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神秘朋友们-【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叫我什么】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一百一十七章神秘朋友们

    …勿一百一十七章神秘朋友们

    白天去医院了,晚上又高烧凹,又急忙送急诊,也就打退烧、消炎针,然后就是挂点滴葡萄糖,心焦死,今晚还得好好守着”明天先保住基本的三更。今天口张月票,比前两天多了点,多谢大家。

    李岩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职员,他觉得自己不去上班,除了温倩怡会关心一下之外,最多只有黄樱会留意到,不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反正他也不在乎扣钱,便不客气的直接休息了一天。

    睡足了八个小时之后,李岩准备去公司把车开回来,那样就不用借车张语蓉的车了。洗漱完毕之后,他查看了一下手机信息,之前应该电话多,让他关机睡觉了。除了黄樱问他有没有事之外,竟然还有一条是陈小恩的,她不知道是从那里弄来了他的号码,问他是不是脚的问题又变严重了。让李岩有点汗颜。

    还有一条是孙小辉来的,开玩笑的说他是不是给海总榨干了。这让李岩更是汗颜,这家伙简直是乌鸦嘴啊,竟然一下就猜中了!不过即便告诉他是这样的,他应该也不会相信的。而看到孙辉的短信,他也明白了,陈小恩肯定是从他那里知道自己号码的。

    这些信息他都是看完就算了,但还有一条信息,则让他重视了起来。上面很简单,只有几个字:“好久不见,上线找我啊

    这是他手机里没有存下的号码,要是一般人看到,只是以为是错了,或者是诈骗短信,可是李岩很清楚这意思,这是他与人约好的一个联络方式。虽然他现在的身份很普通,近两年下来,也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但对于有些身份来说小心总是不会有坏处的。

    看完之后,他立即删除了这条信息,包括今天的其他几条信息,都一起删了。然后找出了另外一个手机,这个手机看起来样式已经有兵过时,就像是淘汰下来的老手机,实际上普通的外表是用来掩饰的,这是他一个叫管子轶的好朋友送给他的,据说是经过改装,可以避免绝大部分的监听手段。比普通手机信号更安全。

    匕次郁小滴被绑架,除了一个。手机信号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线索,当时他就是用这个手机找的管子轶帮忙。管子轶的表面身份,是一个电子技术方面的专家,其实还是一名绰号“管子”的级黑客,并且不是一个人。

    君子之交淡如水,好朋友不是非要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的。这两年来,他们联系的次数不多,一般来说,而一般都是有事情才联系。李岩想要找他,随时可以找到,他的电话都是安全的。而他要找李岩,则是先信息到他平时用的号码上,让他另外联系。

    “突然找我,出什么事了?”听到管子轶的声音,李岩直接的问道。

    管子轶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或许你要换一个环境了,最近有几方面的人想要调查你的信息。小。

    “你不是帮我弄好了吗?还怕人调查?”

    在大陆,只有政府公务员,或者国有企事业单位以及大学会弄档案,其他相当一部分人的档案。也就只有公安局的简单身份证档案。五百强之类的大企业的人事档案,也容易调查。但如果一个农民工,所谓的档案其实就很简单了,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很多用工的包工头,也只是靠人的关系来维系,不会有什么法律合同之类的。

    李岩进入天堂集团之前,就这两年的工作经验有记录,其他的都很模糊,着法调查。而在放假之前,他就让管子轶帮他把一切可能遇到的档案资料都弄好了。换句话说,他以前就是一个社会底层人员的形象,想要调查都无从下手。

    “肯定查不到你什么,但我既然监测到了这些,说明有人对你感兴趣,而且是在短时间内、几方面的人,肯定是你最近做了什么事,不会是勾搭了哪个大人物的情妇了吧?”管子轶人很开朗,喜欢开玩笑,即便是这个正经时候,还是以玩笑的口吻问了出来。

    李岩笑了笑:“情妇没有,大人物的女儿倒是有。”!”管子轶无语,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你牛!怎么样了?拐带私奔、还是始乱终弃了?”

    “少那么三八好不好?小。李岩笑骂了起来:“我是那样的人吗?小。

    管子轶想了想,点头确认:“确实,你绝对不会拐带私奔,即便始乱终弃,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套套”莫非你将人先所后杀了?小。

    李岩无语,咬牙道:“你要是再说下去的话,信不信我把你先所后杀了?”

    此大恐吓术一出,管子轶立即屈服,正经起来:“我只是通知你一下,你自己小心一点。都市丛林,也有其规则,个人还是要,四万。为。”

    “我知道。就是最近管了点闲事,上次让你追踪的那个手机,市长郁宏的女儿。我明说那次只是救他女儿,不愿插入他们的政治斗争。他和我说过不会调查我,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李岩大略的讲了一下,他的事情,很多人、包括老婆张语蓉都不能说,但有一些朋友是信得过、能说的,比如凹“比如管子轶。

    “明白了,郁宏,他的对立政敌、黑道,都有可能调查你。你放心,他们不会查到什么。”

    尔仅如此,如果能做到的话,找人帮我多留意一下天堂集团,我不想它受到连累。”李岩沉声道。

    管子轶立即醒悟,暧昧一笑:“哟系!明白地干活!我会上心的,不过你现在只有一个人,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俞墨城?找几个人来帮你”。

    “喊!要帮忙我需耍找老俞吗?我随时能叫来大把,风无情、彭断刀、刘云清”他们的实力,你也略知一二吧?”李岩笑道。

    “话不能这么说,术业有专攻,在你们的领域,他们几个都是高手,可是保护人的活,可没有那么简单啊。即便我是外行,我也知道攻与受,呃不,攻与防是不同的。”

    李岩知道他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并不担心,只是说了一句话:“过来。”

    管子轶被他的话震撼了一下,半晌才说:“你不是开玩笑吧?亲自过来帮你?不是你强迫的?”

    李岩哈哈大笑:“这由不得你不信,以我的魅力,还需要强迫吗?即便是也是乐于帮我的。”

    “呕,,让我呕吐一下先。”管子轶作势欲呕,然后又羡慕的说道:“话又说回来了,“不就是应该跟着。吗?我看你”嘿嘿。”

    “好了!少三八了,找点在市的消息灵通人士吧,我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啊。”

    听着李岩话中还有几分豪气,但管子轶已经暗叹了一声,低声道:“老七,你还要玩下去么?玩久了,人是会退步的;即便你不退步,玩得越久,羁绊会越多。想想以前的你,纵横天下又何需别人帮忙?”

    李岩沉默了起来,确实如此,他已经融入普通人的都市生活,且不说关系复杂的张语蓉,就是郁小滴、黄樱、海芙也能让他帮忙,这已经成为一种羁绊了。羁绊越多,破绽、弱点也就越多。

    “其实,是

    “好了,管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有我的打算。

    听李岩这么说,身为好友,管子轶没有再多说,尊重他的一切选择。

    挂了电话之后,李岩放下手机出门,边走边思索,除了郁宏、他的政敌,还有谁?李永浩?还有吗?

    哼!来吧!动久了想要静、静久了也该动一动,再不动的话,或许自己人都忘记我是谁了吧!

    想到这里,李著微微哂笑,并没有丝毫的紧张担心。

    虎蛰于林、龙潜于渊,即便看起来销声匿迹了,但虎还是虎,龙还是龙!正所谓狗行天下吃屎,狼行天下吃肉,环境确实会让人改变很多,但有些东西,是不会轻易因为环境而改变的!

    到了公车站台,很快就等到了公车。跟早上人满为患不同,这个,时候,主要客流是回程的,他是逆流搭乘,前往市区的乘客要少很多。

    第二次搭乘这路公车,多谢昨天早上那个挤奶硼的提醒,李岩已经记下了该到什么地方换乘。公车来到昨天那个公车站台,等了一会儿,换乘前往天堂集团。

    等他快到的时候,已经过了天堂集团下班的时间了。还要再走数分钟路,他也没有急,悠闲的散布过去,等人少一点去还方便点。

    网下车没走几步,他就听到了几声尖叫,是从马路对面传来的。寻声望去,竟然看到了昨天那个挤奶硼,她也是下班来搭乘这路车回去的。和几个女同事正在对面的站台,网网的尖叫,是两个同在站台等车的男子,趁着白领…们闲聊的时候,把她们的包拽了抢走!其中肯定有那挤奶硼的,而她不只是和其他女同事一样惊叫,竟然奋起直追!

    看到这一幕,李岩不由得摇头,挤奶硼啊,你固然比较辣,但高情那样的色狼是心虚之徒,当然随便你整,铤而走险抢包的可都是心狠之徒,他们并不会怜香惜玉,真的让你追上,轻的话挨一顿打,重的话,划上一刀子可就麻烦了。

    看看街道两边,除了那几个女同事急得跺脚外,其他路人都很平静。又是闲事,要不要管呢?

    【第一百一十八章你叫我什么】

    (晚上一点多又高烧背去医院。又打了两吊瓶,拍照后说是气管炎引起,看今天会不会再反复。泪一个,以前看别的作者说小孩生病,都感触不深,现在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那种焦急担心,真的是吃饭喝水的心情都没有,泪……五点回来到观察到现在都没再烧了,希望就这样没事。多谢兄弟们的关心,老赖也会更警醒,抽多点时间照顾家人。谢谢你们的支持和安慰!)

    蒋乐乐今天非常的郁闷,刚刚入手一个gucci新上架行货包包,立即带去公司炫耀一下。可惜的是,企划部的mm们,根本不及其他部门mm潮,对于时尚的东西,虽然有了解,却不够热情,有的同事说gucci不行,不如买1v的划算;有的说这种东西,只过一季又有更新的出来。杂志看看就好,追赶的话,太费钱了,非常不实惠。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她还不会郁闷,只是觉得她们已经有mm升级为了,开始务实、不重潮流了。要跟业务部的潮人们一起,就识货得多。可是企划总监陈爱远的一番话,则让她蔫了不少。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乐乐,听说你每天坐公车上下班,自己租房子?”陈爱远很认真的问。

    “对呀、对呀,陈总是不是要给我多一点补贴呢?”某人眼放精光。

    “做梦!呵呵,我不批评你省吃俭用买名牌,只是以我个人态度来说……比如我在坐公车时看到一个全身名牌的时尚女孩,左手gue1的香水、还带着cartier的珠宝……我不会觉得她很潮、很时尚,只会觉得是个山寨女王,即便她身上的都是真正名牌,我也一样会觉得是地摊山寨货,谁信搭公车的会舍得买奢侈品牌?谁信买得起奢侈品牌的会愿意搭公车?就是喜欢名牌乱搭的暴户,起码也有一辆好车打底啊!所以乐乐,我建议你还是先买辆车吧。”

    这话让蒋乐乐非常郁闷,时尚达人没有做成,反而让大家觉得是个有心无力、打肿脸充胖子的拜金女……刚刚下班的时候,路上和其他部门的同事一起,正有意无意的聊到新包上面,终于听到了期待的惊叫,让她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走到这公车站的时候。大家正传阅欣赏,没想到两个等车的男人会先一把将包抢着了。

    虽然被他们抢走的,一共有三个包包,另外两个没注意的也都失去了。可别人带着的,虽然不错,却也不是这种奢侈品牌,更加不是刚刚入手的新货。所以,在其他几个女同事惊叫的时候,蒋乐乐没有愣神,第一时间的追逐了起来。

    有没有搞错!老娘省吃俭用、才刚买的新包,虽然被批山寨潮人,好歹让我炫上几天吧?

    所幸她今天穿的鞋子根不高,一顿追逐,没有先把自己放倒。可是凭着一个女孩子,想要追逐两个有备而来抢包的男人,无疑还是差多了。越是追逐,距离拉开越大,让蒋乐乐又气又怒,即便沿路呼救,其他有路人碰到,也最多只是给她让开路、当然也是给那些抢包的让路。反正都是事不关己。

    ……

    “吗的!绳宇!那个女疯子追来了没有?”一手一个包,已经拐到小路一个抢包男子气喘吁吁的问。

    被他称为绳宇的另外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手里正拿着蒋乐乐的新包,回头看了一下,停下了脚步,长吐了一口气:“没有了!”看另外一个还在跑,追上几步,叫住了他:“建先,休息一下!没来了。”

    武建先和绳宇停了下来,蹲下大喘气,看着后面没有追来的蒋乐乐,才放心了一点。

    “吗的!不就是抢了一个包嘛,还追什么追。非得逼我出刀子不成么?”

    “就是,跟别人一样自认倒霉、大不了报警……呼,好久没人追这么远的了,太不习惯了,我都快跑不动了。”

    “嘿……这说明那妞的包,应该真的值点钱!”

    “吗的!应该是个名牌,我们又不识货,随便出手的话,会不会被宰啊。”

    “没关系,我可以帮忙鉴定一下。”

    气息稍微平复的武建先和绳宇大吃一惊,因为刚刚这个话,不是他们说的,而是没有现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蹲在他们旁边了!

    “你是谁?”他们刚刚都是看着后面路口,现在立即转了过来,警惕的看着他。

    李岩微微一笑:“你们说呢?你们是抢劫的,我是销货的,信不?”

    “你凭什么证明?”

    武建先和绳宇都怀疑的看着李岩。事实上,他们两个的心里,都把他当成是黑吃黑的了!要是普通人,看到他们的模样,哪里还敢靠近过来?只有同道中人,才会见财起意。可是……你一个人,还想要黑我们两个?

    “敢把包给我看看么?我能帮你们鉴定出具体的价值。”李岩温和的伸出了手。

    “哼!”武建先冷笑道:“我要是给了你,你抓了就跑呢?”

    绳宇则多思索了几分,阴阴的说:“先给你一个试一下,要是你敢耍花样……嘿嘿!”他手里只有一个包,另外一只手摸出了一把折叠刀,迅的打开晃了晃。

    “耍花样又如何?”

    李岩“耍”字刚刚出口的时候,人已经马步蹲起,同时出手了!先伸出的手迅抓住了绳宇的头,另外一手也抓住了武建先的头,将两个面对面蹲着之人的头部狠狠撞在了一起!

    “啊——!”

    李岩见尖叫的是武建先,有点惊讶,,不错啊!在我出手之下,竟然没有撞晕,还能出叫声?不容易了。

    “吗的!绳宇!你捅我干吗?”

    惊叫之后的武建先立即大骂了起来,李岩在细看,原来不是他特厉害。而是在撞过去的时候,疏忽了绳宇拿出刀子的细节,结果一不小心,他手里的刀子在前倾的过程中,扎在了武建先的大腿上,吃痛之下,他才清醒惊叫。

    “你们慢慢捅啊。”

    李岩笑着把三个包都拿了过来。

    绳宇已经晕晕乎乎的,武建先腿上大疼,让他惊恐的看着李岩,战战兢兢的说:“哥们,都是一条道上的。给条活路吧!”

    李岩一人踢了一脚,把他们踢倒在路边,然后往他们来的方向跑走了。

    “砍人啦!抢包啦!”武建先大叫了起来。当然,无论是他抢别人,还是别人抢他,听到、见到的路人,都是自觉的让路。

    绳宇虽然被踢倒,却醒了几分,见李岩度比他们快多了。嘀咕了起来:“这么快?难道他是抢男人东西,天天被追么?”

    ……

    “天哪!我怎么这么倒霉呢?”蒋乐乐,仰天抗议。见路边有人好奇的盯着自己看,立即瞪了过去:“看什么看?把你们的雪糕给我!要不告老师了!”

    哇!雪糕大盗啊!几个吃着雪糕看她的放学小朋友,赶紧甩开小胳膊小腿就跑,这位强大的姐姐,抢雪糕还要告老师,太可怕了……

    吓唬了一下小朋友,他们可爱的反应,让蒋乐乐心情好了不少,嘟哝着劝慰自己:“不就是个gucci包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老天,我刚买的呀……算了、算了,改天左手gue1的香水、还带着cartier的珠宝,我吓死他们去!”

    “哇!如果真的这样混搭,绝对犀利啊。叔叔我当年也不过是左脚耐克、右脚阿迪达斯,身上穿李宁,头戴霸气的阿迪王帽子,你的理想比我还高。”

    听到后面有人惊叹的时候,蒋乐乐迅的转身,眼睛瞪了过去,等看到是李岩的时候,才放心下来。

    “说完了没有?你很不厚道呐!竟然偷听别人讲话!”

    李岩笑了笑:“有吗?你在跟谁说话?除了刚刚被某人威胁抢雪糕吓跑的小朋友们,这会儿刚好就我们两个吧?我当然视为你讲给我听,正如我一说话,你就听到回答一样。非要这么说,那你是不是在偷听我的话?”

    “嗬!还以为你蛮老实的,竟然也这么痞啊。我跟你讲,我是在和她说话。”蒋乐乐眼中闪过一丝慧黠,作势拉了一下身边。“刚刚我们两个说话啊,谁说只有和你两个人?”

    李岩无语。

    “来,可可,跟他打个招呼。”蒋乐乐对身边说了之后,然后看着李岩,片刻后不满的说:“喂,人家跟你问好,你都不回答的么?”

    “回答了呀,你没有听到啊?我见你身边这位婆婆已经满脸微笑的点头了呀。”李岩一脸的愕然,又忽然奇怪的问道:“婆婆,你摸她头干什么?又抓自己的头?”

    蒋乐乐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忍不住快回头看了一下,然后白了他一眼:“好了,别想吓我了!什么都跟人学,你能不能有点创意?”

    “呵呵,创意?你闭上眼睛,我给你变个创意的魔术。”李岩左手一直放在后面,没有让她看到手里的包。

    蒋乐乐上下看了看他,“才不上你的当呢!要是你非礼我怎么办?”

    李岩有点晕,这位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对色狼的防范意识也忒强了。

    “那你转过身去。”

    蒋乐乐忽然笑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不用转了,我知道你帮我把包追回来了!”

    李岩只好拿了出来,“你怎么知道?”

    “你没理由会在这个时候、刚好出现在这里,除非是你也准备坐车回家,看到我包被人抢了,所以抄近路帮我抢回来了。”虽然猜到几分,但看到拿回来了,蒋乐乐还是很庆幸。“李岩,谢谢你!”

    “哈,如果不是你好心带我路线,我也不会来这里,这是你的好心有好报,对吧,挤奶妹……”

    “你叫我什么?”

    “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