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副总管发话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赵先生稍安勿躁,等咱们今天谈过之后,如果结果双方都满意,我们自然会把那位叫吴昊的先生放出来。

    我听出他是话里有话,就哦了一声,问他那你的意思是如果结果达不到双方都满意,那就还是不能放了我大哥被?我这次来跟你们谈,就是为了我大哥的事情,如果你们给我这么一个答复,那咱们就不用谈了,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完我就站起身要走,身边的孙仲也起身,阿武则是站在我的身后给我护住了。这时候宋延兴赶紧起来,说小宇,给我个面子,听他们把话说完也不迟。今天我做主了,无论结果怎样,在座各位黑手党的人士,还是要把那位吴昊吴先生放出来,怎么样?我只是个中间人,诸位才是东道主,既然是东道主,总要表现出一番诚意吧?

    宋延兴说完话,对面那几个美国人并没有马上给出答复,而是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一会儿。也就不到一分钟,一开始主事儿的那个人就点头,说没问题,那就让赵先生看看我们的诚意,你们两个,现在就去把那位吴先生请过来。

    他最后一句话是朝身后的两个大汉说的,那两条大汉领命,就走出了宴会厅。紧接着那人又看着我说赵先生稍安勿躁,那位吴先生所在的地方离咱们这儿有点远,不过您放心,等咱们吃过饭,他应该就能到这儿了,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回去。

    我何尝不知道他们葫芦里的是什么药,冷笑了一声,也没有揭穿。说的好听,等吃完饭吴昊就能到这儿,到时候我们能一起走,可真要是谈崩了,到时候吴昊能不能过来可就不一定了。

    话又说回来,我们知道赵先生和宋先生关系很好,宋先生也是我们很重要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觉得,和赵先生也是理所应当可以成为朋友的。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此前有什么误会,我先在这给赵先生道个歉。

    说着,他端起一杯酒,冲我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了。我也喝光了面前那杯酒,不过还是用我那所向披靡的赖酒招数,把整杯酒全都吐在了毛巾上。

    正好借着他这个话,我就跟他说中国还有句老话,是朋友就应该坦诚相待。既然要成为朋友,那诸位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究竟是为了什么?无缘无故的对我亲人朋友动手,还找了杀手要刺杀我,原因是什么?

    这是我们内部有些人认为,赵先生是华人帮最大的供货商,华人帮又是我们的死敌,这才对赵先生下手的。不过我们显然不是这一派,我们一直想与赵先生成为朋友,认为既然赵先生能给华人帮货源,就同样能给我们货源。

    我总算明白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了,熙熙攘攘皆为利往,看来白人帮也是打上我手上货的主意了。不过我显然不可能顺着他的意思,跟他说未必吧,我和华人帮也算是老朋友,可贵帮却不止一次的对我下手,我为什么要冒着得罪朋友的风险,把货源给贵帮?这有些想当然吧。

    这不是想当然,因为我们很清楚,赵先生是商人,还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商人的眼中只有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说着,那人伸出了三根手指。

    我们可以出比华人帮多三成的价格,需求量也会比华人帮高很多,和华人帮一样,我们也可以去中国东北自己取货。在那边,同样有我们自己的跨国贸易公司,而且我们绝对会保证赵先生的朋友在美国的安全。而且我们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也不错,如果以后赵先生想来美国做生意,我们也会给你足够的便利。

    不得不说他们给的条件确实很不错,就单单是这个多三成的价格,就是天文数字一样的利润。还有来美国发展的机会,公司一定不只是单单在台湾和香港的,如果总部迁到美国这边的金融中心,那发展会比在香港和台湾快得多。

    但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是不相信平白无故他们就会给我这么优厚的条件,就问他,只有这些吗?

    当然不是,赵先生也知道,我们和华人帮是死敌。金三角今年减产,再加上中国打击严厉,美国这边只能进金新月的货源,但金新月的货源已经被我们垄断了。但华人帮搭上了赵先生这条线,得到了更为优质的金三角货源,这是我们不愿意看见的。所以我们的条件就是,如果我们合作,请赵先生停止对华人帮的,只和我们独家合作,怎么样?放心,我们的货物吞吐量,绝对比华人帮多得多。

    他不说也就罢了,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金新月和金三角的差别。笑了一下,对他说这不应该吧?你们都是行家,金三角的货和金新月的货比起来怎么样,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据我所知,你们在金新月拿货,和我给华人帮的价格差不多,这样算起来多加三成的价格太低了。同样是合作,华人帮都是我们的同胞,我哪怕亏一些也自然要和华人帮合作,你说是不是?但我这么说,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和华人帮合作到底,你也知道我是商人,无所谓忠诚不忠诚,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

    那以赵先生的意思,什么价格才是你能接受的?

    他又问我,我摇摇头,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还有事情瞒着我。我想请问一下,这位先生,你认识一个姓周的人吗?不要着急回答我,考虑好了再说,你的回答,决定了咱们是否有合作的机会。

    我刚问完这句话,他就要张口答复我,可被我制止了。果然,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人突然之间沉默了,转过头去询问那边那个副总管。

    也不知道他们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什么,过了不大会儿,就看见那副总管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不瞒赵先生,我们确实认识一个姓周的人,叫周博,赵先生问的是这个人吗?那个周博周先生,可不如赵先生来的爽快,他欺骗了我们,至于前几次对赵先生动手,也都是那位周先生指使的。

    他这话,却是用中文说的,原来这人是会中文的,一直没说话,没想到是在那儿装蒜呢。

    q上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