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6章 一直非常痛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牢里的光线并不充足,让这一刻死般寂静的气氛添多一丝诡异。

    厉漠西低沉的声音打破这一份冷寂:“那么,大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故意收养他父亲的私生女,还把仇恨的观念灌输到她身上,鼓动她来接近他做出报复的事。

    这些对厉振刚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为什么?”厉振刚盯着他的目光犀利又阴骇,咬着压一字一句的道:“因为你父亲该遭到报应,他抢了不属于他的东西还不用付

    出代价吗?”他的声音慢慢提高,说到最后几乎压制不住满腔的气愤,扭曲的面目更加狰狞了。

    站在牢狱外看着他的两人都无法明白他那些气愤,是什么事让他如此恼恨不甘,即使隔了那么多年,他还是无法释怀?

    “我是厉家长子,掌权的本应该是我,不是你父亲!他是小人,耍了手段夺得执掌权,他就是可耻的小人!”厉振刚低吼着,双

    目都瞠得大大的,鼻翼喷张着呼呼的怒意:“要不是他骗了你爷爷,他根本不能当上掌权人,更没有你厉漠西什么事,都是他,

    一切都怪他贪婪,所以你要怨就怨你父亲!”

    厉振刚一直痛恨着他父亲,所以故意找到欧雪珊,蛊惑她找厉家寻仇,让厉漠西爱上她然后又背叛他,这是最好的惩罚,在他

    的唆摆下,她绑架了厉漠西,她要厉家倾家荡产来换他,否则无法慰藉她母亲在天之灵,无法平复她们母女吃的那些苦!

    只是那一场绑架案最后变成惊天惨剧,厉漠西的父亲为了营救他,在绑架案发生的爆炸中身亡,当时去救他的人很多,其中就

    有厉振刚的儿子厉少棠,他也在爆炸中死了。

    这是厉振刚所料不及的,他当时不过是假意去营救厉漠西,也知道少棠和厉漠西关系一直很好,但是他没想到儿子会不顾危险

    去救厉漠西,那个时候他们都知道欧雪珊布置有炸弹,厉少棠一听就紧张了,一声不吭就只身去冒险。

    其实欧雪珊真正的目的是要炸死厉漠西,她要为她母亲报仇,要他父亲痛苦一辈子,然而最后炸死的是厉漠西的父亲还有厉少

    棠。

    对了,还有一个人当时也拼了命去救厉漠西,那就是韩千雅,可以这么说,要不是她找到厉漠西带他离开那个安置了炸弹的地

    方,厉漠西必定被炸死了。

    炸弹爆炸之后,韩千雅护住了他,他伤势不重,倒是韩千雅被炸伤严重,她后背都被炸裂出血,现在完全看不出来是厉家花费

    了巨额费用让她修复。

    也是因为记着这一份恩情,厉家才处处给与韩家方便,厉漠西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韩千雅所做的一切。

    不过后面这些厉振刚没有跟他们两人说,他已经无法去说后面的事了,失去儿子的伤痛是一辈子都无法痊愈的伤口。

    他儿子死了,还是因为厉漠西的缘故,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厉漠西下地狱!即使是现在他被关在牢狱里动不了厉漠西,一样

    不甘心让他在外面过得痛快,故意说出欧雪珊的身份就是要厉漠西膈应一辈子,更让他知道他父亲是什么样的小人。

    从厉振刚那狰狞的面目,江暖橙体会到一入豪门深似海的无奈,看似光鲜亮丽的豪门贵族们却比谁都生活得累以及小心翼翼,

    只要卷入权利欲望里,那便是死都不能翻身。

    说到底也不过是人心不足,贪念太多。

    她现在只是担忧厉漠西,他过去的记忆并没有恢复,厉振刚却对他说了这些,他会怎么想?厉漠西此刻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

    “多谢大伯你告诉我这些,其实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我已经不清楚,还有你说的什么欧雪珊,她是不是我妹妹都不重要了,因为

    我现在都忘记了他们,既然他们都是我的过去,我就不打算去纠结,我只需要记住现在和未来。”他话音落下,蓦然握紧江暖橙

    的手,看她的目光都变得深沉。

    感觉到手被他握住,江暖橙迎上他的眼眸,他的镇定让她的心平稳不少,这一刻她算是明白了以前的他为什么总是那样冷漠,

    他年少时遭遇过背叛还是被喜欢的女子绑架,这也是那么久了他身边只有韩千雅一个女人的缘故吧。

    她寻思着韩千雅在当年的绑架案里肯定为他做过什么,她隐约想起来韩千雅对他似乎有救命之恩,具体的她就不清楚了。

    厉漠西如此淡定从容的态度着实让厉振刚吃惊,他认为说出了这些,厉漠西至少有一番痛苦,孰料他是那么平静!还说什么忘

    记了?

    他狐疑的盯着厉漠西,不相信的冷笑一声:“哼,你少装了,我知道你现在肯定非常痛苦,不,应该说从那件事发生后你就一直

    非常痛苦,现在我只是让你的痛苦更加深刻而已!”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厉漠西确实有一段时间都沉浸在阴影里无法自拔,不只是因为父亲的离去,更因为想不明白他喜欢的女子

    为什么会绑架他还要置他于死地,这些年他一直沉默寡言,完全把自己冰封起来一般。

    这些种种的迹象让厉振刚确定他一直都活着痛苦之中,而他怎么能忘记这些?

    “这还要感谢大伯你了,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坠楼,不坠楼就不会撞到脑袋,我就不会忘记过去的事情。”厉漠西淡淡道。

    厉振刚拧紧了眉头,有片刻的怔愣,却依旧不相信的摇头:“我不信,你不会忘记的,你怎么能忘记?我不信,不信!”

    “大伯,我已经忘了,你也早些忘记吧。”他所说的那些陈年旧事如今对他而言不过是像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他脸上表情淡淡,眼眸亦是一片清平无痛无怨,就如他说的,他忘记了,所以不会再痛。

    这让厉振刚如何能接受呢?他说这些不就是要厉漠西难过一辈子吗?

    他突然情绪失控的抓住铁栏,凶恶的面目似要把厉漠西生吞活剥了,大喊着:“不!你不可能忘记!你的初恋情人背叛了你,她

    还是你的妹妹,你引以为傲的父亲却在外面养情人,厉漠西,你这辈子就活着痛苦和恶心厉吧!哈哈哈!”

    厉振刚的异常惊动了看守员,看守员立马进来,他看一眼现在的情况,随即对两人说:“二位先回去吧,今天探视时间到。”

    江暖橙早就想离开了,这牢房里是在太压抑,何况厉振刚像是要吃人的怪兽般恐怖,她扯了扯厉漠西的袖子:“我们走吧。”

    厉漠西这次没多想,对她点个头,依然握着她的手,转身就带着她离开,那样干脆果决,倒真是没有被厉振刚所说的话影响。

    厉振刚见状更加受不了了,捶打着铁栏怒吼:“厉漠西,你会痛苦一辈子的!你骗不了我的,你根本没忘记!啊——”

    他几乎癫狂的声音惊得江暖橙忍不住加快脚步往外面走,实在太恐怖了!

    两人坐进等着外面的车,车往厉家别墅方向开回去。

    江暖橙还有些惊魂未定,转头却见厉漠西神情自如,他一直都牵着她的手,这会勾起浅弧:“被吓到了?”

    “你不觉得他很恐怖吗?”回想起厉振刚冷厉的叫声她就毛骨悚然。

    “再如何恐怖他也还是一个大活人,何况还有我在,怕什么?”他揽她入怀。

    江暖橙无法做到他那么淡定,抬眸看着他,眼底有着疑惑,迟疑着开口:“漠西,他刚才说的那些……”

    “不管他说的是真还是假,对我而言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确实忘记了,你不必多想。”他打断了她的话,并把她的手按在他心

    口的位置:“这个地方,以后只有你。”

    她微怔,他以为她还在想他的初恋吗?其实与欧雪珊比起来,她更想知道他与韩千雅之间的事。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刚才厉振刚有没有说欧雪珊最后怎么样了?”

    厉漠西皱了皱眉,然后摇摇头:“这个他没说。”

    两人不禁都沉默,这个欧雪珊去哪里了?也死了吗?还是被抓进监狱了?

    “回去问问咱妈不就知道了。”厉漠西敲了敲她额头让她别胡思乱想了。

    江暖橙猛然一惊:“什么?问方……夫人?”他有没有搞错,欧雪珊对方蔓荷来说肯定是个心结,也是她埋藏了多年的秘密,他

    怎么问得出口?

    厉漠西也有想到这一点,只是有些事情一直掩藏并不是办法,而且他也很想知道他被绑架后还发生了什么事。

    “方夫人?你不是应该跟我一起喊妈的吗?”厉漠西注意到这一点,他是不记得他亲妈之前是怎么刁难江暖橙的。

    江暖橙到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又不好说方蔓和没承认她这个儿媳妇,虽说这些时间方蔓荷没刁难她,对她比之前好很多,这不

    代表她就被承认了。

    当然,她也不可能跟厉漠西说她们之间的恩怨,那样就像她在告状一样。

    江暖橙干笑:“呵呵,就是一时顺口,顺口。”

    厉漠西眼带狐疑的审视她,他岂会看不出她笑得勉强,他首先想到的是难道还有婆媳问题?

    没多久,他们就回到了厉家,方蔓荷早一步回来了,所以对厉振刚的审判结果老夫人已经知晓,她叹一口气,这样也好,最少

    保留他一条命,怎么说那都是她儿子,她不愿意再来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圆圆见他们回来立马屁颠屁颠的冲两人跑过去:“妈咪,西西,你们回来啦!”她没让厉漠西抱她,而是主动去牵他的手,她是

    懂事的孩子,还担心着他的伤没有好。

    “圆圆,你应该喊爹地了。”老夫人在一旁笑道。

    厉漠西扬眉看向小女娃,他也挺好奇她为什么一直喊他西西?

    圆圆看一眼老夫人,撒娇似的抱住厉漠西的大腿:“太奶奶,可是我觉得西西和我的圆圆很配哦,我们要做一对与众不同的父女

    ,西西你觉得呢?”

    她乌溜溜的眼睛就那么望着他,他又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何况这是他女儿,他当然点头说好。

    “圆圆,你不是一直吵着要爹地吗?现在有爹地给你又不叫了?”江暖橙睨一眼女儿,不知道这丫头都想的是什么。

    圆圆还没回话,厉漠西却先道:“你好意思说她,你还不是一样。”

    “我怎么了?”江暖橙一脸莫名其妙。

    “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喊妈,还叫什么方夫人?”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江暖橙语噎,甚至快速看一眼也在场的方蔓荷,暗忖厉漠西也真是够了,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

    方蔓荷同样尴尬,虽然厉漠西没这话是问江暖橙,落在她心上就像是在问她一样,儿媳妇居然生疏的喊她方夫人,一听就知道

    两人之间有问题。

    她轻咳一声:“暖橙啊,你以后就改口吧,不要再叫什么方夫人了,免得孩子都学了你的样。”

    江暖橙被她忽然说的这话惊住了,不敢置信的望着她,脑子还有些回转不过来,这意思是方蔓荷承认了她儿媳妇的身份?

    她会惊讶并不奇怪,毕竟方蔓荷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排斥她,多次赶她走,她都没想过有一天会得到方蔓荷的认可,还是那

    么轻易就认可了,她一时怔忪没反应。

    老夫人见状忙道:“暖橙,都是一家人了,你再叫方夫人不是要外人笑话吗?”

    她这才回了神:“奶奶说的是。”

    “那就当着我们的面喊一声妈吧。”厉漠西接着道。

    江暖橙不禁看一眼面带浅笑的男人,忽然察觉他是不是早就盘算好了?一回来就给她来这一出,不过她也明白,他这是为她着

    想。

    转眸看向方蔓荷,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却看得出在等她开口,她吸一口气,喊道:“妈。”

    方蔓荷注视着她,顿了几秒才应声:“嗯。”这是她最大的限度了,她之前对江暖橙那般苛刻,即便心里早认可了她,一时半会

    还是无法太热情的。

    江暖橙松气,她差点以为方蔓荷又会跳起来训斥她没资格,当真是成了心理阴影。

    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这一路走来,她比谁都清楚他们两人能组成家庭是多么不容易,她总是有些安慰了。

    气氛刚回暖不少,厉漠西与母女俩刚坐下来就看向方蔓荷,问道:“妈,你知道欧雪珊这个人是不是?”

    方蔓荷表情蓦地一僵,连老夫人脸上都闪过意外和惊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