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明天下-世界秩序的建立与国家的工业化 第1378章 礼物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七帅 书名:宗明天下
    ?

    “你放心,一定能有奖赏。”允说道。他随即随意指了旁边的一家店铺:“就这家,为兄从这家买些东西送你。”

    “好。”昀芷笑着说了一句,看向店铺的牌匾,忽然说道:“这家店铺的牌匾,我好像见过。”

    “福锦安轩。”允目光看向牌匾,笑道:“原来是这一家,真是巧了。”

    “昀芷,你可还记得六年前随同兄长去苏州游玩,苏州当地十分出名的哪一家姓李的商户?就是他们家了。”

    “苏州李氏,妹妹想起来了。”昀芷也想了起来。“当时妹妹还结识了一个李家的姑娘。”

    “而且还把自己贴身佩戴的玉佩送了人家。”允接口道。

    “为兄你真是,就算暗地里派人跟踪也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昀芷白了他一眼。

    “那怎么能叫跟踪?分明是护卫。”允理直气壮。

    “是是是,是护卫。”昀芷敷衍的说了几句,又有些怀念的说道:“也不知那个当时十分投契的姑娘现在如何了?此时可在京城。”

    李咏琳可是她曾经结识过的唯一一个平等交往的外人,是她十七年的生活中唯一一次领略到所谓‘手帕交’是什么意思,忽然提起来,蓦然有些思念。

    “她比你还大两岁,应当早就嫁人了,也不可能在京城。“允随口说道。他再有闲心,也不会关心商户人家一个女儿近况,只能根据年纪随口判断。

    “说的也是,他们这样的人家的女子出嫁比咱们家还早,也确实应当已经出嫁。”昀芷略有些感慨的说道。

    “要不要进去瞧瞧珠宝首饰?他们家的珠宝首饰店能开到京城,也是很有些新奇独到的首饰的。你六年前的时候也是很喜欢的。”允怕她想到自己即将出嫁,因怀念宫中的生活不开心,忙岔开话题。

    “罢了,不看了。选另外一家吧。”昀芷又抬起头瞧了一眼牌匾,嘴上说着,同时在心中想到:‘当时我还对她说若是来了京城可以凭借玉佩来找我,看来她是没来京城。不过我的身份,即使她来了京城也未必来找我,除非是迫不得已前来求助。我还是盼着她不要来找我的好。’

    “也好,看看别家的首饰,带回去。”他看了一眼从刚才起一直没有说话的思齐:“也给你一份。”

    “谢谢舅舅。”思齐甜甜的笑着说了一句。

    之后几人就在这条街上闲逛起来。昀芷身为宗室公主,思齐也是当做公主养的,见到过的好东西不知道有多少,一般的首饰当然入不了她们的眼;就连允,虽然对首饰从来没有研究过,但总能见到妻子、妹妹、女儿穿戴的首饰,在店里见到一样就能马上用直觉判断出是不是好东西。所以她们三人挑了好一会儿也没挑几样。

    允渐渐不耐烦起来,借口店内气闷出去待着。在街头呼吸了几口虽然饱含行人呼出的二氧化碳但勉强还算清新的空气,忽然想起来和朱一起出门的文圻,问身旁的侍卫:“朱与文圻在哪?”

    “老爷,宋侍卫护卫着三少爷与侄少爷在那边,”侍卫一边说着,一边指了一下东面的街口。

    “看看去。若是小姐与表小姐出来了马上告诉我。”允说了这两句,就走向朱与文圻所在。

    没几步他走到侍卫所指的店铺,抬头一看是一家书店,有些不解的说道:“文圻怎么转了性,看起书来了?就算他转了性,朱也不可能才几日的功夫就转性吧。”

    原本允只是闲着无聊出来转转,反正晚上文圻与朱今日都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自会有人禀报他,如果他想要详细些的,一道口谕传下去,明天一早就能见到一篇一万字的报告文学;但见到文圻与朱来了这么不符合他们性格的地方,反而起了兴趣,抬脚就走了进去。

    身旁的侍卫还想劝:“老爷,小心危险。万一有刺客潜伏于里面?这与首饰店铺毕竟不同。”允逛得都是最高档的首饰店铺,会在里面挑首饰的人才不会去做刺客;书店不一样,穷酸的人也可以喜欢看书。

    “书店也一样。”允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走了进去。读书人混口饭吃还是容易的,哪怕连个秀才都考不上,只要不嫌做生意丢人,在同乡开的店铺中做一个账房还是可以的,没准还会有做生意的朋友愿意给他捐一个监生,直接参加乡试,也不会做刺客。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允还是比在珠宝首饰店里紧张得多。他一走进去就摆出一副守住中门的姿势,两个侍卫也马上抢到他前头。

    不过允扫视店铺一圈,顿时放松下来,又让两个侍卫退后。此时店内除了那个一看就是东家的人外,只有六个客人,其中一个是朱,一个是文圻,两个是侍卫,剩下两个他竟然也认识。

    “于先生。”允微微拱手道。

    “见过孙老爷。”那人马上行礼道;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孩也和他一样行礼说道:“见过孙老爷。”

    “见过世叔/父亲。”朱与文圻也赶忙行礼。

    “我说呢,怎么他们两个不爱读书的人也会来书店,原来是遇到了于先生。”允笑道:“于先生酷喜读书,小于也同样喜欢,拉着他们来书店就理所应当了。”

    “老爷这可说错了。生员与犬子是在店内遇到的侄少爷与三少爷,不是生员带进来的。”说话这人正是于谦的老爹于胥。他当初被允生拉硬拽入皇城做了皇家学堂之小学堂的先生,与文圻他们都很熟悉。

    “哦,圻儿,你还会主动来看书?”允不由得将文圻拉过来问道:“就算想要看书,在家里不就成了?咱们家什么书没有?”

    “爹爹,这,这,”文圻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爹问你话呢,怎么不说话?”允有些不满意,同时也夹杂着疑惑:‘文圻平时一向是三兄弟中最敢说话的,怎么今日对我支支吾吾?有什么事情需要对我隐瞒?’

    他又连问了几句,文圻只是支支吾吾的不回答。允生气起来,正要开口训斥,就听朱说道:“三郎,这话与世叔说了也没什么。”

    他随即转过头来对允说道:“世叔,三郎是来为二郎挑选礼物来了。”

    “朱兄!”他这句话还没说完,文圻就想出言打断。

    “昨日世叔用膳的时候提起了蓝家大姐儿的生日,为其准备了礼物,三郎就上了心,也要为蓝家大姐儿准备礼物。这次出了门,就去一家店里买了许多小玩意儿,预备着送给她;后来又想起快要过年了,往年各房的人都给世叔送东西,给他们送东西,他也要给世叔您与婶子、诸位兄弟姐妹送点儿礼物。”

    “三郎想着二郎喜欢看书,就先来了书店挑选一本从未见过的书要送给他。”

    “这是真的?他说的是真的?”允听了,不太敢相信的对文圻问道。

    “是,爹爹。”文圻有些不太乐意,皱眉说道:“儿子今年也九岁了,过了年都十岁了,虽然还不是大人,但听家里的老人说,当初有些叔爷十二岁就举行加冠礼,长大成人出府单独居住;儿子明年十岁,离成为大人也不远了。”

    “所以儿子就想着像诸位叔爷、叔叔一般做事。他们既然每年要为父亲准备礼物,儿子也要为父亲与娘亲、姑姑、兄弟姐妹准备礼物。”

    说到这里,他懊恼的说了一句:“本来想偷偷的买下,回家后给你们一个惊喜的,我都已经与下人说好了让他们不提前与家里人说,可还是被发现了。”

    “你好,”允一把将他抱起来抱在怀里,不知说什么好。他自从来到这一世,发生过的高兴的事情很多,许多事情都能让他开怀大笑,但此时是他这一生中仅次于加封皇太孙、得知敏儿出生的第三高兴的时候。

    允看着文圻的脸,嘴边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吐出来,但他只是目光中充满温情的看着文圻,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文圻放下,轻声嘀咕一句:“我的文圻确实已经快要长大了。”随即又用最柔和的声音对他说道:“你放心,你买礼物之事,父亲一定不对你娘亲、兄弟姐妹们说。”

    “爹。”文圻略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他只见过允用这种语气对思齐说话,对敏儿说话,但从来没见过父亲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回应。

    “你就继续挑选自己觉得你二哥没见过的书就成了。”还是允又说道:“即使你挑错了,挑了一本你二哥读过的书,他也不会怪你的。”

    “好,那儿子就继续挑选了。”文圻答应一声,转过头来继续挑选书籍。他从小生活在宫中,又等于是皇后的儿子,察言观色的能力,对世情的洞悉比宫外同龄的孩子还差一些,不太明白允这幅表情什么意思,身边的下人也不敢讲解,只能有些迷糊的继续挑书。

    他的下人暗道一声可惜。要是文圻应对的好,更能加深在允心目中的形象。不过这下人转念又一想:‘哥儿本来就是仅次于太子最受官家宠爱的皇子,这一丝一毫的形象提升用处也不大;何况这样官家更加以为这是完全出于真心,没准更好。’

    朱则有些羡慕的看向文圻。他也曾经给朱芳远送过礼物,但当时还不是在宫外,就在宫里,只有他与朱芳远、一名服侍的小宦官三个人,朱芳远接过礼物虽然眼神中闪着温情,但一闪而过,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完全不像允这样对待儿子。

    ‘世叔虽然聪慧,能想人之不能想,但对家人太过温和,不似圣明君主,历史上这样的皇帝往往老年后宫发生事端。好在文圻与太子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也相差不远,不然老年必定后宫大乱。’

    ‘但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十分好呢?即使将来后宫又乱,但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这几十年的温馨,与几年的变乱,哪边为重,哪边为轻?’

    允完全不知道朱在想什么,只是这样看着文圻的背影,仿佛永远也看不完。不过就在此时,忽然有人从店外冲了进来,裹挟着风也进了来,使屋内顿时冷了许多。那人却对此毫不在意,张嘴说道:“老先生,给挑一本《三字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