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老狐狸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其实我还是挺看不得这样的画面,尤其是一群男人对付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用强本身就不是什么男子汉行径,现在还要欺负人家,那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吗?

    所以我赶紧就过去给七猴子拉住了,跟他说七哥你先别的,那女的性子也挺烈,你现在用这种方式对付她,万一弄出个物极必反可怎么办?七猴子说没事儿,其实咱们也没什么能在她嘴里问出来的,基本情况已经掌握了,剩下的,问不问都行,不如让大家好好乐呵乐呵。

    我说别啊,你没什么问的,我还有要问的呢?要不然,我不可能阿武看着她这么长时间是不是?要不这样,七哥,你先把她交给我,等我把该问的问完了,再原封不动的给你送回来,你看咋样?

    听我这么说,七猴子也大概明白了我什么意思,就是不想让他动这个女的。他也不好落我面子,就挥挥手说行啊,既然老弟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你们几个,回来吧。

    华人帮这帮小弟虽说也是地痞,但毕竟是大帮派,基本的纪律性还是有的。七猴子招呼了一声,他们就都走了回来,不过目光都挺失望的,其中还有两个人叹着气。

    那行,这个人就交给你,还把她关押在这儿,老弟愿意怎么审就怎么审。那咱们现在饭也吃完了,来也来过了,该去见安叔了吧?

    我说行,咱现在就去,紧接着就跟七猴子走出了地下室。其实我是想先审问一下这个女杀手的,也好掌握一些情况,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去见安叔,好像显得这件事儿我不上心似的。

    后来在车上往市郊那边开的时候,我就看见七猴子闷闷不乐的,也不吱声。估计他现在也是挺失望,这人能做到华人帮的上层头目,能力绝对是不错,可就是太爱玩了。一个是吸毒,一个是,这两个东西弄不好,就会变成一把刀子,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今天这个事儿,如果是别的女人,我也没兴趣去多管闲事儿,扰了七猴子的雅兴,他心里也肯定有些芥蒂。主要这女人也长着一副亚洲面孔,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不是中国人那应该也是华人。中国历史这几千年同胞自相残杀的事儿发生的太多了,现在在异国他乡,我是真不想看到自己的同胞收到欺辱。

    还是曾经的那个庄园,庄园外还是那几个端着的首位,要说美国就这点好,自己的房子土地使用权就是自己的。在自己的领地里,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端着成天在家里溜达也没人管你。这要是在国内,你敢拿溜达?没有持证家里有颗都容易蹲进去。

    其实我挺羡慕安叔的,琢磨着要是等我晚年了,我也应该弄个这样的庄园养老,多安逸啊?没事儿养养养养草养养小动物之类的,倒也惬意。不过这个前提是,我得先活到晚年,现在举步维艰的,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最后能不能成功我自己心里都没底。

    进了庄园里面那个别墅,大厅里,安叔还是在那里坐着。在沙发上坐着的人,除了他还有几个华人帮的头目,也是在各个地方的主管,我和他们倒是见过,互相都脸熟。进去之后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我就走到安叔面前,一抱歉,说了声久违了,安叔。

    按理来说我和安叔算是同级别的人,是合作关系,但道上的人就讲究个礼仪。安叔是前辈,我给他敬个礼,也是应该的。

    是啊,这一别也快一年了吧?小宇你是越来越精神,我是越来越老了。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还能坚持几年,估计也就是这三五年的事儿,我就要到地底下去见华人帮的历代大哥了。

    安叔笑着摇摇头,我说哪儿啊,安叔你这话说的,我可不愿意听。我也是练武的,您以为我看不出来?您老也是个练家子。多了不敢说,二三十年是没有问题,我还等着给您老庆祝百岁大寿呢。

    哈哈,小宇不愧是生意人啊,嘴真甜。好,那老头子我就争取活到一百岁,到时候你可得给我背一份厚礼,啊?来,快坐下,这次的事儿安叔对不起你了,也怪猴子办事不利,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能让人在眼皮子底下,给一个大活人抓走了呢?

    安叔也是老江湖,心眼子多着呢,知道我现在没心情扯皮,直接就奔向了主题。我说没事儿,本来那是我分内的事儿,叫七哥帮着照看我家人,就挺不好意思的。这次出了事儿,也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自己没考虑到位。

    诶,话不能这么说,你把事情交代给了猴子,猴子没办明白,那就是他的过失。在道上混,讲究的是一个一诺千金,这次把事儿给办砸了,猴子你说,我应该怎么罚你啊?

    安叔说到这儿,七猴子赶紧从后面走上了,对安叔弯腰行了一礼,说安叔,猴子知错了。等这次事情完事儿,我自己去执法堂领杖责,您就放心吧。

    好,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次的篓子是你捅的,那救人的事情就你自己来办吧。对了小宇,关于白人帮的条件,猴子都告诉你了吧?你怎么看?

    这个老狐狸无疑是把这个难题扔给了我,他倒是会做人,万一我说答应白人帮的条件,送出那些粉档他肯定不甘心。但要是他明说,又怕得罪了我,毕竟我现在是华人帮最大的供货商。所以他把这个问题扔给了我,这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我说话的时候也得多考虑考虑。

    但我本来就没打算跟白人帮和解,一顿白粉,这不是扯淡吗?再说我就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这一次要是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肯定得认为我好欺负,到时候东西给出去,他们能不能放人都不一定。

    不过我还是不打算证明回答,而是反问了安叔一句不是说当地的黑手党把我大哥绑架了吗?怎么又成白人帮了?

    v首。发b

    白人帮就是黑手党,黑手党,只是我们对本地黑帮的称呼。在我们这里,除了我们自己,其余的都可以称呼成黑手党,明白了吗小宇?

    安叔给我解释,我点点头,说明白了。不过我记得那个白人帮,当时我还和他们交过手,想不到这次又是他们对我动手了。有一次有两次就有第三次,安叔,你说是不是?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