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罪恶之源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我是越想越担心,后来实在放心不下,就靠过去跟张放说你可别冲动啊,这人是金三角那边的。篮/色/书/吧,lsshbm张放说放心,我也就是看看,不揍他,能把你正事儿耽误了吗?

    那时候老三也在旁边,我还问老三,你觉得这小子咋样?是高手不?老三指了指张放,说这事儿张放比我有发言权,他们的路数比较像。

    像他这样的,我能一起揍三个。

    说话的时候,张放还伸出了三根手指,我说对啊,既然明知道他不是你对手,你还瞅着他干啥?别露出敌意来,咱们这次来是做生意的,生意你懂吧?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我这么一说,张放也挥挥手跟我说你就放心吧,我不瞅他就是了。我就是一看这帮打泰拳的就来气,还跟我装过犊子来着,好像自己很牛比,那泰拳能跟咱们中国功夫比吗?

    我一个劲说是是是,你牛比还不行吗?老三帮着我附和,这才给张放压下来。有时候我也在琢磨着,是不是以后带张放出来应该寻思寻思,这小子就跟定时似的,指不定啥时候就闹个幺蛾子。

    从清迈到金三角,一开始还是能开车的,但到后来就不行了,全都是泥巴路,车容易陷进去,后来干脆就给车舍了,一帮人拎着钱箱子走。到那边中间还得过条河,水冷的不行,折腾了一天,给这帮人折腾的都像逃荒的似的。

    说

    好不容易天黑的时候到了真正的金三角,一座座的村寨就在眼前,路过一片田地的时候,向导指着面前的一大片空地跟我说赵先生您看,这儿就是罂粟田了。咱们来的不是时候,现在种子才刚刚播种下去,如果到了六七月份,一大片一大片的罂粟都开了,那时候的金三角是最美的。

    我说是啊,那时候的金三角是最美的,也是最毒的,每一朵罂粟下都有一个被白粉吞噬了的冤魂。向导不漏痕迹的拍了个马屁,说赵先生,比起毒枭这个身份,我觉得你更像是个诗人。

    我说是啊,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个诗人,那多骚气啊,吟诗一首就有富家小姐对我袒露自己胸脯啥的。可惜啊,奈何生活逼良为娼,李白李白我名叫杜甫,身边没有女人我非常的痛苦。

    给那向导造一愣,可能他以为我抽风了突然,但其实是我心里太紧张。原来总看电视剧和电影啥的,金三角动不动就玩个黑吃黑,这边还有军队啥的,清一色的自动火器,都能跟正规军打仗了。我第一次来,能不害怕吗?但这是绝对不能让人看出来的,第一次合作,我可不想被人家看不起。

    到这个寨子门口的时候,就有好几个穿着军装的人给我们拦了下来,是察参出面他们才让我们进去的。然后察参通过向导跟我说,他想先让我跟他去见将军,其余的人他会安排他们先休息。

    我刚想点头答应,可没想到老三也是会泰语的,走上前开始用泰语跟察参叽里咕噜的说上了。察参一开始是皱着眉头的,后来不知道老三说了什么,他又点头了,紧接着就叫来了一辆吉普车,我和老三坐在了后排,他在副驾驶坐下了。

    开车之前我还回头跟黄岩他们说你们先去休息,我和老三办点事儿,张放说你们俩小心点,有事儿就开,我们就过去接应你们。我说知道了,其实对他们还是很放心的,他们每个人身手都很好不说,身边还跟着一个充当军师角色的黄岩,要真打起来,说不定都能给这个寨子端了。

    车开了之后我就问老三,你刚才跟他嘟囔啥鸟语呢?我一句都听不懂。老三说我跟他说要跟你一起过来,一开始他不让,后来我说我是你的管家,管钱的那种,他才让我去。

    我知道老三是担心我的安全,所以也没说什么,要真是出了什么事儿,他是有能力安全把我带出来的,再说我自己也不差。

    实际上第一次来到这个传说中的金三角,大家都有点紧张,都被这个噩梦昭著的地方弄怕了。但我没想到,看见察参口中那个将军的时候,他竟然是一个很瘦弱的中年人。

    可能他有五十岁了吧,不过看起来很年轻,我们过去的时候他还在拜佛。看见这个场面察参就没有打扰他,我和老三也在后面等,他应该早就发现我们了吧,也没有开口的意思,拜完佛才往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学着察参的样子给他敬了个佛礼,他也回了一个,然后用中文跟我说你是安老先生的朋友吧?没想到这么年轻,刚刚在拜佛,怠慢你们了,失礼。

    我没料到他会中文,不过也就是惊讶了仅仅一瞬,就笑着跟他说没什么,您是长辈。他点点头说你的来意,安老爷子已经跟我说过了,不过咱们先不提交易的事情。既然来了,就好好的在这玩两天,我这儿也好久没有客人了。

    说完,他拍了拍手,用泰语喊了一句什么。这时候从旁边走出来了两个女人,低着头走了出去,老三在后面给我解释,说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去准备晚宴吧,好好招待招待咱们来自远方的客人。

    我点点头,示意他我明白了,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至少现在看来,这人对我是没敌意的,他和华人帮安叔应该也是老熟人,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后来趁着吃饭前的那会儿功夫,这将军亲自带着我和老三参观了一下,包括白粉的厂,那时候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扎里将军。

    当时我在心里还偷摸乐了一下,扎里,往哪儿扎?可别一头扎进政府军的怀抱去,我感觉这帮人最怕的就是缅泰的政府军吧。

    我倒是很好奇,安老爷子这么久以来都没找到把货运到拉斯维加斯的方法,你一个年轻人是怎么有办法的?

    到了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扎里将军问了我这么一句,我笑着跟他说这就不太方便说了,不过既然我敢来,就证明我一定有这个能力。

    他点点头说我明白,你不方便说,那我也就不问了。我这里也很久没有来过客人,货都要发霉了,你也知道现在打击的严,货很难,你能来,我真的是很高兴。

    说话的时候,他推开了仓库的大门,看着堆积在里面的白粉,我突然有点被惊到了。

    ~搜搜篮色书吧,即可全文后面章节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