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5章 恶心一辈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她的出神厉漠西不是没有看见,搂在她腰间的手不免收紧了一些,低头温热的气息就在她耳边:“想什么呢?怎么不回答我的

    问题?”

    江暖橙眨了眨眼,拉回走远的思绪,他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事情,她不可能从他那里了解关于韩千雅的事情。

    脸上重新扬起笑脸,主动挽住他的手臂,有些狡黠的说:“嗯?这是我们的悄悄话,不告诉你。”

    他们往警局外面走,厉漠西挑了眉斜睨她:“悄悄话?你和别的男人说悄悄话?当我不存在?”

    江暖橙灵动眼珠子转了转,故意反问:“你很在意吗?”

    “你说呢?”他压低了头注视她,眼底那光亮深邃又危险。

    可她一点害怕都没有,总觉得他忘记以前的事情后整个人都没有以往那么冷冽,拒人千里之外,偶尔眼里还有淡柔的光,她认

    为这是他最好的状态,一个人整日都是冷冰冰的太过吓人了。

    她唇畔仍旧挂着弧度:“看你是我合法丈夫的份上,回去在告诉你好了。”

    他算是满意了,故意揉乱她的头发:“乖。”

    江暖橙拉开他的手,理顺被他弄乱的发丝,这男人真是的,那语气还当她是小宠物啊?

    “不过话说回来,都来到这里,你不去看看你那位大伯吗?”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厉漠西脸上没什么事情变化,倒是有些无辜的说:“大伯?你说害了你我的那个亲戚?我想不出去看他能说什么。”

    也是,他见了厉振刚只怕会遭到对方的奚落,他们之间也没有共同语言,就连厉振刚为什么仇恨他都不清楚。

    日子过得如流水,很快就到了开庭的那一天,全城的人都在关注这件事,媒体更是削尖了脑袋想要获得第一手资料,可惜这并

    不是公开的庭审。

    只有当事人才能出庭,老夫人不愿意来看自己的儿子被审判,她痛心厉振刚做出残害亲人的事,同时也心痛他遭遇牢狱之灾,

    一个是她儿子一个是他孙子,不管是帮理还是帮亲她都做不到,只好不闻不问,在家里逗猫儿和圆圆玩。

    方蔓荷陪着厉漠西和江暖橙一起出席,她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厉振刚要害他儿子。

    法庭上,作为证人以及被害人,他们两人都指证了厉振刚的恶行,加上言非彦的坦白,作案过程全部都交代清楚了,没有任何

    疑点。

    厉振刚被带上法庭后就一直低着头,谁都看不清他是什么神情,他一言不发,只是听着他们对他罪行的指控。

    直到法官问他认不认罪,他才有一点动静,他还是没有出声,更没有回答法官的问题,他慢慢的转动头,坐在他斜对面的是江

    暖橙和厉漠西,他抬了头,第一眼就是往他们的方向看去。

    江暖橙看见了他那目光,阴森幽冷,有着深深的不甘,还有一种狠劲,要把人毁灭一般,而他这种目光是对着她身边的厉漠西

    。

    她心尖微颤,就凭这样的目光,她就知道厉振刚还想置厉漠西于死地,他的那种恨长达了十几年,早已经和他的骨血融为一体

    ,只要他不死他都会一直恨着厉漠西。

    她放在桌下的手下意识伸过去握住厉漠西的,若非此时在法庭上,她真怕厉振刚会突然扑过来,这个人太可怕了。

    感觉到她的动作,厉漠西大手一合,反握住她的手,递给她一个浅淡的微笑,他当然也看见厉漠西凶骇的目光,他却一派淡定

    ,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击垮他。

    江暖橙这会真有些庆幸他的失忆,这样他就不用去计较厉振刚的那些仇怨。

    法官又严肃的询问了几句,厉振刚就是死抿着唇不回答,目光死死的盯着厉漠西。

    法官最后放弃询问,证据确凿,他不想承认都不行,最后下了判决——无期徒刑。

    这个结果并不令人失望,江暖橙甚至暗松一口气,她知道厉振刚只要活着一天就不会放弃杀害厉漠西,她又无法残忍到要厉振

    刚马上死亡,即便他十恶不赦。

    那么让他一直呆在监狱里就好了,他这种危险的人物就不要再出来危害他人。

    对于审判结果,厉振刚依旧没有发言,他全程都在沉默,他好似已经不计较结果了,因为厉漠西没死,什么事情都不能打动他

    。

    至于言非彦,他的罪刑不算严重,加上认罪态度好,法院给他判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真的不长,他本想在监狱里陪着厉振刚的,只是这种事情由不得他想怎样便怎样。

    庭审结束,众人纷纷离场,厉振刚被带下去的那一刻,那双带着浓烈仇恨的眼睛还一直瞪视厉漠西,那里面还有怒意,他一定

    无法理解,为什么厉漠西还没死,为什么他还能好好的站在那里?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方蔓荷被他那种眼神吓坏了,心有惶惶的走到儿子身边:“漠西,我们回去吧。”虽然这是法庭,可是一想到有厉振刚在场,她

    就无法心神安宁。

    “好。”厉漠西点点头,回首却见江暖橙正微笑着和谁挥挥手,他转眸看去,是那个大明星言非彦?

    他不禁将她的脸扳转过来,嗓音低沉:“你老公在这里,看哪里呢?”

    “我只是跟他挥手告别而已,这样都不可以吗?”她有些好笑的望着他。

    厉漠西淡眯了眸子:“我只知道你跟他拍过吻戏。”所以这种有颜值和她又有交情的男人,他还是多多注意为好。

    江暖橙语塞,早知道就不跟他说这个了,就好像她的把柄被他捏住手里那般。

    不由她多说,他拥着她,与方蔓荷一起往外走,其实并非他小气,他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他已经了解过,他们之前真的有分

    开过,虽然了解得不是十分清楚,但心里就是有阴影,那是一种害怕,害怕她会从身边不见。

    也许以前的他没有跟她坦白过,而今他是真切的感觉到,他内心对她的在乎。

    法院刚下了判决,守候在外面的记者就得到了消息,纷纷第一时间把消息发布出去,这起豪门内部恩怨案算是告一段落了,虽

    然大家还不是十分清楚厉振刚那样的做法,媒体统一的说法都是他要争夺厉家掌控权才下此毒手。

    而被传坠楼生死不明的厉漠西好好的出现在大家眼前时,大伙自然惊诧无比,都感叹他真是命大,连坠楼都没事。

    外人永远都是不知道他们经历的劫难有多惊心动魄,他身边的女人是江暖橙,她为厉漠西挡刀九死一生的事早就传遍了,大家

    都说这就是真爱,也不去计较他们为什么会有一个女儿的事情了。

    所以他们从法院出来后便受到众人的围堵,有记者还有围观的群众,如今他们两人在大众的视线里简直就是真爱的化身。

    江暖橙被吓了一跳,从来不知道大家会那么热情,这几个月他们都在医院疗伤,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她还停留在向大家证明

    她和未婚夫解除婚约的状态。

    好在他们随行带着保镖,在保镖的护卫下他们准备坐车离开,此时却有人急急的越过众人走向他们。

    来人是厉振刚的辩护律师,上车前他拦下了他们,他对厉漠西说:“我的委托人要见你。”

    他们都认出他是厉振刚的律师,自然就明白他口中的委托人是谁。

    江暖橙还在狐疑厉振刚为什么要见厉漠西时,方蔓荷就出声打断:“跟他说我们不见。”她可没有忘记厉振刚那要杀人的目光,

    她怎么可能放心让儿子去见他?

    这律师似乎早料到他们会拒绝,不紧不慢的说:“我的委托人说了,他有些事情要跟西少说,而且是关于西少父亲的事,愿不愿

    意听就看西少的意思了。”

    方蔓荷这会倒是没出声了,关于她丈夫的事?厉振刚究竟耍什么花样?

    江暖橙则是看着厉漠西,这事还是要他来做决定。

    “那好,我去见他。”厉漠西只是想了想便同意了。

    “漠西……”方蔓荷马上露出担忧。

    厉漠西知道她的心思:“妈,没事的,就当是我去探视他,旁边有警员,他不能对我怎样。”

    “我跟你一起去。”江暖橙随即出声,她眼里都是坚定。

    厉漠西看了看她,没有反对:“好。”握住她的手,又对方蔓荷说:“妈,你先回去,我们很快就回去。”

    方蔓荷心里的担忧不减,只是想想如今的厉振刚伤不到人,她才忍住没多说什么。

    她看着他们两人和那位律师走了之后才坐进车里,心里想着,厉振刚要说她丈夫的什么事?

    厉振刚一身牢服,与在法庭上没有什么变化,那脸色还是阴沉沉的,只是看见厉漠西出现,他如死水的眼里才有了一丝波纹,

    甚至还有一种变态般的兴奋。

    江暖橙一进来就见厉振刚那种瞧猎物般贪婪凶残的目光,心跟着打鼓,他被关在铁栏里面,对他们无法造成伤害才对,为了确

    保安全,她还是不放心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厉漠西一直紧握着她的手,他比任何时候都要镇定。

    “厉漠西,你来了,呵呵……”他发出的笑声非常渗人,让人头皮发麻。

    “你见我要说什么?”厉漠西淡然的看着他,眼前的人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江暖橙也来了?也好,那就让你听一个故事,你会发现现在牵着你的人最爱的女人并不是你。”厉振刚这会冲江暖橙阴冷一笑

    ,甚至有浓浓的恶意。

    江暖橙才皱了眉,厉漠西的声音这会冷了几分,还有严苛:“你究竟要说什么?”

    “啧啧,急什么,你要是怕被她听就不要带她来。”厉振刚这会慢悠悠的开口,厉漠西不痛快了他才痛快。

    “我要是害怕就不会主动跟他来,你要说什么尽管说。”江暖橙受不了他那自以为是的样子,她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威胁他

    们的。

    “呵呵,是吗?那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不要为了逞能到时候伤心死了都没用。”厉振刚讥讽的睨一眼江暖橙。

    两人这会都没说话,看着厉振刚等他开口。

    厉振刚这会把目光转到厉漠西身上,那种怨毒的幽光变得异常骇人,他一字一句的问:“漠西,你还记得欧雪珊吗?”

    欧雪珊?这个名字对江暖橙来说是陌生的,她不禁转头看厉漠西,发现他神情自若,对这个名字没有起任何波澜,看起来像是

    非常淡定,但她却知道不是这样,他忘记了以前的事,所以现在的他应当和她一样对这个人是陌生的。

    他的沉默却让厉振刚以为说到了他内心深处最隐秘的秘密,他不免得意一笑:“哈哈,你一定不会忘记的吧,怎么说欧雪珊都是

    你的初恋情人,当初你为了她差点连命都丢了呢。”说到这里他眼神一暗,提起这事,他自然就会想到他的儿子。

    江暖橙抿紧唇,原来厉漠西也有初恋情人,她还以为像他那样冷漠的人根本不会谈恋爱,就算有,那也应该是韩千雅不是吗?

    怎么会是这个欧雪珊呢?

    厉漠西眉目了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但他只是握紧了江暖橙的手,冷淡看一眼厉振刚:“所以呢?你到底要说什么?”

    厉振刚是不知道他丢失了记忆,只认为他在强装镇定,等他把事情都说出来,厉漠西一定会受到打击!

    他冷哼一声,盯着厉漠西道:“我想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你那么爱的女人为什么会突然与绑匪合作绑架你吧?”

    江暖橙一惊,欧雪珊绑架过厉漠西?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你初恋情人的真实身份。”厉振刚说到这里顿了顿,仿佛他接下来的话会多么令人震惊,但说实话,他接

    下来说出的话确实让他们惊滞,他说:“你的初恋情人,欧雪珊,她是你爹在外面与情人偷生的私生女!”

    两人神情都僵住,江暖橙更觉得脑袋有些混乱了,这样说欧雪珊是厉漠西同父异母的妹妹?可她又是他的初恋情人,这……太

    复杂甚至恐怖。

    “你在乱说什么?”厉漠西终于拧了眉,他是不记得了以前的事,但是潜意识里,他的父亲是非常刚正的人,怎么可能在外面有

    情人?

    厉振刚仰头一阵大笑,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他蓦然抓住铁栏靠近他们:“你是不是做梦都想不到?是不是觉得很恶心,你居然和

    自己的妹妹谈情说爱!我想这个够你恶心一辈子了!”

    “你故意编的谎话是吧?我们才不相信你!”江暖橙忍不住低喝。

    厉振刚凶恶的目光猛然转向她,恶狠狠的道:“我真是为你感到悲哀,你身边这个男人最爱的是他妹妹,你确定你要跟这种人吗

    ?你不觉得膈应吗?哦,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去问方蔓荷,她丈夫在外面有情人有私生女这事,她也是知道的,也是一个可怜的

    女人,丈夫出轨了她还要守着这个秘密,这么多年还在厉家守活寡。”

    厉漠西的脸色已经有些阴沉了,纵然他不记得,可被厉振刚这么一说,他不可能无动于衷,江暖橙拉住他就要走:“漠西,我们

    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了,我们走。”

    厉漠西却站在没动,幽沉的目光直视厉振刚,薄唇吐出话:“你继续说。”

    “漠西……”江暖橙此时只有担忧,真相通常都非常残酷,他忘记就算了,为什么要听这些话,何况这些都有可能是厉振刚乱说

    的。

    “还想听?好,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厉振刚就是要把事情说出来,就是要厉漠西一辈子不得安宁。

    “其实你爹他有这么个私生女只能说是个意外,是那个女人勾引了他,还使了些手段怀了他的种,以为这样就能进厉家,可惜你

    爹是个铁石心肠的,不,应该说是薄情寡义,明知道那女人怀了孩子他还硬是把她赶走,脸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认。”

    “那女人被他偷偷送出了国外,每个月寄些生活费给她就算打发了,可惜这事被方蔓荷知道了,她暗中断了给那女人的生活费,

    这不是要人命吗?那女人最后病死了,留下一个女娃怎么办?”厉振刚诡异一笑:“没错,是我收养了她,我还告诉她是如何被

    她亲生父亲抛弃,她母亲的死全是因为你们厉家!”

    “所以她会成为我的初恋情人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厉漠西竟然异常镇定的接下了他的话。

    厉振刚笑得越加放肆,那脸都要扭曲了一般,他幽幽的说:“没错,都是我策划的,她恨死了你们厉家,接近你就是为了报复,

    只怪你那时候太年轻气盛,那么轻易就被骗了,不过雪珊这女孩儿也真是漂亮,性子温顺又听话,是男人都会喜欢她。”

    江暖橙认定厉振刚就是个变态,否则他怎么会想出这种阴毒的计谋,厉漠西那时候应该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从未想到他就

    那样被身边的亲人算计了吧,还是老谋深算的厉振刚。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