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为你绝食】【第一百二十章艰苦抗议的小滴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一百一十九章为你绝食】、

    “这个……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昨天在车上的时候,你那句‘把人家的奶都挤出来了’,实在太销……太彪悍了,让人印象深刻,所以我给你取了挤奶mm的代号,刚刚不小心说漏了。”

    见李岩还挺老实的一本正经解释,让蒋乐乐很无奈,正准备给他来两句印象更深刻的,却听到后面传来了叫声:“乐乐!你没事吧!”

    其他几个女同事,怕她吃亏,因为距离公司没有多远,打电话去找人帮忙,然后也追了过来,只是她们有的穿着高跟鞋,度跑不快。这会儿才过来。

    李岩看到她们还有一点距离,似乎是把自己视为抢包匪徒,才高叫壮威。“可可?乐乐?你还喜欢喝可乐啊!”

    看着李岩戏谑的表情,蒋乐乐白了他一眼,快的说道:“呐,我之前不认识你,你就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明白没有?”

    她说完转身看着急忙赶过来的女同事们:“我没事,看!有人帮我们把包夺回来了!”

    那两个失去包包的女同事,都在惋惜不已,基本上没有想过还能回来,现在从蒋乐乐的手里接过包包,失而复得的感觉,好像大赚了一笔,都欢呼了起来,然后一起向李岩道谢。

    “不用客气,我看你们也都是天堂集团的吧?大家都是同公司的同事,正好碰上了,应该的。”

    “原来是自己人啊,那太好了。对了,我们两个包包不值钱,乐乐这个可是新买的gucci,你帮了她这么大的忙,一定要让她请客!”

    “对、对,乐乐一定要请客,我们不如……哦!对了,我们还有事呢。让乐乐单独请你就好了。”

    她们几个女孩子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面对面站着,担心蒋乐乐被威胁,现在知道是见义勇为、又都是一个公司的,立即便有了很多可持续展的遐想空间,大家都暧昧的起哄着,然后不等蒋乐乐分辨,已经转身离开了。

    “怎么样啊,见义勇为好青年,要不要我请客啊?”蒋乐乐撇撇嘴。

    “算了,挤……嗯,乐乐,你先回去搭车吧,我想起还有一点事,要回去公司一趟。”

    挤奶妹?蒋乐乐想到这个称呼,不由得一阵恶寒,农场挤牛奶的可都是大婶啊。“注意,别叫我乐了,我跟你不熟,请叫我的全名——蒋乐乐。”

    “你就叫蒋乐乐?”

    “不可以啊?”蒋乐乐有点汗:“你不会真以为我叫可乐吧?蒋可乐?还奖雪碧呢……”

    “嘿嘿,我想说的是。既然你叫蒋乐乐,又让我叫你全名,那我似乎只能叫乐乐。蒋乐乐那可是连名带姓了……”

    “歪理一大堆,你不走,我走了。”挤奶mm蒋乐乐担心gucci包包又被抢,低调的抱在胸前,往公车站台方向走去。

    李岩也跟着一起,然后过马路回公司。

    ……

    刚刚进入公司停车场,李岩便看到海芙的车开了出来,他很淡定、很自然的放眼望过去,捕捉到海芙那遮脸的黑框眼睛下,目光快的从他身上闪开、一本正经的看着前面的路。

    这让他有点好笑,还好跟她不是在同一个部门,否则的话,迟早会露出破绽来。

    开着休息了几天的qq出了停车场,李岩有点犯愁了。昨晚happy过度,以至于今天睡了一天,不早点活动的话,晚上回去会睡不着啊。可今天不是周末,找谁出去玩的话,都不会太晚。找徐平的话,他更是会大力推荐那什么春光、艳遇、貌似纯洁、貌似白|洁什么的小说,纯洁的幼小心灵受不了啊。

    在他无聊吓走了一段路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回家吃饭吧,晚上睡不着就多锻炼一下。管子轶说的对,休假久了,人会退步的。纵情酒色,身体会垮;安心平淡,心智会麻。锻炼还是必须的。最起码……身体好点的话,对民族古曲方面的造诣会比较高。什么梅花三弄、阳关三叠都不在话下,甚至十面埋伏、胡笳十八拍都能坚持下来。否则的话,一曲二泉映月、一起飞燕就受不了,甚至凤凰台上忆吹箫就搞定了,那多煞风景啊!

    就在李岩很阳春白雪的思索着身体与带数字古曲的联系时,电话打断了他的思路,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又是找我商谈潜规则的?这个好啊,体力恢复了。乔攀、宿清瑞也是,干吗就不多坚持一下呢?

    “哪位?”

    “你是李岩吗?我是陈明英。”

    “陈明英?想找我投资?你哪家公司的?现在已经下班了。”

    李岩觉得声音有点熟,应该是见面谈过的,不过接触的那么多,他又没有用心的记过,当然只有请客过的乔攀、楚逸以及宿清瑞、潘清君、高情他们几个有印象。再说,他刚刚花花肠子痒了,正想着潜规则的事情呢,女的,当然就不方便啦,经验不多、脸皮还薄嘛。

    陈明英没想到李岩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而且还一副很牛的样子公事公办,只好耐着性子自报家门:“我是小滴的妈妈,我见过你的……”

    此言一出。不用说后面的话,已经让李岩立即明白过来了。难怪有点熟悉,原来郁小滴她妈的声音!不仅仅见过,而且是在酒店里见过,自己当时还躺在床上,被人家的女儿压着纠缠不清……

    “原来是小滴的母亲,您好,我应该称呼您为郁夫人,还是陈女士?”一个代表市长夫人,一个代表女企业家,都是有身份的呀。跟他们不熟。李岩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讲究的。

    马英九老婆跟张艾嘉是幼年同窗,有一次马英九见到张艾嘉,提及此事,说老婆很想念她,并留了电话号码。等张艾嘉打过去的时候,便犹豫如何称呼合适,最后还是问的‘马夫人’,弄得马夫人也忙正式垂询,等知道是张艾嘉后哭笑不得。连见多识广的老牌大明星、才女导演,也会纠结官员家属的称呼,何况李岩?

    听了他的话,陈明英有点不耐烦,“叫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找你有急事!”

    找我有急事?不好吧?郁市长会有意见的,对了,我哪怕没被小滴扒掉衣服吧?

    戏谑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的恶搞,能让陈明英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应该只有一件事。他忙问:“小滴出什么事了?”

    “她……”陈明英语气抑郁,又犹豫着。

    这让李岩心里跳了一下,“她这些天不是住在家里么?难道周云飞那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

    “不是这样的……”陈明英决定直说,“我本来想叫你过来一趟,既然你这么担心小滴,我就先把情况跟你说了吧。这丫头……在玩绝食!”

    “绝食?”李岩无语,这么新潮的年轻女孩儿,怎么玩这么老套的把戏?难道陈明英先玩更加老套的棒打鸳鸯把戏?拜托,我们还只是鸭子、没有进化到鸳鸯水平。

    “嗯,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过来一下吧,或许现在只有你能劝说得了她了。”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陈明英的语气不无几分嫉妒和遗憾,自己的女儿跟自己玩对抗,却要求一个外人来说和,失败啊!无论事业上有多么成功,也注定了在母亲这个角色上、物质之外的某个方面,是非常失败的。

    “好吧。”李岩先答应了下来。

    掉头,往东部黄金海岸。这时候下班高峰期。考验技术、更考验运气与耐心的时候啊。

    一边开车,他一边拨打郁小滴的电话。上午他睡觉的时候,还结果郁小滴的电话,那时候她的神情还是很开朗,还说找他去打网球、游泳呢,怎么这才傍晚,就弄出绝食一幕来了?

    难道对陈明英来说,女儿一餐饭没吃,就叫绝食?那他今天也绝食了一餐……

    郁小滴似乎并没有受到棒打鸳鸯后的软禁待遇,手机一下就拨通了。

    “咦?李岩?很开心,难得你主动打电话给我哦!”一听到他的声音,郁小滴已经兴奋了不少。

    李岩可以想象她的模样,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家伙刚开始感觉就是个嚣张、脑残又无聊的富二代,没想到相处下来,竟然印象越来越好了。嗯,可能跟她改掉故意撞车找乐子之类的无聊恶习有关吧。

    “怎么回事?你妈打电话给我,说你绝食了?”

    “唉……原来是给我妈当说客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想我了呢……”郁小滴有点幽怨的说道。

    “行了,别给我玩这些小玩意儿。我正赶来你家,但路远、堵车,没那么快到,先说说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绝食威胁他们放你出去玩?”李岩估计她是在家里呆不住弄出来的玩意儿。

    郁小滴轻叹了一声,幽幽的说:“出去玩?哪有心情想这个啊……还不是为了你?他们要把我送走,不让我和你见面了。我不愿意,他们又不接受我的意见,所以我从前天就开始不吃饭了……”

    李岩吃了一惊,两个人身份悬殊,棒打鸳鸯的戏码不难猜到,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为了自己从前天就开始绝食了。更加没想到,即便是几天没吃饭了,一听到自己的声音,立即表现出的,却是最好、最开心的一面。

    他感觉有点什么东西在胸口充塞……

    第一百二十章艰苦抗议的小滴

    ……第一百二十章艰苦抗议的小,滴被郁小滴的话稍微感动了一下得李岩,让她在家里等着,马上过去。然后加快了度。奇瑞只是微轿,度、性能等,自然远无法跟奔驰等名贵轿车比,不过工具的水平只是一个因素,什么人使用工具,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落在李岩的手里,他已经磨合得很了解这车的性能,已经能挥出最大的效果小巧的车上、在他精妙的车技操纵下,在滚滚车流中腾挪闪躲、左支右展,也远比一般人的度快。

    到黄金海岸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七点了。来到了郁小滴家,很明显的,比上次来的时候,戒备森严了许多。确定是李岩之后,私家保安才放行让他的车子进去。

    在院子里的时候,李岩先看到了周云飞,这小子因为那天在酒店餐厅里的话,昨天中午没有接李岩的电话,以至于他的提醒,要辗转李洁传递过去了。

    “李岩!”周云飞叫住了要进去的李岩,走到他面前,压低声音道:“你说的情况,我已经核查了,确实有一个弟兄被收买,我很抱歉。现在已经处理了。小。

    李岩点点头:“你的专业素质,大家都是信得过的,非常时期,他们一家更加需要你们专业人士的扶持。剔除已经出问题的,固然重要,但留意有没有隐患,更加重要。”

    周云飞看着他,直言道:“我不喜欢你的个人作风,不过我欣赏你的敏锐直觉和观察力。昨天我没有接你的电话小是因为我正跟着陈总在一个重要的场合。”

    李岩微微一笑,他当然不会跟一个大老爷们儿去计较这些小事,琢磨他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虽然陈明英并不知道她也成为那些人的目标了,并且差点已经出事了。便婉转的提醒了一句:“陈总固然了不起,可或许在某些人的眼里,也不走动不得的,最近还是低们、蛰伏一点的好啊。”

    说完,他直接进去了,没有再理会周云飞。剩下周云飞默默的思索着李岩话里的意思,难道有人敢绑架陈总?她的份量,可不是郁小姐能比的,著名的企业家,动她的话,影响可不会小的。可是,风险大、收获也同样大,如果陈明英出事,可不仅仅是对郁宏精神上的打击、威胁,更加会涉及到他很多实质上的支持!

    周云飞怎么解读、分析,李岩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来到了郁家大厅里面,在这里见到了这里的女主人陈明英。

    “你来了。小滴的情况你应该打电话跟她了解了吧?”陈明英没有过多的客套,连水都没有让人给倒一杯,直奔主题。

    李岩点点头,郁宏是当面表示不干涉郁小滴任何决定,背地里的态度就不知道了,而陈明英很明显,态度只有一个人,不赞成郁小滴跟他有来往。这说明她肯定对他有成见,所以这个时候,他也懒得浪费时间跟她沟通、或者解释什么。

    “电话里说得不是很清楚,你带我上去找她吧。”

    陈明英点点头,略显疲惫的身躯站了起来,然后亲自领着她上楼。

    两人没有过多的交谈,到了楼上的时候,陈明英开口说了一句:“谢谢你能赶来。”

    她打了电话之后,也是不一会儿就看一下时间,心里对于大致的路程、时间很清楚。当然也不会期望李岩有高跑车,无论是打的、地铁转公车、还是普通私家车,要过来的时间都不会很快。现在他出现的度,已经在她的意料之外,以她的精明细心,不会忽略掉这个细节。

    李岩随口应了一句,留着观察着经过的地方的种种情况。第一次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郁小滴父母是什么人,观察的是这里的设计风格、装潢、装饰等。现在则不同了,既然保安队伍里面可能混入内鬼,也有可能早已经在里面给安装上了窃听、监视之类的物品。

    同行的陈明英,看似在领路,但以一个女企业家的细心,也一直在暗暗留意李岩,看他目光所及,略一思索,已经明白他心中所想,当即轻声说道:“得蒙你的提醒,周队长已经带人全部彻查了一遍。”

    “嗯,很好李岩点点头,没有更多的评价。

    上次李岩只是跟着郁小滴来到郁宏的书房,见过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并不知道她的闺房何在。

    现在跟着陈明英过去,很快就确定是哪一间了,因为他看到有一扇门前,放在一张椅子,李洁正端坐在门口。她是周云飞请来保护郁小滴的,能让她如此守护,无疑就郁小滴的房间了。

    “李小姐,真的辛苦你了。小。陈明英上前微笑致谢,她很明白,这个时候,一个可靠的保镖,往往代表着能在危险时刻救女儿一命,所以语气非常的客气。

    之前的见面,李岩并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第一次在电影院,根本就没有留意,只是听了卑!后,才凭着记忆一排除,勉强得出个身影。乏是近距离接触过,只是她的一头碎有意的散落在脸上,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脸,看不清楚的具体长什么模样。

    现在是在郁家,不需要她更多的伪装、也没有刻意神秘,所以,只是一套利落的运动装,脸上头梳理得分开,露出一张漂亮又带着几分英姿的年轻俏脸,只是不知道是性格问题,还是为了保持她职业的冷静,和她说话的态度一样,脸上也是保持着酷酷的表情。

    看到这位敬业的女保镖,李岩多了几分尊敬,作为一个受朋友之托、临时受命的保镖,能做到门神一样的贴身保护,尤其是一个女孩子,职业素养实在不低。

    “应该的。”李洁简单的回应了一下陈明英,在目光扫向李岩的时候,对于他脸上有点古怪的表情,立即想到他对自己的“傻妞,评价,忍不住有一丝火气,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后起身把椅子移开。

    李岩心里有点奇怪,瞪我干吗?我网网可是在心里赞美你呀。

    小滴,你听到吗?李岩来了。”陈明英上前敲门,通知女儿。

    很快,房门就打开了,露出了郁小滴的小脸,迅的看了一下,她二话不说,做贼似的一伸手,抓住李岩的手,把他拉了进去,然后又迅的将门关上。

    看到这一幕,陈明英微微苦笑,我是她妈啊!十月怀胎生下她来的,从小把她抚养长大的,现在却不如一个外人,女生外向啊”真不明白这李岩有什么好的,对小滴使了什么迷药。

    看了看边上的李洁,她忍不住轻叹一声,蔡后问道:“李小姐,你也跟李岩接触过,你觉得他这个人毒么样?”

    李洁想了想,酷酷的摇摇头:“不便评价!”

    “为什么?”

    “我个人对他印象不好,评价的话,容易带着个。人主观色彩,所以不便评价。”李洁如实说道。

    陈明英不禁莞尔,真是诚实的孩子,没有社会上的虚伪客套。而这真诚的回答,也让她暗暗扪心自问,我对李岩的印象呢?貌似也不算好吧,那样的场面,肯定是他教坏了小滴,要不那么纯洁的小女孩,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是”我的评价,会不会也带着个人主观色彩过浓呢?

    “李岩,你真的来了!”关上门之后,郁小滴拉着李岩的手不放,山声的雀跃欢呼。

    李岩细看她的模样,明显比上次见面憔悴了许多,不过精神状态似乎挺好的,尤其是现在。

    “你这几天真的都没有吃饭?”

    “说话算数,说不吃就不吃。他们不让步的话,我继续不吃饭、不出门。”郁小滴拉着李岩到她床边坐下。

    床上还放着一个开着的粉色漂亮笔记本,即便是不出门,她这年纪的小女生,也是闲不住的,只要不封锁网络,宅于家里,也一样对外沟通。

    “让什么步?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李岩观察力屋内情况的时候,现有个白色的胸罩落在枕头前,忍不住看了一下郁小滴,才有空留意到她,竟然是穿着睡裙,胸前隐约可见微微的凸点。

    郁小滴的重心都在他的身上,目光随着他的目光转动而转,看到枕上物品,又见他看过来,顿时大羞,双手抱在胸前,又去把那东西塞到枕头底下。嘟哝着解释道:“我这两天都不出门,只有李洁进来过,用不着穿得那么正式吧

    李岩又看到散落在床上的几样物品,伸手过去拈起一个,在郁小小滴的面前晃了晃,似笑非笑的问道:“请问说话算话的郁小滴同学,这是什么东西?”

    本来正羞涩脸红的郁小滴,看到他手里的东西,倒没有更尴尬,转移了注意力,轻声娇笑了起来:“嘻嘻,我对他们说的是不吃饭,没有说不吃零食啊。这些巧克力是我以前的存货,我又没有让李洁给我偷拿进来吃。”

    李岩有点好笑:“你这样的绝食,虽然能够打持久战。可你应该清楚,不吃蔬菜水果、连续以高热量的巧克力充饥,会让你胖的。”

    “我也没办法啊!我这是艰苦抗议、又不是真的想不开,我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郁小滴扁扁嘴。

    “好吧,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医生也不靠谱小孩今日没烧了,送去幼儿园了,下午回来出了很多红点,把老婆吓坏,又要送医院,我上网查了一下,结合骤然高烧、反复高烧,3、4日骤然退烧,然后出红点等待征,根本不是气管炎,而是“幼儿急疙”的情况,据说这走出一次的疹子、出完过两天就好了。今日继续三更,明天争取能加一更,多谢大家的支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