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1章 我要去见我的妻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警局方面没有透露是如何逮捕到厉振刚的,只是公布说凶手落网,绑架一案算是告破,大家不必惊慌了。

    而此时的厉振刚几乎炸毛了,他万万没料到,自己的落网是他收养的好义子,他悉心栽培了那么多年的言非彦一手造成。

    言非彦竟然去自首并举报了他!

    他觉得自己说错了,言非彦不是心太软,而是对敌人仁慈,对自己人心狠!

    被突然出现的警员控制住的那一刻,他惊诧,尤其是看见言非彦是跟着警局的人一起出现时,他仿佛见鬼了那般不敢相信!

    他咬牙切齿,恶狠狠的怒道:“非彦,你真是好样的!”

    言非彦一脸平静,“义父,我只是不想你一错再错,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也万分不愿意这么做的,可是义父对江暖橙下了手

    ,这让他突然顿悟,继续这样下去只会伤害更多人,而他们也活在仇恨里。

    其实这些年他一直活在对韩家的仇恨里,费尽心思就是要把韩家整垮收为己有,后来他是成功了,韩家被击垮,韩飞航躲到国

    外去了,连韩千雅都落得见不得人的下场,韩家的一切都到他手里了,他的大仇得报。

    只是慢慢归于平静后,他发现一点意思都没有,韩家父女狼狈不堪,他最初是觉得大快人心,尤其是韩家都归他所有后,他是

    爽快了那么一段时间,然而渐渐的他开始思考,他得到了这些,而他想要一起分享的人已经不在这世界上了,他那些热乎劲一

    瞬间被浇灭。

    是啊,他得到那么多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不在了。

    最可悲的是,他还在那些仇恨里活了那么多年。

    他不想看见义父在被仇恨牵着鼻子走,这样的人生实在太悲哀,他自首了,他会陪着义父的,即便是在监狱里。

    所以即使厉振刚如何的谩骂他,他都无所谓了。

    厉振刚自然是不听他说的那些屁话,他愤怒不已,他还没亲手要了厉漠西的命,还没为儿子报仇,他怎么甘心就这样进监狱?

    厉漠西是清醒了,记忆却不在,江暖橙急救过后保住了性命,却住进了重症病房。

    隔天一早老夫人来看两人的时候,一脸哀愁,咕喃着:“真是可怜哟,一个刚好另一个又进去了,怎么就那么不幸?”同时心里

    气愤厉振刚这不孝子手段竟然如此狠辣,那真是她生的儿子?

    “老夫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前医生都说不知道二少什么时候能醒,你看他现在不是醒了么?这一点就应该高兴了。”

    阿源劝解着。

    老夫人闻言神情多少好了些,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慢慢就会好起来的,他们平安渡过这次劫难就会有福报的,只是我这把老

    骨头为他们操碎了心。”她无奈的叹息一声。

    圆圆一进病房就冲进去看厉漠西,见他闭着眼睛不由得疑惑的看向老夫人:“太奶奶,不是说西西醒了么?他为什么还在睡?”

    “他还很累在休息,你过来别吵到他。”医生刚才跟她说过了,厉漠西虽然清醒了,但他还很虚弱,需要大量的休息。

    圆圆不太舍得的瘪起小嘴,闷闷的‘哦’一声,知道不能打扰西西休息,可她真的好想跟他说说话,小手还抓着床沿,恋恋不舍的

    后退挪着小步子。

    厉漠西的手此时动了动,圆圆眼尖的发现了,她双脚便站在不动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的眼睛,期待着他睁开双眼。

    不负她的期望,厉漠西眼睫微动,随即慢慢睁开了眼睛,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床边一双乌黑圆溜的眼睛正定定的看着他,他不免

    被吓了一跳,继而发现床边站在一女娃,这女娃的样子倒是有一股熟悉。

    噢,他想起来了,这女娃和昨晚为他挡刀的那个女子很像,那女子说是他的妻子?一想到这些他头就有些疼,不自觉的皱起眉

    。

    圆圆小心翼翼的,连呼吸都不敢放大,声音也放得低低的问:“西西,你醒了对不对?我可以和你说话咯?”

    瞧着那孩子可怜巴巴一副想和他说话又不太敢的样子,他不免觉得好笑,想唤她的。却悲哀的发现自己不知道她叫什么。

    “你是我的女儿?”如果昨晚那女子没有撒谎,那么这个和她如出一撤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孩子了,他真是觉得很无奈,他有妻子

    有女儿的,他却把他们都忘记了,不过他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更别说他们了。

    圆圆用力的点头:“嗯嗯,西西,我是你的女儿哦,如假包换真金白银哦。”她并不知道他不记得他们这事,太奶奶早就告诉她

    谁是她的爹地了,为了撮合爹地和妈咪,她之前一直不敢说她是他的女儿,现在可以说了,她急着证明自己。

    厉漠西扬唇,被孩子的说话方式给逗乐了,老夫人听见圆圆跟他的说话声,让阿源扶着走过来,莫可奈何的笑道:“圆圆,成语

    可不是这样随便乱说的。”这孩子最近认识了很多字,又给厉漠西读故事,有事没事就蹦出一两个成语,她也不管是不是说对。

    “可是我没有说错呀,我真真是西西的女儿。”圆圆眨着大眼,一脸无辜。

    老夫人懒得去纠正她了,难得她会说成语,转头看向床上的人,明明他已经醒了,慢慢治疗就会好起来的,可是看见孙儿这模

    样,她还是忍不住眼眶酸涩。

    “漠西,你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老夫人闻声细语的询问。

    厉漠西看向满脸慈爱的老人,暗道这也是他的亲人吧。

    “哦,我是你奶奶。”老夫人见他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连忙自我介绍。

    “奶奶,让你担忧了,我现在还好,不用叫医生。”

    “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人还是忍不住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圆圆环视病房一圈,忽然不解的问:“咦?我妈咪呢?她一直都守着西西的,为什么今天不见妈咪?”

    西西?厉漠西转眸看向女儿,从这孩子一开口他好奇她为何不叫自己爹地?

    “你为什么叫我西西?”这样想他就问出口了。

    圆圆偏着头看他,似乎在认真的思考,蓦然道:“我叫圆圆,你叫西西,很般配啊。”妈咪应该也是这样想的,才会给她取这个

    名字吧?

    这叫什么答案?那怎么不叫她方方呢?更般配呢。

    一旁的老夫人忍不住笑道:“小家伙不知道别乱说,你这小名是我取的,当初就是想你们一家子能早点团团圆圆。”

    老夫人随口道出原因,厉漠西却陷入了沉思,难道说他们一家之前是分离的吗?脑里忽然又蹿出昨晚他睁开眼睛看见的那一幕

    ,那个歹徒凶狠的将匕首插进女人的身体里,那一刻他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满心愤慨,有一种强烈的欲念要去手刃了那个该

    死的歹徒,可惜他太虚弱根本起不来,而他看那女人却怎么都记不起她是谁,他还在奇怪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

    直到眼睁睁的看她捂着伤口拖着身子爬到他眼前,看见他醒来,她那欣喜的模样深刻的印在他脑子里,糟糕的是他一开口却问

    她是谁?

    越想越是焦躁,他立即问道:“我的妻子呢?”

    老夫人怔了怔:“你说暖橙吗?”

    暖橙?他妻子叫暖橙?暖橙,他要牢牢记住了。

    “嗯,我想去看看她。”虽然不记得了,可他的心不受控制的牵挂着,想要见她的念头非常强烈。

    “对呀,太奶奶,我妈咪去哪里了?”圆圆这会也很想看见妈咪。

    老夫人并不想圆圆知道江暖橙受伤的事,想了想说:“你妈咪这几天一直在照顾爹地,她很累了,要休息两天,我们就不要打扰

    她那么快了。”这话是对圆圆说的,随后看向厉漠西说:“你现在还不宜起身,而且暖橙她……她还睡着没醒,医生说不要打扰

    她。”

    厉漠西皱了皱眉,他倒是没想自己能不能起身,他想到的是现在不能打扰江暖橙,只能按捺下想见到她的念头,不忘叮嘱:“那

    她醒了一定要告诉我。”她被捅的那一刀一定非常严重,他醒来就看见那一幕,着实把他震撼得不轻,是什么力量让她挡在了他

    前面?

    因为她是他的妻子对吗?

    还有很多事情他不清楚,比如他为什么会受伤,那个歹徒为什么要来伤害他们?不过他现在确实很虚弱,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询

    问这些,他不着急,慢慢的一切都会清楚的,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的妻子。

    心里总有一种恐慌的感觉,很糟糕的,他在害怕,害怕失去他的妻子,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说他们以前分开过

    ?

    他想到圆圆的名字,又想到奶奶刚才说的话,或许他们以前真的分开过。

    他捏了捏拳头,他想,不管她醒没醒,他都要去看看她。

    厉漠西醒来两天了,虽然还是虚弱,但他觉得自己有一些力气了,他唤来护士。

    “西少,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护士有些紧张,医生叮嘱过有什么异常一定要及时上报。

    “你扶我起来。”

    “啊?你现在还不能起来。”他的背脊还没完全好。

    “扶我起来,我要去见我的妻子。”

    “不行啊,西少……”

    “快点!”厉漠西没多少耐性,他今天非要做这件事不可,绷紧的俊脸上是严肃的神情,那双鹰目盯得护士的心在打鼓,根本无

    法也不敢拒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