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095. 共济会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说真的,我当时大脑都有些短路了,盯着墨斯菲尔看了好半天。←百度搜索心里就有点犯嘀咕,琢磨着这个墨斯菲尔会读心术?要不然他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我很了解你,也看过你的资料,所以我很清楚,单单凭我这一番话是没办法左右你行动的。不过,赵先生如果真的执意去加州,去找张雨萌,那很对不起,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不敢说与赵先生为敌,但至少能够给你制造一些麻烦。

    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觉得这人很奇怪,所以本能的就不想被他的话所引导。就摇摇头,跟他说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真的希望赵先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过很可惜,您心里一定是清楚的。当然,我也没有恶意,仅仅只是请求,如果赵先生同意,我将来一定会报答您,我只希望你们之间的权力斗争,不要牵扯到一个小女孩身上。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的很慢,那些单词我都能够听懂,也能体会到他话里的意思。在他的脸上,我看到的是一种有恃无恐的自信,虽说我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哪里来。

    现在,我的请求说完了,希望再见到赵先生的时候不是在加州。

    他说完,冲我微微一笑,转身就走。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因为这个墨斯菲尔实在是诡异的要命,他为什么能够知道我下一步的计划?我看向比利,比利也是一脸的迷茫。

    墨斯菲尔走了,他刚刚走出赌场大门的时候我就反应过来了,打电话给影子,叫他们跟着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欧洲年轻人,穿着一件白色体恤衫,牛仔裤,带着个鸭舌帽。影子领命,然后挂断电话,这时候黄岩拿着筹码去兑换现金,我就走过去问黄岩,那墨斯菲尔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是在问,他为什么知道你下一步要去加州吧?

    因为当时黄岩就是坐在我们前面的,墨斯菲尔说的话,黄岩也听了个清楚。我点头,跟他说没错,这有点太可怕了,他刚刚那番话说的我心里很没底。

    黄岩没回答,反而问我,你知道共济会么?

    这个名称对我来说有点陌生,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我就跟黄岩说没听过。黄岩说那你可真的是有些孤陋寡闻了,好吧,你可以没听过共济会,但你一定听过美联储吧?美联储的股东,全都是共济会的人,哦,不单单是美联储,除了林肯,肯尼迪,里根,几乎每一届的美国总统都是共济会的人,这一点我想比利也应该清楚。

    他还说当时里根遭遇刺杀,就是因为他想要把美联储收归国有,因为美国想要发行货币,就只能把未来国家的税收抵押给美联储才行。里根这么做,简直是要了共济会的老命,所以他遭到刺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黄岩说完我回头看向比利,比利点头,说没错,我们家长也是共济会的人。但我对共济会并没有多少了解,他们很神秘,我只知道家长是,其他人一概是不知道的。

    我就问黄岩,你的意思是,这个墨斯菲尔也是共济会的人?黄岩说没错,因为他足够聪明,所以被吸纳进了共济会,当初共济会也找到过我,不过我并没有加入。说实在的,在共济会里,想要查到你的情报和资料简直是在容易不过的事情。再加上墨斯菲尔有一副天才的头脑,根据最近的情报一推演,想到你会去洛杉矶找那个张雨萌,估计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就算黄岩这么说我还是感觉有点可怕,就问他,刚刚那个墨斯菲尔是骗我的吧?怎么可能那么巧,我要去找那个张雨萌,偏偏墨斯菲尔就是她男朋友?黄岩耸耸肩,跟我说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的,我对墨斯菲尔还算是了解一些,知道他和华人帮有一些微妙的联系,还和一个长老的女儿交往,只是没想到,这个人偏偏就是张雨萌。

    黄岩说完,我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啊?也太巧了吧?美联储,共济会,要照这个说法,当年刺杀我父亲的人,不是也跟共济会有关系么?

    可宋延兴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我千万不要跟美联储身后的人这么早对上,没想到现在还是遇上了。所以我就犯了难,到底要不要去加州?如果不去,大好机会可能就要这么失去了。

    而且我心里也不是很清楚,这个墨斯菲尔到底在共济会的地位如果,如果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我不搭理他的话也没什么。就怕共济会的人很看中他,到时候我俩真的对上,那不就等于我和共济会为敌了么?以我现在的实力,找上共济会,那简直是找死!

    qx更oc新{/最快上1x☆i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