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58章 因为我是他的妻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这一段话说完,在场的人一时沉默,都没有出声,长廊静寂。

    而她喊段楚承的那一声舅舅着实让方蔓荷惊讶不已,她目光来回打量他们两人,不是说他们之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吗?怎么就

    变成舅舅了?

    尤其是这几天段楚承的表现,他那么反对江暖橙来看厉漠西,还一个劲要带她走,不管怎么看都像是未婚夫才会做出的事,虽

    说他们已经解除婚约,不代表他们不能复合。

    只不过在场的人只有方蔓荷被震惊了,老夫人和乔巧都没有异常表现,方蔓荷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清楚这两人的关系。

    段楚承沉着脸,严肃问:“就因为你觉得是他救了你,所以你就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即便是守活寡也要留下来守他一辈子?”

    这一刻,他还是觉得江暖橙很傻,若是因为这个原因就以身相许,真的不值得。

    方蔓荷倒是没料到江暖橙会主动留下来,她此刻想的是,江暖橙留下来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要不是为了救她,漠西也不会躺

    在那里一动不动!

    江暖橙一直低垂着眼眸,轻轻摇头,轻轻的语气:“不,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是的,她已经记住他说的话了,他们当初并没有

    办理离婚手续,她至今仍然是他的妻子。

    难怪他之前说过如果她和段楚承结婚就会犯重婚罪,那时候她还听不明白,甚至讥讽他乱说,原来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原因。

    这个讯息当然让她万分惊讶,放在以前,她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让他不结束他们荒唐的婚姻关系,如今她却是明白的,他心里有

    她的,不是吗?

    她的回答很轻,却让除了老夫人之外的三人惊诧不已,都不敢相信她说的话,她怎么就是厉漠西的妻子了?

    方蔓荷尤为吃惊,她怎么不知道这事?她儿子什么时候和江暖橙就是夫妻关系了?

    “江暖橙,你不要乱说!”方蔓荷低斥,她是要江暖橙守着儿子,却没说同意他们结婚呀。

    “不是我乱说,是漠西亲口跟我说的,他说当初我们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我们的婚姻关系一直存在。”江暖橙道。

    段楚承和乔巧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谁都没想到他们还是夫妻。

    老夫人看一眼方蔓荷,忽然开口:“这事我知道,漠西确实没有和暖橙离婚,四年前他们就是合法的夫妻,要不是当初被韩千雅

    搞破坏,他们何必分开四年?还要暖橙怀着孩子躲到国外去,这些年她有多不容易,我清楚得很,所以她就是我的孙媳妇,这

    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老夫人是心疼江暖橙的,也不想她守一辈子的活寡,但这是事实,她必须说出来,也算是给江暖橙一个名分,这些年她实在太

    隐忍了。

    老夫人都亲自开口了,方蔓荷还能说什么?

    众人都无言,被段楚承抱着的圆圆忽然说:“妈咪要和爹地在一起的。”

    江暖橙抬眼看向女儿,她没有注意女儿什么时候改口唤厉漠西为爹地,她并没有跟女儿说过实情,这孩子却像是早就知道一切

    。

    她蓦然看向老夫人,心头倏然便明白了什么,老夫人知道她和厉漠西还是夫妻,所以女儿知道厉漠西就是她爹地也不是奇怪的

    事情了,说到底老夫人一直在他们中间牵线搭桥,就是想他们一家三口能早日团聚罢了。

    如今都真相大白了,可是厉漠西……

    她转眸看向病房内,静静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看着眼眶就酸涩了。

    漠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会不会醒过来,我都会一直一直守着你的。

    江暖橙已经坦白她是厉漠西妻子了,段楚承就算再怎么不甘愿也不能强行拖她走了,再说她也不会跟他走,他只能作罢。

    江暖橙就如她所说,每天都来看厉漠西,即使是隔着玻璃窗,她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站就是很久很久。

    过了几天,她带女儿参加一场葬礼。

    这场葬礼是由厉家操办,下葬的却不是厉家的人,他是暗夜,是厉漠西的贴身保镖。

    老夫人说暗夜跟在厉漠西身边已经十多年了,他父母早亡,也没有什么亲人,每次都是他保护厉漠西,他是有功的人,其实厉

    漠西早把他当成自家人了。

    所以葬礼就以厉家人的身份给他办了,葬在属于厉家的那一片园地里。

    天色阴沉沉的,园地里一排排松柏在风里发出低吟,像是长眠于这里的人见他们来了,絮絮叨叨的说着他们的寂寞。

    阿源扶着老夫人,江暖橙手牵着女儿,她把一束花交到女儿手里,低声说:“圆圆,给暗夜哥哥送一束花吧,谢谢他救了你。”

    圆圆抱住那一大束花,看了看妈咪,然后点点头,抱着那花走到墓碑前,小心翼翼的蹲下1身子,把花摆放好,然后看着墓碑上

    的相片,孩子童稚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真诚:“暗夜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一命,还有我听太奶奶说你一直都在保护我爹地,我也替

    爹地谢谢你,你真的好厉害,我希望以后也能像你一样厉害,这样我就可以保护爹地了。”她说到这里声音降低了些,似乎有一

    丝难过。

    下一刻,她又扬起小脸,糯糯的说:“暗夜哥哥,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和妈咪来看你的哦,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江暖橙没想到女儿会说那么多,还说得那么好,听着她的话心里微微动容,她看向相片上不苟言笑的暗夜,其实他并非那么严

    肃的人,他只是个对厉漠西非常忠心的人。

    若不是他的这一份忠心,现在躺在这片园地里的或许就是她的女儿了,她心尖蓦然一紧,在心里轻声说:暗夜,真的谢谢你,

    保护了我的女儿。

    想到事发那一天,他就那么突然的跃出来接住了她女儿,他将圆圆完好的护在怀里,他自己却摔得流了一地的血。

    江暖橙忍不住闭上眼睛,感受着那些拂面而过的风,脑子里却无法忘记暗夜满身血的场景。

    如果哪一天,厉漠西清醒了,他知道暗夜离开了,也会很难过吧。

    葬礼完毕后,江暖橙便回了医院,她身上的伤不多,慢慢休养也就好了,被铁柱割伤的手还包扎着。

    厉漠西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变,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单是养伤都不知道需要多久,更别说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段楚承没有急着带乔巧回英国,他还在担忧江暖橙,又或者他还没死心,寻思着每天劝一下她,她这样守着一个不知会不会醒

    过来的男人不值得。

    乔巧倒是遵从江暖橙的决定,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留下来陪陪江暖橙。

    沈译倒是把工作都放到一边去了,经常来医院帮江暖橙,虽然并没有什么事情做。

    江暖橙怕麻烦他,几次劝说他不必常常过来,他并不领情,还是我行我素,说多了见没有效果,她就闭嘴了。

    让人担忧的是警局至今还没有追捕到厉振刚,也不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竟然躲得那么好,有人猜测他早就逃到外省去了,警

    局的人当然有想过这点,早已经和相邻的省市联系,却还是一无所获。

    他们太不了解厉振刚了,在没有确定厉漠西的死活前,他是不会去别的地方的。

    他一直在打听厉漠西的消息,只是他现在是通缉犯,加上医院对厉漠西消息的封锁,他一时半刻还无法打听到任何讯息。

    江暖橙在医院的陪房住了下来,做起为人妻该做的事,偶尔厉漠西的状况好一些,她也被允许进入无菌病房看他。

    病床上的男人安静的阖着双眼,脸色很白,一贯强势的男人此刻却像是羸弱的美男子,那么不堪一击,让人看得心疼。

    只是这么一直看着他,心会觉得平静。

    江暖橙觉得自己不该太贪心了,他坠楼还能留着一条命,她就应该感激了,至少她还能陪着他。

    院方请了权威专家来医治厉漠西的伤势,经过一个月的治疗,他的伤明显好转很多,现在他可以搬出无菌病房了,但和医生之

    前说的那样,他的头部受到碰撞太过严重,即便身上的伤能慢慢治疗好,他什么时候能清醒依旧是个未知数。

    江暖橙也不着急,他现在都能搬出无菌病房了,她相信一切会慢慢变好的。

    如此一来,圆圆来医院的时候能在他耳边读故事给他听了,她现在认了很多字,可以完整的读一篇故事给他听。

    每次她读故事的时候,江暖橙也在旁边听着,她看看女儿又看看厉漠西,眼里噙起淡柔的光,她想,每天有她和女儿陪他说话

    ,他一定会很快醒来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强的信念是从哪里来。

    又过一段时间,医生说厉漠西各项指标慢慢转为正常,伤势恢复得不错,按照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伤势痊愈就指日可待了,还

    鼓励他们多多和他说话,有助于他的清醒。

    江暖橙自然开心不已,感觉又看见了希望之光。

    厉振刚经过将近两个月的探听,终于得知厉漠西没死,还残存着一口气在医院接受治疗,甚至治疗得不错!

    他当即一脸阴戾,阴测测的盯着外面黑压压的天际,忽然一道闪电劈开乌云,风云又开始变色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