劫,算是破财消灾了。”江暖橙有感而发,没什么比生命重要。

    厉漠西俯视她素净的小脸,鹰眸里有深不可测的幽芒一闪,他的眸光很快变幻,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充满磁性的声音:“

    现在是不是该说我们的事了?”

    江暖橙被他眼底那惑人的幽光慑得咯噔一跳,慌乱的眨眼:“我们,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