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隐婚妻-正文 第368章 给你一场隆重的婚礼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妖 书名:天价隐婚妻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慢,这一天,乔巧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紧接着她就被送进了产房。

    段楚承不是第一次当爸爸,他却比任何时候都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陪她迎接新生命的诞生,他通知了江暖橙,让她赶紧来

    医院,他已经方寸大乱了,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江暖橙和厉漠西一起来的,圆圆也嚷着要来,这下就是一家三口齐聚,医院这边是段楚承和他儿子乐乐守在产房外面。

    “舅舅,乔姐进去多久了?”江暖橙一来就问。

    “有半个小时了。”

    看出他的焦急,江暖橙不禁道:“才半个小时,舅舅你别着急了,我看我们还要等很久。”她当初生圆圆的时候也是折腾了好久

    ,其实生的过程花费时间不长,就是羊水破了还要等些时间,一时半会急不得。

    “什么?还要等多久?”段楚承一听更加急了,刚才他就听乔巧一直喊疼,他心都揪紧了,只想她顺利生下孩子快点儿出来。

    “这个……我生圆圆的时候不是舅舅你陪我去医院的吗?你不记得了?”江暖橙有些好笑的问。

    一旁的厉漠西蹙眉,疑惑问道:“不是我陪你的吗?怎么是舅舅陪你?”

    江暖橙倒是忘了这事,转眸沉吟着:“呃,这个我之后再跟你细说。”

    好在圆圆和乐乐见了面,两孩子就自觉的到一边去玩他们的了,否则她肯定有得闹了。

    段楚承仔细一想,江暖橙生圆圆的时候好像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他顿时就慌了,也就没心思去苛责厉漠西当初做的事。

    江暖橙一番讲解安慰后,段楚承才稍稍安定一些,不过还是一直看着产房的门。

    乔巧终于要生了,他们在外面都隐约听见她的疼呼声,段楚承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能焦灼的走来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产房的门忽然打开,他们都以为乔巧已经顺利生下孩子,一下子都迎了上去,段楚承更是迫不及待的问:“是

    不是生了?”

    走出来的护士说:“产妇大出血已经晕了,我要去血库调配充足的血浆随时急救。”

    等在外面的三人都懵了,护士已经离开,这会连江暖橙都不太淡定了,段楚承的脸色更是青白的,他现在非常后悔,他们已经

    有一个孩子了,不应该让乔巧冒险再生一个,毕竟她算是高龄产妇。

    厉漠西一直都没发言,只是神情多了严肃。

    这种情况下,医生的意思是要做剖腹产了,只是他们给乔巧输了血后,她竟恢复了意识,而她坚持要顺产。

    如此一来又是一番等候,夜晚过去,晨光降临的时候,婴儿的啼哭声跟着响起,乔巧终于顺利生下了孩子,工作了一宿的医生

    护士都松一口气,他们是很累,这啼哭声却让他们欣然微笑。

    乔巧一瞬间脱力,仿佛此生的力气都用完了,却坚持着一口气:“快,让我看看孩子。”

    护士把孩子抱到她眼前,小家伙刚到这个世界好奇着呢,她眼里的光柔软极了,那么粉雕玉琢的孩子应该是个女孩儿吧?

    护士笑道:“恭喜啊,是个……”她的话还没说完,乔巧却忽然晕了过去,医生们赶紧施救。

    产房的门打开,段楚承立马跑过去,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他心口一紧,心情复杂得一时无法开口,傻愣愣的问:“这是我的孩

    子?”

    护士明白他的激动,微笑说:“是,你们的孩子顺利出生了。”

    段楚承将孩子抱过来,动作万分小心,江暖橙和厉漠西站在他身边,看见那小小的粉嘟嘟的孩子,一时间觉得生命是那样的神

    奇,心头就荡漾起敬畏。

    “我老婆呢?”段楚承忽然发觉不对劲。

    “产妇太累又晕了过去,医生在抢救了。”

    这一下段楚承已经没心思去管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了,他只想立马看见乔巧,心在一阵阵的抽痛。

    乔巧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实在损耗太大,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非常虚弱,段楚承一直守着她,见她醒了立马鞍前马后的嘘

    寒问暖。

    “孩子呢?”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孩子。

    “在婴儿室,暖橙在看着,我一会就去抱过来给你看。”

    “是不是女孩儿啊?”她拉着他的手急问。

    见她那期盼的目光,段楚承叹一口气,他实在不想让她失望:“不是,还是个调皮的小子。”

    乔巧眼底的光灭了些,没好气道:“难怪这样折腾我,又是个小魔头啊!”

    “好了,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孩子,儿子就儿子吧,以后有我们父子三人保护你,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可是人家想要个贴心棉袄一样的女儿。”她垮了脸。

    段楚承虽然也想,但他却不打算再让她拼生个女儿,他不愿意再让她受那样的苦,又是大出血又是晕倒的,生个孩子那么惊心

    动魄,他不愿意再经历了。

    江暖橙与厉漠西一起看着婴儿床里睡着了的孩子,那粉粉的皮肤真的是吹弹可破,她忍不住跟身边的男人说:“你看,刚出生的

    孩子是不是很可爱?那么小小的,捧在手心都怕融化了。”

    厉漠西微颔首:“是可爱。”

    “你喜欢孩子吗?”她忽然抬眸看着他。

    他也望着她的眼睛,不假思索的回答:“喜欢。”

    “那你喜欢女孩多一点还是男孩多一点?”

    “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我和你的孩子都喜欢。”他嗓音低醇,长指温柔的将她脸颊边的发丝挽到耳后,又道:“我现在收回之前

    说的话。”

    “什么?”她不解。

    “我想我们有圆圆一个孩子就够了,我不要你再生儿子或者女儿。”

    他的话让她诧异:“为什么?”他不是很想她再生一个儿子吗?

    厉漠西凝视她的目光幽沉了些:“经过这次的事,我发现女人生孩子是一件非常痛苦又折磨人的事,我不想你再经历一次这种事

    ,一点都不想。”他如果早先知道会那么痛苦,他一定不会跟她说再生个儿子这种话。

    江暖橙闻言心里没有触动那是假的,这说明他心疼她在乎她的感受,她望他的眼眸里凝起了点点光晕:“其实不是每个女人生孩

    子都那么惊险的,乔姐她是高龄产妇了才会有些波折,我现在还年轻,而且第二胎的话没第一胎难生,你不要被乔姐的情况吓

    到了。”

    他没有接话,只是那样注视着她,她不免奇怪:“怎么了?”

    男人微勾起了唇角:“这样说你很想跟我再生个孩子?”

    江暖橙看见了他眼底忽然出现的揶揄,顿时一窘,眨了眨有些闪烁的眼,赶紧说:“哪有,我只是跟你解释一下乔姐为什么会出

    现这种情况。”

    “解释不就是掩饰吗?”他扳回她的脸不给她躲闪,鹰隽的眼眸如海那样深邃,在她一时不知如何反驳的时候,他的拇指轻轻摩

    挲着她的脸颊,越加低沉的嗓音:“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想了,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惊险我都赌不起,因为是你。”

    是的,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的了,孩子只是他们的爱情结晶,没有了她,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江暖橙几乎要被他过分幽深的眼眸吸走了灵魂,他的话回荡在她耳边,她没想到自己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只是他对她而言

    又何尝不是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一个呢?

    一个月后,乔巧和段楚承还是为他们第二个孩子举办了满月宴,虽然不是他们想要的女儿,可那也是他们的孩子,心里不可能

    不爱的。

    到场的宾客不算多,都是双方亲近的亲朋好友,乔巧经过一个月的进补,整个人比以往圆1润了许多,完全想不到她生孩子的时

    候有那样的困难。

    江暖橙一家子一来,乐乐就拉圆圆去看他的弟弟,他可高兴了,因为他的愿望实现了,妈妈真的给他添了个弟弟作伴。

    两个孩子站在婴儿床边,小小的孩子正在酣睡,乐乐说:“你看,这是我的弟弟,以后就会有人陪我玩了。”他不再是孤单一个

    人。

    圆圆看见那小人儿,觉得好神奇,同时也有失落,乐乐以后有人陪了,她还是一个人呢,妈咪什么时候也给她生个弟弟还是妹

    妹呢?

    “圆圆我告诉你哦,弟弟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天天祈祷,我要个弟弟,没想到妈妈真生了个弟弟陪我耶!”乐乐是那么兴

    奋,迫不及待跟圆圆分享他的秘密。

    “真的吗?那如果我天天祈祷,是不是我妈咪也会生个弟弟跟我玩呢?”

    圆圆童稚的声音刚落下,身后蓦地响起一道声音:“乐乐,原来是你这坏小子乱祈祷,我要的是女儿的好吗!”

    两人一回头只见段楚承正扶着乔巧站在那里,乐乐暗叫不妙,段楚承忙劝道:“好了,你不要说那么大声,惊醒孩子怎么办?”

    说完就对大儿子使个眼色。

    乐乐可不笨,读懂了老爸的眼色,拉住圆圆说:“我们出去玩吧,今天有好多客人,很热闹哦。”

    “好啊。”

    两人结伴一下子就跑出去了,乔巧是想多说一句都不行,不过想到如果把孩子吵醒了一会要喂奶,她就不敢多说了。

    江暖橙从人群里找到圆圆,这孩子从前都是被她困在家里,现在难得能出来玩还能和那么多人接触,她简直是要玩疯了。

    只是出了一次圆圆被绑架这种事,江暖橙多少都不太放心,不敢让女儿离开视线太久。

    她弯身抹开女儿额前汗湿的头发:“看你都玩出汗了,先换一件衣服,免得生病了。”这孩子从小体质就有些弱。

    圆圆刚玩得尽兴却也不想生病,瘪瘪嘴说:“好吧。”

    两人刚一转身,迎面而来的男人笔挺俊朗,熟悉的面容却因为久未谋面而让她一时怔愣。

    “怎么看见我就这副表情?不记得我了?”叶旭骞满是好笑的敲一下她的头。

    “哎呀。”江暖橙吃疼的捂住被敲的地方,却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惊喜:“旭骞?你回来了?”这段时间他去了美国,一直没有联

    系,没想到会突然回来。

    “乔姐请我,她这杯喜酒我当然要喝。”如今的叶旭骞比以往多了成熟稳重,也是更加的仪表堂堂。

    “这是你女儿?”叶旭骞看见了圆圆,看孩子的容貌就知道是江暖橙的女儿,他自然惊讶,她居然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了!

    江暖橙现在不需要隐瞒了,非常大方的说:“嗯,我女儿圆圆。”

    “哥哥好。”圆圆非常有礼貌的问道。

    叶旭骞和江暖橙年纪相仿,惊讶之余笑道:“你叫我哥哥?那我岂不是占很大的便宜?你叫我叔叔都可以了。”

    “你那么年轻还那么帅气,叫哥哥完全合适。”圆圆非常认真的仰着小脸看他。

    不得不承认,叶旭骞因为她的话非常高兴,他蹲下了身看这个和江暖橙容貌几乎一样的女娃:“你多少岁了?”

    “四岁零九个月了。”这孩子天生就对数字非常敏感。

    那就是快五岁了,孩子四年前出生,那么孩子的父亲……

    “小旭你来啦,能请到你这个大律师真是不容易呢。”乔巧那把嗓子突然飘来。

    叶旭骞闻言便起身迎上乔巧的视线,笑道:“乔姐一声令下,我这不是马上回来了吗?”

    说话间,厉漠西这会找到母女二人:“暖橙。”

    “西西。”圆圆松开妈咪的手立马去抱爹地的大腿,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这种抱大腿的习惯。

    厉漠西一弯身把女儿抱起来,见她发梢有些湿,挑了眉:“你今天玩得很开心吧?”

    “嗯嗯,好多人哦,他们都是来庆祝乐乐弟弟的出生吗?”

    “是哦。”

    “那你和妈咪什么时候也制造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呢?到时候我们也请很多人来庆祝好不好?”

    厉漠西真没想到女儿会问这个问题,这会还真回答不上来,江暖橙有些头疼,去把女儿抱过来:“好了你,话真多,你现在要立

    马换衣服。”

    “哎呀,妈咪,人家就想要个玩伴,你跟西西再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嘛。”她可怜兮兮的望着妈咪,一个人玩好孤单的说。

    乔巧在一边打趣:“暖橙,你就给圆圆在添个伴嘛,反正你还那么年轻,厉漠西多养一个孩子都不成问题,是不是?”她看向厉

    漠西。

    厉漠西俊脸上神情淡淡,他没有表态,是因为他说过不想江暖橙再生孩子,没有开口是不想让圆圆失望。

    叶旭骞非常震惊,江暖橙什么时候和厉漠西在一起的?看样子圆圆的爸爸就是他?

    察觉到叶旭骞的目光,厉漠西看过去:“这位是?”

    “他是大律师叶旭骞,和暖橙是青梅竹马哦。”乔巧倒是口快的介绍道。

    江暖橙心头一跳,原本想着厉漠西还没恢复记忆,他和叶旭骞见面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谁知道乔巧会那样介绍?

    果然,厉漠西微皱了眉,语气漠漠:“哦?青梅竹马么?”难怪这男人看他妻子的目光都不一样。

    江暖橙抱紧女儿,忽然说:“哎呀,看你衣服都湿成这样了,我带你去换了。”对他们微微一笑,立马转身走了。

    厉漠西瞧她走得那么急,心中疑惑扩大,她和她那个青梅竹马……

    江暖橙一离开,叶旭骞又被人拉走了,乔巧贼兮兮的走到厉漠西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走远的女人,冷不丁的道:“是不是突

    然有一种危机感?像暖橙那么优秀的女子身边肯定不缺男人围绕的,虽说她已经是你的妻子,你们也有了可爱的女儿,可是你

    们没举行婚礼,大家并没有她是你妻子的意识,我看你要抓紧点了。”

    “貌似你们也没举行婚礼吧?”厉漠西侧首睨她,他有听江暖橙说过乔巧和段楚承的事。

    乔巧咳一声:“我现在这身材哪敢穿美美的婚纱?等我恢复身材就会举行婚礼了,而且是在英国。”

    厉漠西还皱着眉头,须臾,他薄唇轻启:“那我们和你们同一天举行婚礼。”

    乔巧一拍他的肩膀:“就等你这句话呢,说好了,赶紧跟暖橙求婚去。”说完,她就一溜烟的走了,说了那么多,原来她的目的

    是这个,厉漠西莫可奈何的笑笑。

    不过乔巧说的也没错,他的妻子那么优秀,还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怎么能不给她一场举世瞩目婚礼呢?他是该让天下人都知

    道她是他的妻子,让那些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都死了那份心,比如那个什么影帝,还有那个什么导演,现在又多了个青梅竹马

    的大律师。

    他忽然感到郁闷,他还是去看紧一点这个女人比较好。

    江暖橙跑那么快是因为当初厉漠西对她和叶旭骞有误会,当年那个低调的婚礼她是没有当真,可当他把那些相片砸向她,他愤

    怒的样子历历在目,现在想起还会有一丝心痛,既然是误会,那她就不愿意再提。

    满月宴后,沈译有找过江暖橙,想让她出演一部新戏,她拒绝了,并跟他说清楚,她以后都不会再演戏了。

    沈译惊讶,问是不是因为厉漠西不准许,这个男人一向都是那么专制。

    她摇头说不是,这是她个人意愿,她现在的重心是放在家庭上,其他的已经没心思去管了。

    沈译没有劝她,他尊重她的决定。

    厉漠西身体恢复后就回集团做事了,虽然方蔓荷一直打理集团的业务,但她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所以他重新接手后依然非常

    忙碌,比以前还忙。

    江暖橙就非常担心他身体吃不消了,偶尔会亲自下厨把食物用保温盒装着亲自送去集团,她也是怕他忙起来就忘记吃饭,必须

    亲自监督他。

    厉漠西今天倒不是很忙,见她来了,拿起桌上的钥匙就带她出门。

    “去哪儿?”她不解。

    “跟我走就是了。”他有些神秘。

    他亲自驱车带她到一家高级礼服店,她还是不明白他的意图,他却拉着她进了店门。

    “西少,你来了。”店员立即上来打招呼。

    “带她去换衣服。”厉漠西吩咐。

    两名店员马上领会他的意思,拉一头雾水的江暖橙去了更衣室,她没有机会问清楚这什么情况,只道他要带她出现宴会吗?

    不一会,店员就捧着一套洁白的礼裙进来了,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那礼裙应该非常贵重,她看向那礼裙,她忽然觉得有些

    不对劲。

    又是不等她开口,店员就来帮她脱衣了,她心惊:“喂,你们……”

    江暖橙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地,那些店员手脚麻利的脱了她的衣服然后帮她穿上礼服,她这下看清楚了,那一套隆重的礼裙分明

    就是婚纱!

    经过店员门的努力,她身着洁白唯美的婚纱出来了,一直坐在沙发等她的男人起身走向她。

    “为什么要我穿这个?”她望着走过来的英挺男人?

    “这是我特意让法国设计师为你定制的,喜欢吗?”

    江暖橙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穿上这婚纱立马让她觉得自己就是幸福的新娘子,她当然是喜欢的,她点了点头。

    “那我们的婚礼上,你就穿这套婚纱。”他的嗓音响在耳侧。

    “我们的婚礼?”她惊讶,她怎么不知道他们要举行婚礼了?

    眼前的男人忽然目光灼灼的注视她:“有个男人有过灰色的过去,有人说他太过冷酷无情,可是遇见你之后他就重生了,现在的

    他英俊帅气也不冷漠,房子车子都有了,身为集团掌权者,造出的宝宝也很聪明,现在他想要给你一场隆重的婚礼,只需要你

    说声好。”

    江暖橙不由得笑了,没见过这样夸自己的:“是吗?这个男人是谁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勾着惑人的唇弧,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一捧火艳艳的玫瑰,黑眸依旧灼热:“暖橙,我想为你举行一

    场属于我们的婚礼,好吗?”

    望着他递过来的娇艳玫瑰,她心口涨得满满的,伸手接过了那玫瑰,轻轻的一声:“好。”

    厉漠西忍不住伸手将她揽入怀里:“不数一数多少朵吗?”

    她惊疑的看他一眼,继而低头一朵一朵的默数,居然是二十一朵!她没跟他说过他失忆前送过她二十一朵玫瑰,现在是巧合还

    是……

    “你……”她蓦然抬眸,那疑问还没说完整,他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热吻中的两人没发现躲在一边的一老一少,这会两人抬手击掌,狡黠的一笑。

    “太奶奶,你说爹地吻了妈咪,我是不是很快就会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嗯,如果晚上你跟太奶奶睡的话,你弟弟妹妹会更快来哦。”

    “啊?真的?那在他们来之前我都和太奶奶睡好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