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卖的什么药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老祖宗教育我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觉得瓦列安娜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她对我有点太好了,也可以说克格勃对我太好了,一个这么大国家的情报组织,凭什么对一个外国人这么好?

    单单就是为了一个远洋货运公司?这一点我是不信的,如果政府现在放出消息,说要在海参崴的港口招商,建立一个远洋货运公司,还会给出一定的优待。那根本不用想,几乎世界上所有有实力的公司都会挤破脑袋过来插一脚,因为这其中能够得到的利益太大了。符拉迪是俄罗斯唯一一个不冻港,每年货物吞吐量上千万吨,那可是白的银子!

    但为什么克格勃偏偏找上我了?没错,商会确实有下属的远洋货运公司,规模还很大,但拥有同样实力的并不是只有商会一家。这其中一定是有猫腻的,只不过我不知道猫腻到底是什么,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我非常不喜欢这样。

    想到这儿,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跟瓦列安娜说女士,我想咱们还是别关子了吧?你们克格勃给我的印象不错,但仅仅也只是不错,因为我明白你们找我一定是想在我身上得到好处的。真的想不通,我这样一个落魄的人,能让你们在我身上挖掘出来什么好处?如果不介意,你可以把你的真实目的说给我听,只要对我也有利,那我不妨也考虑下,毕竟我是个商人,对不对?

    上次已经跟赵先生说过了,只是远洋货运公司的问题

    瓦列安娜还没说完,我就把她的话给打断了,问她,到底是做什么的远洋货运公司?虽说我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但也知道,海参崴虽然是不冻港,但也仅仅是个不冻港。你们国家连吞吐量上亿吨的大港口都有,为什么会选择让我在海参崴弄这个远洋货运公司?

    赵先生,这件事情咱们可以慢慢商讨,这次我来,主要还是因为您私人的问题。身份的问题我们已经帮您解决了,您完全可以带着您的朋友乘坐飞机去台北,甚至如果需要,我们可以为您到台北的转机。

    瓦列安娜显然被我问住了,不过也仅仅就是那一瞬,她就茬开了话题。她越遮遮掩掩,我心里就越不安,挥挥手,跟瓦列安娜说那你还是回去吧,我坐船其实挺好的。中国有句古话,叫无功不受禄,如果你们不把真实意图说出来,那我是万万不敢接受你们好意的。

    我们确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为朋友一些帮助,赵先生非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吗?

    v唯一|正&039;版,其l他。\都是r盗版

    瓦列安娜这时候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她本来长得就漂亮,再弄出这副模样,我估计凡是个荷尔蒙分泌正常的男人都受不了。不过因为我知道瓦列安娜是个特工,心里有准备,再加上我心里也有准备,也不吃她这套。

    所以我还是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跟瓦列安娜说好吧,如果不想说的话,那瓦列安娜小姐就可以离开了。不是我拒人千里室外,而是你们根本没拿出来交朋友的诚意,朋友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要坦诚相对吧?而且我也明白,你们克格勃并不是慈善组织,被一个特工集团盯上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儿。

    好吧,既然赵先生坚持,那么请借一步说话吧。

    看到马上要谈崩了,瞬间,瓦列安娜收起了所有的表情,冷冰冰的,就好像随着她表情的变化,房间的温度也下降了十多度。说这话的时候,瓦列安娜扫视了阿武和宁静两眼,宁静没见过这种场面,自然不敢面对瓦列安娜的目光,但阿武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人,自然不会畏惧区区一个瓦列安娜。

    赵先生可以放心,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来,距离最近的特工也在一百米之外,那是为了保护赵先生安全的。

    可能是怕我有顾虑,瓦列安娜还跟我解释了一句,我笑笑,跟她说我自然不会怀疑瓦列安娜小姐,如果你想对我动手,有很多机会不是吗?瓦列安娜点头,说赵先生,那咱们就走吧,旁边的街区有一个咖啡厅,那很安静,我可以告诉赵先生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我对瓦列安娜,也可以说是克格勃的葫芦里到底的什么药,还是比较好奇的。所以也没犹豫,就跟瓦列安娜说好,我跟你走一趟,说这话的时候,阿武也走到了我的身边,却被瓦列安娜制止了。

    只有你和我,赵先生。

    她盯着阿武说出了这么一句,阿武也丝毫不让,针锋相对的盯着瓦列安娜的眼睛。瓦列安娜虽然是特工,但毕竟是个女人,跟阿武这样的冷血杀手怎么比?不多时,就被阿武盯的移开了目光。

    我一直觉得,在这个正和周家斗法的紧要关头,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一开始见到瓦列安娜的时候,对她的态度就有些冷冰冰,瓦列安娜心里一定有气。现在既然她要跟我说实话了,那我再步步紧逼也不是太好,所以就站出来打圆场,跟阿武说放心吧,你在这里等我,有克格勃的特工保护,我很安全。

    我倒不这么认为,克格勃的特工,我亲自杀过两个。

    阿武冷冰冰的一句话,让我也没了言语,觉得特别尴尬,上次阿黑也是,当着一群克格勃的人面前说自己亲自杀过好几个特工。。跟日月门这群狂热的战争贩子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他们说话从来都不会区分场合,或许杀人这件事,是最值得他们炫耀的东西。

    我也知道你们,‘影子’的朋友。

    瓦列安娜也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只是她并不打算跟阿武在这件事情上纠缠,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身走出了房间。我回过头,跟阿武做了个放心的手势,也跟着瓦列安娜的身后走了出去。

    真的很好奇,瓦列安娜的葫芦里到底的什么药?但愿不是春药。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