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念雨菲明白李岩拿了门票就会离开,所以在刚刚把门票给他-的时候,就对李洁说道:“李姐姐,你能不能请你先出去一下,我们有点话说……”

    李洁点点头,如果是其他人,她还会怀疑,但李岩这个人,无论多么看他不爽,但也是相信他的,留他在这里,只有被色的危险,而不会有生命危险。她心里忍不住暗暗冷p乡,这家伙真的是够无赖的,我保护小滴的时候,他勾搭小滴,我们保护两个日本女孩的,他把她们拐走了,现在刚刚保护这个少女钢琴家,他又来勾搭了……

    她心里也怀疑起来,是真的那么巧?还是这家伙别有目的?如果是巧合的话,这厮平日里勾搭的女孩子肯定非常多,才能重合那么多。如果别有目的……是针对捷锐?针对我?

    在李洁满腹疑虑的出去之后,收好票的李岩,也就直言不讳了:

    “上次要杀你的是两个韩国人,看你那么冷静,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人要

    杀你,这次你还敢请韩国人来做嘉宾?”

    “请坐。”念雨菲指了指椅子。刚刚只是进来了,就这样站着说话的。

    李岩想了一下,过去坐下了。

    “多谢上次相救,你说的对,我确实知道有人杀我……”念雨昱!在另外一张一张椅子上坐下,苦笑道:“不是我冷静,而是我已经经历过多次这样的生死,早已经麻木了……”

    她此刻的秧情,没有了有人时候显露出来的娴静,也没有了钢琴家的气质,更没有少女的朝气、跳脱,流露出来的只是无助和哀伤。

    “是不是韩国人要杀我,我不知道,知道也没有意义……其实,我以前见过你的。”念雨菲想着这次过后,他应该不会再战自己,所以干脆挑明了。

    “你以前见过我?”李岩微微惊讶。这一句话也引伸出更多的意思,上次用一片牛肉在枪口下救了念雨昱!,但那不一定是杀手,也可以是一个武林高手之类的。可她现在这句话,则说明,她很可能早就知道他杀手的身份!“我怎么没有印象?”

    “你当然忘记了我了……因为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当年……”念雨菲开始有点走神,“当年我只有这么高……那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只有十岁。”

    七年长?!

    七年的时间,对于十七岁的少女来说,是有记忆的人生的一半多。而念雨菲的人生又不同寺别人,对她来说,那是她人生的分岔点,这七年更是占据大部分的人生记忆。

    对于李岩耒岁,七年,也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时间点。总有一些事情,是习惯去连忘的,总有一些事情,是要抛弃在人生回忆中的。今时今日的他,已经有点记不清楚了七年前自己的模样,记不起七年前做的事情了。因为,他不愿意去回忆。

    可是人脑是神秘的,关于记忆,即便淡忘了,甚至隔了几十年,条件成熟,还是能让你突然的记忆起来。

    七年前、十岁的女孩、香港、杀人任务……

    这些关键词在大脑里面组合,已经成功的调集了李岩的记忆碎片,让它们重新组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事件的回忆。

    “我想起表了。

    “想起耒了?”

    “那一次,我是来杀你的。

    “是的,你是来杀我的……”

    这似乎应该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而说起这件事,两个人都是那么的平静。至少,表面都是平静的。

    七年前的李岩,并没有威名赫赫,只能算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后起之秀。那时候组织也才形成不久,人手还没有多少。他那个时候接任务很多,以c级b级任务为主,a级还比较少,s级的任务还没有接触过,正是他高展的时候。

    其中有一个任务,是到香港猎杀一个目标。

    任务难度只是c级,但报酬却是不菲,不不少b级任务还高,所以也吸引y很多杀手竞争。正值快上升通道的李岩,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一个机会。香港的任务,对于他来说,堪称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他基本上是最早一个找到目标的,可是找到目标之后,他却头一次的犹豫了!

    委托人给的目标,是一栋别墅里的人,要全杀光。潜入别墅之后,李岩看到除了保姆佣人之外,主人是一个美丽少妇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女童。没有人会花钱雇杀手杀保姆,主人才是目标。可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年幼小女孩,他真的有点下不了手。

    杀手不等于刽子手,刽子手是执行于命令,心理负担比为了利益的杀手要低。而心里负担,会让部

    温和、包括做善事让心里平街。

    对于杀手来说,最没有心里负担的目标,无疑是恶名远扬的政客、黑[道人物,或者为守不仁的富人。老弱妇孺,老人、弱者、妇女,都不会太难,只有小孩,只要没有,泯灭人性,一般总是难下手的。

    然而,人性其实也是有价的。

    会雇凶杀人者,人性基本上也就临时屏蔽了,灭门灭口、斩草除根才是他们的目的。有一定积蓄的职业杀手,或许能思索一下有所为有所不为,但若急需一笔钱,或许几万块就能把人性给卖了。

    那时候的李岩犹豫了,他是最先赶到的,却在别墅里面潜伏了一天一夜。他原本等着男主人回来,只杀男女主人,是他能够下得了手的。

    可是还有很多人在竞争这笔生意,他没有等到男主人回来,却是其他杀手陆续赶来。

    面对竞争对手,他那时候挣扎了,但最终没有抢先动手。

    于是,保姆佣人、美丽少妇,都先后死在了杀手枪下。在关键的时候,那个让他不忍出手的小女孩,让他有了第一次管闲事。

    ——如果不救妃,那他一天一夜的犹豫根本就没有意义了,只是让她多活了一天而已。

    他将小女孩藏在了阁楼,自己据守挡住了几拨杀手的扫荡冲击。那一次,没有人知道是他,只是以为别墅里面还有一个高手保护小女孩。他捡回了女主人的手机,也无法联系到他父亲,又守了一天一夜之后,事情还没有惊动警方,小女孩终于等到了一个她父亲的电话,知道一切之后,她父亲也派人来接她。

    李岩没有跟她说几句话,让她看到了脸,也犹豫过要不要灭口,但他那时候还是有哨己原则和信念的,最终保护她等到了救援的人,然后悄然离开。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失手!

    或者不能算失手,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手,只自己放弃了那次任务,还友情客串了一次保镖。之后他继续崛起,a级任务、s级任务,一个个被完成,而且大多都是以意外死亡的形式出现,让杀手界知道的i爷不为之动容。k1ng开始扬名,“他们”开始雄起……币香-港枝↑过「的那个小女孩,他再没去留意过,包括没有去打听当初的雇主、或者她的父亲。所有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过去了的经历。

    “你来杀我,最后却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保护了我一天一

    夜,我在十岁的时候,已经死了很多次……”念雨菲轻声道。

    一个十岁时候就看着母亲死在面前,差点死过几次的人,难怪能做到漠视死亡。

    李岩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想到当年自己犹豫下顺手救了的小女擒,已经成为了美少女钢琴家,而且竟然还记得他。

    “那一次要杀戍的人,是我的哥哥……同父异母。你应该能猜到,我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也能想到……我其实是一个私生女。我和妈妈的生活条件一直不错,但我见到父亲的机会,总是不多的,虽然他很疼我,但在我最需要父爱的前十年,得到的并不多……

    或许是补偿,除了生活方面的供给,据说我父亲当时准备把一部分产业留给我,这引起了我同父异母哥哥的不忿。那时候他已经跟随父亲打拼过一段时间了,本该是他一个人的家业,突然多了一个……·野种)妹妹来跟他分,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冲动之下,他接受了别人的建议,雇凶杀人……”

    听着念雨菲的讲述,李岩并没有多大的感触,这些年来,他什么事情没有见过?现实比小说影视更夸张,像她这样的故事,只能算是很常见的一种,只是说了一个开头,就能知道整个过程。

    不过他还是听完了她的话,因为……念雨菲应该没机会把这些话倾诉给其他人听!虽然不知道她的具体成长过程,但无疑她的父亲已经摆平了一切,也对她非常照顾、保护,即便是这样,也无法让她像普通人一样正常成长。

    如此人生,又能有多少知心朋友?这样的经历,能随便说出去吗?他,算是知情人,所以她可以无所顾忌的讲出来。

    “所有都已经过去,你纠结也无用,按你现在的人生走下去。或

    许才是你母亲想要的结果!”

    李岩说着站了起来,无论她现在的情况如何,不是他想要了解的,更不想掺和进去,离开是最合适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