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越级挑战】--【第二百二十七章 库克厅】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对于敌人和内奸,他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杀人灭口是唯一的结果。放他们离开的话,就是给自己制造日后的麻烦。

    听了李岩的话,刘爆立即和几个当年以前在这里受刮过的杀手一起。把求饶的袁品和已经挣扎着坐起来的打晕拖了出去。

    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这些是教官曾经教过的问题,这又是刘爆非常熟悉的地方,自然有方法解决。

    在他们拖着两咋,人离开之后。其他人都看,既带着兴奋、又带着敬畏。就好像普通人平日里对国家元的态度二样,有的是欣赏。有的是敬仰,有的是不屑,但在让他们亲自见到元的时候,往往都会是兴奋而激动的。

    看着所有的人,李岩再次开口了:“我这么久没见大家,当然不会只是为了这几句话而让大家聚集。我来还有一个目的,即让实力够的人提升等级!”

    提升等级?这话引起了小小低声议论,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等级,就是定的枪、刃、拳、花内部等级。这只是内部分级,只是一份荣誉,但也会关系到给大家安排任务的优先级。旭叭的评级是全方面的综合考量。我今天的提升等级,主要是考量个人战斗能力,如果达标之后,报与录,完成相应的任务之后,即能够得到承认。”

    听到李岩这么说,立即勾起一些新秀的兴趣,他们从新手合格毕业之后,即得到了一个“枪级”的评定。对于上面的三个等级,等想着一鼓作气的攻克下来。只是这个等级;一向是据他们完成任务的状况,综合评定出来的。从来没有给他们冲击提升的机会,现在这些年轻人都兴奋了起来。

    有一些已经是老油条了,当然觉得这样的虚名不是最重要的,实惠才是关键。但现在听到李岩说这会与接受任务有优先级关系,又看到新秀们的蠢蠢欲动,也按捺不住了。可以不在乎这名、不能不考量这后果啊,而且被人过也很没面子。因而,他们的心也不得不热起来。

    “凹!请问如何才能得到您的肯定,是您亲自考核么?”有人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立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现场不乏视为偶像的杀手。但对于偶像,不全是尊敬和仰视;更多的是激励他们向偶像挑战!那既是为了荣耀、也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信心。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给他们出手机会的,这当然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了二能和偶像一战。哪怕明知道是输,也是很大的诱惑。

    李岩目光投注过去,只是一眼。看得那人忙低下了头。

    “之前跟那个鬼佬交手过的两位,是新晋的枪级兄弟吧?你们跟有差距,吐跟我有差距。所以。如果我直接考核你们,会打击你们的信心!”

    现场有一大批的人低下了头,网,才的情况他们都看到了,那个可以算是秒杀般的接连击败、击伤曾哲卑和李天域两个。可是李岩一来。又是玩一样的秒杀击败了。其中的距离,不言而喻。

    “今天的模式是,越级挑战!”李岩继续说道:“枪、刃、拳、花。我们只有四级,我们人也不多。只要一级一级向上挑战即可,枪级如果战胜刃级,再完成一个级任务。就是新的刃级成员。其他也一样。拳级的兄弟如果有信心,可以挑战我,然后接受级任务,最终成为花级。”

    李岩说完之后,从中央离开,迈步跃升,上了边上一台废弃机器上面。从上面挥手,示意其他人按照各自的实力分开,然后开始挑战。

    李岩自己居高临下,就是代表了他是独一无二的“花”级。下面二十多个杀手也立即分成了三部分。包括刘爆他们几个也很快回来了。只是杀人灭口,还没有毁尸灭迹。打听了情况之后,立即融入了进去。像刘爆常年坚持苦练,一直就盼望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以前没有过这样的形式,所以他是希望得到“凹的觉、赏识,现在有机会越级挑战,当然非常兴奋。

    拳级的刘云清和彰断刀陨落,剩下就只有石建恩和回来的风无情,还有闰平和齐仲韬两位教官也是。刃级的杀手有九位,枪级的十五位。枪级的也不全是这两年新毕业的。也有是因为实力没有大提升的老手。

    看到大家都摩拳擦掌了,狄证高处的李开口问道:“我们不能长时间拖着。呐联料体能消耗,允许先向上一级挑战,再接受下一级的挑战

    其实无论是哪个先,差不多一半的人,都得打几场。先有挑战权的,就是他们四个拳级的,不过闰平和齐仲韬不为所动,石建恩和风无情也没有动。本来风无情是有心挑战哟的,因为上次他输得太容易了一点,以至于他不相信“叨的真正实力。但在看到刚才李岩出场对付的场面。他已经服气了,那可是实打实的,做不得假。换作他自己,打印的把我都没有,更加不用说赢得那么轻松、快。

    见他们竟然放弃了挑战哟的机会,其他人都暗暗可惜。但呐已经把话放出去了,如果实力没有靠近,其他人没有资格向他挑战,也只能无奈了。

    不过像刘爆这样的刃级成员,就兴奋不少,因为打赢之后,他们也可以算是准拳级了,那或许就有资格挑了。九位里面,马上有四个人出来挑战。

    闰平和齐仲韬两个教官,现在也是被挑战对象。包括石建恩、风无情,四个人都不敢丝毫的托大,因为他们自己很清楚,他们的近身格斗能力,根本没有贬呀那样绝对的优势,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刃级兄弟灭了,那样的话,不仅仅丢了面子,也直接影响到地位。拳级次于花级,人数也不多,所以才有特殊的面子,如果各个都拳级了,那他们也就不值钱了。正如凹是唯一的花级一样。

    先出来挑战的。是有以前吃亏的,因为刃级有九个;到后面的话,至少体能上可以占据一点优势。不过像刘爆这样的,已经来不及了。

    李岩站在机器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目光所及,他们四对人的出手,…落入眼中,内行看门道,他不仅仅是让他们越级挑战的证明,也通过观察他们的出手,分析他们的综合实力,尤其是应变能力。

    轮出战,大家的兴致都是在最高状态,而敢于像拳级起冲击的、不在乎体能消耗上占据一点优势的,都是实力较强、信心较足的,而执行任务,比拼的是综合实力,近身格斗只是其中一部分,大家的差距并没有那么悬殊。一比试起来,并没有出现刚才那样的秒杀状况,四对都呈现胶着。

    李岩是看他们所有人的可取之处,不一定是绝对的实力,而其他人更多的则是分析对比自己,原本很多信心满满的枪级成员,在看到刘爆等四个刃级成员挥出来的实力之后,也没有那么自满了。

    现在交手的四对,几乎是最精英的一部分,不仅仅在技巧、实力方面出众,在反应、经验等方面,也要比其他人高出一筹。三分钟之后,闰平和齐仲韬双双落败,而石建恩和风无情则还是凭着苦战捍卫了。

    下面人群的角度。只看到结果,李岩则看出了他们的心理变化!闰平、齐仲韬会被挑战成功,不是他们经验、郴5、反应等有问题,相反,这些他们都耍更胜一筹,但长时间的教官工作,让他们比杀手们少了一份锐气、杀气!正如他们不向哟挑战一样。对胜利、晋级的渴望,他们也不如刘爆等刃级成员。

    同样的,石建恩和风无情就没有心态上的差距。在压力方面,也比们们两个大,所以顶住了挑战者。

    刘爆和另外一个挑战成功,他们四个无论是兴奋还是气馁的,都没有闲着,到另外一边。接受枪级成员对他们的挑战。接着是另外一批对阵四个拳级的,

    十几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已经轮遍了,十五名枪级成员,有六个挑战成功了刃级,有资格接受级任务的考验,成功则将正式成为刃级成员;九名刃级成员,只有两个成功,他们有机会接受级任务考验,成功则将成为拳级。而原先的石建恩和风无情,只想着跟哟多提升,此刻每信心挑战。

    刘爆他们两个。本来也想接着挑战灿,但经过一番苦战才挑战教官成功,让他们明白跟哟之间还是有巨大差距。他们是凭着长期苦练出来的,现在终于获得一半的成功,都已经非常兴奋了,也没有想着一蹴而就。

    这一番越级挑战之后,李岩明显可以感觉到,整介。“他们,组织的所有成员,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开始大家都暮气沉沉,缺乏漏点与目标,似乎来谈判散伙似的。现在基本上都有动力,成功的兴奋的期待着真正的任务考验。没有成功的想着自己就差一点点,结果比人低一头,都憋着一股劲。

    而这,正是李岩要的效果,,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现身的目的已经达到,当然不会吃宵夜了,这不是玩乐的环境,大家各自分散离开。

    【第二百二十七章库克厅】

    很快,其他人都分散离开了。除了住在这里的刘蹊之外,还有石建恩、风无情、闫平和齐仲韬四个没走,想要和king多接触一下。

    他们四个也可以算是核心成员了,也想要看看李岩有没有特别的指示。

    李岩看着他们几个,知道他们的心思,简单的吩咐“我没有特别吩咐,这次就是和大家见见面,具体业务方面,还是由queen会安排。新人对queen有什么猜想正常,但你们都是核心老人了,应该清楚,queen是绝对忠诚的,她的指令可以代表我。”

    大家都默默点头,除了曾哲智刚才叫嚷出来,其实他们对于queen也是服气的。或许也是因为queen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关系。如果她现身的话,让人现领竟是一个娇滴滴的梦幻美女,反而难以服众了。他也不会说的,能让他知道、就已经觉得是荣幸,泄露出去后果难说,他可不想无意中的出卖了king

    李岩想了想:“我本来想要马上离开香港的,不过闫教官说,已经有很多同行知道我来了香港、赶赴过来,如果我连夜离开,传出去还以为我怕了。我不会怕谁、他们不会怕谁!我决定在这里多逗留一天。希望能有比god厉害一点的对手会会……”

    齐仲韬有点惭愧,“对不起,袁是我们训练出来的,毕业才一年多,就做出如此之事。我们两个也有责任!”

    闫平也有点忿然:“所幸这个god很自络、自傲,只是想要挑战您,要是带着枪进来、在暗处袭击的话,这次后果就严重了。”

    刘蹊也有点惭愧,因为这是他负责接待的,只是二十多个人,竟然出了这样的问题。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以前的级别,熟悉的也只有几个,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的,即便是在他的地方上开会,他也没有资格核查所有人的身份、检查所有人身上的武器。

    李岩摇摇头:“袁菇只是出卖、传播了一下,消息的扩散,是另外有人插手。”

    看了看他们五个人,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几个都是最核心的成员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知道。前些日子的事情,你们多少知道一点。我们有几个优秀的成员,被一个组织重金收买,私下参与恐怖活动。违背了组织条则,我当时已经赶到,本想要让他们回来,可是他们自觉无法回头,最后的结果是被清理了。

    对于他们的事情,我和queen在检讨我们的工作,同样的,对于利用我们的人去送死的幕后策划组织,我不会放过。他们很清楚这一点,不想被覆灭,就必须先除了我,甚至包括‘他们!我的高调回归,是对他们宣战的信号,而他们也利用其他杀手来对付我。”

    “这个组织是……”闫平皱起了眉头。

    “南亚的三叶草组织。god不是唯一,甚至不是最强的。我收到风,还有退隐多年的著名杀手‘耶稣’,以及这两年风头最劲的"泪"

    听到李岩的话,他们几个都微微皱眉,毫无疑问,在他们的心里。耶稣和泪的名头,他们都听说过。

    刘蹊忽然心里一动,然后出疑问:“king,几位大哥,今晚来的那个代号叫‘god,跟‘耶稣’会不会有关系呢?”

    大家都互相对视起来,因为god本来是这两年崛起的新秀杀手,有自己的知名度,耶稣是一个已经退隐近十年的杀手,所以刚才并没有人产生这样的联想。现在听了king的话、又加上刘蹊的异想天开,也都联想起来。

    西方人的耶轹、上帝什么的,在东方人听来,是会觉得相近角1搞混,就像佛陀、菩萨大家一听都会归类到佛教一样。

    “难道耶稣开马甲复出了?”李岩古怪一笑。

    刘蹊忙说:“不可能吧,那个‘joau’已经十年没出现过了,退役之前已经纵横数年,加上成名前的时间,现在至少应该是四

    大家都笑了起来,“king是开玩笑,joau当年也是风云一时的王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就这样被king秒了,也太夸张了。”

    “你们回去吧,我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将比以前肩负更加重要的责任、使命,让你们了解一下情况。但无论是其他的杀手,还是三叶草,我都会亲自解决他们。”李岩说完,便准备离开。

    他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其他人壮威、帮忙,一个人也更加容易融入黑暗之中。

    他们几个是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ki∧!i这么快又要分开,都有点连憾。其中又以第一次私下接绁到ki∧3的刘蹊更激动,眼见偶像要离开,他忙叫出声挽留:“k卟g,你临时决定留下,不如我给你安排一下酒店吧?反正我们也不怕他们任何人,那也用不着特意避讳,不如大家一起吃个晚饭?”

    听到刘蹊的话,齐仲韬马上附和:“不错,你一个人不惧他们任何人,我们一起又何惧之有?大家兄弟可是很难有机会见到你,呵呵,赏个脸吧!”

    听到他们这样说,李岩想想也是,虽然没有准备、没有携带武器,但又何惧之有?

    “好!那就麻烦刘燃你造地头蛇了。”说完,李岩也把京剧脸谱摘了下来。

    他们四个是见过李岩真面目的,而刘蹊则还是头一次见,激动之余,也现并没有见过他,并不是像god一样跟别人混进去的。想到他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进去了,自己却一无所知,更是佩服。

    刘蹊开着一辆大面包车,拉着五个人一起离开,他开得很快,技术也很不错。

    看他很赶的样子,石建恩问道“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啊?”刘蹊笑道:“港岛中环!”

    大家都很元语,虽然不是非常了解香港的具体情况,但至少明白现在是在新界,中环在香港岛,要横穿九龙、过海,其中路过的旺角、油麻地、佐敦、尖沙咀等等,都是非常繁华的路段,遇上堵车的话……

    “这也大防麻烦了吧?就是你妥吃好、住好一点,九龙就有大把的地方。”李岩苦笑道,这刘翡太热情了。

    刘蹊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忙解释说《“大家请放心,行走的路线我已经查过、计算好了,加上我的度,不会耽误太久的时间。虽然麻烦一点,不过……呵呵,难道有机会招待king,当然要追求最好的!我已经通过关系,定了亚洲第一流的餐厅。那家酒店也非常不错,正好可以入住。”

    看他说的兴奋模样,其他人也好奇起来,询问亚洲第一流的餐厅是在什么地方。

    刘蹊一边快的驾车,一边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位于中环干诺道的文华东方酒店,以拥有亚洲最大最豪华的客房,最美味的膳食,最现代的设施,屈一拍的水疗中心等闻名。撒切尔夫人、尼克松、福特、老布什、苏丹、戴安娜王妃、汤姆克鲁斯、凯文科斯特纳、马友友……很多外国政要、明星名流来港,都选择入住这一家。

    不过对内地很多人来说,这家酒店的知名度,不是来自豪华宽敞客房、设施、膳食、也不是名流见证,主要来自酒店一位明星熟客,年4月1日在酒店咖啡室一跃而下……

    刘蹊今天大力推介的,是文华酒店的餐厅。这里有香港著名的法国菜、。广东菜餐厅,但他要光顾的,是全港独一无二的库克厅。库克厅位于该餐厅厨房的中心位置,最多只能接待12位客人,宾客们必须通过另一家餐厅的后门被领进餐厅。

    库克厅的行政总厨,曾在五登全球最佳餐厅榜位的“ebsp;这里没有固定的菜单,客人们享用的都是主厨一时兴起之作,一顿饭有1o到15道菜,菜品种类繁多。

    还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的……贵。

    刘蹊一路上的介绍,让大家都有了好奇心。好不容易到了中环,赶到了文华酒店。他已经先打电话给他的朋友anehoy让ahbhoy先帮预定了客房,然后等着他们。

    这样的餐厅一般人不知道、一般人也消费不起,但因为接待客人太少,还是供不应求。如果不是刘蹊跟酒店管理的aehoy交情不浅,而且昨天提前打招呼,根本轮不到他们。

    “你只说两个?”anthoy拉着刘蹊,有点无奈。

    “帮帮忙,都是我的好兄弟。”刘;拍拍他的手,他原本是想着有机会请ki驷

    athoy有点无奈:“还好我预算多了点,跟我来吧!”

    李岩几个跟着anthong穿过了一家餐厅,从后门进入了库克厅(knugroom)这独一无二的昂贵高级餐厅,并没有想象中好,不过人家的麦点是主厨、是菜,也只有尝过之后才能确定。

    里面已经有五个客人,在他们进来的时候,有的继续品尝食物,有的抬头看了过来。而他们几个,却都第一时间把目光集中在其中一个客人身上!

    【第二百二十七章库克厅】

    ?rry。几乎是最晚的一次更新了,不是世界杯的缘故,老赖连伪球迷都不算,最多是凑热闹。今天因为点私人事情耽误了。抱歉、抱歉!新增【1112x3】兄弟、【逗鹅鸳】兄弟两位舵主,非常感谢大家的打赏。)

    很快,其他人都分散离开了。除了住在这里的刘燨之外,还有石建恩、风无情、闫平和齐仲韬四个没走,想要和king多接触一下。

    他们四个也可以算是核心成员了,也想要看看李岩有没有特别的指示。

    李岩看着他们几个,知道他们的心思,简单的吩咐:“我没有特别吩咐,这次就是和大家见见面,具体业务方面,还是由queen会安排。新人对queen有什么猜想正常,但你们都是核心老人了,应该清楚,queen是绝对忠诚的,她的指令可以代表我。”

    大家都默默点头,除了曾哲智刚才叫嚷出来,其实他们对于queen也是服气的。或许也是因为queen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关系。如果她现身的话,让人现领竟是一个娇滴滴的梦幻美女。反而难以服众了。

    “king,你什么时候离开?”石建恩上次和他在g市见面过,也知道他包车赶往s市,估计他现在还是在s市。当然,king的消息,他是对谁也不会说的,能让他知道、就已经觉得是荣幸,泄露出去后果难说,他可不想无意中的出卖了king。

    李岩想了想:“我本来想要马上离开香港的,不过闫教官说,已经有很多同行知道我来了香港、赶赴过来,如果我连夜离开,传出去还以为我怕了。我不会怕谁、‘他们’不会怕谁!我决定在这里多逗留一天。希望能有比god厉害一点的对手会会……”

    齐仲韬有点惭愧,“对不起,袁喆是我们训练出来的,毕业才一年多,就做出如此之事。我们两个也有责任!”

    闫平也有点忿然:“所幸这个god很自信、自傲,只是想要挑战您,要是带着枪进来、在暗处袭击的话,这次后果就严重了。”

    刘燨也有点惭愧,因为这是他负责接待的,只是二十多个人,竟然出了这样的问题。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以前的级别,熟悉的也只有几个,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的,即便是在他的地方上开会。他也没有资格核查所有人的身份、检查所有人身上的武器。

    李岩摇摇头:“袁喆只是出卖、传播了一下,消息的扩散,是另外有人插手。”

    看了看他们五个人,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几个都是最核心的成员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知道。前些日子的事情,你们多少知道一点。我们有几个优秀的成员,被一个组织重金收买,私下参与恐怖活动。违背了组织原则,我当时已经赶到,本想要让他们回来,可是他们自觉无法回头,最后的结果是被清理了。

    对于他们的事情,我和queen在检讨我们的工作,同样的,对于利用我们的人去送死的幕后策划组织,我不会放过。他们很清楚这一点,不想被覆灭,就必须先除了我,甚至包括‘他们’!我的高调回归,是对他们宣战的信号。而他们也利用其他杀手来对付我。”

    “这个组织是……”闫平皱起了眉头。

    “南亚的三叶草组织。god不是唯一,甚至不是最强的。我收到风,还有退隐多年的著名杀手‘耶稣’,以及这两年风头最劲的‘泪’。”

    听到李岩的话,他们几个都微微皱眉,毫无疑问,在他们的心里,king是最强大的,但实力、资历到他们这程度的人,了解的事情会比新人更多,也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king再强大,未必是天下无敌。耶稣和泪的名头,他们都听说过。

    刘燨忽然心里一动,然后出疑问:“king,几位大哥,今晚来的那个代号叫‘god’,跟‘耶稣’会不会有关系呢?”

    大家都互相对视起来,因为god本来是这两年崛起的新秀杀手,有自己的知名度,耶稣是一个已经退隐近十年的杀手,所以刚才并没有人产生这样的联想。现在听了king的话、又加上刘燨的异想天开,也都联想起来。

    西方人的耶稣、上帝什么的,在东方人听来,是会觉得相近而搞混,就像佛陀、菩萨大家一听都会归类到佛教一样。

    “难道耶稣开马甲复出了?”李岩古怪一笑。

    刘燨忙说:“不可能吧,那个‘jesus’已经十年没出现过了,退役之前已经纵横数年,加上成名前的时间。现在至少应该是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刚才那个‘god’,不过二十几岁。”

    大家都笑了起来,“king是开玩笑,jesus当年也是风云一时的王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就这样被king秒了,也太夸张了。”

    “你们回去吧,我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将比以前肩负更加重要的责任、使命,让你们了解一下情况。但无论是其他的杀手,还是三叶草,我都会亲自解决他们。”李岩说完,便准备离开。

    他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其他人壮威、帮忙,一个人也更加容易融入黑暗之中。

    他们几个是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king,这么快又要分开,都有点遗憾。其中又以第一次私下接触到king的刘燨更激动,眼见偶像要离开,他忙叫出声挽留:“king,你临时决定留下,不如我给你安排一下酒店吧?反正我们也不怕他们任何人,那也用不着特意避讳。不如大家一起吃个晚饭?”

    听到刘燨的话,齐仲韬马上附和:“不错,你一个人不惧他们任何人,我们一起又何惧之有?大家兄弟可是很难有机会见到你,呵呵,赏个脸吧!”

    听到他们这样说,李岩想想也是,虽然没有准备、没有携带武器,但又何惧之有?

    “好!那就麻烦刘燨你这地头蛇了。”说完,李岩也把京剧脸谱摘了下来。

    他们四个是见过李岩真面目的,而刘燨则还是头一次见。激动之余,也现并没有见过他,并不是像god一样跟别人混进去的。想到他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进去了,自己却一无所知,更是佩服。

    ……

    刘燨开着一辆大面包车,拉着五个人一起离开,他开得很快,技术也很不错。

    看他很赶的样子,石建恩问道:“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刘燨笑道:“港岛中环!”

    大家都很无语,虽然不是非常了解香港的具体情况,但至少明白现在是在新界,中环在香港岛,要横穿九龙、过海,其中路过的旺角、油麻地、佐敦、尖沙咀等等,都是非常繁华的路段,遇上堵车的话……

    “这也太麻烦了吧?就是你要吃好、住好一点,九龙就有大把的地方。”李岩苦笑道,这刘燨太热情了。

    刘燨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忙解释说:“大家请放心,行走的路线我已经查过、计算好了,加上我的度,不会耽误太久的时间。虽然麻烦一点,不过……呵呵,难道有机会招待king,当然要追求最好的!我已经通过关系,定了亚洲第一流的餐厅。那家酒店也非常不错,正好可以入住。”

    看他说的兴奋模样,其他人也好奇起来,询问亚洲第一流的餐厅是在什么地方。

    刘燨一边快的驾车,一边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位于中环干诺道的文华东方酒店,以拥有亚洲最大最豪华的客房,最美味的膳食,最现代的设施,屈一指的水疗中心等闻名。撒切尔夫人、尼克松、福特、老布什、苏丹、戴安娜王妃、汤姆克鲁斯、凯文科斯特纳、马友友……很多外国政要、明星名流来港,都选择入住这一家。

    不过对内地很多人来说,这家酒店的知名度,不是来自豪华宽敞客房、设施、膳食、也不是名流见证。主要来自酒店一位明星熟客,2oo3年4月1日在酒店24楼咖啡室一跃而下……

    刘燨今天大力推介的,是文华酒店的餐厅。这里有香港著名的法国菜、广东菜餐厅,但他要光顾的,是全港独一无二的库克厅。库克厅位于该餐厅厨房的中心位置,最多只能接待12位客人,宾客们必须通过另一家餐厅的后门被领进餐厅。

    库克厅的行政总厨,曾在五登全球最佳餐厅榜位的“e1bu11i”餐厅工作过。这里没有固定的菜单,客人们享用的都是主厨一时兴起之作,一顿饭有1o到15道菜,菜品种类繁多。

    还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的……贵。

    ……

    刘燨一路上的介绍,让大家都有了好奇心。好不容易到了中环,赶到了文华酒店。他已经先打电话给他的朋友anthony,让anthony先帮预定了客房,然后等着他们。

    这样的餐厅一般人不知道、一般人也消费不起,但因为接待客人太少,还是供不应求。如果不是刘燨跟酒店管理的anthony交情不浅,而且昨天提前打招呼,根本轮不到他们。

    “你只说两个?”anthony拉着刘燨,有点无奈。

    “帮帮忙,都是我的好兄弟。”刘燨拍拍他的手,他原本是想着有机会请king。

    anthony有点无奈:“还好我预算多了点,跟我来吧!”

    李岩几个跟着anthony,穿过了一家餐厅,从后门进入了库克厅(krugroom),这独一无二的昂贵高级餐厅,并没有想象中好,不过人家的卖点是主厨、是菜,也只有尝过之后才能确定。

    里面已经有五个客人,在他们进来的时候,有的继续品尝食物,有的抬头看了过来。而他们几个,却都第一时间把目光集中在其中一个客人身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