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47章 给江暖橙名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那些负面又恶毒的评论如浪潮一般涌过来,江暖橙看着那些言语忍不住想,她这还没开始解除婚约就遭遇就遭遇这种事,如果

    再曝出她和段楚承的真实关系,那岂不是更糟糕?

    “漠西,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份声明是不是不用发了?”江暖橙心绪如麻,已经想不出该如何解决这事了。

    早在得知这爆料的第一时刻,厉漠西便让暗夜去查究竟怎么回事,同时强势撤了很多报道,发出通告哪家媒体敢继续传播,他

    会采取相应手段。

    不过对于首个报道的那一家媒体,他还没有出手,就如厉振刚料想的那样,他若强势镇压这家媒体,只会把他推到风口浪尖,

    他不急,他要的是这家媒体主动撤报道并且付出相应的代价。

    厉漠西淡看着她,非常冷静的说:“不,要发。”

    江暖橙心有疑虑:“可是……”话未说完,他的食指轻压在她唇前,打断了她后面的话,目光幽深的直视她:“没有可是,这些事

    交给我处理,我说过会保护好你。”

    望着他深邃的眼眸,里面淡然的光能让人安心一般,她应该相信他的,微点了点头,没在出声。

    “你在家里陪奶奶,我先去集团。”他抬手动作很轻的拂开她脸颊边的发丝挽到耳后。

    江暖橙也明白他不让她出去的原因,她正处于风口浪尖上,出去只会添乱,于是顺从的说:“好。”

    厉漠西淡勾唇,附身在她嘴唇上轻啄一下,目光仍凝视她:“等我回来。”

    她点点头,然后见他转身要离开,她忽然想到什么:“你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他身上的伤还没好,这两天有她监督着,他工

    作量不大,勉强能养伤,现在出了这种事,她真怕他的伤口难以痊愈。

    厉漠西回首,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我有分寸。”

    她望着他笔挺的身姿慢慢消失在眼前,她多少都有担忧的,是对他身体的担忧,他的伤连老夫人都隐瞒着,一直都是偷偷治疗

    休养,这两天在办公室里,她才发觉他的工作量是那么多,她很是心疼,整个厉氏的大小事务还有荣耀都压在他一人身上。

    她不想因为自己再加重他的负担。

    究竟是谁一直在监视她?连她和厉漠西在厉家别墅里接吻都能被偷拍,她心慌慌的看四周,这家里还有家贼?

    江暖橙不清楚厉漠西为什么还要发那份声明,直到她看到他发出的文件后蓦然惊滞,那已经不再是一份解除婚约的声明,反而

    变成一份协议,解除婚约的协议,更神奇的是,这份协议签署的日期是在段楚承出国前不久。

    这样一来就说明了,她与厉漠西在一起之前,她就已经和段楚承没有任何关系,那些所谓的她背对未婚夫劈腿的说法完成不成

    立,因为她是自由身和他在一起。

    江暖橙拧眉苦思,她什么时候签过这种协议了?而且那份协议上还有模有样的盖了章,证明她确实早已和段楚承解除婚约。

    她的心还没有平复下来,疑惑还没解开,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厉漠西为了她的声誉接受了媒体的专访,万人关注的镜头里

    ,他说他就是知道江暖橙解除了婚约,他才开始追求她,他们在一起之前都是单身,并承认爆料里发出的相片,那些都是真的

    ,他与江暖橙现在确实在一起了。

    他说的话不多,加起来至多三句,却在力证江暖橙的清白,同时承认他们的恋情,让大家知道江暖橙现在是他的人。

    一个爆料新闻居然把一向不接受采访的厉漠西给炸出来,还在镜头前直接承认和江暖橙的恋情,这比那所谓的爆料更令人惊讶

    !

    都说没有女人能轻易接近他,而他也一直保持低调,就算是以往和韩千雅传绯闻,他也没有在镜头前承认过韩千雅什么,现在

    他居然给了江暖橙名分!

    如果说厉漠西的说法还不能让人完全相信,那么当事人出来给出说法,那就不得不让人相信了。

    出国好长一段时间的段楚承这会也通过媒体给出说法,他确实在出国前就与江暖橙签署了解除婚约的协议,至于原因那是他们

    的私事,并说明他们之间不存在谁背叛谁,是和平分手。

    两个男人都出来为江暖橙说话了,大伙即便还有疑问却也不能再说什么,看客们只能感慨,城里人真会玩。

    江暖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厉漠西出镜为她证明她还能接受,可是舅舅为什么会配合厉漠西让媒体传达他的话?

    难道说她的新闻传得那么快?连在英国的舅舅都知道了?还是说是厉漠西和舅舅联系?

    她一头雾水的时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她拿起来一看,是舅舅打来了,她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心有怕怕的接起电话,刚接通,那头几乎是咆哮般的声音传过来:“江暖橙!你跟我说清楚,你和厉漠西那小子怎么回事?我不

    是让你提防他吗?你怎么就被他诱骗了!啊?”

    幸好她快速把手机放远离耳朵,要不然真要被舅舅的吼声给震聋!

    “那个,舅舅,我……”

    “你胆儿肥了,我出国没多久就被他骗了是吧?你还不告诉我,你有把我当舅舅吗?”段楚承又是一通训斥。

    江暖橙干脆不出声,任由他说,等他说够了,终于停歇了,她才小心翼翼的说:“舅舅,你气消了没?对不起了,我也不是有意

    隐瞒你的,我和他在一起没多久,真的,我不骗你。”

    “哼,那好,那你马上和他分了!”

    江暖橙刚张开的唇便合上了,忽然就沉默了,无法回答他的要求,段楚承感觉到她的犹豫,又大声说:“你都忘记了他以前怎么

    对你的?让你一无依无靠的女子怀着身孕远走他乡,这些你都忘记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回他身边?”

    江暖橙握紧了手机,双眸被一层雾笼罩了那般朦胧,半响,她轻叹:“我没忘。”

    “没忘你还跟他?”段楚承语气里透着痛心疾首的意味。

    江暖橙沉默了几秒,随后才平心静气的问:“舅舅,那你又为什么要和乔姐复合呢?”

    段楚承没想到她倏然这么问,他怔了一下才说:“我们和你不一样,我是全心全意对她,她心里也有我,我们之前是因为误会才

    分开,现在误会解除,彼此心里还有对方,当然要复合。”他说完,顿一下又说:“可是厉漠西呢?他对你……”

    “他对我也很好。”江暖橙蓦然接话,在对方停顿的片刻继续道:“其实我们和舅舅你与乔姐是一样的,在一起都是因为心有对方

    ,都是解开了误会,所以复合。”

    段楚承一时无言,想不到她会这样回答他,但对于厉漠西,他还是不放心,皱眉问:“你确信你们心里都有对方?”

    江暖橙抬眼望向远方,想到厉漠西在镜头前说的那些话,忍不住嘴角微扬,声音轻轻的:“是,我相信他心里有我,至于有多少

    ,我不清楚,但我清楚我的心,不会比他少。”她没有点明,却足以让段楚承明白,她心里都是厉漠西。

    好半会,段楚承的情绪平稳了不少,莫可奈何的叹息:“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万一信错了人怎么办?

    江暖橙嘴角还挂着那弧度,慢慢的说:“傻就傻吧,人这一生不犯一次傻还真不完美。”

    在她点头答应和厉漠西在一起的那一刻她就在跟自己打赌了,现在,她还没有输不是么?

    都说他失事那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对他有多么在意,她不想再逃避了,即便最后赌输了,她也对得起自己的心了,不是吗?

    这一下段楚承还真不懂说什么了,人家要犯傻,他拉也拉不住。

    “对了,舅舅,那份解除婚约的协议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自己没签过那样的协议。”江暖橙终于记起要问这事了。

    段楚承不屑的哼一声:“我会提出当你的未婚夫当然会把以后可能发生的事都想了一遍,所以早早准备了这份协议,没想到还真

    有派上用场的这天。”

    “舅舅你果真老谋深算,啊,不对,是深谋远虑。”江暖橙不得不叹服。

    段楚承也毫不谦虚的回:“当然,你以为你舅我是那么简单的吗?”好像说得他还真是一了不起的人物了。

    “那……是漠西联系你跟你说我的事?”她小心的问着,就怕又触动舅舅的神经。

    听到她对厉漠西的称呼,他忍不住揶揄:“那么快就叫得那么亲热,你让我这个未婚夫觉得很失败啊。”

    江暖橙忍着没不屑的哼声:“那你那么快就让乔姐怀上了,你让我这个未婚妻也觉得很失败呢。”

    “是不是跟姓厉的臭小子在一起学到牙尖嘴利了?对我这老人家一点都不尊敬。”

    江暖橙眼角猛抽,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如此矫情的说自己是老人家,那也真是醉了。

    “怎么样?厉漠西那小子把事情摆平了?”段楚承这会不跟她贫嘴了。

    由此她也能确定了,确实是厉漠西主动联系了舅舅,这才有了那份协议的出现,以及舅舅的声明。

    “有舅舅你出马还有什么事不能摆平的?”

    “你少拍马屁,我告诉你,如果厉漠西不能保护你欺负你的话,你尽管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听舅舅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黑社会的老大!江暖橙一阵汗颜,哎,舅舅如今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和乔姐一样一样的,果

    然是夫妻同心。

    “呃,那舅舅你跟漠西说了我和你的真实关系了吗?”江暖橙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暗忖着如果厉漠西知道了,等他回来,她要

    怎么跟他解释呢?他应该非常生气吧?

    段楚承重重的哼一声:“我没必要和他交代我和你什么关系吧?何况我也不想告诉他,就让他一直认为我是你前未婚夫好了,让

    他心塞去吧,哈哈。”

    江暖橙发觉自己和舅舅真的有代沟了,她干笑两声,舅舅啊,你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现在他们解除婚约,厉漠西如愿了,他

    才不会心塞。

    挂断电话后,江暖橙头疼了,舅舅没和厉漠西说他们的关系,那又要她找机会亲自跟他坦白咯,这事还是等他伤好一点再说吧

    ,这次的突发事件已经让他够累的了。

    “江暖橙!”

    倏然一声厉喝,她一惊,回头就见方蔓荷气冲冲的走过来,她哀叹一声,方蔓荷来找她麻烦了。

    “方夫人。”

    “不要叫我,你一开口就让我觉得讨厌!”方蔓荷怒斥。

    江暖橙不出声了,看着她,不用她等,方蔓荷接着开口:“我早警告你不要拖累我们家漠西,你知不知道今天的报道差点害得我

    们漠西不轻?我说的没错,你果然就是扫把星!”

    江暖橙抿紧了唇,她并不想这种事发生,方蔓荷的误解斥责,她听了自然会不舒服。

    “现在你还好意思和漠西在一起?你是想害死他吗?”方蔓荷完全把罪过都推到她头上,不奇怪她会那么紧张甚至是害怕,因为

    她认为自己的儿子死过一次了,现在是死而复生,她容不得别人害她的儿子!

    同样身为母亲,江暖橙非常理解方蔓荷的心思,所以她也不怒,很平静的说:“方夫人,发生这种事我也是被害人,我也无能为

    力,这次的事件不只是针对我,还有漠西,从报道上的相片不难看出来,背后的人一直在关注我们,你不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

    抓到这个人解除后患吗?”

    方蔓荷两道眉深皱,冷冷盯着她,她不是很傻的人,当然明白江暖橙说的也不错,只是江暖橙是最根源的祸害这种念头主导了

    她,她冷道:“就算是要抓这个人,那我也要先把你给解决!”

    江暖橙轻叹:“方夫人,我们已经被敌人盯上了,这厉宅里说不定就有内鬼,你若真要赶我走,我不会死皮赖脸,但有一点我不

    会离开漠西,我不是和你作对的意思,只是这个时候我们若是内乱,一定会给敌人有机可乘,也请方夫人为漠西着想一下。”

    她淡然从容的说完这些话,礼貌的对方蔓荷点个头,然后转身往另一边离开。

    方蔓荷是被她说的那句厉宅里有内鬼的话给震住,一时半会背脊发凉,回过神后发现她已经走出几步了,心里是觉得她说的不

    错,终究还是不甘愿的恼怒喝一声:“江暖橙,你!”

    江暖橙最后说的那句话入了她的心,从集团被查开始,她就一直觉得不太对劲,难道他们厉家真被人盯上了?这时候她应该为

    儿子多想想,而不是找江暖橙对峙。

    哼,就暂且不和江暖橙计较,等这次的事情解决后,她肯定还要把这个扫把星赶走的。

    江暖橙被爆劈腿没多久剧情大翻转,原来人家早就解除了婚约,也没有什么未婚夫,接受西少的追求并没有违背道什么德伦常

    ,一场闹剧来匆匆去匆匆,大伙看热闹的劲头一过,这事就平息了。

    但对于某些人而言,这只是痛苦的开始。

    密室里,厉漠西优雅的坐在单人沙发里,修长的腿随意交叠一起,鹰眸淡睨前面跪在地上的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上看似无害

    ,头顶的灯光打下来,却让人觉得此刻的他是决定人生死的撒旦,恐怖令人心惊胆战。

    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沙发扶手,寒眸淡转,看一眼旁边的暗夜,他即刻明白什么意思,大步走过去,一把揪起跪在地上男人的头

    发,他整个脑袋都被揪得往后仰,被迫抬头,看见对面浑身泛冷的厉漠西,哆哆嗦嗦的求饶:“西少,我错了,我深刻知道自己

    错得离谱,我不该发那些报道,西少饶了我吧!”

    厉漠西面无表情,是最冷酷的神祗,俯瞰着不停反省的男人,薄唇抿着,并不开口。

    暗夜冷喝:“既然知道错了就快说,是谁给你的料?谁让你发的?”

    “这……没人。”这位报刊负责人万总额头冷汗滚滚,嘴唇都抖得不成样了还不肯说实话。

    “没人?那你怎么来的爆料?你派人监视西少吗?”暗夜有是一喝。

    这话吓得万总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就是给我十个胆也不敢做这种事啊。”

    在暗夜的冷瞪下,他才断断续续的说:“是、是有人把那些相片装在信封里放在我办公桌上的,我不知道是谁,真的不知道,我

    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发了那些报道的。”

    “暗夜。”厉漠西出了声,清冷的嗓音里有着不耐烦。

    暗夜微颔首,下一刻便松了揪着万总头发的手,那万总以为没事了,正要松一口气,暗夜却弯身蹲在他面前,脸上露出一丝残

    酷:“既然你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那好,不知道万总知不知道没得到西少的允许擅自乱发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万总被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吓得心尖一缩,颤抖着问:“什……么?”

    暗夜冷嗤:“看来万总还真不知道,那我现在就好心告诉你,西少最厌恶他人乱报道他的事,你报道了,那么就卸了你两条胳膊

    作为代价吧。”

    暗夜阴沉沉的话在密室里更让人的心防御失去抵抗,万总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看暗夜又看看厉漠西,拼命的摇头:“不,不要,

    你们饶了我吧!”说完还不停的磕头。

    暗夜也没有耐心了,他站起身往旁边退一步,守候在四周的下属中有一人走过来,抓住万总的胳膊就要用力,他快被吓破胆那

    般惊叫起来:“是厉董事,是他让我这么做的!真的,西少,我没有撒谎,是厉董!是他!”他不停重复着,就怕自己说慢了半

    拍,手臂就离开他身体。

    厉漠西眸色一沉,俊脸上轮廓越加分明,眸里是令人心悸的阴鸷。

    暗夜只愣了一下,很快恢复神态,这个答案似乎他早有预料,他再次蹲了身,直视万总:“你有证据?好好说,能不能保住你的

    双臂就看你自己了。”

    事已至此,万总哪里还敢隐瞒,忙不迭的点头:“有有。”

    “不需要了。”厉漠西倏然站起来,没看地上的万总一眼,漠漠的丢出一字:“走。”说着他已经转身。

    暗夜怔住,忍不住开口:“二少!”他不懂了,这都快要到证据了,二少为什么就走了?难道又要放过厉董吗?就算厉董对他来

    说真的不一样,也不能任由对方三番两次的陷害吧?

    可是厉漠西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暗夜想继续要证据都不行,只能急忙去追他,走前不忘对万总说:“这次算你走运!还有,你

    胆敢对今天这事透漏半句,后果你懂的。”

    不一会,密室只剩万总一人,他心有余悸的擦擦额头冷汗,忽然转念一想,他还有把柄在厉振刚手里,现在他招供了,厉振刚

    会对他出手吗?

    他真是倒霉透了,怎么会惹上厉家的人?

    暗夜追上了厉漠西,他心有焦急:“二少,这次你还要姑息吗?对方一连的出招,我相信这次他失败了还会有下次,你真要放过

    他?”

    打开的车门前,厉漠西动作顿了一下,没有立即曲腿坐进车,他没有回首,温漠没有感情的声音:“我没有这么说。”话落,他

    坐进了车,车门跟着关上。

    还愣在车外的暗夜眼睛一亮,焦急的情绪顿时没有了,他明白了主子的意思,快速坐进车。

    厉振刚本以为这次的爆料能拖延厉漠西一段时间,谁能想到,只不过是半天的功夫,厉漠西就把事情解决了,什么解除婚约的

    协议,什么未婚夫发声,还有厉漠西亲自面对媒体解释,好好的江暖橙劈腿的狗血剧就被遏制,变成顺理成章的事!

    这下是他要被气得吐血了,连连的失手,难道说厉漠西就那么难对付吗?

    这样一来,厉漠西肯定会查是谁爆的料,他一惊,连忙打电话给万总。

    电话很久才接通,他开口就阴测测的问:“万总,西少可有找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