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 血祭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那时候的场面谈不上什么厮杀,确切一些,完全可以用屠杀来形容。那些警察的手里是有,但那几把警用在‘影子’看来,跟一块黑铁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就在繁华的市区,就在这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大门口,一群来自台湾的杀手,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解决了一队拿着的警察。这场屠杀刚刚结束,两个警察就带着宁静朝大门口走了过来,他们两个,也没能逃过这次的厄运。

    看到当时的景象,宁静已经吓傻了,如果一开始的屠杀他没看到,不知道地下为什么躺着这么多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但送她下来的两个警察,是在她身边亲自被阿武抹了脖子,就由不得宁静不信了。

    顺带着,阿武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把我的束手带给割开了。我赶紧捂上宁静的眼睛,跟她说别看,少儿不宜,别回忆刚才的画面,想想阳光和海风,听见没?

    宁静点头,然后我就捂着她的眼睛朝外面走,当时酒店外面有两个正要往里走的人,都已经被吓傻在了原地。看见一群穿着黑衣的人朝酒店外走,那两个人嘴里惨嚎着杀人了,一边嚎叫一边跑,那状态,用屁滚尿流来形容我觉得还是很恰当的。

    不单单是他们,其实当时我的大脑思维也是短路的,本来张放他们没能及时来接我的原因,就是因为怕周家的人发现行踪。可张放这次刚刚到国内,就这么高调的弄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杀人案,这是做什么?估计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不光是周家,就连京城都要炸锅了。

    想要问问张放,可张放却阴沉着一张脸,我知道现在问也问不出来什么,索性也就跟着他往马路上走了。在路边是停着两辆车的,张放和阿武分别坐在正副驾驶,我和宁静坐在车后面,其余的两个‘影子’,坐在那后面那辆车上。

    上车,发动车子,也没告诉我去哪儿,张放就驾驶着车子在马路上疾驰了。刚刚见到了那么血腥的一面,我心情也很压抑,一直怔怔的望着窗外出神,到最后还是宁静把我的思路拉了回来,说天宇哥,你不用捂着我了,不是看不到那些东西了么?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把手从宁静的眼睛上拿开,问她说怎么样?刚才没吓着吧?宁静说还行,我心大,早就给忘了。天宇哥,咱们现在是要跑吗?我想先给我爸打个电话,毕竟刚刚死了那么多警察,想让他先通过关系把事情压下来,你们跑的时候也方便。

    宁静显然还是害怕的,说不怕那是假的,坐在前座的两个人刚刚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跟我们坐在一起,宁静能不害怕吗?所以她说话的时候,身体都是在哆嗦,但也能看出来张放他们是我朋友吧,所以宁静并没有多问,说话的时候也是向着我们这边的。

    我摸着宁静的头发,跟她说没事儿,谁也不是傻子,既然敢杀他们,那就自然有平事儿的能力。其实我这句话,更多也是说给张放听的,我真的很好奇张放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是什么让他这么有恃无恐?

    所以那时候我一直在盯着张放,可他只是顿了一下,就继续开车了。车一直在马路上疾驰,而且越开越偏僻,但并不是去往高速的路,我想张放他们应该是在这边找了个据点,现在是去汇合吧。

    果然,车子开到了郊区,在一个胡同口停了下来。那胡同里有几间平房,中间是个二层小楼,后面是个小山坡,看到这些的时候我就能确定,这一定是日月门新找的据点。进可攻,退可守,想要逃跑也方便,这也符合日月门的风格。

    下了车,阿武走在最前面,直接带着我们往二层小楼那去了。一进门,就看到那房子的一层堆了几十个穿着黑衣的人,整整齐齐的盘腿打坐呢。看见张放和阿武进来了,他们睁开眼睛,站起来,对这边行了一礼。

    阿武一挥手,日月门的人礼毕,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在原地站直了身体。这时候,张放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阿武,说把这份名单交给他们吧。

    阿大,阿二,阿三。

    随着阿武一声呼唤,从人群里走出了三个同样穿着黑袍的人,来到阿武面前,对他鞠躬行了一礼。

    时限三天,名单上前两个人必须死,连带着亲眷和子嗣,鸡犬不留。后三个人,击杀,剩下的十一个人,重创即可。人手自选,三天之内完不成任务,自裁谢罪,去吧。

    被称呼为阿大阿二阿三的几个人,来到阿武面前只是鞠躬行礼,但当阿武分派任务的时候,他们是半跪着接过阿武手里名单的。没有任何的犹豫,在接过阿武手中名单的那一刻,三个人起身,身后‘影子’的人瞬间分成了三队,跟着阿大阿二阿三从这间屋子里走了出去。

    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人满为患的屋子,瞬间变成了只剩下我宁静张放和阿武四个人。夜色,是‘影子’最好的伪装,并没有人坐车,所有人都在黑夜里快速的移动,片刻后就失去了踪迹。

    更新4最;快上/l

    你伤怎么样了,赵天宇。

    等人全都走光了,张放才回过头来问我,这是从见面开始,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说还行吧,就是身子有点弱,走路的时候还得靠宁静扶着,估计要养一阵子才能好。

    那,我是先送你回台湾休养一阵子,还是?

    张放刚问完,我就挥挥手说不用,‘影子’在这儿,我留在大陆和回台湾都是一样的道理。你还是先说说吧,为什么把‘影子’全给带来了?刚刚接受日月门就闹这么大动静,师父同意吗?你到底在干什么?

    师父当然是同意的,我这么做,也可以说是师父的意思。至于原因,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影子’的创始人死了,作为‘影子’的一员,总要去做些什么,比如,用仇人的血来祭奠阿黑的英灵?就这么简单。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