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7章 什么时候给我生儿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江暖橙同样是惊诧的,蓦然转眸看身边的厉漠西,这才回来他怎么就问起这事?还那么直接,也不怕方蔓荷接受不了吗?

    她看见方蔓荷的脸色果然一瞬间都变了,连老夫人的神情都不太好,她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袖,意思是让他别提这事那么快了。

    厉漠西却不以为意,还投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方蔓荷僵了一下眉目便犀利起来:“你大伯跟你们说了什么?”不要说一定是他们去见了厉振刚,他跟他们说了些不好的话。

    “妈,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家人说说?大伯是跟我们说了一些过去的事,只不过我现在都没有那些记忆了,所以

    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只想问清楚事情究竟是怎样。”厉漠西不紧不慢的说着,如果真如厉振刚所言,他母亲一直守着那个秘密,

    那她也太辛苦了。

    “果然是他在乱说,不管他说什么,你们都不要相信就对了。”方蔓荷不免气愤,这个厉振刚到了这种地步还要兴风作浪吗?

    欧雪珊这个名字对方蔓荷来说就是一种忌讳,她不愿意提甚至是想都不愿意想,欧雪珊的母亲毁了她丈夫,欧雪珊则差点毁了

    她的儿子,这一对母女简直就是恶梦。

    看样子方蔓荷是不会说什么了,厉漠西却道:“可是大伯说我当初喜欢的女子是我的妹妹,也就是叫欧雪珊的。”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暗吸一口气,江暖橙都不敢去看方蔓荷了,暗忖厉漠西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方蔓荷心口往上一提,明明是要开口反驳的,只是到喉咙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纠结的模样看着都痛苦,她说不出口,这就说

    明其中有问题。

    老夫人叹了口气,对身边的阿源说:“你带圆圆去吃点东西,我刚让厨子做了她喜欢吃的水晶糕。”

    阿源知道老夫人是有心要支开孩子,微颔首,走过去笑对孩子:“圆圆小姐,我带你去吃水晶糕可好?”

    圆圆懂事,她也不想听大人们说些复杂的东西,就把小手交给了阿源,让他牵着她。

    等孩子离开后,老夫人开口了:“这些事也不是不能跟你们说,只是这些是伤心事,我不想说,但今天你有了这样的疑问,我们

    只能告诉你一切,没错,那个欧雪珊确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妈。”方蔓荷没料到老夫人那么直接就说了出来。

    老夫人抬手示意她不必紧张,看向厉漠西和江暖橙:“现在我把事情告诉你们也好,至少暖橙也该清楚厉家与韩家的关系。”

    老夫人都这样说了,方蔓荷还能说什么,她闭了嘴,听着老夫人谈起当初发生的事,垂着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哀伤,那也是她

    最难熬的时候。

    老夫人说了当初厉漠西被绑架一事,并说了厉少棠和他父亲在救他的过程中牺牲,韩千雅也为了救他差点被炸死。

    听了这一切,两人不震惊那是不可能,尤其是厉少棠的死,这就是厉振刚一直想要厉漠西性命的原因,还有韩千雅,江暖橙算

    是清楚了为何说她是厉漠西的救命恩人。

    厉少棠,是厉漠西该叫一声大哥的人,难怪一直以来大家都喊他二少,她还奇怪那个大少爷去了哪里?没想到是个不存在的人

    了。

    而厉漠西以往那般纵容韩千雅,原因原来是这样的。

    “那个欧雪珊太阴毒了,明知道你们有血缘关系还故意吸引你的注意,我也知道那时候你还年轻,青春期最容易受迷惑,这不能

    怪你,我也是看你那么喜欢她,事后就没敢告诉你她的真实身份,我怕你更加难过。”方蔓荷对儿子说道。

    厉漠西现在已经不能体会当初的喜欢和难过了,他突然庆幸自己得了失忆。

    “那么欧雪珊呢?她最后怎样了?”厉漠西问出声。

    这问题又让气氛一时沉默,须臾,方蔓荷没什么表情的说:“她死了,绑架案后她失去理智自我了结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能想象欧雪珊当时有多么疯狂又是多么崩溃,她一定没想到死的是她父亲,就算再怎么的恨,血总归浓于水,

    这一份血脉的联系多少会令她心痛吧。

    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当事人,那种心情是怎样的,谁都说不清楚。

    “其实她做这一切都是大伯在其中挑拨。”不知过了多久,厉漠西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方蔓荷与老夫人都没有发表言论,经过那么多事,她们一点都不意外了。

    天朗气清的暖风天,经过了漫长的寒冬,初春的气息越加浓重,不知不觉,他们渡过了那个艰难的冬季。

    厉漠西的伤势复原得很好,头部的淤血也散开了,但他的记忆并没有跟着回来,医生说或许还要一个缓冲期,江暖橙说不着急

    ,慢慢来,只要他能记住现在就好了。

    江暖橙如今可以放心走路了,她的伤恢复得也不错,一切都跟这越加明朗的天气那般再慢慢好转。

    厉家的墓地里,江暖橙带厉漠西来到这里,他们买了鲜花,还是圆圆抱着那束花,一家三口站在墓碑前。

    “他是暗夜,在你出事之前一直都是他在保护你,就像你的亲兄弟一样,他最后用自己的命换了圆圆一命,你不记得别人没关系

    ,但是他你一定要记住了。”江暖橙望着墓碑上的相片跟厉漠西说。

    厉漠西蹲下了身,将女儿手里的那束花摆放到墓碑前,目光柔和带着深沉的感情注视那相片里的人,低沉的嗓音:“暗夜,抱歉

    现在才来看你,对不起,我确实忘记了你,我不能保证还能不能想起你,但我不会忘记,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暗夜哥哥,圆圆也来看你了。”圆圆站在厉漠西身边,同样看着照片里的人。

    厉漠西依旧蹲着,把圆圆揽到怀里,三人面对着墓碑,江暖橙轻轻的说起关于她知道的暗夜的事。

    她的声音被风吹散,飘到每一个角落,像是轻轻的叹息,她想起暗夜坠楼的那天,厉漠西抱着流血不止的他像是一只快要发狂

    的困兽。

    若非不记得,此刻的他定然非常伤心,或者要杀死厉振刚的心都有,毕竟那是陪着他出生入死了十几年的好伙伴。

    从墓地回来后,之前的磨难都告一段落。

    开春之后,乔巧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预产期也定了下来,就在下个月。

    她现在每天祈祷生出来的是个女孩子,段楚承也希望他们能得一个千金,因为男孩子实在太调皮了,可怜的乐乐似乎遭到了父

    母的嫌弃,所以他就祈祷妈妈生个弟弟跟他有伴。

    段楚承见厉漠西不但醒来还恢复得很好,终于不用担心江暖橙会守活寡,也不知道是不是乔巧背地里说教过他,他现在不反对

    江暖橙和厉漠西在一起,只不过对厉漠西还是不那么客气。

    厉漠西果真是没了记忆脾气都有所改变,面对段楚承的各种不客气,他都坦然接受,反倒是段楚承无法继续刁难了,也觉得没

    意思,好像自己非常小气似的,他都要怀疑这真是以前那个厉漠西?

    江暖橙就不解了,私下偷偷问他为什么那么能忍,厉漠西淡瞟她一眼,语调没什么起伏的说:“因为他是你舅舅,也就是我的长

    辈,对长辈要尊敬。”

    江暖橙似有所悟的点点头,段楚承的长辈身份摆在那里不错,但是他也没比厉漠西年长多少岁,怎么说起来他好像很老了?要

    是被舅舅知道厉漠西是这样想的,他肯定要跳脚。

    这一晚,两人哄女儿睡下后,江暖橙望着窗外的月色轻声问:“漠西,你觉得乔姐这次会如愿的生个女宝宝吗?”

    厉漠西挑了挑眉,伸臂让她枕着,慵懒的道:“她生什么宝宝我没心思关心,就算她真生了女儿,在我心里只有我们女儿最可爱

    。”

    江暖橙闻言转头看他,好奇的问:“那你关心什么?”

    只有月色的房间里,他倏然凑近了她,那双眼眸漆黑又明亮,还有一丝灼热的光,刻意压低了嗓音:“我关心的是你什么时候给

    我生儿子?”

    纵然是在黑暗里,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你怎么还在想这个啊?不跟你说了,睡觉。”她拉起被子就要转过身去,他却是不允

    许了,控制着她的身子,故意在她耳边吹着热气:“你想耍赖?不是说好了要给我生儿子的吗?”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好了?我都没点头。”

    “你是没点头,但你说了不只生儿子还要生个女儿。”

    江暖橙简直无语,有他这样得寸进尺的吗?

    “不生了,我就要圆圆一个孩子。”她没好气的说。

    男人状似思考了下,接着点点头:“这样也好,我们就多一点二人空间。”

    江暖橙无奈,他以前不讲理的时候她没办法,现在他好脾气顺从她了,她还是没什么办法。

    他抱着怀里柔软的女人,忍不住就要低头亲住她的嘴儿,孰知旁边忽然冒出孩童软糯的声音:“妈咪,爹地,你们在干什么?”

    圆圆睁开了眼睛,一张大床上,她被孤零零的搁置在这一边,另一边是抱在一起的两人,她有些委屈,他们为什么不抱她一起

    睡?

    江暖橙回神,发觉自己竟然被他迷惑得连女儿都要忘记了,推了推还抱着她的男人:“你睡好一点。”

    “爹地,我也要抱抱。”也许是刚睡醒的孩子都有些脆弱,她软软的恳求让人的心都软了。

    “好,我抱你们一起睡。”

    厉漠西躺中间,一边抱一个,妻子女儿,圆满的人生大抵就是这样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