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0章 忘记一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厉振刚跳跑得很快,熟门熟路的避开医院的安保,选择僻静的路往外跳,看样子他是早有安排,否则不会跳跑如此顺利。

    他手中还握着那把染血的匕首,他心中恼恨着这次还是没能让厉漠西丧命。

    医院通往外面的小径,他面色冷凝又略带仓惶的加快脚步,忽然有人从花1径后出现挡住他的去路。

    他猛然一惊,捏紧手中的匕首一脸防备,这里并没有什么灯光,远处投来一些光晕,挡住他的人隐藏在夜色里,但那身影是熟

    悉的。

    “义父。”这人开口了,竟是言非彦。

    厉振刚心中戒备落下,但疑惑的审视他:“你怎么在这里?你跟踪我?”

    言非彦抿了抿唇,厉振刚的慌乱他看得清楚,他确实是跟着他来的,不过避免被发现,他就迟了些,他跟在后面发现义父往医

    院这边来了,他便猜想义父是来找厉漠西的。

    他一直知道义父放不下那个心结,厉漠西就是他的心结,他要厉漠西的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幽暗的光线里,他看见厉振刚手里那把染血的匕首,他大惊:“义父,你、你真的对厉漠西下手了?”

    厉振刚没心情跟他说太多,他要马上离开这里,抬步继续往前走,语气不太和善甚至是气急败坏:“是又怎样?”

    言非彦跟在他后面,又瞥一眼那血刀子,惊问:“你亲手杀了他?”

    “我倒是想亲手杀了他,谁知道这小子命那么硬!”一提到这个厉振刚就气结,他一开始就该先杀了江暖橙这碍事的女人,那么

    厉漠西现在已经死了。

    言非彦瞧义父那气愤又不甘的样子,暗忖难道义父没得手?那这刀子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心头划过一丝紧张,继续追问:“那这

    刀上的血怎么来的?”

    两人已经出了医院,此时站在午夜冷寂的大街上,厉振刚脚步倏然一顿,后面的言非彦跟着停下脚步,望着他。

    厉振刚没有回头,却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匕首,恨恨的带着残忍的话语:“江暖橙这种女人就是该死。”

    言非彦一瞬怔愣在那里,机械的把目光转移到那把匕首上,那血是……心头蓦然大骇,猛然道:“你杀了她?”他早该想到的,

    厉漠西有危险的话,江暖橙定然会挡在前面,所以那血肯定是她的!

    厉振刚眼底划过嗜血的狠戾:“这一刀对她来说算是便宜她了。”他冷哼一声,不再多说,转身隐入旁边的转角。

    徒留言非彦还错愕的站在冷寂的大街上,他脑袋有一刻的空白,自动脑补着江暖橙被义父捅了一刀倒在血泊里的场景,蓦然就

    浑身发寒。

    等他回过神,厉振刚已经走出很远,他突然发狠的箭步跑追上去,低喘着,声音微颤却是在质问:“你真的杀了江暖橙?”

    厉振刚顿步,看见他那双带着凶狠的眼正盯着自己,他不禁眯了眯眼,微嘲道:“怎么?难道你要为她报仇来杀我吗?好啊,你

    就用这把杀了她的刀子来杀我好了。”他递出手中那边匕首。

    言非彦看向递过来的匕首,上面的血仍然让人心悸,他紧紧捏住了拳头,似乎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两个人就那样对峙着,匕首横在两人中间,言非彦没接,厉振刚没动,凛冽的夜风穿过,深冬的寒夜令人颤抖。

    “哼,下不了手是吗?非彦,你还是太过心软了。”厉振刚嘲弄冷嗤,握着匕首越过站在前面的言非彦,趁着夜色正浓,他要赶

    紧逃离。

    言非彦捏紧的拳头没有松开,他低着头看地面,不知道陷入了什么样的情绪里,只是那血红的刀子一直停留在他脑海里,那是

    江暖橙的血,她被厉振刚杀了!

    厉振刚最后那句话回荡在他耳边,确实,他太心软了。

    他缓慢回头,身后早已不见了厉振刚的身影,他盯着那个方向,眸色一沉,他似乎做了某种决定。

    医院乱作了一团,有人半夜持刀闯入还行了凶,警鸣声很快在医院响起,警局的人介入调查。

    得知是正被通缉的厉振刚居然大胆的潜入医院行凶,警局的人确实惊讶不小,谁都料不到他会冒险前来,还是要厉漠西的命,

    可想他是有多仇恨厉漠西。

    被捅了一刀的江暖橙已经送进急救室了,方蔓荷以及段楚承接到消息都赶到医院,听说是厉振刚回来寻仇,方蔓荷大惊失色,

    她急急的去看厉漠西时又听说江暖橙为救他被捅了一刀,为江暖橙的行为震惊不已,她竟然为厉漠西做到这般地步?

    段楚承自己过来的,这么晚了,乔巧有孕在身,他是不会带她过来的。

    一来就听护士说江暖橙在急救室,他就往急救室跑去了,一路上控制不住的暗骂江暖橙这个蠢蛋,原本以为她宁愿守活寡已经

    够蠢的了,没想到还去为厉漠西挡刀,真是嫌命太长。

    方蔓荷冲进病房,一群医生围着在病床那里,这阵势可吓坏她了,边往里疾步而去便惊慌的问:“漠西?漠西?你怎么样了?”

    她拨开医生,视线豁然开朗,只见厉漠西好好的躺在病床上,而此时的他是睁开双眼的!方蔓荷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儿子那

    眼睛还会动,他确实是清醒的。

    她震惊的瞪大眼睛:“你、你,漠西你醒了?你醒了?”她太吃惊了,不停的重复着询问,怕这是做梦。

    身旁的医生看向她,沉吟着开声:“西少是清醒了,不过……”医生为皱眉,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方蔓荷还没来得及询问具体情况,躺在病床上从她进来就一直用奇怪目光打量她的厉漠西忽然问:“你又是谁?你认识我?”

    这话让方蔓荷惊怔,他在问她是谁?有没有搞错,他不认识她这个亲妈了吗?只是看他那疑惑的样子,他似乎真不认得她。

    她不禁心慌了,指着自己说:“我是你妈啊,你看清楚点,不认识我了?”她以为他眼睛出问题了。

    “我妈?”厉漠西微皱起双眉打量她,似要努力记起这个人,却忽然捂住头,疼呼:“啊,头好痛!”

    医生连忙制止他的行为:“你不要想了,刚醒来先好好休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没关系,慢慢来。”

    方蔓荷脸色凝重,抓住医生就问:“医生,这究竟怎么回事,他醒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出去说,让西少好好休息吧。”

    方蔓荷不放心的看一眼儿子,最终没说什么转身跟医生出去。

    门口,不等她开口,医生就说:“我们也很意外西少会突然清醒,听值班的护士说,歹徒行凶就在病房里,当时歹徒要杀害西少

    ,是江暖橙拦住歹徒替西少挡了一刀,西少就是在那时候清醒的,我们一致认为西少之前虽然昏迷不清醒,但他是有意识的,

    他定是意识到歹徒对江暖橙的伤害,他的情绪受到严重波动激发他突然清醒,只不过……”

    “不过什么?”方蔓荷对那凶险的时刻心有余悸,更关心的是儿子现在的情况。

    医生顿了一下说:“我们说过西少头部遭受碰撞严重,我们一直在给他做治疗,不过他脑里的淤血没有那么快散开,他的记忆力

    受到影响就是这个原因,他会暂时忘记一切。”

    方蔓荷沉默下来,消化着医生说的话,须臾,她问:“那他的记忆会恢复的对不对?”

    “按照这种情况看来是会恢复,不过也会有意外,看个人而定了。”医生也不敢百分百保证。

    “记不起来了也罢了,只要他能清醒过来。”方蔓荷低声说了句,如果忘记之前的一切就相当于是一次重生,她这时候倒是有些

    希望他能忘记过去不好的事。

    江暖橙失血过多,急需输血,恰巧血库正缺她那类型的血,护士出来问亲属有没有与她同血型的可以捐血。

    此时守在外面的除了段楚承还有沈译,他们两人的血型都不符,情况就变得危急了,供血不足就是抢救及时也功亏一篑。

    “抽我的,我和她的一样。”刚从厉漠西那边过来方蔓荷开口。

    段楚承不免惊讶看向她,她愿意输血给江暖橙?

    “怎么说她都替我儿子挡了一刀,这算是我还江暖橙的。”方蔓荷察觉到段楚承的视线,不咸不淡的解释。

    “确实,你儿子欠她的不知道多少呢,你们应该好好还她。”段楚承就想方蔓荷会有什么好心呢?

    “方夫人跟我来吧。”护士连忙带她去抽血。

    方蔓荷看一眼段楚承,没什么表情的去抽血了,其实她愿意输血给江暖橙,不单只是她挡了一刀,还有一部分是她看到了江暖

    橙的真心,对厉漠西的真心,或许以前是她太刻意去刁难江暖橙。

    厉漠西在医院遭受偷袭这事还没让人缓过神,就在厉家和警局都在安排人护卫医院,以防再有偷袭的时候,警局突然公布的一

    道消息又让人措手不及。

    就在偷袭不久后,清晨的曙光刚亮,警局的人就成功逮捕了凶手厉振刚,这多少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他那么狡猾,躲避了将近

    两个月,居然这时候落网了,难道说是因为这次的偷袭暴露了行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