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 老朋友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其实上次到了海参崴,我就已经是安全的了,因为俄罗斯人已经答应了给我政治庇护。但我心里终究是没底,因为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的是什么药,留在那,他们再把我了怎么办?

    拒绝了比利的要求,失去了去美国避难的机会,而且那时候从俄罗斯去别的国家也根本办不到。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带护照,就算在俄罗斯这边上了飞机,到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也会被遣送回来,除非直接回台湾,但那时候我主观上是不太想回台湾避难的。

    因为我觉得,回台湾,那就代表我彻底输了,而且当时还不知道大头已经背叛,以为情况还没有这么糟。只是命运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还是要回到日月门去。

    只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回台湾也只是暂时的,如果张放的行动顺利,老头子的计划成功,应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再次回到国内。只是这个时间具体是哪天,我就不知道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车子开到黑龙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阿武开车,我和宁静坐在后面睡了一会儿。这一路上,总觉得阿武看宁静的目光有些奇怪,看着我的眼神里也带上了一些疑问,只不过因为宁静在我身边,他不好直接问我。

    我想阿武应该是误会了,以为这么短的时间内,我又在这边交了个新女朋友。琢磨着应该找个机会跟阿武解释解释,免得他以为我不务正业,这么紧要的关头,我还谈上恋爱了,这多影响我在阿武心里的形象。

    其实海参崴离黑龙江并不远,二百多公里,车子刚刚开了三四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既然是偷渡,那时间定在夜晚当然是不二的选择,所以我们三个人就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打算休息休息,补补觉,晚上再去港口坐船出发回台湾去。

    可没想到也就刚到旅馆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门就被敲响了,阿武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很警惕的把三棱锥扣在手里。我朝他挥了一下手,仔细的听了听,发现外面并没有什么异常,透过门下面的缝隙看去,外面是一双女人的高跟鞋,敲门的应该只有一个女人。

    瞬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瓦列安娜的名字,琢磨着不能是她吧?要真是这样,这女人的动作也太快了,我才刚刚到海参崴,她就找上门来了?

    赵先生,我是瓦列安娜,你在里面吗?

    外面传来了瓦列安娜好听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这个女人。感觉挺好笑的,心想着这瓦列安娜怎么阴魂不散呢?也不得不佩服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可怕,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就能找上门来。

    挥挥手,示意阿武把武器收起来,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过去给瓦列安娜开门了。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我宁静和阿武都在这里,不过打开门让瓦列安娜进来之后,她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明显是知道我们有三个人的。

    又见面了,赵先生,最近一段时间过得好吗?

    瓦列安娜先朝我伸出了手,我也伸手跟她握了一下,说多些瓦列安娜小姐的关心。不过这一段时间我过的不算太好,不过也算是有惊无险,就不劳瓦列安娜小姐挂念了。

    ‘!更新最√快v上

    最近一段时间,就连我们的情报部门也打听不到赵先生的情况,我就猜到赵先生一定是遇到麻烦了。所以,在得知赵先生来符拉迪沃斯托克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放下手上的工作,赶来拜访赵先生,现在看到赵先生状态还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这一串长长的客套话,听的我耳朵直发酸,对着瓦列安娜笑了笑,跟她说那这次来除了拜访我,还有什么事情吗?不瞒瓦列安娜小姐,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有些累了,如果没事儿的话,我还是想多休息休息。

    既然赵先生想休息,那我长话短说,不耽误您的时间。这次来其实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只是上次跟赵先生说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可赵先生为什么又在旅馆住下来了?还是上次的酒店,已经为赵先生定下了三套最好的房间,如果需要的话,赵先生可以去那里休息。

    说着,瓦列安娜从包里掏出了三张房卡,递给我。我挥挥手说不用了,怪麻烦的,我在这儿休息的挺好,如果瓦列安娜小姐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那还是请回吧。

    我大老远的来拜访赵先生,赵先生就这么着急让我走吗?中国是礼仪之邦,这并不是你们一直以来尊崇的待客之道吧?

    瓦列安娜笑着对我说,她这番话给我说的有点尴尬,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她了,就做了个请的姿势,跟她说如果你不嫌我这里简陋,那就进来坐一会儿吧。

    既然赵先生盛情邀请,那我也却之不恭咯?

    瓦列安娜很自然的走进房间,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那时候,宁静奇怪的眼神,加上阿武冷冰冰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她,可瓦列安娜就像没看见似的。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女人的脸皮可真厚,不愧是克格勃的特工,这种场面对她来说应该算是小意思了吧。

    听说赵先生今天晚上就要离开符拉迪沃斯托克,去台湾了?

    刚坐下,瓦列安娜又说出了这么一句,当时我眉头就皱了起来。阿武也是,瞬间站了起来,走在我身后,一脸杀气的看着瓦列安娜。我那时候真的特别奇怪,难道说俄罗斯的克格勃比美国人的都厉害,难不成他们在‘影子’里都安插间谍了?

    别误会,我也只是猜测,只是那艘来自台湾的游艇刚刚停在港口没几天,赵先生就造访符拉迪沃斯托克了。我这次来,只是想跟赵先生说,路途遥远,你身上还有伤,坐船不太合适吧?我们可以为赵先生机场的绿色通道,赵先生完全可以坐直飞台北的航班,免去了这一路上的舟车劳顿。至于到台湾之后,如果过海关,我想赵先生一定有办法吧?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