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八十九章 赌王弟子】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第八十九章赌王弟子】

    轫八十九章赌王弟子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打赏、推荐等等支持!除了了几个个龙套盒饭,本书的互动还比较少,老赖准备一个能让更多人参与的互动节目,等会儿以免费章节出来,欢迎参加)

    “赢一次大的?”海芙不解,如果他能赢的话,早就赢了,他这个赌鬼都没有办法赢,别人又有什么办法让他赢?

    “他不认识我,所以可以让我试一下。”

    海芙推了推眼镜,思索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给你一笔钱,让你输给他?”

    “这是一个办法。你一次次的给钱帮他,前后加起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不过,他没理由相信的这么假的作弊。我另外有方法尝试一下。”

    海芙凝视了李岩一会儿,见他淡定从容,似乎心中颇有把握的模样。虽然她跟他正式算起来,也就认识两天,对他并不了解,只是知道是一个靠上面关系进来的闲人。今天会让他陪看来,也是因为即便强悍如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也觉得有点担心。也找不到其他人、又恰好碰到他,一时就叫了他,而不是的他多么的相信。

    沉吟片刻,她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死马当活马医,我就信你一次!”

    “那你就配合我。”李岩举起让他拿着的文件袋:“里面是钱吧?你还真信任我啊。多少?”

    “十万。”

    “才输了十万,不算多啊。”李岩随口一句,见海芙不悦,只好加了一句:“当然,一个晚上输掉十万,也不少了。而且让你送十万,只是填补欠的债,加上他自己的本钱,应该远不止十万。”

    十万虽然只是债务,但也能推断得出石山耀大致输的钱,比他预计的少很多。李岩随即也暗笑起来,这只是一个俱乐部玩的地方,连地下赌场都算不上,当然不能跟澳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比。

    提着一袋钱,他立即起身,在海芙和马本惊讶注视的目光下,走到了灿打手,号房。直接的开门进去。

    怀…”

    男一女刚刚从浴室冲洗完出来,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见李岩闯进来,那女子惊叫了一声,拿衣服挡住身体。

    “出去!”李岩冷冷的说了一句,看都没有看她,盯着石山耀看了一眼,自顾自的在沙上坐了下来。他其实很不愿意在这炮房里面谈事情,可也就这里有点私人空间了。

    石山耀不知道李岩是什备来头,默默的穿衣服,那女子也是恐惧,但也不便拿着衣服出去穿,忙跑到了浴室里,虽然隔着透明玻璃,多少有点心理阻隔。

    分钟之后,房间里只剩下李岩和石山耀,已经穿好衣服的他坐在床边,点了一根烟,猛抽了几口。然后问道:“你是海芙的”?”

    “她求我来救你!”

    “救我?”石山耀不悦的看着他,自己亲兄妹,只是借钱而已,用得上说“救,吗?哪天翻本了,全数还给她就走了,还用得着找个外人来吗?

    李岩把文件袋扬了扬,“这是她带来给你的钱,不过我不会这么给你的。你玩的是什么?”

    石山耀一愕,脱口达到:“德州扑克。”

    “你没有欠赌债十真,只是输光了,想要钱翻本,所以往严重说”

    李岩的话让石山耀有点惊讶,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疲倦脸上的表情,已经透露出了“你怎么知道,的神情。

    “如口,知道是什么?”李岩冷峻的问道。

    石山耀摇摇头:“英文缩写?…旺我以前就听过”

    比世界扑克系列大集

    “这个我知道,是以无上限投注德州扑克为主要赛事的扑克大赛,每年在拉斯维加斯有几个场比赛,其中冠军大赛奖金最高,参赛人数最多,比赛最为隆重,北美各地的体育电视频道都有实况转播。你,您难道”本来对李岩不屑、不悦的石山耀,神色一变,连称呼都换上了敬称。参加过世界大赛的,能是普通人吗?

    李岩以睥睨之态毙视了他一眼,“与。叫田叭栅共同保持着…如口手镯的纪录、蝉联过世界扑克大赛冠军、位进入世界扑克名人堂亚裔的”,,听过没有?”

    石山耀无言,他只是私下玩扑克赌钱而已,哪里会去关注大洋彼岸的世界扑克大赛啊?他老实的摇了摇头,“没有听过,不过听你介绍的头衔,这江泥,,欠,应该是世界赌王级别的牛人,难道是您的英文名?”

    李岩淡然道:“他是我的师父。”

    只是这一句肯定,已经让石山耀完全的臣服了!李岩如此年轻,如果说是那么牛叉的世界级扑克赌王,他还真的不相信,徒弟还差不多。而赌王的弟子,在世界扑克大赛上可能不算什么,来到市,绝对应该是所向无敌的人物啊!

    在这一刻,他对妹妹充满了感激,她真的是请了一个高人来救自己啊!

    看着他激动的模样,李岩冷笑道:“我不会收你为徒的,也没有时间指点你,机会只有一次,今天陪你赌一次。如果你还没有被女人吸干,就以这为本钱,你赌,我在你边上,能赚回多少、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石山耀立即打了鸡血一般的昂扬了起来,“没问题!我精力旺盛着呢,女人十个八个也不在话儿下!现在还能继续玩!”

    “海尖求过我一个条件,如果这次赢回你的本钱,以后不可以再赌,我答应了。”

    石山耀犹豫了起来,但实在太想赢了,咬牙道:“行!”

    “不用灰心,看你的天赋、领悟力,以及学习能力。过了今天,你可以在家里电脑上学习、练习,有一天你能够过我了。这条件也就不算条件了。

    李岩站了起来。

    石山耀豁然开朗,对呀!如果有一天我达到高手水平了,也就不会输了。他立即充满了信心,也使劲的搓了搓脸,让自己保持精神旺盛,以便等会儿能从李岩那里学习、领悟到更多。

    从曲房出来,海芙、马本都马上赢了过来,石山耀没有跟他们多说。直接到吧台要了一杯热参茶,喝下之后,恭敬的请李岩通行。

    他的举动,马本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这看起来像是那女子住手跟班的男代,兄是一个高手?

    海芙则暗暗担心,她知道李岩是虚张声势,是为了帮他故意唬石让打手,耀。她怕万一揭穿了,大哥会受不了刺激。

    马本身为接待经理,眼睛尖着呢,早就看出李岩提着的是一包现金。虽然提大包现金来的,往往是暴户,但这样的客人,正是给俱乐部送钱的财神爷,他当然是欢迎。现在见李岩已经鼓动石山耀重新再战,而海芙竟然没有机会阻止,刚才的担心全没有了,当然非常开心。熬了一夜,又刚刚大干一场,这状态下的石山耀,精神能集中多少?唯一顾虑的就是李岩了。

    “打手,卜姐,您在这里休息吧!我会去招待好他们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服务员说。当然,如果您想要出去看的话,我们也是欢迎的马本没有冷落海芙,他不是负责赌桌,而是负责接待客人的,任何客人都是需要照顾好的。

    海芙心里一动,很想要跟过去看看。但想到李岩毕竟是装出来的,或许他一个人可以把气势装得很好,自己跟过去,反而可能露馅了。她点点头,“也好,我在这里休息

    外面赌厅的扑克赌桌,有个疲倦颓废的年轻客人,见石山耀休息了半天又回来了,立即笑了起来:“怎么?老石,你哪个姘头又给你送钱来了?是不是有想要分一点给我们呀!”

    石山耀冷笑一声,“马河!闭上你的鸟嘴,老子今天要把你的底裤都赢下来!”

    另外一个赢钱很多、也熟悉的赌客,笑着说道:“把我北辰溟的底裤也赢去吧!大不了我穿她的底裤回去!”说着在身边陪客小姐下面摸了一把,淫亵的笑了起来。

    北辰溟应该是假名字,不过这种场合,真真假假,大家也不去在意。石山耀也笑了,“如你所愿,就怕你小子根本没有穿内裤!”

    北辰溟一副大惊的模样,“这么机密的事情,也被你现了?不得了啊!宝贝,你来检查一下,告诉他们我有没有穿内裤

    “讨厌啦,你真坏”陪客小姐的手被他拉了过去,很快笑道:“哎哟,真的没穿呢!”

    大家一阵哄笑。

    马河也是从昨晚就熬夜过来的,看着石山耀昨晚那个陪客…拉去弄了一次,今天早班的陪客硼,在上午输光之后,也被他拉去弄了。现在却没有跟着回来,也没有另外换一斤小,反而是带了一个男的回来,忍不住暧昧的笑道:“老石你这个色鬼,不会是觉得把硼换个帅哥,不近女色、改近男色,就能改运吧?”

    大家都是充满了暧昧笑容,包括那些陪客的小姐们,她们都奇怪。难道这里还招待少爷了?

    石山耀怕李岩被激怒离开,心虚的看了他一眼,立即叫嚷着开始,然后叫服务员帮他把那一袋钱换筹码。

    德州扑克是一种技巧性非常强的扑克游戏,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玩家之间主要还是要靠斗智力、耍手腕、动脑筋。其规则非常简单,比较容易掌握,但是要达到精通的境界却有一定的难度。

    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德州扑克玩家,不仅要掌握基本的攻守策略。还要能认清对手的各种玩牌伎俩,根据不同的对手,采取不同的策略,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长远来讲,玩德州扑克就象进行一场马拉松比赛,谁更有耐心技术水平高谁就会赢,不像赌场其他的游戏,赢钱主要是靠运气。

    向石山耀这样经常玩的人,即便不是高手,基本的技巧、策略也是懂的。但真正上了赌桌,气、运、势、心、技、演,,各方面前是非常重要的,又能互相影响。

    因为李岩不是自己赌,只是陪着他赌,所以他是不是弟子、是不是扑克高手,都不是最重要的。甚至石山耀连“江泥欠”体怎么拼没弄清楚,约翰尼、强尼、或者尊尼陈,对他来说,屯一样是没有概念的。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听完李岩介绍的头衔,他已经知道、并相信个赌王级的扑克大神,而李岩是赌王弟子!

    有了、并深信这个信念,让他所有正面情绪都得到了大幅度的透支,精神饱满、信心大增、气势强悍”而这些身体、心态的改变,也真的影响了其他疲倦赌客们的心态,无形的“运”其实主要也是人为影响的结果。

    李岩只是坐在他的身边,脸上摆出来的是看小孩子玩的玩味气势。让石山耀充满了信心,每一手牌郗水平的挥,一连几次的赢钱,而即便是输了,他也没有丝毫的动摇信念,觉得自己领悟错了李岩的表情,只自己的问题,值得反思、学习。赌王弟子的眼光,自然是不会错的。

    几局下来,马阿、北辰溟他们几个赌客,已经从石山耀的变化和神态,猜出来李岩可不仅仅是带来好运的吉祥物,而可能是一个扑克大神!

    于是乎,他们每一轮,不再关注石山耀,而是关注、研究李岩的表情。

    可他们不知道李岩的身份,对他是怀疑态度,即便猜测是高手,也只是影响自己挥。哪及得上石山耀处处往正面想?

    如此一来,李岩琢磨不透的表情,让他们几个更加影响挥,而没有人关注的石山耀,更加的轻松,继续水平挥。

    个多小时下来。石山耀的筹码已经翻了数倍,至少百万了。马阿已经输得不玩了,本来赢钱最多,现在也吐出最多的北辰溟,气馁之下,也伸了一个懒腰,找借口不玩了:“吗的!通宵到现在,太累了,我得去休息了。宝贝,我请你吃燕窝,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听有燕窝吃,陪客小姐欣喜叫道:“好啊、好啊。”

    其他几个小姐也都拉着身边的赌客撒娇,也要吃燕窝。

    马河捏了身边…一把,邪笑道:“知道燕窝是什么做的么?燕子的口水,燕子是什么?呢一四肋)鸟!吃燕窝的意思,是吃鸟的口水,真的想吃我的鸟?它会吐口水的哦!”

    “哇,不是吧?这样也行?人家要吃真的燕窝嘛。”

    李岩看着对自己充满崇敬、好像看神一般的石山耀,什么都没做的他暗暗好笑,冷哼了一声:“走吧!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未完待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