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341. 瞻前顾后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张放说那你也不应该答应的那么早啊,应该想办法再劝劝师父帮他留下来,我说你说的轻巧,你有能耐你去劝啊?你不劝为什么要我劝?其实也没什么,师父自己说的,他自己的身子骨自己知道是什么情况,再说你还没看出来吗?那天那个叫欧阳的过来给师父送的药,绝对不是一般的中草药,估计里面有啥说头。

    张放就有点不屑的说有啥说头啊,咋地,活死人肉白骨?再牛逼那也是一副药材,你还能指望它上天?我撇撇嘴你没说话,心想着你也就是不知道观星门的底细,要是知道了还能这么说?一个从明中期流传下来的古老门派,连特么观星都会,一副药对他们来说可能真不是啥难事儿。

    反正都答应老头子了,这事儿也就成了板上钉钉,没办法也就只能给老头子订机票。本来张放是要陪着一起回去的,我跟他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阿里山呆着吧,师父回去了你也跟着回去,那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张放就说那我不去,也得叫阿武多带着点人去,至少要让阿武带着一队影子保护师父。给我整的都无奈了,我问张放,咱师父是有啥仇家啊还是咋地,就算有仇家,不被师父弄死估计也老死了,谁能去闲着没事儿刺杀师父?有什么意义吗?再说他老人家本来就是第一高手了,他都对付不了的人,你派影子过来有什么用?

    后来我跟张放说就按师父的意思来吧,让阿武跟着,再加上阿二,足够了,估计这个世界上想找个阿二和阿武都对付不了的也费点劲儿。张放就说行吧,反正大陆是你的地界儿,你一定要保护好师父的安全,要是出了啥事儿我肯定跟你算账。

    我说行,看你这话说的,还大陆是我的地界儿,整的好像你不是大陆人似的,咋地在阿里山待了两年,真把自己当台湾人了?

    看了眼机票,最近一趟去南京的机票是当天晚上,本来我不想这么折腾的,但是张放的意思是让老头子早去早回,所以就让我们坐晚上那趟飞机了。晚上到南京应该是晚上八点多,不算太晚,到时候找个酒店住下,第二天再溜达溜达也不耽误事儿。

    日月门的办事效率多快啊,几乎是一个电话的功夫,就把行程所需要的东西给安排下来了,把时间告诉老头子的时候他也没多说啥,就是点点头,让我俩准备准备,准时出发。

    下午那会儿也是有车送我们去机场的,往机场走的时候张放跟我坐在一辆车里,那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就问张放,咱师父有护照吗?张放说当然有啊,不过是假的,护照上写的咱师父是四九年出声的,刚七十左右,看着还不那么吓人。

    我点点头说可不是么,要护照上写个师父是1900年出生的那才能吓死个人呢,估计海关的人都不能信,都得怀疑师父用的是假护照。

    临上飞机之前张放是一个劲的墨迹我啊,让我千万照顾好师父啊,千万别让师父单独出门啊,千万千万要加小心。后来都给我墨迹烦了,我就跟他说你墨迹那么多次干啥?就咱师父这样的,他自己出门,估计比你自己出门都安全,你自己出门没准啥时候让人给杀了呢,师父谁能动的了他?

    我说完老头子也在旁边帮腔,说小放我看你现在就是有点婆婆妈妈的,有时候我也在想把日月门交给你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怎么你当了掌门之后,反倒没有当年雷厉风行的样子了呢?

    一句话,就给张放憋回去了,后来老头子就说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一个掌门,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弄不好都要被人笑话。

    老头子说完张放就苦着一张脸,嘴里嘟囔着我招谁惹谁了,我是强忍着笑,跟他说你就好好看家吧。师父我带走了啊,放心,最多十天八个月的我就把师父带回来。

    说完我们就转身登机去了,走到拐角的时候回头一看,张放还眼巴巴的在那望着呢。我就纳闷张放这是怎么了,真是像老头子说的一样,他当掌门之后反倒不如原来了。原来做什么事儿都是特别干脆的,现在说不好听的就是有点瞻前顾后,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太多。

    我觉得可能也是他的压力太大了吧,如果自己一个人还好,怎么样都无所谓,但现在张放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一个门派走向。位子高了,责任也就重了,张放再做什么决定的时候,也要多加一些思考了。

    这次回去的时候,帕丽萨也是跟着一起的,没办法,最近一段时间她都要跟着我。再疗养院的时候她倒是没路面,一直到坐飞机回去的时候老头子才发现她,当时老头子还问我呢,后面的这个女孩是什么人?

    我就把帕丽萨的事儿跟老头子说了,说这是我从外面救过来的,老头子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飞到南京那会儿是准点,差不多九点吧,打车再回市区也差不多要十点了。本来我是想出机场要打车的,结果老头子就说打车干什么?直接坐地铁好了,地铁是可以直接回市区的。

    我还真不知道坐地铁能回市区,就问老头子你是咋知道的?老头子说因为我前几年刚来过。得,我这是第一次来南京啊,老头子却好像是总来的样子,很熟练的走到地铁站,叫我们买票,连几号线倒几号线他都记得很清楚。

    本来我是想回市区直接找个酒店休息,明天再陪老头子溜达的,但是老头子没干,非要现在就去夫子庙。我问老头子不能明天再去吗?老头子说你懂什么,白天的夫子庙有什么看头?真正美的时候还是晚上,看看秦淮河,吹吹晚风那才叫惬意。

    其实我也明白,老头子在南京不知道待了多少年,很怀念这里的一切,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风景也是应该。我也就没说啥,反正这种大城市晚上人也不少,趁着凉快,去转悠转悠也没啥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