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九十一章 一个人的传说】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第九十一章个人的传说】

    (现在有三个舵主、三个执事,弟子、学徒差不多满前打手,四了,非常感谢所有打赏的兄弟。刚刚现舵主“书友旧娜打手,孵四物。是打赏打手,万点为老赖凑多一张月票,让老赖很感激又很惭愧,只能说多谢兄弟,另外改个中文名吧,很多打赏的兄弟都还是数字四”显示不完整、不好认啊。最后恳请还有月票没出手的兄弟支援,打赏来月票成本太大了,多几个兄弟们一起出手帮忙吧!多谢了。)

    来历,对李岩来说,是不愿意提及的事情。这两年他离开原来的世界,混迹在普通的人群中,像个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的上班,一样的租房、挤车、打的,感受普通人的生活,他的目的是平静“心魔”的副作用。计划实施得不错,效果都非常明显,只走出了一点大的偏差,那就是跟张语蓉的结婚。

    不过对于他的”来历”一样没有交代清楚,所以他就像个攀了高枝的小男人一样生活在张语蓉的影子下。当然,对一般人来说,可能会觉得委屈,对李岩来说,却正是他所需要的,他这几个月还是一样的能够保持着普通人的低调生活,混迹在天堂集团总部。

    今天这个决定,对李岩来说,都是有一定难度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到后来才过来这里,这对他来说,是管闲事。而管闲事的后果,是惹麻烦。换作以前,他并不怕麻烦,任何的麻烦对他来说,都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解决。但现在已经习惯了普通人的平静生活,并且还没有完全的去除”心魔”副作用,并不适合多惹麻烦。

    可这个闲事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又忍不住要管,因为某个有不少富贵陋习、却对他有一份纯爱痴情的女孩儿。

    那个人已经把话挑明了,李岩也没有否认,因为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否认不了那份感觉!正如他一进来,就凭着本能感觉现了这斤小人,只是没想到竟是来自一个地方的,,算是自己人。

    “怎么称呼?”沉默片刻之后,李岩吐了一口烟,淡淡的问道。

    “李天域。”

    是不是真名并不重要,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黑暗中、边沿里的人来说,名字更只是代号之一,不同的场合,能有不同的名字。

    “抽烟?”

    李天域摇了摇头,轻声道:“你既然现了我,应该也明白我是有任务在身的

    “呵呵,像你这样大吃大喝来掩饰的杀手,还真的少见

    李天域回了一句:“像你这样话多、管闲事的杀手,也不应该存在

    “嘿,杀手也是人,活在小说描述状态,只是非常短暂的一个时玄

    “没错,所以,对于一个喜欢吃的人来说,我并不是掩饰。耸呵,那是我的生活。”

    李天域今天来这里,是接到一个任务,要杀一个人。本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目标是在餐厅的如包房里,几个保镖在餐厅里另外开了一桌。那些保镖虽然也都不算很弱,但他并不看在眼里,只是后来莫名的出现一丝警兆,那是类似第六感的职业警兆,让他明白,要不是遇到同行高手了,就是来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他没有寻找那份压力感觉来自哪个方向,继续保持原来的状态,但内心已经加倍的警惧,甚至做好了受伤的准备。当然,压力警兆,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挑战,而不会让他放弃任务。

    等李岩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虽然看起来还在认真的吃饭,但心里已经明白,就是这个人!而这个人已经过来了!

    那一刻,他隐隐有一份大军逼近的压迫感!他可以确定,这是一个同行,一个非常厉害的同行!这份感觉,没有相同经历的人,是感觉不到的。

    他的背脊已经流汗了,不过脸上并没有异样,甚至等李异过来坐下的时候,他还是能够保持一贯的水准演戏。

    除了只有杀手能感觉到的那份危险,他更加觉得这近似有点熟悉亲近的感觉。是以,在李岩说出那个一听就是借江的借口之时,他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一枚硬币。这是来自他们那个地方的“毕业证”除了有相同经验的自己人,即便同行杀手,也不会现的。

    果然,在他全神贯注下,捕捉到了李岩的刹那敢情变化。让他明白,这果然是自己人。

    两个人低声交流,已经说破身份,知道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自己人,虽然相互间还是有戒备、猜忌、提防,但有些话,则可以摊开来说。而李天域,也不用在李岩面前掩饰自己的目标。

    “这一顿我请怎么样?”随意的说完之后,李岩正式提出对方明白的来意。

    “呵呵,不好吧。看得出,你是前辈。或许你已经有其他的饭吃了,这一餐要是我接受了你请,以后我怎么出来找饭吃啊?”李天域心里头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但他还是坦然笑道。

    “要不,你想吃什么,告诉我一下,看看是不是我的菜?”

    “不合规矩哦,这你应该比我更清一。

    李岩点点头,“那我就明说吧,你的目标,很可能有我在乎的人

    李天域摘下厚厚的眼镜,揉捏了一下眉心眼角,轻声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前辈不要逼我!”

    “放心,我不会砸你的饭碗。打电话跟说给老七一个面子,取消任务。”

    听到李岩轻描淡写的话,李天域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你威胁我?。

    李岩吐了一个烟圈,勾了勾手,让他靠近一点,然后低声笑道:“这叫沟通协商,如果我说已经私下先接了任务,要把这个客户先抹杀,这才是威胁

    李天域的脸色变了变,心里充满了矛盾。翻脸绝对不适合,会影响自己的计划,可他在这里,肯定不会让自己轻松碍手。

    “给我个面子,你不会受到处罚的。另外,我必须赞扬的,你的风格还是不错,继续保持,这顿我请了,慢慢吃、别浪费

    李岩说完就起身回去了。

    李天域眼睛余光观察了一下邯包房方面,继续低头吃东西。饭菜还是刚才的饭菜,两人交流的时间这么短,变冷都没有,味道还是一样的。可是刚刚吃得津津有味,现在则味同嚼蜡了。

    这一顿,他是绝对不想被请的,这不仅仅影响自己的声誉、收入,更加影响组织的声誉!

    他有点后悔,或许刚才应该把目标告诉他,那样的话,还有可能目标不是他要保护的人。不过他也有留意到刚才周云飞过去找李岩的情况,无疑已经证明他保护的人就是李岩这次管闲事保住的人。

    灿包房的门打开了,里面吃饭的几个人,都客套寒暄的出来,其中便有郁小滴的母亲陈明英。她今天和客户在这里商谈完之后,便吃饭一直到现在。助手、下属都一起在里面,跟周云飞一起在外面另外开一桌的,是那几个客人有保镖性质的司机。

    已经逼着李天域到了不得不决定的时候了。他取过饮料,一边喝,一边拿出了电话。

    “。是我。”

    “成功?”

    “还没有动手。”

    “嗯?”

    李天域顶着压力,低声汇报道:“有个自称老七的,要你给个面子,取消这次任务

    “什么?!”声音高了一点。

    “我在这里遇到一个自己人,他要插手管闲事。甚至说

    “任务取消!”经决定了。

    “你确定?这影响”。李天域急了起来。

    “确定!他说取消就取消!”

    “你是不是怕他会做出杀客户的事情?那是背叛组织利益,即便他脱离组织了也不能这么干!”

    李天域看起来在边讲电话边喝东西,但他另外一手正把玩一把透亮的不锈钢调羹,调整着角度,可以当一个不算很清晰的小镜子用,不用转头也能看到那边的大致情况,见到那群人在保镖司机们的护送下,往餐厅门口方向走去。他有点急了。

    “你要做的是服从”。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冷漠。

    李天域沉默无语,没有答应、没有挂电话,以此表达自己的抗议。

    “你取消任务,不会受处罚。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个为什么的原因,那样的话,你回表耍接受不服从命令的处罚!”比炮怕他拼着不服从命令,也要完成任务,那就无法完成老七的交待了。

    李天域人真的说:“我想放弃,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宁可回去向您领罪!”

    “老七的意思,只有我知道,但你应该知道切这个代号”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有了一丝敬仰。

    李天域手里的调羹掉在了桌上,拿电话的手也颤抖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他是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哟?”。

    “你还坚持要完成任务?”

    “不了,既然是呵的决定,无条件拥护”。李天域心里澎湃激动了起来,难怪他那么随噫的状态,就能让自己感觉到死亡般的危险感觉,原来是偶像杀手之王哟!

    “准备回来接受处罚!”完,就挂了电话。

    李天域很明白不服从的处罚,是多么严厉的,但他并没有后悔。他入行的时候,灿早已经是神话般的颠峰传说。在他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留下辉煌传寄的,仿佛已经消失于江湖。却无改于所有自己人的疯狂崇拜、所有同行的敬仰,杀手之王哟不在江湖的日子,江湖依然充满了他的传说,而且越来越神,,

    李天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会没有出手、便已经失手,但他更加没有想到,自己有机会跟请一起面对面。而且还是他请吃饭!这让处罚的代价也值得了。他又很后悔,刚才怎么不接他的烟呢?

    他此刻呆呆的拿着电话,很想要回头去看、去找心中之神,但却不敢起身、不敢转头”(未完待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