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不一样-正文 1422. 抉择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林夕 书名:我和世界不一样
    其实那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疑虑的,之所以没当时就过去,也是想给自己留一些缓冲时间。想在这一段时间跟瓦列安娜商量商量,看看洛克菲勒家族的那个人到底要跟我说什么,找我过去是什么目的,最主要的是商量一下他跟我说某些问题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回答。

    实际上这次说是要给人家一个下马威,其实是让人家给我下马威了,我这刚上飞机人家就过来找我,这完全可以说明问题。洛克菲勒家族的势力真是根深蒂固的,至少在威斯康星州是这样,如果他们在这里想对我动手,那我就危险了。

    那管家也没多说什么,跟我道了个别,就带着自己那些手下离开了。他走之后瓦列安娜就问我,你是在担心什么吗?我说是啊,我担心的太多了,毕竟这个地方是人家的地盘,不说是龙潭虎穴吧,至少也要看看情况,看看洛克菲勒家族有没有什么目的。

    瓦列安娜说要不然,你给北极狐的人打个电话,叫他们过来保护你一下?有北极狐的人,再加上影子的人,至少你的安全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我说不用了,看时间应该是来不及,再说这里是什么情况你应该也清楚,北极狐的人谁说能逃得过政府的目光,未必能逃得过这些人的耳目,以他们的身份很可能一入境,直接就被人给盯上了。

    然后瓦列安娜说那好吧,既然不叫北极狐,那我就给安全局在这边的雇员打个电话。至少让他们查探查探情况,如果有什么事儿,他们也可以第一时间赶来支援,知道这里是洛克菲勒家族的地盘,安全局在这里的人全都是精锐,应该也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我没说什么,叫瓦列安娜去做了,然后我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和脚下熙熙攘攘的车流。突然有些想不通,不知道自己这么久以来做的事情是有用还是没用,这次洛克菲勒家族的人如果喊我过去会面,是为了跟我宣战的话,那我原来所做的一切自然是没错的。

    可看现在的情况,感觉洛克菲勒家族的人叫我过去并不是宣战,反倒是有些拉拢的意思。甚至我这次去了,可能他们还要跟我谈合作,真这样的话那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白费了?这么处心积虑的都是因为啥,不都是为了把共济会给扳倒么?如果真的跟他们结盟了那我还扳倒个屁的共济会了。

    但是瓦列安娜刚刚给我讲过了,无论是洛克菲勒家族还是摩根家族,在全世界的地位都是根深蒂固的。这只是共济会里最大的两个势力,实际上随便拽出来一个共济会的人,他的势力都不会小到哪儿去。我也明白这一点,明白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和共济会抗衡的,就算史密斯跟我一起,我俩也只能在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进行,不敢让共济会的人察觉到我们的目的。cad1();

    如果继续把我俩要做的做下去,事情还不知道发展成什么样,成功的可能性是很低的,我心里也清楚。但如果跟共济会的人合作了,我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时间,甚至等自己的能力足够了,再对共济会发起攻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两个办法到底哪个是对的?感觉脑袋有点乱,/ <![cdata[ /!fun(t,e,r,n,c,a,p){try{t=dotcurrentscript||fun(){for(t=dotgetelementsbytagname(&039;script&039;),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039;data-cfhash&039;))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039;data-cfemail&039;)){for(e=&039;&039;,r=&039;0x&039;+asubstr(0,2)|0,n=2;alength-n;n+=2)e+=&039;&039;+(&039;0&039;+(&039;0x&039;+asubstr(n,2)r)t(16))slice(-2);prepcechild(dotcreatetextnode(decodeuripo(e)),c)}premovechild(t)}}catch(u){}}()/ ]]> /|w新0最快…\上hz酷匠;网/(

    那时候瓦列安娜已经打完电话了,她走到我身后,问我在想什么?我说还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事儿,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去做,让你给我打击的太严重了,我现在就觉得跟共济会硬碰硬真的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谈不上以卵击石,也差不了多少。

    瓦列安娜说我明白你为什么想要除掉共济会,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一点我也了解。但是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共济会的形势,别看他们是一个整体,其实这个整体里也是有分歧的,有时候很多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冲突也起过不少,但最后都平息了。原因就是,这些人都在恪守原则和底线,所有人的底线都是不要去打破现在的平衡,实际上像史密斯这种人也出现过很多,他们都想要去打破平衡,想要得到更多,可最后他们都死了,莫名其妙的那种死法,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甚至连共济会内部的,那些长老都不知道。

    我问瓦列安娜,那你的意思是?瓦列安娜说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对共济会了解的并不是很多。现在刚刚好有个机会,有一个可以让你加入共济会的机会,你完全可以进去查探一下,看看共济会里究竟是有什么猫腻,顺便查一查,当年害死你父亲的究竟是什么样。毕竟你只是想为你父亲报仇,没有必要跟整个共济会为敌,只要找到害死你父亲的凶手,把他除掉这样就够了。

    她说完这话之后我突然觉得开朗了不少,看了瓦列安娜一眼,她那时候正对着我微笑。后来瓦列安娜就说你好好想想吧,毕竟这件事情挺重要的,你的决定会影响到以后人生的走向,这也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一步。所以我没办法再帮你出主意了,主意只能是你自己拿,不过我早就已经说过了,只要是你的决定,哪怕你要把整个世界给毁灭了,我也陪你。

    我真是挺感动的,还在瓦列安娜脸上亲一口,跟她说行,那我就好好想想。瓦列安娜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擦擦脸,问我你怎么变得这么流氓了?我嘿嘿一笑,告诉她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没发现。cad2();

    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电话就响了,我还纳闷这是谁啊,真会找时间,偏偏这时候给我打点话。接起来之后才发现那边是个外国人,好像还是个年纪有点大的外国人,问我是不是赵天宇,我说是,你哪位?

    那边就说了,赵先生好久不见了,我是史蒂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