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变天了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从老头子那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也没道别,也没坐儿女姿态,老头子就挥挥手告诉我以后会见面的,滚吧,紧接着我就从他家滚出来了。—篮。色。书。巴,lsshbm

    师父已经订好去台湾的船票了,后天开船,明天就去福建。

    上车之后张放跟我说了这么一句,我还特别诧异,问张放为什么要坐船,明明有飞机的啊?张放说师父当年就坐飞机撤离的,可老人家说还有那么多士兵是坐船撤离的,他也想体会一下,当年那些士兵的感受。

    我就有点不知道应该说啥了,想想也是,活了一百多年的人,胸怀和气度,以及对人生的感悟不是我能理解的。而且人家活了那么多年,估计早就活够了,现在要做的,估计也就是回忆人生了吧。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芥蒂的,开车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张放。后来给张放都弄毛了,跟我说你能不能好好开车?本来路就滑,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他说完我还是没说话,依旧时不时的看他一眼。张放是彻底无奈了,跟我说赵天宇别疑神疑鬼的,我有必要骗你吗?认识你真的是偶然,你也知道我是什么脾气,刻意去接触某个人这种事情,我是不屑于去做的。

    想想也是,张放的性格确实是这样,说的也是实话。我也真是被赵晨光弄的有点疑神疑鬼的,总觉得身边一切都是他给我安排好的,这种感觉让我特别不舒服。

    雅姐说话是靠谱的,第二天一早就去晨光实业坐镇了,中间我去看过她几次,她都是忙的不行。哪个项目资金有差错了,哪个环节出问题了,估价出问题了,对她来说事无巨细,比处理自己公司的事物都认真。

    这种事情我是帮不上忙的,可能也就像她说的,我感谢她的唯一方式,也就是等事情完事儿之后请他吃个饭吧。

    要说女人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后来徐雅灵也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要是不方便,这个学期她就不过来了,等高考完事儿之后直接报一个省会的大学吧。

    正好这段时间我忙的有点焦头烂额,正好她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我就说那行,你先别过来了。可能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在省会,要忙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我忙完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你,去看你的。

    嗯,我等你。

    她就只是这么一句话,在我心目中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晨光实业实在是太大了,涉及的方面也太广,以雅姐的能力,几乎是加班加点的忙活了一个星期才把最基本的东西做完。可到项目这个环节的时候,却出了岔子,那天中午我接到了雅姐的电话。

    小宇,我觉得有问题了,你也知道我的人脉很广,在评估项目价格的时候,我就已经好了买家。可昨天我那些人,他们不是说太贵了,就是说自己手上没流动资金之类的,反正都以各种理由搪塞了过去,

    雅姐说话的时候,语气有点沉重,我问雅姐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是不是咱们价格做的太高了?雅姐说不可能,这些项目几乎都是赔本的,怎么可能高?他们抢着要都来不及呢!我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你最好给你二叔打个电话吧。

    我当然是听雅姐的,挂断电话我就给赵晨光打了一个,把这边的事情告诉他了。可赵晨光给我的回答,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知道了。

    紧接着他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在原地握着电话愣了好半天,可我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告诉雅姐先稍安勿躁,再别的买家。毕竟赵晨光没给我答复,我给能给雅姐的,也只有这样一个保守的建议。

    这个疑惑暂时性的被我压了下去,已经告诉了赵晨光,我想他那边应该会有解决方案吧。可没过多久,我又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是税务局的。

    我接起电话,对方开口就问我,是赵天宇吧?我说我是,他说我们这是省税务局的,那个晨光实业的负责人,现在应该是你吧?

    我又说了一句是,那边就说了,我们这边查实晨光实业存在偷税漏税的现象,限你三天之内来我们这一趟,核对一下账单,把漏掉的税和罚款补交一下。逾期不补,我们就移交司法机关,到时候就不是罚款的问题了。

    根本没给我问问题的机会,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就更纳闷了。明明记得,葬礼那天赵晨光是和税务局那个局长是坐在一张桌子的,关系应该非常好才对,难道说太爷爷一死,赵晨光也开始众叛亲离了?

    x

    本来想给赵晨光打个电话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如果真是我向的那样,赵晨光在京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这种我自己有能力解决的事情,还是不麻烦他了吧,我是来替他分忧的,不是来给他添麻烦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说是查实晨光实业两年前工地上死了两个工人,让我配合调查。甚至还有劳动局的,说晨光实业在对员工的薪酬上有问题,也让我去一趟他们那。

    我突然觉得特别可笑,想起张磊葬礼上,那些人对王凯乐说,要整治他的办法来了。现在那些办法全都成了真,可对象,却变成了晨光实业。

    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蹊跷,可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一天早上,我叫上了张放,叫他跟我去税务局一趟,因为心里不放心。张放倒也没推脱,跟我去了税务局,我俩见到了那个张局长。

    我知道他跟赵晨光是老相识,所以说话也没扭捏,直接喊了句张叔叔,这什么情况啊?前几天你们税务局的就给我打电话,说晨光实业偷税漏税,让我过来交罚款。可据我所知,我二叔是合法商人啊,偷税漏税的事情从来不做,怎么突然闹了这么一出啊?

    嘘!小宇你小点声。

    张局长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走到办公室门前,探出头左右看了看,然后把门关上了。

    我也知道晨光是合法商人,别说他没偷税漏税了,就算他真逃了税,凭我们的私交我也能给他压下去。可调查晨光实业的命令,是上面直接传下来的啊,我只不过是一个局长,上面比我权力大,说话好使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说我敢违抗上面的命令吗?还不明白?有人要对你出手了!

    ~搜搜篮色书吧,即可全文后面章节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