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066. 到底是死了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克格勃的人刚来那会儿,有个西装革履的大汉,看起来跟瓦列安娜很熟的样子,走到她身边说了几句。估计是问她伤势怎么样吧,瓦列安娜要丫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然后那男的又来到我身边,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瓦列安娜翻译给我听,说在我国境内让赵先生遇到这种事情,真是对不起。我说不用道歉,你们还是好好查查那些人的底细吧,告诉我他们是谁,那比道歉有用的多。

    z上

    瓦列安娜帮我们翻译了几句,后来那人给了我承诺,说无论如何三天之内会等我答复。我说我等不了三天,就一晚上的时间吧,明天我就要离开俄罗斯。

    那人说我们尽快,但不能保证,我说尽快就行,然后就跟着瓦列安娜,上了他们给安排的轿车。

    上车之后瓦列安娜就开始笑,说赵先生,你可真是有些蛮不讲理的意思。我说怎么了?那我在你们国家出事儿了,不是应该你们负责啊?

    可那些人明明就是来杀你的啊。

    瓦列安娜看着我问,我说我可不管,反正我在你们国家,你们就要负责我的安全。她捂着嘴一笑,说好好好,我们也没说不负责不是?

    不过笑着笑着,我发现她的脸色有点不大正常,还捂着自己肚子。感觉瓦列安娜有点不对劲,刚要问她怎么了,结果她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

    给我吓一跳,赶紧掀开她衣服看了一眼,发现她那肚子上有一个脚印,脚印都已经发紫了。我这才想起来瓦列安娜是被人踹了一脚的,可没想到这一脚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给她踹成了这种程度。

    所以我就跟瓦列安娜说你傻啊,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思跟我扯犊子呢?赶紧往医院开,你这可能已经伤到内脏了,不赶紧治疗容易留下病根!

    可瓦列安娜摇摇头,说不行,我必须先把你安全的送回酒店,才能去医院。说实在的,我是真佩服克格勃这些特工,真特么敬业。但我也知道瓦列安娜这伤是绝对没法拖延的,而且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也让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所以我就跟她说那我现在要去医院,刚刚打斗的时候好像伤到了,让你陪我去,有问题没?瓦列安娜说那倒是没问题,但现在外面不知道有没有杀手,去医院你会有危险。

    我说你就快别在这磨蹭了,再磨蹭一会儿命没了个屁的,伤到别的地方没事儿,那万一这一脚给你生育能力踢没了呢?本来就是个特工,还不能生孩子,谁要你?

    我说完这句话她怔住了,感觉她有些松动,我就跟她说你赶紧吧,我一个大老爷们,几个杀手弄不死我。

    后来瓦列安娜还是被我说通了,叫司机换了个方向,车子开到了医院。下车的时候瓦列安娜是自己下去的,说让司机先把我送回酒店,我没干,跟她说我在俄罗斯就认识你,你走了那万一别人要对我干点啥咋整?我就跟着你了。

    我是不希望瓦列安娜出事儿的,就像我说的,在俄罗斯就认识她一个,那她要是出点啥事儿,以后万一换个人跟我交流很可能尿不到一个壶里。所以我还是决定跟着瓦列安娜去看看,毕竟对于这种外伤我也有经验,说不好听的,我自己也受过这种伤。

    俄罗斯的医院手续很简洁,到大厅跟护士说是重伤患,直接就给抬到了急救室去。而且医院的人不多,医生到达的速度也很快,不过医术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至少看到瓦列安娜伤口的时候,他们都皱起了眉头。

    然后医生就跟瓦列安娜叽里呱啦的说这些什么,我也听不懂,一直到瓦列安娜被推进抢救室了,我就在外面等。没多久,克格勃有几个特工来了,其中有个会说英语的到我面前,说赵先生,组长叫我先把您送回酒店。

    我摇头,跟他说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儿,就在这儿等会儿你们组长吧,她从抢救室出来我再走。他说您在这很可能会有危险,组长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看护的。

    然后我就没再回答这人的话,就在抢救室外面的椅子上一坐,他说啥我就装没听见。倒不是我非要等瓦列安娜平安无事之后再离开,主要的问题是我不想被别人命令着,这克格勃的人跟我说话,就好像我不走不行似的。

    看我不吱声了,那人好像也明白了什么,就安排了两个人在我身边,他过去找医生。这一折腾,就足足折腾到晚上,好几个小时,瓦列安娜才从抢救室里出来。

    她那时候很虚弱,显然是没被人轻折腾,嘴唇没有血色,不过还是清醒的。我走过去,问她你怎么样了?她说没事儿,就是刚刚被麻醉过,身上没什么知觉。

    我说那就行,没事儿就行,那些人下手可真重,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啊。瓦列安娜强撑着笑了笑,说赵先生,您可要记住,我这一脚可是替您挨的。

    我说你可拉倒吧,别往我脑袋上扣啊,明明是你学艺不精,没打过人家,我咋就没让人踢呢?瓦列安娜说那我也是为了保护你啊,我说得,与其说你保护我,不如说我保护你了。

    看到瓦列安娜没事儿了,我心里才松了口气,琢磨一下,还是打算先酒店休息吧。毕竟明天还要赶飞机去美国,大头的事情,还有华人帮,这是必须先处理的。

    跟瓦列安娜道了个别,告诉她明天我可能直接去美国了,然后走出了医院。不过回酒店的路上,阿武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事情有结果了。

    那场爆炸,造成了三死,六伤,不过全都是包房里的人,没有无辜人受到波及。当场死亡两个人,剩下那人是伤势太重,在医院死的。

    我说知道了,谁是最后一个死的?阿武说很不幸,是那个姓江的,他送到医院的当天晚上就死了。我一听脑袋就大了,又问阿武,那死的另外两个是谁?有没有周学?

    <h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