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41章 是恋人关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漠西不言,只是饶有兴味的盯着她慌乱的样子看,似乎早预料到她会这样。

    江暖橙这会实在不敢去看他过分灼热的眼眸,拂开他捏住她下巴的手,躲闪间,指着回廊外的花园说:“你不是说要去花园走走

    吗?我陪你去。”

    “这个不急,先说完你和我的事。”他慢条斯理,优雅从容,更显得她的慌张。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她有些发虚,分明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也曾想过要大胆面对,可真与他面对面的时候,她却那么不

    争气的紧张不已,是的,她只是太紧张了。

    他忽然执起她的右手,右手无名指上正是她自己设计的那枚橙花戒指,在他的葬礼上,她给自己戴上的,如今明晃晃的钻石光

    芒在他们面前闪耀,江暖橙心尖一缩,只听见他微沉的声音:“这不是你送我的戒指吗?为什么你戴了?还是戴在无名指?”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这一连串的发问有着咄咄逼人的意味。

    “我……”她望着那戒指,想用力收回手,却是徒劳,他根本不允许她此刻的躲闪。

    江暖橙的头几乎要埋到胸口去了,好像被人揭穿了心里最隐秘的那个秘密,她羞窘得无法见人。

    她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肯放过她一般,故意靠近她,无比沉魅的男声:“来,现在告诉我那二一十朵玫瑰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她暗吸一口气,猛然记起,他出国前留给她的字条,里面写着希望他回来后她已经知道二十一朵玫瑰代表的意思。

    而现在,她已然是知道了那意思,否则不会如此紧张,她的小手都不自觉的攥紧了,虽然垂着眼,但她感觉得到他正注视她。

    她也明白今天是躲不过了,既然他都挑开来说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不敢面对的。

    这样一想,她便蓦然抬起头,忘记了他这会靠她很近,这一抬头便是毫无预兆的嘴唇喷上他的,周遭的一切仿佛突然都静止了

    ,两人都明显怔住。

    江暖橙瞪大了眼睛,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连忙退开,脸已经不争气的泛红,男人邪魅的扬唇:“还主动献吻,看来你是知道我送

    你玫瑰的心意。”

    “我,你……”江暖橙这会真不知该怎么解释了,她确实知道了他的心意,可她刚才没有主动献吻,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懂!

    “既然明白了我的心意,那是不是该和姓段的断绝来往了?”他忽然恢复那专横的一面,看来他一直计较着她是段楚承未婚妻这

    件事。

    江暖橙着实诧异,她是明白了他的心意,可她都没说要不要接受他的心意,他就这么蛮横的要她和未婚夫断绝来往,太不讲理

    了吧?

    “为什么要断绝来往?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她不接受他的专制。

    男人的俊脸因为她这话而沉下来:“没必要?难道你还想和他保持未婚夫妻的关系?”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还被别的男人

    觊觎着。

    江暖橙不会这个时候跟他说那不是她的未婚夫,那是她的舅舅,他们的未婚夫妻关系是假的。

    “我没这样说啊。”她低声嘀咕,那么近的距离他自然把她的话听了去。

    他挑眉,冷哼:“那就马上断了关系。”

    江暖橙实在听不惯什么断了关系断绝来往,他要不要那么霸道?忍不住抬眼瞪视他:“你会一直对圆圆好吗?”他要她离开未婚

    夫,带着女儿和他一起,她最关心的自然是这个,尤其是在他认为圆圆是段楚承孩子的这个时候。

    “至少比她的亲生父亲对她好,我相信你看得出来。”提到段楚承,厉漠西还是不屑的哼一声,段楚承在他这里的印象就是背对

    江暖橙劈腿她的好姐妹,对圆圆这个女儿不闻不问,简直差到极点。

    江暖橙闻言忍不住咳一声,实在不好说你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啊,这不是说他自己吗?但话说回来,他现在对圆圆确实很好。

    “现在是好谁知道以后你会不会还对她那么好?”

    “你又不相信我?”他薄眯起黑眸凝视她。

    江暖橙察觉到了危险的信号,知道他不悦了,但有些话不得不说,鼓起勇气镇定的迎视他,说:“这个可不好说,某些狡诈的商

    人通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先是好言好语的哄骗,到手了就翻脸。”

    “你说我不择手段?”他语调又沉了几分,江暖橙已经不敢看他了,他继续说:“还哄骗你?”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

    “我没有。”他紧接着她的话,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脸扳转回来面对他,一字一句的说:“对于

    你,我没有不择手段也没有哄骗,用在商场上的那些手段我绝对不会用在自己女人身上!”他承认自己绝非善类,但他有分寸,

    为了得到一个女人而耍手段,他只会觉得无耻。

    江暖橙被他如此严肃认真的样子震到了,被他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的心突突的鼓动1乱跳,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理智里是不

    该完全相信他的话,但她知道,她还是信了他。

    “这么不相信我,不如到我身边来,我们先相处相处。”他此时放低了声音,目光仍旧紧锁住她。

    江暖橙懂他的意思,她若是点头,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确立,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情人关系,是恋人关系。

    私心里总觉得他这根本不是表白,而依照一贯强势的他,她或许连摇头的机会都没有,但她更关心的是如果他无法做到如他所

    说的会怎么办?

    “如果以后我发现你对圆圆不好呢?”她直接问出来了。

    他忽然沉默没有回话,他们彼此对望,他神情沉静,是她一直都看不透的平静,而她在他的沉默里渐渐拢起秀眉,心也在一点

    点往下降。

    她几乎要没有耐心的时候,他沉沉的开声了:“若是有那一天,你就带着她离开,我绝不会阻拦。”

    他静默了那么久就是因为要说的是这样的话?他刚才在做决定吗?若是做不到就放她走?放开她对他而言是一件困难的事?

    江暖橙没有惊讶是假的,她愣愣的望他,他有些好笑的微弯唇,语气带着丝挑衅:“怎么了?不敢吗?”

    江暖橙抿着唇,看见他黑眸里燃起淡淡笑意,他已经给出承诺,现在是她回答的时间,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赌,不只是跟他赌

    ,还跟自己赌,赢了是皆大欢喜,输了是她愚蠢,遇人不淑。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有一种想要放手去赌一把的心思,她信他,不是吗?

    她微仰起下巴,玉颈勾起优美的弧度,孤注一掷般道:“有什么不敢的?你敢说我就敢点头,不就是……”

    话未说完,他便压下来,攫获了她的唇,大手紧紧扣住她的后脑,他的吻来得那么突然,让她完全招架不住,怔忪的片刻,他

    已经撬开她的贝齿闯了进来,呼吸刹那间就被他夺走了,男性强烈的气息侵袭而来,她抵在他腰身的手倏然揪紧,但她没有像

    以往那样推开他,只是紧紧抓住他的衬衣,眼睫轻颤着,慢慢闭上眼睛,默许了他的行为。

    感觉到她闭上了眼睛,她的顺从让他心一动,本是狂热的吻慢了下来,有了一丝温柔,缱绻绵长的吻住她的唇片。

    江暖橙身子微颤着,小心翼翼的尝试着回应他的吻,她有所行动,吻着她的男人就感觉到了,贴合的唇退开一寸,他眼眸炽热

    幽深,不可思议的凝视她。

    而她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行为,原本就有些窘,现在还被他这样盯着,臊得更厉害,白皙的脸蛋上红i晕那么明显,懊恼着自己刚

    才真是不该,她的手动了动,是要推开他了。

    厉漠西当然不允许,手臂圈紧她,有些沙哑的嗓音:“你知道自己刚才在做什么吗?”他未想过会得到她的回应。

    江暖橙自然是清楚的,否则不会那么窘迫,觉得这男人是故意这样问,没好气的嘀咕:“不是你说要相处的吗?”她同意了,那

    么他们的关系确立了,她回应他不是奇怪的事情吧?

    男人怔了怔,随即懂了她的意思,薄唇淡勾:“我很高兴你的自觉,现在继续。”他说了继续却没有动作,只是灼灼的凝视她。

    “什么?”她被他看得心慌乱跳。

    “像刚才那样吻我。”他居然理直气壮的要求。

    江暖橙只觉得脸颊都要热爆了,她自然是拒绝:“不要,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休息了。”

    “不吻不许回去。”他作势收紧力气,让她无法挣脱。

    “你……”江暖橙又羞又恼,哪有他这样的?

    “嗯?不愿意?既然点头了是不是该拿出一点诚意?”

    江暖橙后悔死刚才主动回应他了,没想到这男人那么难搞,她死瞪着他,而他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主动。

    回廊里只有他们两人,另一侧是静谧的花园,夜风里有花香,还有月华的清辉,两人目光交接,好半会了谁都没动,而他打定

    主意了一般,她不吻还真不放开她了。

    江暖橙视线移到男人的薄唇上,虽然他的唇是凉薄了些,可还是完美的,老天就是那么不公平,给了他极天的财富又给了一张

    俊美到不可挑剔的脸。

    她心一横,不就是吻一下吗,那么胆小干什么?真没出息!

    心里虽然这样想,行动上还是没那么利索,男人太高了,她抓紧他腰间的衬衣,踮起脚尖凑近他,她不看他的眼睛,视线只放

    在他的唇上,然后闭上眼睛,吸一口气后贴上他的唇。

    她紧闭着眼,极其青涩的去吻他的唇,好半天了却发现他没有任何动静,她不禁有些挫败,她有那么糟糕吗?

    气馁的要放弃了,她的唇才离开,他蓦然有了动作,一个翻转,她后背靠在廊柱上,前面是男人高大的身躯,他围困着她,低

    头,主动吻上她,他的气息紊乱,他的吻极具侵略性,两人的身躯慢慢紧贴,温度骤然拔高。

    江暖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抵在他腰间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攀上他的后背抱住他,男人的身体变化那样明显,她有所感觉,继续

    这样下去会到达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可她没有抗拒,她想既然都承认了彼此的关系,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再像以前那样排斥

    他就是不应该。

    然而这次她预料错了,事情没有发展到她所想的地步,厉漠西在最后关头放开了她,彼此都在喘息着,他的身体还紧绷着,他

    抱紧了她,埋首在她脖颈间。

    她察觉到他在忍耐,她诧异于他竟然这样放过了她。

    静默了好半会,彼此的气息都平稳下来,他吻了吻她鬓边的青丝,沙哑的嗓音还带有一丝隐忍:“回去吧。”

    “哦。”江暖橙垂着眸子轻声应道,幽暗里,刚被他宠幸过的嘴唇却是那样鲜艳惑人,勾着人的心神。

    厉漠西眸色不禁暗了暗,他转开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忽然凑近她,低笑着:“那么失落,是不是很期待我对你做些什么?”

    江暖橙眉头一皱,她哪有?分明看见他的戏谑,不怎么友善的口吻:“我懒得理你。”转身就大步往回走。

    他站在这边好笑的望她:“不用我带你去房间了?”

    “不麻烦了!”她还是找个下人带路比较妥当。

    江暖橙一进客厅,阿源就过来说已经让下人收拾好房间给她了,她懵了一下,想了想,对啊,奶奶不可能不管她的,她脑抽了

    找厉漠西带什么路?

    “圆圆在奶奶那里吗?”江暖橙这会想去看看女儿。

    “是,你要过去吗?”阿源带着笑问。

    眼角余光看见某人走过来的身影,她连忙说:“嗯,麻烦源先生带路。”

    “暖橙小姐客气了。”

    阿源带江暖橙到了老夫人的房间,还没进屋便听见里面孩童稚气的说话声,以及老夫人的笑声,这两人倒是玩得很开心。

    下人已经帮圆圆洗完澡了,她身上是一套粉粉的睡裙,像个小公主似的,江暖橙一见就惊讶了,老夫人竟给她准备了这样的睡

    裙。

    圆圆见江暖橙进来,很是臭美的问:“妈咪,你看我美吗?”说完还转了一圈,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

    江暖橙弯身刮一下她鼻子,说:“哟,我都没穿过那么美的裙子呢。”

    “咦?妈咪你的嘴唇好像肿了。”圆圆眼尖的发现了异样,大声说道。

    江暖橙心一紧,脸上闪过尴尬,尤其是见老夫人露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自己时,她干咳一声,思索着该怎么跟女儿解释,

    哪知小妮子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她问:“妈咪,西西呢?”

    她眉一挑,感情在女儿心里厉漠西比她还重要咯?也好,省得她苦恼怎么解释她嘴唇为什么肿了,话说她现在还感觉唇片有些

    麻,不由得想到刚才两人绵长的吻,脸颊微热,暗咒自己不该胡思乱想。

    江暖橙在这里陪女儿玩了一会,等她躺床上,准备入睡后才回自己房间。

    所有人都退出房间后,一老一少躺在床上说悄悄话。

    夜色浓了,厉家别墅里非常安静,她走在回房间的走廊上,忽然见一下人手捧一套衣物走过去,她好奇的问:“这是送去哪里的

    ?”

    下人看见她,微欠身,恭敬道:“这是给二少准备的干净衣物。”

    江暖橙想了想,说:“给我吧,我帮你送去。”

    “这……”下人为难,是不敢让她做这种事。

    “没关系的,我正好顺路。”她主动接过下人手里的衣物。

    下人见状也不好在坚持,便让她送去了,不过江暖橙的房间确实在厉漠西卧室的旁边,还是老夫人‘特意’安排的。

    江暖橙手捧属于男人的衣物站在他门口,抬手敲敲门,大概这衣物是厉漠西吩咐下人送来的,他便认为此刻敲门的是下人。

    不多时,便听见男人沉稳的声音:“进来。”

    他没有把门锁死,按下门把手就能进去了,江暖橙捧着衣物往屋里走,他的卧室她不是第一次来,和以往没有什么变化,宽敞

    简练,一看便知道是男人的房间。

    厉漠西从衣柜那边走向床这边,恰好江暖橙走进来,看见他的那刻,她脚步倏然顿住,睁大眼睛望他,他此时没穿上衣,下面

    还穿着长裤,大概是准备洗浴。

    男人宽阔的背脊结实的胸膛,好身材一览无余,她来不及尴尬,因为她看见他胸膛前缠绕了白色的绷带,像是受伤被包扎好那

    样。

    “你……”她目光落在那绷带上面,疑惑的皱起眉。

    厉漠西见是她进来,一瞬淡蹙眉,不过很快恢复平静,随手拿起一旁的衬衣穿上,边扣上衣扣边问:“怎么来了?”

    他那么快就把衣服穿好了,更让江暖橙心疑,她捧着衣服往他走近,眼睛一眨不眨的直视他,问出声:“你受伤了?”

    厉漠西已经扣好衣服,转眸对上她的视线,脸上还是那该死的冷静,让江暖橙猜不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