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第一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张语蓉想到他碍手一次之后。以后肯定会更加大胆,必须要趁机让他答应以后都不碰自己!同时她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抽噎哭泣的话,只会显得柔弱无助,会更加助长他的嚣张气焰!必须要拿出自己强势的一面来!

    为此,她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再有丝毫抽泣,看着前面的李岩,只是眼泪模糊了眼睛,有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吸了一口气,张语蓉努力让自己恢复了冰冷的状态,然后不带感彩的说:“李岩先生,我希望你只是一时冲动,以后若大家还要以现在的状态维持下去,你必须做到两点!第一,不许进入我的房间,第二。必须任何形式的触碰我的身体!否则的话,我定然搬出去住!”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她多少有点色厉内髅,因为两个人的关系,乍看是李岩高攀了,却是李岩付出更多。最起码的是为了满足她父亲而不是她去付出为了他的父亲。道理上她是知道这一点的,但原则上她也是不能牺牲自己的人。所以,在说出之后,只能希望李岩真的会如他自己说那样,而不会大家一拍两散。

    可是,对李岩来说,这显然是想多了!上一辈的恩情,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既然应允了下来,只要双方还没有达成共识,只要张天翼还没有生龙活虎起来,他就不会随便耍脾气离开、或者以此要挟张语蓉,那也忒无耻了一点。真要会这么做,也不用等到今天了。而且他对张语蓉。也已经不是当作一个毫无关系的人。是有着自己的心意,即便想要赢得她,也是靠自己的努力、魅力去争取,而不是威胁。

    初次看到高高在上的总裁老婆、泪水盈眶,小女人的委屈一面,让李岩也不禁枰然心动,只觉得她想要什么都答应她,哪里还会计较那么多。当即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张语蓉因为眼泪的关系,看不清楚了他的表情,又不好直接的伸手去差,那样太明显展示自己哭了。

    所以正快的眨巴眼睛,想要看清楚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答应得那么快,肯定是敷衍。如果做不到呢?”

    李岩微微一笑,安抚道:“这样吧,我允许你在房间里、办公室、书房、走廊、客厅等地方,到处藏好剪刀,如果我做不到的话,随便你咔嚓了我!”

    “好!你誓!”张语蓉虽然还是觉得他的态度有点儿戏,但总算没有一拍两散。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誓?”李岩迟疑了一下,“誓言这种东西都是比较虚的,就像山盟海誓,从来不会是真的一样,”

    “你不敢宾”张语蓉眼前已经清晰起来,盯着李岩,冷冷说道。

    李岩想了想,笑道:“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得加上一条!”

    “加上什么?”张语蓉警惧的看着他,感觉在这弈面,跟他斗智,比正规的商业谈判更危险,这子似乎随时会挖好坑等着你跳。

    “小时候看过电影《方世玉》么?”

    哪跟哪啊?!对于这厮的跳跃思维。张语蓉非常的无语。

    “比武招亲之后洞房花烛,雷婷婷以为是随便比武赢了,拿着剪刀伺候;方世玉以为是白天看到的丑丫环假冒的小姐,隔着红盖头,一个说绝不嫁给他,一个说娶了她死全家。结果,嘿嘿,,所以,我要加一条,只是“没有你的允许”我不进入你的房间,不碰你的身体。”

    李连杰、李嘉欣英雄美女组合的这部电影,张语蓉也是看过的,在异着他说的桥段时,她更是联想到了另外一个。桥段:两人结婚后碰到算命的,算命先生说,这个夫人能有一子一女。方世玉说,这么少啊?算命先生又说,你就不同了,你有二子二女。两人听后很高兴,雷婷婷更是先恭喜了一番,才反应过来不对。

    不知道怎么的,她竟把这跟自己和李岩联系起来,以后两个人会不会也是”她抛开脑中被李岩引导的不着边际的联想,冷哼道:“哼!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的!”

    “行,那我誓,四细李岩拽了一句英文,心里则是暗笑。事无绝对啊,哪天你扭到脚了,看你让不让我碰你。

    即便他誓,在张语蓉看来,也是很难以相信的,不过作为男人,他已经这样让步了,她也不能再过分的逼下去,就准备让他出去,却现他的嘴唇、下巴上,都有血迹,活像一个刚刚咬过人的吸血鬼一样!

    她微微一惊,难道是我刚刚咬的吗?我有咬那么重

    见李岩似乎毫无所觉,再多说几句,可能血迹就要低落自己床头了。语蓉终究不忍。“擦一下你的嘴吧!像什么样子,”

    擦一下你的嘴吧。这话怎么这么邪恶呢?和的同音字啊。

    李岩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是故意保留如此的,这是证据啊,生理上咱也是受害者呢。

    “没事,让它流点血吧。过一晚上肯定会有牙印、会肿起来,明早月瑶看到,说不定会乱想咱们怎么了,为了不让你尴尬,我决定等会儿再挤一挤,把嘴唇上的血流干了、把伤口扯大一点,就不会有牙印,我可以说是摔到了

    李岩说着站了起来,“说到做到,我现在就离开你的房间,以后永远不再踏入半步。除非你的允许

    他说得很快。根本不让张语蓉接话,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走出了房间。这让她刚刚想要说话,只能停留在嘴边。

    为了不让我尴尬,把嘴上的血流干、把伤口扯大?这又何必呢?

    虽然她也考虑到了面对月瑶尴尬的问题,可也不忍看着他这样将伤口加重啊。她微微苦笑,心里暗道:笨蛋一个!你就不会在月瑶起来前先去上班啊?就不会拿点冰敷一下啊?

    语蓉坐了起来。靠着床头,脑子里只有刚刚李岩说的话。虽然怀疑他是故作可怜。或者有意自残,想要让她有内疚之心。可一想到他会真的放血,就算不出大问题,明早也比如是脸色、嘴唇白,加上嘴上的伤口,这样能去上班么?

    “哼,那样被人看到,还以为他被人抓去蹂躏了一百遍呢!他无所谓,也不能连累了我啊。怎么说他也还是”要是以后这关系被揭破了,岂不是让人以为是我干的?还想得更夸张?那可丢死人了”

    张语蓉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起身离开卧室。

    看到李岩的房门紧闭,她犹豫了一下,独自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的时候。她却讶异的现,客厅还亮着灯。走过去一看,是李岩靠在沙上抽烟。他的嘴上的血迹果然还保持着,并没有擦洗,也没有敷冰什么的。

    张语蓉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诺大的客厅,只有他一个人、一根烟,也没有开电视、没有一点其他的声响,显得那样的空荡、那样的寂寥,

    她一向是反感李岩抽烟的,大部分的时候,他也会做到不在她面前抽。可现在。看着默默抽烟的男人,她却希望烟能带给他一点安慰。因为,看着他的样子,让她以己度人:他错了么?只是亲吻了一下自己的老婆,却被咬不说,还要接受不平等条约,对男人来说,应该很难受吧?

    可是她也没有错。所以,她也不好说什么。

    感觉到李岩的目光看了过来,张语蓉将注意力转移过去,人也走了

    “怎么还没睡?下来藏剪刀?”李岩看她过来。笑了笑,把烟头熄灭了。

    张语蓉却被他的笑容弄得挺不是滋味的,他这算是好心态的面对我、还是自我解嘲的苦笑?藏剪刀”

    “我”,渴了。下来找水喝,”她忙随口说了一个理由。

    找水喝?李岩哭笑不得,即便她房间没水喝,也不用跑下楼来找啊。“哈哈,我又想起一个故事,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

    “呸!你才是乌鸦呢。”张语蓉的刚刚的一点情绪被他打扰了,说完立即走向厨房。心里暗道:你到底是强颜欢笑。还是没心没肺呢?

    带着一丝无奈。她进入厨房,找了一点碎冰,用胶带装了,然后重新来到客厅。

    李岩还坐在那里。没有重新点烟,却是打开了电视,虽然声音关了,但多少有点声响。

    “就特意下来找冰块吃?”看着她手里的碎冰,李岩有点汗,上火也不用吃冰块嘛,这不有现成的人形灭火器?这调侃的话,却是不便说出来的。

    张语蓉抽了几张纸巾,连冰块一起递过去,“擦一下,用冰块敷一下!别说在公司被人欺负,回家里又被我欺负。”

    为了不让自己晏得有关心之意,她故意的面无表情,语气也居高临

    敷冰块,也就减轻一点疼痛、消肿而已。李岩本来也是下来找冰块的,后来一想。被老婆咬一下也敷冰,老子还不用那么娇气吧?便没去,只是准备抽根烟再上去。

    见到张语蓉下来的时候,他便猜想她是这个用意。但现在见她真的是为自己而来,也是有点感动的。他没有忸怩,认真的接了过来。

    “瞧这话说的!公司谁敢欺负我?家里老婆更是贤惠呢恳求月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