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56章 不想守活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A市偏远的农郊外,这里除了来务农的工人再不会有人来这种地方,其实这里连工人都很少。

    搭建好的大棚里,隐约听见里面争执的声音,男人沉怒的质问声:“你说,是不是你在炸弹上做了手脚?要不然炸弹怎么会失效

    ?”

    言非彦坐在木椅里,他的神情也很不好,嘴唇抿了抿,没想过隐瞒,坦诚说道:“是,我确实在炸弹里做了手脚。”他说过他会

    保护江暖橙,他怎么能让她被炸弹炸死呢?

    厉振刚冷冷的盯着这个义子,眉宇间隐藏一怒意,他精心策划了那么久,如今全被他给毁了!

    那个小女娃没死的时候,他寻思着让厉漠西去死也是好的,他好不容易从厉漠西那里要到了集团的密码,他有想过密码会不正

    确,但那又怎样,只要厉漠西死了,要拿下集团就不是难事,当然,如果厉漠西给他的密码是正确的,那再好不过。

    他让下属在江暖橙身上绑了炸弹,那样的情况下他想不出厉漠西还有什么办法逃过一劫,他认为厉漠西死定了,可谁料到炸弹

    没有爆炸!

    他知道江暖橙没有死,却不清楚厉漠西是死是活,虽然他看到厉漠西从楼上坠落下来,但有了上回的教训,一个被下葬的人都

    能复活,他现在自然不敢轻易相信厉漠西已经没命。

    “你、你简直气死我了,你就是要和我作对了是不是?”厉振刚气得不知道该怎么训斥他了,整个人被气得额头的青筋暴起。

    言非彦脸上没什么表情,轻声说:“义父,我并非和你作对,我只是履行自己的承诺,不让江暖橙出事。”

    “你!”厉振刚怒指着他,一句话被憋在胸口说不出来,猛然捂住胸口咳嗽起来。

    言非彦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厉振刚怎么说都是养育他的恩人,岂会忍心刻意去激怒他?

    他起身,很自然的帮他拍拍后背,让他缓了那一口气,同时说道:“义父,现在事情已经暴露,不如回去自首,要知道绑架和故

    意杀人罪两个罪名加起来,处罚就不轻了……”

    他的话没说完就猛然被厉振刚推开,恶狠狠的瞪视他,眼底都是不敢相信:“你居然叫我去自首?你是不是中了什么邪?”厉振

    刚看疯子那样看他。

    言非彦有些着急了:“我没有中邪,我只是为你好,我们躲不了警局追捕的,就算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还不如坦白从宽。

    ”

    “够了!你不用再说了,我绝对不会去自首,我现在就等着厉漠西的死讯!”厉振刚喘着怒气,不愿意再多听他说一句。

    “义父……”言非彦很是无奈,可他也清楚厉振刚的脾气,谁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这会,有人掀开帘子进来,两人都转眸看去,是厉振刚的心腹。

    “大爷。”心腹不知从哪里回来,有些气喘吁吁。

    厉振刚直视他,问:“打听到什么了?”

    心腹抹一把额头的汗,刻意压低声音说:“现在外面都乱了,大家都在谈论绑架一事,情况对我们来说恐怕不利。”

    厉振刚冷冽的凝起双眉,语气并不好:“我问的是厉漠西的情况!”

    “啊?西少?”心腹此刻想的是怎么躲过警局的追捕,没想到主子这时候最关心的还是厉漠西。

    在厉振刚的盯视下,心腹支支吾吾的,一时回答不上来。

    “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去打听!”厉振刚脸色一瞬变得冷厉。

    心腹忍不住颤抖一下,他确实没有去打听厉漠西,不过就算厉漠西真有什么事也不会轻易让人知道,他们现在都成通缉犯了,

    他哪里还敢大胆的去打听。

    不想被厉振刚训斥,他只好说:“我有打听,只知道西少被送进了医院,其他消息都被封锁了,根本不知道具体情况。”

    厉振刚狐疑的打量心腹,他只是恭敬的垂着头,倒不像是说谎,他暗自思忖着,如果厉漠西真出了事,封锁消息也不足为奇,

    只是厉漠西到底是死还是活?

    “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要知道厉漠西死没死,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厉振刚下达命令。

    心腹眉一跳:“这……”现在是危险时期,他真的不想冒险,被警局的人抓到可不是开玩笑的。

    “有意见?”厉振刚不悦的皱眉。

    心腹暗暗叫苦,嘴上说着:“没,不敢。”

    言非彦心事重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厉振刚,最要紧的是他现在被监视了,连踏出这大棚一步都不行。

    医院里,江暖橙喝了一杯舅舅递过来的水,干涩的喉咙终于没那么疼。

    乔巧先前在外面询问医生江暖橙什么时候醒,后来段楚承来叫医生,她便知道江暖橙醒了,跟着医生一起赶到病房。

    现在,医生已经帮江暖橙做过一番检查,她的伤势恢复良好,只是精神压力太大,医生叮嘱她不要想太多,尽量保持平和的心

    情。

    江暖橙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等医生离开后,她看向旁边两人,终于开口问:“圆圆怎么样了?”

    “放心吧,圆圆没事,她跟奶奶在一起,过一会就会来看你了。”段楚承回答她的话。

    江暖橙闻言还是安心了一些,她记得女儿最后获救了,是暗夜救了圆圆,想到这,她心缩紧,不知道暗夜怎么样了,她并不愿

    意暗夜因为圆圆而丧命。

    紧跟着出现在脑子里的是厉漠西从她眼前坠落的场景,他那么专制的掰开她的手,就那样往下掉,离她越来越远,她怎么都抓

    不到他!

    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他说的话——她还是他的妻子!

    那一瞬,江暖橙的心狠狠的就疼了,她蓦然抬眸,很是焦急的问:“厉漠西呢?他在哪里?他获救了吗?”在他坠落之前,她就

    承受不住打击晕倒了,所以她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情况,她期盼着他是被救了。

    孰料段楚承和乔巧听到她这么一问,两人突然就默不作声,脸色还非常奇怪。

    江暖橙原本就心急,又见他们变得古怪,更是担忧了,急切问:“舅舅,漠西他是不是被救了?”

    段楚承原本就不待见厉漠西,这两天和方蔓荷没少争吵,他就想江暖橙以后要是有这样的婆婆那还了得,他不赞成江暖橙和厉

    漠西在一起的念头更坚定。

    他没好气的嘀咕一声:“救不救还不是那个样。”

    这话就让江暖橙听不明白了,想要追问,突然想到舅舅对厉漠西的意见,她只好把目光转移到乔巧那里:“乔姐,请你告诉我漠

    西他现在到底怎么样?”

    她眼底那一丝恳求让乔巧很是为难,她不是不想告诉江暖橙,她是怕江暖橙再次受到打击承受不住而晕倒。

    “暖橙,厉漠西他……”乔巧犹豫着,话说到这里突然被段楚承打断,他没好气的说:“你就不要再问了,只管养好自己的伤就行

    。”

    江暖橙静静的看这两人,她知道如果舅舅不同意,乔巧也是难以启齿,须臾她收回目光,不打算问他们了。

    当两人以为她放弃了却见她掀开被子下床,乔巧连忙上前扶住她,惊道:“你要做什么?”

    “我去找漠西,你们不告诉我,那我自己去找他好了。”她说着就要去穿鞋,当真是要亲自去找厉漠西。

    “暖橙,你自己身体都虚弱得很,何必这样折腾?”乔巧为她担忧。

    “乔姐,如果今天是我舅舅出事,你能忍住不去找他吗?”江暖橙蓦然问道。

    “我……”乔巧无言以对,她自然是忍不住的,她回首看向段楚承,帮江暖橙说话:“就告诉她好了。”

    段楚承深深皱眉,因为江暖橙如此折腾自己而有些愠怒:“江暖橙,这么说吧,你要是不想守活寡最好和厉漠西断绝关系!”

    这话只会让江暖橙惊忧,更想知道厉漠西的情况。

    “什么意思?什么守活寡?”她嘴唇都在颤抖。

    段楚承板着脸,粗声粗气的说:“反正你不要再和他有牵扯就是了!”

    江暖橙呼吸一阵紧过一阵,眼里全是慌乱,不停的说着:“我要找他,我要找他……”她推开乔巧就站到地上,孰知双腿根本站

    不稳,还没迈开步伐就跌到地上。

    “暖橙!”乔巧大惊,连忙蹲身,急问:“没事吧?”

    “我要找厉漠西,我要找他!”江暖橙急得快哭了,那些不好的预感盘旋在心头,她迫切要见到他,无论生死。

    “乔姐,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求你了。”她哽咽着,目光泛泪的望着乔巧。

    段楚承看向地上狼狈的江暖橙,听到她恳求的话,两道眉都要纠结到一起了,他不过是想保护她而已,既然她那么执着,他心

    一横:“那好,你那么想去看他,那我带你去,到时候你最好不要承受不住打击晕倒!”

    他话落便伸手直接将地上的江暖橙拽起来,就那么带着她往外走。

    乔巧怔了怔,暗骂这个粗鲁的男人,明知道江暖橙现在虚弱还不能好好对待人家,她紧跟在后面追上去。

    江暖橙浑身都不舒服,可是要见厉漠西的意念支撑着她。

    也不知道被拖拽着走了多久,他们乘了电梯又穿过回廊,在极其安静的楼层,段楚承终于停下脚步。

    江暖橙侧首看向他,他则是看着前方,他抬下巴点了点前面:“就在那里,你去看吧。”

    她转眸看过去,前面是一间特殊病房,有一面透亮的玻璃窗可以看见里面,距离有些远,她看得不清楚,她挪动虚软的脚步,

    一步步往前,她的厉漠西在那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