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求月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弗三百一十一章逼供,睡美人陈爱远被双规了!

    当然,不是被政府纪委双规,而是被李岩、段海波双规了。

    我们新闻报道上看到的官员出事,往往就是被“双规”但很多普通人其实是不懂什么意思的,但报道看多了,基本上知道等于落马的意思。其实只是在规定地方、规定时间内交待要调查的事情而已,也就是说,被带走软禁、隔绝调查。

    这是游离于法律之外的模式,对贪官污吏管用,对陈爱远也管用。

    单单把他关在一个全黑暗的房间里,不让他看到一丝光线,也看不见人影,只听见段海波的声音。按照李岩的授意,段海波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在黑暗之中,先讲述逼供的手段。

    和平年代,大家对于种种酷刑,甚至在电影里都难以看到,只能在中看看,然后自己想想。而崇尚金钱的年代,一个把心思用在敛钱、牟利上的人,又岂能有革命先烈一样的毅力?

    在黑暗中困了许久、早已经压抑得内心慌乱的陈爱远。听着黑暗中传来的阴冷声音,讲述着那严刑逼供的手段,他感觉好像有很多眼睛在盯着他,那是充满了杀戮气息的感觉,他毫不怀疑这个黑暗中说话的人,会真正的用处那些手段来。

    是以,还没等到段海波真正出手甚至还没有等到把把所有的手段讲究,陈爱远已经崩溃了。他只是为了钱而已,如果人被玩残了,就算有亿万身价。又有什么意思呢?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呀。

    他的坦白交代。被录音为证。而他本人,也要求做到两点。一是向总裁坦诚所有吃里扒外、出卖公司的情况;二是吐出出卖公司所得收入。做到的话,可以允许他自动离职,所有的证据也秘而不、不予检举司法途径。

    黑暗中的陈爱远。已经被那些“用针筒刺入眼睛用小锯片割肉”之类的逼供手段吓破了胆,看不见却又感觉得到的危险。是最慑人的。对他来说,能保住一条性命、保住身体安然无恙,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了。虽然理智告诉他,对方只是在吓唬他,并不会真的要他的命;但感觉告诉他,黑暗中那看不见的人虽然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但他总觉得不止一个人,好像有无数人在前面逼迫他一要杀他的话,是绝对敢杀的!

    能够从这个乌漆毒黑的地方离开,脱离这种不着边际、心悬半空的状态,即便付出所有、即便离职,也是值得的了。而不公开证据,也给了他一丝希望,还不至于走上绝路。

    于是他乖乖的交出了存有大部分现金的银行卡、和密码。这当然不是他所有的家底,除了一些小钱外,他还有一部分用于投资了,这会儿自然不会去变现。而他交出的那些。也基本上跟他坦白的出卖公司所得差不多。根据他的交待,这些年来,他虽然通过不同的方式、多次出卖公司的信息。但价格不是固定的,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

    当然,现在只能吐出一百多万,跟公司的损失比起来,也只是很小一部分了。

    不过以前的损失已经损失了,商场如战场,这一点小哼段的损失。对天堂集团来说。也无关紧要,否则也早就挖出来了。李岩要他吐出来,只是对他个人的惩罚。这钱他也没法还给张语蓉、或者公司,只能是先转入他自己的账户。

    整个过程只是用了几个小时,在陈爱远吐出钱、应允之后,已经拥有录音证据的李岩,让段海波放了他。按照他的估计,陈爱远自己肯定不会亲赴公司。而是会马上躲起来。不过这已经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做完了事,两个人另外出去喝酒。对于今晚的行动,段海波丝毫不能尽兴,本以为是要帮李岩干点大事,没想到只是充当了一下打下手掳人的活儿,还有就是讲述了一下逼供手段,根本没有出手就招供了,让他很无趣。

    李岩则是比较满意。以他自己动手的话,其实还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让陈爱远毫无隐瞒,那就是通过“心魔。控制住他!

    但那是李岩一个人的秘密,即便是山或者管子轶、俞墨城、郑逸轩等人都是不知道的。那对他来说,虽然是有反噬伤己的副作用,却也是关键时刻救命的奇效!而越是隐藏得深,越是有效,基本上让他运用过“心魔,的人。都已经死了!唯有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同样的,也唯有死人,才不会被催眠、心理医生之类的勾起回忆。

    而这个陈爱远。他不想用杀的方式解决,所以,段海波的威胁已经管用,当然是最好的。

    段海波是不需要李岩报酬的,只是再个人喝了一阵酒,尽叨删了酒,便各自分开回家。都是有老婆的人哪,主晚回乞川风不。

    等李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他现张语蓉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便走了过去。

    开门一看,见已经沐浴更换睡衣的张语蓉,侧躺在办公室的大沙上,还有轻音乐响着。看样子她是有很多工作没有处理完,想要息片刻再起来。

    李岩轻轻走了过去。蹲在张语蓉的面前,想要让她回去房间睡觉,工作是忙不完的。

    正待开口的时候,他却说不出话来,整个人被睡美人的芳姿吸引了。只见她把一条手臂屈起,枕于头下,修长的娇躯如弓屈卧。

    晶莹粉嫩的俏脸就在他的面前,闭上眼睛睡着的语蓉,没有了大总裁的威势、没有了冰山美人的冷艳,有的只是让人不忍惊动的安宁美。

    李岩虽然也有过跟她零距离的亲密接触背着她,但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从容的欣赏过。以至于他到嘴边的叫唤声,自然的停住了,就这样蹲在她的面前,欣赏着绝代佳人。脸上的肌肤,欺霜映雪、又如羊脂白玉,只让他想要伸手触摸,又恐唐突佳人;黛眉微弯、睫毛轻笼,虽然灵动的美眸闭上了,却难掩一分灵秀之气;隆起瑶鼻之下,是粉嫩的樱唇,没有口红、没有唇彩,纯天然状态,却更加有着诱人的风姿”

    很近了,近在咫尺!

    李岩此刻,已经忘记了身在何处,忘记了时间未来。他此刻唯一期望的,就是能够不着痕迹的亲吻一下面前犹如睡梦中的女神、仙子一般的语蓉。

    不过,他并没有逼近过去,这咫尺的距离,让他可以细细欣赏,却不忍亵渎、不忍唐突。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的目光终于沿着颈部向旁边看过去。

    侧卧的语蓉,身上已经换了睡衣,奴的睡衣丝毫不见性感,几乎把身体都遮掩了。即便只是近距离的欣赏,若不想触动,也是看不到什么春光的。

    当然,李岩此刻并无那样的心思,如此面对着身前娇躯。他的鼻中也闻道如兰似扇的淡淡微香。是沐浴乳的香味么?

    是。又不是。

    沐浴乳的香味确实有。但在那之外,依稀还有别样的清香!

    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心理作用”李岩已经没心思去深究,他的目光继续沿着睡美人的屈着的身躯,往旁边看过去。

    虽然她的睡衣裤很保守,把身体几乎都遮住了,比之窜裙装时候还露出的一截小腿尤甚。但现在,因为她躺存沙上睡觉,脚上当然没有鞋子。因而,在睡裤之下,一双玲珑玉足,呈现在了李岩的面前!

    李岩毫不犹豫的移动蹲着的身体,到了玉足之前。洗澡沐浴后,她的小脚上面,没有柜袜的包裹,完全的展露出来,带着沐浴乳的味道。

    良好的出身、良好的习惯、或许还有细心的保养,让她一双臣、足,没有丝毫老皮、细嫩如婴孩、白哲如牛奶,晶莹剔透,依稀可以看见皮下的微微血管,而皮肤单看就能看出非常的细滑,

    李岩并无恋足癖、或者对脚比较向往,但看到面前这对虽然没有三寸那么夸赞的短却胜过金莲的白玉美足,也不禁泛起了将其捧于怀中细细把玩的想法。

    当然,想法归想法。若真的如此,对语蓉来说,只怕比偷亲她一口,还会让她惊恐了。

    看了许久,李岩克制住自己没有动手,也不时的回看她的脸部,以免她醒了过来,现自己在偷窥她的脚,那大家都尴尬了。

    “语蓉语蓉,”

    重新回到她的面前,李岩轻唤了两声,想要叫她起来。

    却只听到张语蓉轻哼了一声,然后将身体翻转了一下。由原来的侧卧,变成仰卧。从她的模样、鼻息来看,似乎还在睡着。

    人总是如此,刚刚睡着、睡久了很容易叫醒,刚刚由浅度睡眠转向深度睡眠的时间段,则即便被叫醒,眼皮也是难以睁开,心中更是渴睡。

    或许语蓉已经睡了好一会儿了,现在就是如此吧!

    李岩站了起来,没有再叫她,却把办公室的门打开,然后出去了。

    没过多久,他又回来了,然后直接走到了沙前,弯下了腰,把手往张语蓉的身体伸了过去!跌出前十了,泣求月票支援!

    感谢昨日打赏的兄弟:如叹热嘿蚓小二厌、我是一条比。、凶潘帕斯、啸傲浆糊匹、牛像暮愚颂牛、书友酥刀王团匈谭躬、书友猛刚。峨瑚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