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114. 一语道破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我们所在的酒店,距离举行派对的地方应该是不算远,和张放坐在那辆劳斯莱斯的后坐,他一上车就问我,你猜那个司机会不会说中文?

    我说我也不知道,他可能不会说中文,但能听得懂中文是肯定的。这么几辆车都给你弄来了,如果不给你找几个会中文的人来,那显得服务多不到位啊?

    嗯,果然是控制了美联储的组织,真有钱。赵天宇,按理来说咱们钱也不少,怎么就没人家会享受呢?你说回去之后,我是不是也应该买几辆豪车开开?

    我说你买呗,看师傅打不打死你的,他老人家一辈子过的都很简谱,在省会那个小破房子里就住了十几年,一看就是提倡节俭,不铺张浪费的那种。你要是买了几辆豪车,师傅不打断的你腿,我都算你长的皮实。

    也是,他前一阵子还叫我回国给山区捐捐款,修建几所学校的,可门内的资金说宽裕也不算是宽裕,哪有那么多闲钱捐出去?诶,前一阵子他生病了,我说去美国看看医生,找个好点的专家看看,他死活都不来,非说怕这些洋鬼子给他治死了,自己找了个老中医开中药,现在每天早中晚,我还得给他煎药呢。

    看见张放吃瘪,我觉得挺有意思,可没办法啊,他既然接过了日月们,自然要留下来照顾老头子,老头子毕竟年纪大了,办点糊涂事也是正常的。

    我跟张放说没事,等这次回国之间,我给你开张支票,你用这些钱捐回国内吧。说起来咱们也是做点好事,赚外国人的钱,捐给国内的人,诶,看来我还是个好人啊。

    你那钱?都是黑心钱来着,倒卖军火,杀人放火加卖白粉,没什么事情是你不做的,还敢说自己是好人?

    q*q

    张放撇撇嘴,我说你揭我老底干嘛?还有外人呢,这车上不是就咱俩。他说那怎么了?不是共济会的人么?知道你赵天宇的资料不是太正常了,当婊子就不要立牌坊了,把你做的那些事情全都抖搂出来,说不定人家还会说你赵天宇有胆量有魄力,还会怕你呢。

    我有点不想跟他说话了,因为我俩一见面就掐,确实是这样,就好像上辈子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一开始是互相挤兑,后来我也有点累了,他挤兑我我也懒得跟他斗嘴,但张放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也不觉得无聊,我不搭理他他还在那说自己的。

    也能理解,毕竟我俩是同龄人,我这边事情虽然多,但在国外也算是游山玩水的,顺便把事情办了。可张放不一样,他就只能一直在日月门那一亩三分地待着,很多事情都是他亲自处理的,估计这么长时间来,张放把阿里山的每一寸土地都熟悉了。

    我本以为车子会开到某个大酒店,没想到是直接去了郊区,在一个私人庄园门口停下了。想来也是,毕竟是共济会这个神秘组织,选择酒店聚会有点太没品,就是不知道这个庄园是谁名下的。

    可能算是我的引进人吧,所以墨斯菲尔一直在门口等我,看我下车了,他走过来。看了眼张放,然后墨斯菲尔问我,这是你的朋友?

    我说没错,黄岩在后一辆车,只有他们跟着我,其余的人你可以随意安排。墨斯菲尔说可以,你跟着我走吧,去找道格拉斯先生说一下,看看他同不同意让你的两个朋友一起参加聚会。

    道格拉斯?

    这个名字我听着有点耳熟,看了身边的黄岩一眼,黄岩说你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是哪个道格拉斯。美国叫道格拉斯的人多了,演员,政府官员,军火商,都有叫这名字的。

    我说那好吧,去看看就知道,然后跟在墨斯菲尔身后,向庄园里走了。这个状元很大,就像墨斯菲尔说的,每个人都不是自己来的,或多或少的都待着随从,他们的随从此时就在庄园里,外面摆了很多桌子,桌子上是各种各样的酒水食物,总能找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真正共济会的人物,是在庄园的别墅里,门外还有几个人把守着。看到墨斯菲尔来了,他们把门打开,可我要进去的时候,他们却对我说了句,请出示身份证明或请柬。

    我把口袋里那张小小的请柬拿出来,递给其中一个人,他看完之后点头,还给了我。然后他又看向了黄岩和张放,说这两位,也请出示一下请柬。

    这位,是我和道格拉斯先生说过的,他可以不用请柬参加这次的派对。至于这位,我准备带着他一起进去,和道格拉斯先生说明一下情况。

    墨斯菲尔在一旁解释,可那大汉摇头,打过招呼的可以,但这位没有请柬,不能进去。那边墨斯菲尔刚想说话,我就听见别墅里有人说了一句:进来吧,如果台湾日月门的首领都不能进来,那我们的门槛未免有些太高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