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50章 是谁指使的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语无伦次了,她太过慌张,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述,前些天因为厉漠西的安排,她与女儿一直住在厉家别墅。

    住得久了,女儿就闷得慌,求着老夫人带她出去玩。

    老夫人则是询问江暖橙的意思,她同意的话,她们就带圆圆出去玩。

    江暖橙心想这些日子都没什么事情发生,之前发生的事也过去有些时日,寻思着应该没什么问题,尤其是看见女儿可怜兮兮的

    样子,想想总把女儿困在家里也不好。

    她这才点头答应带女儿出去玩,老夫人也跟着一起。

    就在公园里,一行人都十分低调,起初,她和女儿在公园里玩得很开心,玩闹了半天,女儿嚷着说口渴,看见不远处贩卖冰淇

    淋,她嚷着要吃。

    江暖橙受不了她的磨人,只好带她一起过去,冰淇淋冰棍都有,种类也多,她询问女儿要哪一种,圆圆指了指香草冰淇淋,她

    就拿出来递给女儿,接着她开始付钱。

    她发现自己没零钱,只好把一张大钱递给老板,这个过程里,她一直以为女儿就在她身边,等老板找钱给她,她数清楚了钱收

    入钱包后,一转头才发现女儿不在身边。

    她以为这小妮子又跑去哪里淘气了,在附近找了一圈,一直喊女儿的名字,可是都没有得到女儿的回应。

    她这下着急了,回头询问老板有没有看见她女儿,老板摇摇头说,他那时候在找钱给回她,并没有去关注她女儿。

    江暖橙心焦的往回跑,告诉老夫人她找不到圆圆,叫阿源还有庆嫂帮忙一起找。

    他们几乎把公园翻个底朝天,仍旧没有发现圆圆,江暖橙彻底惊慌,她无助的打电话给厉漠西,她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了。

    厉漠西听着她要哭的声音,心都跟着揪起来,他还保持着冷静:“别慌,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厉漠西转身就往门口走,姬月不解的喊一声:“总裁?”

    “会议结束。”厉漠西头也不回的丢下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然而他刚走到电梯口,正要按开门键,又有电话打进来,他以为是江暖橙,没仔细看就接了电话:“暖橙?”

    那边安静得诡异,他察觉到不对劲,正要看来电,此时有声音传来:“呵呵,西少。”这声音经过变声处理,听不出是谁。

    厉漠西拧起眉心,冷声问:“你是谁?”他隐隐猜到了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里有谁。”粗陋的男声带着阴森。

    厉漠西心一沉,顿时明白,嗓音徒然冷厉:“你想怎样?”

    对方一阵呵笑:“西少果然是聪明人,我还没说你就懂了,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痛快!”

    “少废话。”厉漠西不耐一喝。

    对方就显得慢悠悠的了:“不急嘛,自古绑架多是为财,我们自然也不例外。”

    “你们想要多少?”厉漠西直接问。

    对方冷哼:“西少够干脆,我倒想问问西少你有多少?”

    “没算过。”

    他这话可真够气人的,惹得对方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这么说西少富可敌国了?那我们不大干一票都对不起西少你数不清

    的金库啊!”

    “到底要多少?”厉漠西不想跟他们废话。

    对方慢悠悠的,似乎故意跟他过不去了,好半会才说:“我们要的对于西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的数,不多不多,就五个亿吧。”

    五亿?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常人听了肯定吓晕过去,厉漠西却非常镇定,沉声道:“可以。”

    他话音才落,对方又补充:“哦,忘了跟西少你说,这五个亿是美元作单位,我想西少你付得起吧?”

    五亿美金?天呐,人民币都很过分了,居然还要美金!

    厉漠西鹰目幽冷得骇人,对方当然不会知道,还继续说:“这五亿美金对西少来说绝对值,毕竟这小娃娃那么可爱,是吧。”

    “好,但是你们不许伤她半分!”厉漠西沉冷道。

    “西少给得出,我们自然会善待你的小公主。”

    “我要听她的声音!”为以防万一,他还是要确认圆圆是不是在他们手里。

    “没问题。”对方也够爽快,手机里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不一会,听到对方的声音:“来,小娃娃,对手机说两句话。”

    厉漠西提起心神听着,只听见圆圆呜呜的声音,她很害怕,哽咽着:“我要妈咪,你们这些坏人,坏人!西西来了,你们就惨了

    !”

    对方似乎很不耐烦小孩子的哭声:“行了行了,你爹就在电话那头,叫一声吧。”

    厉漠西眉头拧紧,以为那些绑匪认为圆圆是他女儿,难怪开口就喊要五亿美金!

    “圆圆。”他喊了声。

    对方应该是开了免提,圆圆一听到他的声音便委屈的大喊:“爹地,快来救我,他们是坏人,他们欺负我!”

    厉漠西心想孩子一定是被吓怕了才会开口喊他爹地,只是这一声爹地让他热血都沸腾了,和这孩子相处有段时间了,他口头上

    答应江暖橙会好好对待孩子,心里也早把圆圆当成自己的女儿,如今听到孩子这一声呼喊,他恨不得将那些绑匪千刀万剐!

    “开视频,我要亲眼看见她!”厉漠西控制着心口那腔怒意。

    绑匪不耐烦了,没好脾气的说:“西少,你要听孩子的声音我们给你听了,你还要看视频?是不是得寸进尺了?”

    “不看视频我怎么知道那一定是我孩子?你连自己声音都能改变,孩子的声音也能模仿不是吗?要我出五亿美金也要是个真货吧

    ?”厉漠西条条是理的说道。

    “啧啧,好吧,看在五亿美金的份上,我就大方点再给你看个视频,免得你说我弄个假娃娃给你!”绑匪重重的冷哼一声挂断电

    话。

    厉漠西绷紧了脸,这时候只能等,就在身后的暗夜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空档忍不住上前一步说:“二少,要不要马上报

    警?”

    厉漠西抬手阻断他说话,因为手机进了信息,他立刻点开看,是对方发来的视频。

    视频里,只见圆圆被绑在一张椅子上,为防止她大喊大叫,他们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孩子可怜兮兮的眼睛里都是泪光,脸蛋上

    沾满了泪水,她在哭,嘴被封住无法出声,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厉漠西盯着视频,眼眸阴鸷无比,他们竟然这样对待孩子!他眼里氤氲起一场风暴。

    很快对方又打来电话,他立即接起,不等对方说话他先冷喝:“把她嘴上的胶带拿掉!”

    “呵,西少你现在确定这娃是真货了吧?我们也知道你心疼孩子,那么可爱的小娃娃我们也心疼,心疼归心疼,不封住她的嘴她

    哭不停很让人心烦的,我们是粗人没什么耐心,搞不好烦了就一巴掌过去。”

    “你们敢!”

    “这脾气一上来就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了,不过嘛,我们可以向西少你保证,在收到钱之前尽量对她好一点,所以西少你加紧速度

    ,给你一天时间准备够了吧?明天就把五亿美金乖乖送过来,这样这小娃娃也不用受苦了。”

    厉漠西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冷声问:“明天我把钱送去哪里?”

    “我们明天会准时和西少联系,到时候在告诉你送哪里,对了,西少你最好不要报警,你知道的,我们只是要财,如果闹到撕票

    的地步,对你对我们来说就不好了,对吧?”

    厉漠西还想说什么,对方却阴笑一声立马切断通话,他打过去,那号码却变成了空号,看来这些人是惯犯了,早就做好一切准

    备。

    “二少,现在怎么办?”暗夜随即问。

    厉漠西神情冷峻,沉声道:“准备五亿美金。”

    暗夜心头一惊,他还不知道绑匪要那么大一笔赎金,还是美金!他不敢多说什么,向来都是主子做决定他负责行动,他相信二

    少会有解救的办法。

    厉漠西马上用自己的名义从厉氏基金调出五亿美金,这些钱全部换成现金确实需要时间,不过一天时间足够了。

    另一边,他让暗夜派人去接江暖橙和奶奶回家,接他们的人传话说已经知道圆圆在哪里,让他们不必寻找了。

    江暖橙心有疑虑,但既然是厉漠西说的,那她就相信,她和老夫人回家等他回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厉漠西回来了,江暖橙以为他会带着圆圆一起回来的,所以当他高大的身影踏入屋子那刻,她便迫不及待的

    冲了过去,喊着:“圆圆,圆圆。”

    她跑了过去只见厉漠西没看见女儿的身影,她有些懵,不由得抓住他的衣袖,焦急的问:“漠西,圆圆呢?不是说找到她了吗?

    ”

    厉漠西垂眸俯视眼前急红了眼眶的女人,许是找女儿找疯了,她的发丝都乱了,他抬手,长指将她的乱发理顺。

    得不到他的回答,他的神情平静得异常,她的心往上提,抓住他衣袖的力道加大,再次问:“你快说啊,圆圆她在哪里?”

    老夫人也按耐不住了,在阿源的搀扶下走过来,问:“是啊,漠西你不是说找到圆圆了吗?”

    厉漠西瞳眸漆黑一片,有着复杂的情绪,他默了默,终于扯唇:“是,找到了,她在绑匪手里。”

    “什么?什么绑匪?”江暖橙一时反应不过来,说了这么一句后便怔住了,忽然明白了过来,目光紧锁厉漠西,颤颤的开口:“绑

    匪?你说圆圆被绑架了?”她差点失声尖叫。

    厉漠西神色凝重的一点头:“是。”

    话音一落,眼前的江暖橙接受不来这个讯息一般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厉漠西手快的接住她,将她搂入怀里,大手牢牢扶住她,

    双眉拢起:“暖橙?”

    老夫人也差点没被吓晕过去,好在阿源及时扶住她,只听她失声喝问:“被绑架了?是哪个畜牲不知死活的敢绑架我们家圆圆?

    是谁?”

    “老夫人,现在还不知道绑匪是谁,他们要二少交赎金才肯放人。”暗夜这会说道。

    江暖橙呼吸都很不顺了,她揪紧厉漠西胸口的衬衣,泪眼蒙蒙的望着他,哀声说:“漠西,你要救救圆圆,救救她,我只有这么

    一个女儿。”她恨不能被绑架的是自己,圆圆不过才四岁,那么小的孩子遭遇这种事,这会给她以后造成多大的阴影啊?

    “我会救她的,你不要那么担心。”看见她如此哀伤担忧,他心里不舒服。

    “他们要多少赎金?我们给他,马上换回圆圆!”老夫人立马说道,她的焦急担忧不比江暖橙少,那可是她的曾孙女啊。

    厉漠西抿着唇,私心里并不想说太多,不想再看见她们担忧,只是他不说的话,她们会更加紧张。

    暗夜再次帮他开了声:“五亿美元,绑匪说要二少拿五亿美金换回圆圆小姐。”

    这个数目让在场的人都怔愣住,静了几秒,是一道尖利的女声打破僵局:“什么?五亿美金换个孩子?当我们好欺负还是蠢?我

    不同意!”

    大伙看过去,是方蔓荷绷着脸走过来,她看向厉漠西,见江暖橙很虚弱的倒在他怀里,她更加不悦的蹙眉,冷声说:“漠西,你

    直接报警就是了,这种事交给警察处理不就好了,江暖橙的女儿凭什么要我们厉家出钱去救?”

    “你给我闭嘴!”厉漠西还没出声,是老夫人先对方蔓荷怒喝一声,她气得喘息的时候胸口都有了起伏。

    被老夫人这么一吼,方蔓荷气势弱了些,仍旧不放弃:“妈,我说的没错不是吗?五亿美金换回的又不是漠西的孩子,我们厉家

    就算是富可敌国也没必要为别人的孩子买单吧?”

    江暖橙心尖一紧,她就要脱口而出,那就是厉漠西的女儿啊,厉漠西却抢先一步说:“妈,对我来说,圆圆就是我的孩子,我早

    将她视若己出,就算以后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圆圆就是我的大女儿,就算我倾家荡产,这五亿美金,我一定会出!”

    他这一番话让江暖橙眼眶一热,又有更多的泪水涌进眼里,若说之前她还会有忧虑厉漠西只是口上说说对圆圆好,现在她完全

    看见了他的真心,她忍不住将脸埋进他怀里,哽咽一声:“漠西……”她情绪很激动,已经无法再说更多的言语。

    方蔓荷脸都泛白了,她真是认为儿子被江暖橙迷惑得没救了,不是自己的孩子都那么在乎,简直是神经错乱!

    “我现在就报警!”方蔓荷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干脆报警让警察来解决。

    她走去客厅就拿起座机上的话筒,手就要去按下报警号码,手里的话筒猛地被人抢走,一回头,厉漠西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身

    旁,他俊脸绷紧了线条,目光沉沉清冷得逼人,一字一句:“妈,你现在报警会害死孩子,他们会撕票的!”

    方蔓荷想回嘴,撕票就撕票,又不是他们厉家的孩子,只是被儿子那冷厉的目光震得张了张唇就说不出这话了。

    “来人,带夫人回房间。”厉漠西下达命令,两名下人走过来,方蔓荷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他看着她说:“妈,从现在到明天,

    你就在房间好好休息,希望你不要做出让我恨你的事。”

    方蔓荷倒吸一口气冷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狠狠瞪一眼江暖橙,冷哼一声,下巴一扬,不等下人来请,自己转身走回

    房间,她跟自己说这是看在儿子的份上才答应救江暖橙的女儿。

    方蔓荷一走,客厅里便安静下来,江暖橙和老夫人得知要明天才能救圆圆,她们焦急又无奈,尤其是江暖橙,女儿从来没有离

    开她那么久,不知道女儿现在怎么样了,那些人会对女儿做什么?

    厉漠西的安慰这时候都起不来多大作用,她一想到女儿身处凶险的环境,整个人的精神就恍惚了。

    厉漠西私自在水里加了少量安眠药哄着江暖橙喝下才让她睡下,他这样做也是没办法了,不这样,她这一晚都不会睡。

    他随后去看奶奶,老夫人是很担心,只是上了年纪,阿源陪着她说说话,她慢慢也入睡了。

    厉漠西这下松一口气,之前出去了的暗夜此时回来了。

    “二少。”

    厉漠西出了奶奶的卧室,迈出长腿,说了句:“跟我来。”

    二人进了属于他的书房,锁紧门,他坐到沙发里,有些疲累的揉着眉心,淡声问:“有什么结果?”

    “视频我们仔细研究过了,看得出绑匪所在地方是废弃的旧楼,这种旧楼很多地方都有,一时半会还真不好查出确切的位置。”

    暗夜对这种结果也很失落,他们若能先一步查出绑匪所在地,对于救人就有把握了。

    “这个行不通就再想其他办法。”厉漠西沉声说,眉目里是有疲惫,却没想过放弃。

    “二少,你觉得这次的事是谁指使的呢?还是单纯的劫财?”

    这问题一出,厉漠西鹰隽的瞳眸里只有冷锐闪逝,薄唇抿着,他望向窗外的夜色,没有出声。

    黑漆漆的夜,厉家别墅一处偏僻的角落,一鬼鬼祟祟的身影闪过,四周俱静,确定无人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东西,仔细辨认看

    出是手机,这会他在输入号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