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二百二十二章吵架,李岩不行混迹又新增一位堂主,书真齐仲韬兄弟,昨日越过舵主,直接成为堂主!非常感谢。让红钻以上的书友达到刀位,混迹也在打赏总榜进,多谢所有打赏的兄弟!

    张天翼自己看好的女婿,当然不会故意整李岩,没把他刚刚“为国争光。的测试说出来。

    开车离开的时候,李岩随口问道:“咱们让给你什么好东西了?是给我吃的吧?。

    张语蓉微微脸红,没好气的说:“什么咱们?是我妈!”

    “你妈不是我妈?嘿嘿,不跟你抢。给我吧!”李岩伸出了来。

    张语蓉将他的手拍开:“什各呀?”

    “不是带给我路上吃的么?”李岩又看了一下,好像没见到她提着大包小包,看来是理解错了啊。

    “就知道吃!要吃的不会自己买呀!我妈给我东西,还要给你审核吗?。张语蓉急匆匆的娇嗔,粉脸涨红。

    极少看到她这个样子,李岩有点奇怪,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翻脸起来?不去激怒她,他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开车。

    一通抢白之后,张语蓉的目光看着车外,也不和他说话。

    两个人就因为这么一点小问题。一直到家没有说话。到了之后,张语蓉也没有等他,自己就先下车进去了。

    她的态度变化,让李岩很想要打电话问一下丈母娘,到底是生什么事情了。以张语蓉的性格,不至于为了开玩笑的问她要东西而生气呀。

    出来在院子里点了一根烟,又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况,李岩想起来了。那时候故意说张天翼不对的时候,她就使劲的拧了他一把,后来又说出“蓉儿”之类刻意亲昵的话,就让她很不高兴了。估计在她父母面前,她还是强作笑容,到了车上的时候才趁机作的吧。

    想到这里,他有点索然无味。看来,虽然她心里并没有其他的人,但自己在她的心里,也没有重要到那里去。只是不得已的临时老公,在父母面前的恩爱,也只是一周一次的恩爱秀啊。

    不得不说,张语蓉在他的心里越来越重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开始的暂时责任,到现在的真正感情,或许她又开始关心他、在乎他,可他何尝不是因为她而有了很大改变?而停泊了下来?她忍受他很多不好的一面,他也忍受了许多本来不会有的责任。

    他一度觉得,跟张语蓉在一起没有多少感情,压力大,即便是不求永远的爱恋,也是郁小滴更合适一些。可当郁小滴一起回到家里,当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现自己同样的难以做出选择,根本无法做到取一舍一。

    所以,他有点不负责任的拖着。让时间来做抉择。因为,身边有感情的女孩们当中,除了月瑶相处最久之外,其他都只是这几个月陆续接触的。爱情不跟时间成正比,但爱情也需要时间来见证。或许,真的不到死的那一天,都不知道真正爱谁多一点吧。

    虽然谁都可能随时死,但一般人说到死亡,往往想到的是七老八十的时候。他跟一般人不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或许有一天,就倒在别人的伏击下。他早已经不去想那么遥远的事情了”

    抽完烟,李岩进去,没见到人,月瑶也不在。

    本来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若是有任务要出去,月瑶都会为他准备、安排好一切。不过现在的出差,显然不能帮他收拾行李。她即便有心,也不便这么做。这里的女主人是张语蓉,无论他们的关系如何。

    李岩回到了房间,看看时间还早着,他便去了健身房锻炼了一阵,然后例行跑步。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健身房的门开了。从外面进来的,是月瑶。

    她随手把门关上,然后走到了李岩的旁边。

    李岩意识到她肯定有什么话要说。因为平时都在家的时候,她出于避嫌,不会单独关上门和他在一个房间。

    “月瑶,怎么了?”他没有停下跑到,但目光已经看向了月瑶。

    月瑶拉了一张凳子过来,在他旁边坐下,仰头看着他说道:“我考虑之后,还是把你将“泪。杀了的消息流出去了,”

    月瑶也锻炼,而且刮练时间比现在的李岩还多。不过她是在白天,所以这会儿她看起来很悠闲,他们不在,她和保姆一起吃完饭,现在已经沐浴换上睡衣了。还是张语蓉给的那些性感的,现在坐在跑步机的边上,以李岩站在上面跑动的角度来看,随便就能看到胸前一抹雪白的酥胸、以及迷人的沟沟,

    这让他有点尴尬,可要看着她说话。就只能俯视,而俯视的结果,就会让他因为跑动而甩动的某处,幅度显得更加大一点。

    “咳,你决定就行……李岩把眼神看向前方,做出一副认真跑步的样子。

    月瑶继续汇报:“消息放出去之后,正有人出来驳斥。应该可以确定是“泪了。”门※

    这个结果,李岩并不意外,因为昨晚回来之后,他就联系上了管子轶。然后通过管子轶找到了俞墨城。详细了解了一下。他从周异那里套来的内容有限,但可以确定那是杀手。跟那个赌场的幕后老板有什么关系、具体是什么名字也模糊。

    “嗯

    如果只是汇报这两点,月瑶用不着搬个凳子过来坐下。李店确定她还有话要说,边跑边等着。

    “你们”吵架了?”月瑶依旧仰头,看着李岩的侧面。

    李岩笑了笑:“不算吵架吧。再说,哪有不吵架的夫妻啊。”

    这话都换月瑶有一丝羡慕,但她没忘记自己的来意:“刚刚语蓉回来,她都跟我说了

    “说什么呢?。

    月瑶开始讲述了起来:

    原来张语蓉虽然先进来,但还是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结果应该跟着她不久进来的李岩,没有开门进来,她以为李岩干脆又出去玩了。

    刚开始说话的时候,她是有点气冲冲的,但后来千个多时都不再说话了,她也早已经冷静了下来。只是又放不下脸来主动跟李岩求和。本想着回到家里,有月瑶做润滑剂;就可以打开话匣子、打破沉默。顺势找个台阶下,没想到他却不回来了。

    那时候李岩在外面抽烟,她便叫上月瑶上楼了。在她房里,把今晚的事情说了一下,尤其是在车上吵架的事情,让她帮忙参谋一下。

    他们两个之间的误会,月瑶是见多了。

    本来她就更了解李岩,可以更好的向张语蓉解释、解读他;又因为张语蓉的信任,两个人很亲近、无话不谈,可以帮李岩说话、也更了解她。加上旁观者的身份,让她确实成为了两个人之间的一个缓和区。

    只是这事,她也有点不解:“为什么你会那么生气呢?这不像你的性格啊。即便他说话的时候,把你们说的亲密了一点,但那也是为了让伯父、伯母高兴啊。难道是趁机吃豆腐、占你便宜?摸你胸部啦?”

    张语蓉被她好奇的八卦心态,弄得又好气又好笑,“没有啦!在我爸妈面前,他敢!你别笑了好不好?我是真的要你分析参谋一下,他回来一路上都不理我了。送我到家,也不回来,可能又出去了,,说不定找那郁小滴去了呢!”

    “就是一点小事,怎么就吵起来了呢。我真的不解俟!”她没有说出缘由,月瑶也分析不出真正的状况。

    “其实”张语蓉有点忸怩。“不关他的事,但又是他的问题,都怪他,”

    这话让月瑶更迷糊了,什么叫不关他的事、又是他的问题、又怪他?看着她尴尬、难以启齿的忸怩状。月瑶忍不住想到一个让她心里有点酸楚、难受的问题,强颜欢笑的问道:“难道他让你怀孕了?这么快啊,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

    本想说“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可一想,人家是夫妻,过夫妻生活,不是很正常吗?难道要报备通知你吗?这让她临到嘴边了,忙改口说:都没看出来呢。”

    张语蓉则被她的话吓到了,一脸错愕:“月瑶,你说什么呢?我跟他碰到没有碰过,怎么可能那个呀!”

    这话说出来,让月瑶大大放心。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明知道他们迟早会到那一步、甚至是她亲自参与撮合,可真正听到,还是会心酸的。“没啦,呵呵,看你忧心仲仲的样子,吓你一下。你就别这么吞吞吐叶的了,不跟我说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帮你分析呀?”

    张语蓉低下了头,红着脸打开包包,拿出一些东西。

    “这是什么?”月瑶好奇的拿起来。

    “强肾”补”精的药物。”张语蓉不好意思,不敢看她,声音像蚊子一样

    “强生的?这分明是没加工的,补什么的药?”

    强生?张语蓉无语,你打广告啊!已经说过一次,她多少好受一点。再次说道:“是强肾补精的,”

    “强肾补精?!”月瑶瞪大了眼睛,然后又偷笑起来:“李岩送你的?就为了这个,你才生气的?”

    “不是啦”张语蓉有点难为情的说:“是我爸妈”见我们结婚半年多没有一点动静”她指了指肚子,然后继续说:“他们知道我身体没问题,怀疑”怀疑他抽烟、喝酒那么多”那个什么

    怀疑李岩不行?月瑶没忍住爆笑了起来。

    感谢昨日打赏的兄弟:玫恋蔡、、梦想世界即书友此兄弟口旧、齐仲韬千雪、加及凶、我是一条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