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53章 一直欺骗了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天色阴沉沉的,老旧的大楼前,空旷的斑驳的地面上,那猩红的血在蜿蜒着,躺在地上的暗夜紧闭双眼,仿佛就此长眠不醒了

    。

    “暗夜!你给我睁开眼!我在命令你,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厉漠西喘着粗气怒吼着,他是那样的愤怒,如暴怒的狮子,可他

    却不敢去触碰一下躺着的人,那鲜红的血仿佛染红了他双眼,他手臂的青筋都凸起,紧紧的捏着铁拳。

    暗夜,这个从父亲去世后就开始跟着他的下属,无论何时都在他身后保护他的人,就连最后一刻,他用自己的命去护了他的女

    儿!

    厉漠西不相信,不相信暗夜就这样走了!

    这么些年,他早已将暗夜视为自己的兄弟,他的事情暗夜没有不知道的,任何事交给暗夜,他都会非常放心,他从来没有想过

    ,有一天,暗夜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他!

    “暗夜,你给我醒来,醒来啊!”谁允许他跟进来的?

    江暖橙怀里抱着女儿,这时候她也怔愣住了,暗夜,他这是为保护她的女儿牺牲了自己!

    “暗夜,你,你别这样啊。”她也慌了。

    圆圆大哭过后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怯怯的从妈咪怀里钻出脑袋,看向地上的人,她认得这个哥哥,他一直跟着西西身边的

    ,她小手揪紧妈咪的衣服,弱弱的开口:“暗夜哥哥,你醒醒呀。”

    楼上,在暗夜突然跃出接住圆圆,成功护住了她之后,上面的人惊愕过后就是不淡定了。

    谁都没料到会突然蹦出个暗夜来,话说回来这暗夜是从哪里潜进来的?他们怎么一点都没发觉?这人太恐怖了,好在他已经死

    了!

    厉振刚恨恨的低咒一句,他以为厉漠西马上就尝试到失去女儿有多痛苦,没想到那女娃没出事,反倒是死了个暗夜!

    言非彦终于忍不住出声:“义父,不是说好了收到钱就放人的吗?为什么突然弄断绳索?难道为了报复厉漠西,你真那么残忍让

    一个孩子去死吗?”

    厉振刚此刻正恼怒没摔死厉漠西的女儿,言非彦还不知死活的来质问,他当然没有好脾气,冷冷喝道:“这是厉漠西欠我的!你

    小子懂什么?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不过就是一个孩子,死了又能怎样?”他要的是厉漠西永远活在痛苦里。

    言非彦闻言脸色都变了,他以为义父是心狠手辣却不至于要人性命!

    “哼,你若是不服气就给我滚回去!”厉振刚没好气的一喝,随后招手让心腹过来,厉漠西的女儿没死,他不能这么便宜他们。

    “义父,你还想怎样?”言非彦警惕的问。

    “没你的事,一边去。”厉振刚不理会他,低声吩咐着什么。

    随后,那心腹点点头,转身去执行什么任务了。

    楼下,厉漠西和江暖橙都没从暗夜的牺牲中回神,巨大的悲伤占据了他们的思绪,楼柱那里有人影闪现。

    厉漠西眸光一闪,他将自己从伤痛里扯出一丝清醒,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那些潜伏的人动作极快,一眨眼就闪过来,紧抓住

    江暖橙就往楼里面拉扯。

    江暖橙惊得连忙将怀里的女儿转给厉漠西,厉漠西抱住了圆圆,想要上前救回江暖橙时已经迟了,有人拦住了他,紧跟着就动

    起手来。

    “漠西,保护好圆圆!”江暖橙被硬拖进去的时候仍旧记挂着女儿。

    厉漠西此时被两人缠着,他每次想去救江暖橙都被阻止,无奈怀里还抱着女儿,为确保女儿的安全,他不敢太拼,对方也没打

    算对他这样,就单纯的阻止他救江暖橙,等江暖橙被拖走后,他们便不再恋战,转身快速遁进楼里。

    他只能站在原地,看来这些人今天非要和他斗到底了!不是要他女儿就是要他妻子的命!

    身后有警鸣声,不消片刻,一大批警车开进来,全副武装的特勤部队到达,王警官一下车就奔到厉漠西那里。

    “抱歉,西少,这地方实在不好找,来的路上耽搁了些时间,现在情况怎样?”王警官一来就先开口。

    他才说了这话,蓦然被厉漠西阴鸷冷冽的眼神瞪得浑身一僵,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恐怖的眼神,能杀人一般。

    厉漠西不只是眼神骇人,连神情都冷得不像话:“快派车送暗夜去医院!”

    王警官闻言视线看去,看见躺在不远处的人,一大滩的血是在骇人,他连忙吩咐后面的人:“快,快,有人受伤了,立马送去急

    救!”

    几名警员赶紧去抬暗夜,厉漠西冷喝:“小心点!”

    暗夜被抬进警车,很快就被送去医院,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及时,这里回到市区医院需要耗费的时间不少。

    王警官看了看厉漠西冷峻的面容,小心的问:“那些绑匪都在楼上是吧?我这就派人上去将他们一网打尽!”

    “我妻子在他们手里!”厉漠西盯着高楼,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王警官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谁?”

    “我女人在他们手里,不能轻举妄动!”厉漠西低喝,如果可以,他早就冲进楼去了。

    王警官这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只是奇怪,西少什么时候有妻子了?是那个江暖橙?

    他还没想明白,忽然听见厉漠西怀里抱着的小女娃奶糯的哭诉:“爹地,快救救妈咪。”

    王警官更加惊愕了,这是西少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这真是惊天大新闻啊!

    听到孩子的声音,厉漠西冷酷的神情才缓了缓,放低声音哄道:“圆圆乖,爹地很快就会救出妈咪。”

    在王警官的安排下,特勤部队将整座楼包围,确定无人可从楼里轻易跳脱。

    楼上的厉振刚等人在听见警车的鸣笛声都慌了慌,没想到厉漠西居然报警了!

    “爷,怎么办?我们被包围了!”有人心慌慌的问。

    “我不知道吗?需要你来告诉我?”厉振刚没好气的训喝,那人吃瘪的没敢出声。

    厉振刚站在窗边往下看,出动的警力真不少,还是特勤部队,看来他们今天要离开这里有些困难了。

    “义父,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言非彦劝道。

    “你闭嘴!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收手这两个字!”厉振刚才怒喝完,楼梯那边有了动静,大家警惕的看过去,是江暖橙被拖了上

    来。

    言非彦想回避都没机会了,因为江暖橙已经看见了她,她被硬拉上来的时候还在挣扎:“混蛋,你们放开我!”

    言非彦蓦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就怔愣住了,紧接着被站在一边的厉振刚吸引目光,她一时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厉振刚是厉漠西的大伯,她已经知道厉振刚收买严科长对集团做出不利的事,因为这事他被赶出集团,这样说来今天这事是厉

    振刚谋划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厉漠西!

    那么言非彦呢?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他和厉振刚是一伙的吗?

    她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好半会才发出疑问:“非彦,你,你为什么在这里?”她宁愿相信他是被厉振刚抓来这里,如果说言

    非彦一开始接近她就是有目的,他在她身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那她真觉得自己傻透了。

    “哼,你不是看见了?他站在这里当然就是想要你女儿性命。”厉振刚替言非彦回答了。

    言非彦一惊,义父这是要他彻底在江暖橙那里成为坏人,成为与他狼狈为奸的恶势力!

    他想开口辩解,江暖橙却怒瞪视他,气呼呼的质问:“是吗?言非彦你怎么那么狠心?”她原本是不愿意相信言非彦会是坏人,

    可一提到女儿的遭遇,她就无法淡定了,又道:“这样说来,你与我接触是别有居心对不对?你和厉振刚什么关系?”

    言非彦那些要辩解的话这会都咽回肚子里了,他知道自己已经百口莫辩,他没什么语调的说:“是,我接近你就是想利用你,很

    抱歉,我一直欺骗了你,我是他收养的义子。”

    江暖橙听着他的坦白,深深觉得好讽刺,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错了人,究竟是她太傻,还是这个世界太复杂?

    “言非彦,亏我那么相信你,你……你真是好样的!”她又气又伤心,亏她以前还很崇拜他,还以为自己幸运能和影帝当朋友,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人家根本就是在利用她!

    只是更令她惊讶的是,言非彦居然是厉振刚的义子!难怪媒体一直无法挖到他的准确身世,都说他身份神秘,原来他早有隐藏

    。

    言非彦无法还口,他已经暴露了自己,只觉得没脸见江暖橙。

    “哼,你还太年轻了,信错了人也不奇怪。”厉振刚不以为意的哼道。

    江暖橙视线转到厉振刚那里,看看这里的人,个个都对他毕恭毕敬,所以说他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人!

    “厉振刚,你是漠西的大伯,你怎么能不念亲情就这样对他痛下杀手?就因为他赶你出集团,你就要如此报复他吗?你的心胸怎

    么如此狭隘?”江暖橙怒斥,更是看不起他这种人。

    厉振刚闻言不怒反而哈哈大笑:“你果真是太单纯,我厉振刚若是计较他赶我出集团,那我早就忍不住杀了他!这种小事我才没

    心思挂在心上,厉漠西他欠我儿子一条命,我跟他早就没有亲情可言!”

    他说着往江暖橙走近几步:“我原本是想送他下去陪我儿子,可是他居然没死,既然他命那么大,那我就想让他的女儿死好了,

    这样他就会一辈子活在痛苦里,不得不说厉漠西太幸运,身边还有个替死鬼暗夜死命保护,那好,他女儿死不了,那就你死好

    了,怎么说你也是他心爱的女人,你死了,也够他痛苦一阵子,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痛苦一辈子。”

    “你……好狠毒!”江暖橙牙齿都在打架,她怎么就没看出厉振刚是那么恐怖的人?人命在他手里好像就是玩具,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

    “如果这是赞美的话,那我喜欢。”厉振刚阴冷的笑了,他这人简直是性格扭曲了般让人害怕。

    江暖橙已经无法接话了,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厉振刚打了一个响指:“来,好好给我们西少最爱的女人打扮一番。”

    “你们要干什么?”江暖橙惊慌。

    只是由不得她反抗挣扎,那些人听从厉振刚的吩咐将她往另一边拖去,她只能惊呼:“要杀要剐就尽快,不要耍花样!”

    “闭嘴!想死还不简单,等着!”

    言非彦眸光沉下,瞥一眼被拖走的江暖橙,他暗暗捏起了拳头。

    下面很快传来警员的话:“上面的人都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包围,快快束手就擒!”

    这种话简直就是蠢死了,绑匪们手里有人质,他们自然不会那么轻易束手就擒。

    厉振刚清楚他们动作必须要快,否则就真的无法逃脱,说不定那些特种兵们已经在靠近他们了。

    催促了几次笨手笨脚的下属,江暖橙身上终于绑上一排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厉振刚满意的一点头,对心腹使个眼神。

    心腹随即把江暖橙推到旧楼边缘,大声对下面的人喊道:“下面的人都看好了,这女人身上全是炸弹,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这

    炸弹的威力可以将整栋楼炸毁,你们敢乱来的话我们就同归于尽!”

    楼下,厉漠西阴鸷的盯着那人,这些该死的,居然在江暖橙身上绑了炸弹!

    “妈咪,妈咪。”圆圆看见江暖橙,哽咽的冲着楼上的人伸手,像是要够着妈咪,她是那么想救妈咪。

    厉漠西将孩子搂紧,轻声哄道:“圆圆乖。”

    楼上的人又开始喊话:“不想这女人被推下去的话,西少,请你独自上来,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们立即推她下去!”

    一个人质已经在他们手里,厉漠西再上去的话,情况就复杂了。

    “西少。”王警官不太同意他上去冒险。

    “西少,这不是你心爱的女人吗?你不想救她吗?”楼上的人讽刺道。

    “漠西,你别听他的,是厉振刚,他在上面,唔……”江暖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捂住了耳朵,接着她被往回拖,一个狠戾

    的耳光招呼到她脸上,恶狠狠的怒骂:“没让你乱开口!”

    江暖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可下一秒发生的事又让她惊讶不已,言非彦突然一脚将打她的人给踹飞

    到一边,恼怒喝道:“不许对她动手!”

    那人吃疼的倒在地上,回头一看是言非彦,满心的不甘和怒意都不得不压到肚子里烂掉,谁让人家是厉振刚的义子呢?

    “义父,够了吧?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对她出手!”言非彦怒看向厉振刚。

    “我没对她怎么样,我不过是用她吸引厉漠西上来而已,你急什么?”厉振刚越发觉得这个义子不受控制了。

    江暖橙奇怪的看着言非彦,她是真心看不懂了,他这是在帮她求情吗?他一边利用了她一边又帮她,他这是何必?

    厉漠西将怀里的圆圆交给王警官,他要上楼救江暖橙,即使王警官非常不赞同他的做法,他决定的事无人能改变。

    圆圆并不想离开他,她现在极度没有安全感,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不愿意松开,还想哭了。

    “呜呜,爹地,爹地……”

    “圆圆,爹地现在要上去救你妈咪,你也很想妈咪尽快回来是不是?你乖乖的跟这位叔叔在一起,爹地保证救了妈咪就下来找你

    好不好?”厉漠西尽量好言好语的跟女儿说清楚。

    圆圆垮着小嘴,很是忧愁的望着他,真心不想松手,不想离开他,可是妈咪是要救的,她不能没有妈咪,她可怜兮兮的问:“你

    真的带妈咪一起回来吗?不会丢下圆圆吗?”

    “嗯,爹地保证一定带妈咪回来,我们这么舍得丢下圆圆?”厉漠西捏了捏孩子的苹果脸。

    “那好吧,你一定要和妈咪一起回来哦。”圆圆是很不舍,可为了妈咪,她就乖乖的听话了,主动到了王警官怀里。

    王警官抱住这小女娃,发现这孩子一双乌黑的眼睛非常吸引人,这就是西少的女儿啊?

    “西少,你小心些。”王警官虽然知道他们的人会在暗中保护他,却还是不放心,毕竟对方手里有炸弹。

    厉漠西微颔首,挺直了背脊,无所畏惧的踏进旧楼,江暖橙在他们手里,他无论如何都是要上楼的,他刚才已经听见江暖橙的

    话,厉振刚,也就是他的大伯在这楼里,已经毫无悬念了,厉振刚就是这次绑架事件的主谋。

    他以为厉振刚会收手,会念在一丝亲情的份上不再痛下杀手,却不想他的一时不忍就给了对方机会,一个要杀死他的人,怎么

    可能轻易放过他呢?他到底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啊。

    “爷,厉漠西上来了。”有人报告。

    厉振刚阴冷勾唇,瞥一眼江暖橙,得意的说:“有这个女人在这里,他想不上来都不行。”

    江暖橙大骇,厉漠西上来了!他怎么就轻易上来了,她不是告诉他厉振刚在这里吗?他应该早知道,他这个大伯是要他性命的

    !她的心揪紧,怎么办?她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意厉漠西出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