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227. 怅然若失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我说行,我去帮你们喊,然后我又转身进屋了。那时候比利睡的跟条死狗一样,我上去喊了两声,他没醒,我又在他脸蛋上拍了几下,他还是没醒。

    后来我直接去冰箱里拿了个冰袋,直接往比利裤裆里那么一塞,心里默默数了三个数。紧接着我就看见比利一睁眼睛,嗷的一声从地上窜起来,一个劲的掏自己裤裆。

    给我逗的啊,指着他在那乐,后来比利给冰袋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我在那乐呢,他就指着我说,你咋这么损呢?我说没办法啊,你手下人在外面等着要跟你说事,我怎么叫也叫不醒你,就只能给你来点刺激的啊。

    他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问我,他们在外面等我多久了?我说有一会儿了,你出去看看,说是有重要事跟你说挺着急的。

    然后比利去洗了把脸,跟着我一起出去了,招呼了那几个人一声,一起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然后比利就问他们,有什么事儿?说。

    他们其中有个人看了我一眼,意思我也明白,就是我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比利摆摆手说无所谓,赵先生不是外人,要你说你就说,没必要藏着掖着的。

    那人就说了,史密斯先生刚刚传来的消息,在共济会里,有个名叫亨利的人,突然决定要参加大选。史密斯先生的意思,想让你给他一个警告,一个足够让他心疼的警告,警告他,跟史密斯先生做对并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正v版首√m发

    他还说,史密斯先生的意思,是让你自由发挥。杀死他的一个姘头也好,废了他的儿子也好,反正三天之内,史密斯先生就要看到结果。

    我在一边听的直撇嘴,民主国家怎么了?民主国家的大选也是真黑啊。共济会里的竞争对手,都能斗成这个德行,更别说那些没什么势力都候选人,估计早就让史密斯他们给踢出局了。

    后来比利看着我说,赵,这件事我觉得你去做,应该比我合适,你手下的影子和北极狐,做这种事情可比我手下的人要强得多。

    我说行啊,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咱们先说好,劳务费多少?他说给你两脚行不行?我说我给你两脚行,两个踹裆腿,就当你给我的劳务费了。

    他说你给我滚蛋啊,一句话,干不干?我说干啊,把要对付谁的资料给我,我叫影子过去,卸他一条胳膊。要不然直接这样?我直接让影子全都是,杀了那个亨利,顺便灭了他满门,那不是更方便吗?永绝后患啊。

    比利说你总说人是战争贩子,我看你才是,灭人家满门,亏你想的出来。老大要的是给他一个警告,不是结下死仇,他是共济会的人,怎么说也有些势力。要是给他满门灭了,共济会的报复,你承受得起啊?

    我说那怎么了,本来我现在跟共济会就是敌对关系,比利说不一样,现在只是一部分人要对付你,你要灭了亨利满门,那就是所有共济会的人对付你。

    我说那还是算了,虽说我不怕他们,但也不愿意惹上这个麻烦,跟条疯狗似的。

    后来那ci的人又说了,史密斯先生的意思,这次ci内部出事情,很有可能也是那个亨利搞的鬼。所以请赵先生调查的事情,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说不定会少走一些弯路。

    我说好,我会把这件事情转告给瓦列安娜,让她去调查。不过也就是刚说完这句话,外面又进来个ci的人汇报了,跟比利说,几个克格勃的人在外面,看样子好像是要离开,随身的公包之类的都带着。

    比利问他,那瓦列安娜小姐呢?他说瓦列安娜也在,看样子好像是在和他们道别。我这一听,可能是克格勃的人要回国了,就跟比利说你等会儿我啊,我出去再看看。

    他说我跟你一起去,然后也跟在我身后往外走,出门之后不远,就在酒店的走廊里,瓦列安娜和几个克格勃的人都在聊天。

    说实在的,能看出来克格勃的人也是有点不舍的意思在,要不然他们也不能站在这里聊这么久。我走过去,听见瓦列安娜他们是用俄语交流的,我也听不懂。

    走过去,问瓦列安娜你们在说什么?瓦列安娜说他们要走了,我送送他们。这时候我上去跟克格勃那几个人说,大老远的好不容易来一趟,为什么不多待几天啊?再玩几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们,要不然,折腾这么远不是白折腾了吗。

    我是用英语说的,那边有个女人也用英语回答我,说谢谢赵先生,不过我们有任务在身,上面需要我们马上回去,所以我们也是没办法的。

    瓦列安娜也说你不用劝了,既然上面下了命令,他们就是一定要回去的。后来他们又聊了几句,瓦列安娜从包里掏出来了一个证件,跟那女人说,你把这个东西帮我带回去,以后我就不需要这个了。

    然后克格勃的人都沉默了,半晌,那女人就问瓦列安娜,你以后还会回去吗?瓦列安娜说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了,既然选择退出了,那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放心,就算我不回去,以后如果国家有需要,我还是会尽全力帮忙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瓦列安娜就说你们走,一会儿赶不上飞机了。几个人道了别,克格勃的人有点依依不舍的走了,就像瓦列安娜说的,这些人都是她培养出来的心腹,跟她有感情,要不然以特工这个身份来说,就算离别也是不允许伤感的。

    瓦列安娜一直目送他们走上电梯,她还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电梯门关上,几个人下楼了。后来她叹了口气,明显感觉到有点怅然若失,然后我问瓦列安娜,怎么,感觉有点伤感了?

    瓦列安娜说伤感谈不上,就是一时有些不习惯,工作了五年的地方,突然就退出了,总要有些别扭的。我说那除此之外,你有没有感到一种自由自在,肩上没有重担,身上没有压力的感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