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254. 做笔交易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说熟悉的面孔,倒不是我跟他们认识,简单点说就是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回想一下,好像小时候总能在电视上或者报纸上看见他们,不过后来大多都销声匿迹了,现在一看,弄了半天都蹲这儿来了。

    要说这地方条件好呢,在这里蹲了挺长时间,他们其中有些人都没见老。我觉得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些真正重量级的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出去了。

    往里走了大概能有个一分钟,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那人停下了。我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好像有人躺着呢,然后他喊来了狱警,叫他把门开开,紧接着跟我说赵先生,你可以进去了,我在外面守着。

    我点点头,然后跟小山一起推开门进去,一直到我俩进去,那人都躺在那一动不动的。看背影确实是周伟民没错,小山还问我呢,赵天宇,你说这人是不是死了啊?

    我说死什么死,周先生才不舍得死呢,他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死?人家现在已经知道咱俩来了,估计就是不想搭理咱俩,怎么周先生,咱们好久没见了,你就不打算回头看我一眼?

    他还是不搭理我,我耸耸肩,跟他说你不理我也没关系。我这次来,一是想探望探望您,二来呢,是等你儿子周学过来探望您,我也好跟他叙叙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周学是一定会来的吧?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个孝顺的人。

    成者为王败者寇,呵,一开始你赵天宇在我心里压根没多大分量,我真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你竟然能站在这里,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坐起来了,还把身子转过来对着我和小山。我说没办法啊,道上有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谁让你们把坏事做尽了呢?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

    好了,我活了这么多年,不会因为你这几句话就愤怒。如果想来讥讽我,那你们还是离开吧,我想清静清静。

    他说完这句话,从枕头底下拿出来一盒烟,给自己点燃了一只。看到这我又愣了,妈蛋,这是个什么监狱?什么监狱的犯人还能牛逼哄哄随便抽烟的?

    看他抽烟我也有点想抽了,从口袋里给烟掏出来,和小山我俩一人点燃了一支。然后我跟周伟民说我这次来,真的不是讥讽你,没这个必要。这次主要就是想劝劝你,如果你能联系上你儿子,还是叫你儿子别来了,我在外面部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他往里钻呢。

    你会有这么好心?对我说这番话,怕是有什么目的吧?

    我这话本来就是扯犊子的,他也能听出来,一边笑一遍摇头。我就继续扯下去了,跟他说唉,我跟周学斗了这么久,而且我俩年龄相近,说起来也是惺惺相惜。真的,如果周学死了,我以后也就没有了对手,我是不想看见他死的,所以才好心过来提醒你一句,你不领情也就罢了。

    说话的时候,我还装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还是那一副表情,跟我说这点你可以放心,周学是不会来的。他把我救出去也没了意义,我已经没有了仕途,还不如在这里安享晚年。周学,我相信他会领周家继续走下去,还会走的很好,我放心,所以我也没有出去的必要了。

    这是个老狐狸,他说话的时候甚至连一点语言波动都没有,我也明白自己从他这里套不出来什么话了。就冷哼一声,跟他说那好啊,你说周学不会来,那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他最好别来,来了,你们两个就一起死在这里吧。放心,我会让周学把你救出去,再一起弄死你们的,这样你就算是越狱未遂被我击毙了,我也有杀了你的理由。

    我说完他也没吱声,叼着烟神游天外了,后来小山就说要不然咱俩现在就弄死他?赵天宇,这样一个没了权利没了势力的废人,死了就死了,没人会追究,看他那装比的样。

    我说不行啊,你可别小看了人家周先生,人家知道说事情多着呢。在没弄清楚这些事情,是很多人都不希望他死的,当然,也会有很多人巴不得周先生死,对吧?毕竟周先生这么大的势力,牵扯出来的人一定不少,周先生如果真的招了,他们不也是朝不保夕了呢?

    很清楚的看见,在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周伟民的身体突然晃动了一下。我突然觉得游戏,脑袋转了个弯,跟周伟民说这真是树倒猢狲散啊。周先生,你说你得势的时候,有多少人巴结你?现在你落难了,又有多少人盼着你死?这就是现实,我有时候就在想,你这一辈子忙里忙外的到底得到了什么?壮大你们周家了吗?你周家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分崩离析了吧?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吐了一口烟,对我说出了这句话。我说我当然会走,但还不到时候,周先生落难了,我自然要多陪陪周先生对不对?说真的,周先生,你儿子真的不会来吗?那如果他真的来了,我抓到他了怎么办?你知道我一定会杀了他的,你真的希望你儿子死吗?和我一样,周学可是你们周家的独苗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

    周伟民的语气有点变了,我说不干什么,就是想跟周先生做一笔交易。这笔交易,对你来说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知道周先生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他沉默了半天,然后又抽了口烟,跟我说你不妨讲讲看。我说我的意思就是,如果周学来了,我真的抓到他,未尝不会考虑给他一条生路。但前提是,我需要周先生配合我,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把和你们有牵扯的人都说出来。当然,如果我没抓到他,就当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刚刚那番话,如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