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陪着乔幻璇来到电梯口,李岩把她的行李箱给她“送到这里可以了吧?人安全了,行李也可以直接拖过去了。”

    乔幻璇却不接,看了一下边上等电梯的其他客人,然后又看着他。

    “都已经到这里了,你还不敢送我回房?怕我把你吃了啊?”

    她的声音没有压低一点,别的人听到,都看了过来。见到一个戴着墨镜的气质美女在说一个提行李的男人,男客人都是带着羡慕的目光鄙视李岩,我靠,你要是对人家没意思,这么晚了一直送到酒店?有意思到了电梯口却临阵退缩?是不是男人啊!李岩知道她是有意说的,脸色微微一沉,他可不喜欢被人“算计”

    的感觉,而且对她也没有什么企图,便想要告绎走人,不管别人怎么看。

    乔幻璇面对着电梯,似乎在看着电梯下来的指示,但其实在墨镜下面,她的眼睛转移目光盯着观察侧面的李岩,看到他有点不高兴了,似乎准备走人了。便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啦!上去坐一会儿吧!”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了,打开门,里面正有人出来。其他人也都准备往里面走,乔幻璇也一下拉着李岩的手臂,就往电梯里面走。

    被她这么一拉,李岩不得不把自己和她的行李提上,无奈跟着进去了里面。

    进入电梯之后,因为环境变得狭窄起来,大家都不再说话。其他的客人,有偷瞄乔幻璇的,也有妒忌李岩的。这么一个美女邀请他去房间里,竟然推辞,太矫情了!从电梯出来,乔幻璇根本不去理会行李,直接在前面寻找客房。

    李岩一手提着自己的行李包,一手拖着她的箱子,跟在后面,像是一个送行李的服务员一样,让他哭笑不得。

    打开房门、打开灯,李岩现这是一个带厅的海景套房,环境很不错,价格也不低,她即便是建筑设计师,才多大呀,能有多少资历和作品?收入应该都有限吧,出差那么奢侈?还是这会有报销的?

    “酒店没有暴乱,客房里面没有隐藏。着流氓,现在可以了吧?”

    奎岩看着她把箱子拖进卧室,又一次开口告辞。

    乔幻璇很快又出来了,已经摘除了墨镜,在厅内沙上坐了下来,然后拘了拘边上,示意李岩也过来坐下。

    到了这会儿,李岩也明白了,乔幻璇应该还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单独跟他聊聊。他当然不觉得自己是能激女性荷尔蒙的人形,让这个非常优秀的老同学一见面就想要投怀送抱。她应该只是不想让其他同学知道,也不便在外人面前,所以才坚持到客房来。

    李岩把包随手扔下,过去她的边上坐下。

    这会儿乔幻璇却是把柔顺的乌黑长槽到后面,然后用一个普通的皮筋,随意的绑了一个马尾。

    刚刚坐下的李岩,看着她这个动作,这个马尾,脑海中依稀有点似曾相识。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是梳个马尾辫的么?记忆模糊:i;。r&+……等她弄完之后,李岩一本正经的问道:“乔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乔幻璇点了点头,然后纠正道:“在说之前,你能不能叫我乔同学?这称呼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意义,一个是非常生分、保持距离的客气;一个非常亲昵的玩笑语气。”

    “……”李岩无语,不用说,谁也知道他是前面一种意义。

    “我们是久别重逢的老同学,不应该这么比陌生人还客气,又不到非常亲昵的地步,所以,我觉得你要是想亲切一点,就叫我幻璇,要不就像当年一样叫乔幻璇。”乔幻璇认真的说完了称呼问题。

    “其实我已经说过,我脑子受伤过,失忆了,所以并没有什么过去的记忆,保持客气,对我会更自然一点。你这么说,那我就叫你乔幻璇p巴!”

    乔幻璇却忽然冷笑了一声:“你怎么不说你脑残了?”

    “你这是人身攻击……”李岩皱了皱眉头,这家伙怎各威觉有点喜怒无常似的。

    “脑袋受伤过就会失忆,骗我医学小白啊?除非脑中还有严重血块,那不就是脑残了?你像吗?”

    对于乔幻璇的一通抢白,李岩无言以对。就算少年天才长大了没那么夸张,但她到底是能进入名牌大学、在国际名校留学的,建筑师又是对一切要求严谨的,想要骗过她,还是没那么容易。

    “既然你不信,那你之前在车上……”

    “哼,我就是要测试一下你的谎言。”乔幻璇撇嘴笑道:“事实证明,你是把大家都忘记了,对于以前的日子印象模糊,但绝对不是毫无印象的失忆人!”

    谎言被戳穿,李岩也有点尴尬,他吸了一下鼻子,干笑着又抛出一个谎言:“好吧,我承认我撒谎了。如果我说……因为看到你们各个都混得不错,而我辍学之后,就没有再上过学,现在也没有你们风光,所以心里充满了自卑,不想和你们一起聚会尴尬。你信不?”

    他这两年多,也认识不少的人,但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大多人也不会想要知道别人的过去,即便谎言来搪塞。

    乔幻璇看着他,轻叹了一声:“这个……可以信。”

    “什么叫可以信,信就信、不信就不信嘛。”李岩有点汗,摆明还是怀疑老子啊。

    “从以前认识的你来说,我是不信的。你是有自己主见,有自己思想、少年老成的人,即便辍学了,我相信在其他的环境,你也一定可以出人头地、混得很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没有在读书方面成为状元,但我相信会是你从事行业中的状元!”乔幻璇微微有点激动。

    李岩老脸一红:“你过奖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牛叉。”心里则有点汗,猜测不错啊,只不过打死你也豫不到,我是毒杀手当中混出头的一一r一一一“可是……人是会变的,我们相处过三、四年,那是成长阶段的几年,而现在我们十多年没见了,这是人生变化最大的十多年。或许当年意气风的少年,也早已经变成现在不求闻达的凡夫俗子了。”乔幻璇有点失望。

    “说得有道理,我现在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凡夫俗子。”李岩老实承认。

    乔幻璇看着他,忽然又笑了起来:“你太淡定了!”

    “嗯?”李岩不解,今天遇到你们这些老同学,我都蛋疼了,还淡定呢一一一一一r“我说,你的表现太淡定了。第一,我是你女同学,第二,这里没有其他人。按照正常雄性……呃,男人的心态,在这样情况下,都不会自暴其短。在没有其他人可以揭的时候,对于一个女同学、或者任何一个女性朋友面前,多少会美化一点自己。这是男人天性,反之,女人也一样。”乔幻绠好像一个专家一样、理智得过分的分析。

    “可是……你没有!你承认自己撒谎,又说自己自卑,承认自己混吃等死。只有看穿了自卑的人,才能自我调-侃自卑,只有毫无生活压力的人,才能笑言混吃等死……这说明,你又在撒谎!”

    面对乔幻璇的紧盯,李岩不由得暗暗无语,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厉害吗?

    “十多年没见,才见面半天,你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谎言,你不觉得有点过分么?”乔幻绠幽幽的叹息。

    李岩咳嗽了一下,开口道:“时间比较晚了,之前也喝酒了,乔幻焱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你这是躲闪、逃避……”乔幻璇摇头叹道。

    李岩感觉自己太被动了,乔幻醚一直是咄咄通人了,又不欠她什么,他的语气也强了几分。”逃避?我逃避什么?你让我上来,就是想要证明我撒谎了?我已经承认了。你不会真的觉得我还暗恋你、时你有感觉吧?”

    “我没这么说……”乔幻璇垂下了眼皮。

    “那你还想要说什么?没事我就要告辞了,我还得回家陪老蒌呢。”李岩站了起来。

    “听我说个故事吧……听完再走,好吗?”乔幻璇重新抬起头,看着李岩,又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也就今天比较特别的心情下,我有讲述这个故事的冲动,过了今天,或许就永远不会再讲了……

    永远,在瞬息万变的时代,在很多人的口中,能代表一年,就算不错了。有多少人,在波动时对偶像说永远支持你,结果没几天就忘记、更换偶像了;有多少人,在动情时对女孩(男孩)说永远爱你,结果没几个月就分手、换人了。

    不过,在有些时候,永远,还保持着它应有的意思。比如有的人死了,那就永远不能再见,而有的话,错过了说的时机,也会真的永远不再讲出来。

    李岩迟疑了一下,没有离开,重新坐了下来,等着她要讲述什么故事。其实不禺-说,他也能精到,这个故事肯定跟自己有关。

    “曾经有个女孩子,从小学习很好,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她往往压过男生们一头,总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因为这个关系,她受一部分男生追捧的同时,又受到一部分男人的嫉妒。在女生里面,更加夸张,是大部分女生因嫉妒而疏远她,小部分因为想要问功课等原因环绕她一一r一一一那个时候,年纪大小,总是会有一些骄傲和任性的。

    逐渐的,女孩也跟那些嫉妒排挤她的男生、女生都更疏远。于是,她的朋友,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全班都是。只是成绩好的小园子,加上一些成绩还可以的。

    在初中的时候,她曾经是学习委员。光她成绩好,这还是不够的,学习委员的工作是要帮助大家提高学习,但因为很多人对她都不屑,她的一些安排,根本执行不下去。那时候,她们班长,是一个比较老成的男生,学习成绩也不错,各方面虽然不是最优、但综合都不错。

    班长经常帮助她,他们也私下讨论过,她有说过不想做学习委员。

    不过班长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的。那就是通过班长来转达,班长从她那里了解到一些学习方法、一些习题解答,然后由他向班上同学转达。因为大家对班长没有排斥心理,更能够接受,不少人也在学习中受益。

    当然,大家感谢的不是那个是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交流。所以,暗地里开始有流言。有的说班长想要追那个女孩,有的人说,班长是暗恋那个女孩,只是接着职务之便想要近水楼台。还有一个可笑的说法,说班长接近那个女孩,就是为号与到她的学习方法,然后教给大家。于是,班长几乎成了用美男计的套取秘密的英雄……”

    说到这里的时候,乔幻漩嘴角露出了微笑,目光看着前方,但却好像穿过时空,在看着青葱岁月里的少年们。

    李岩也笑了,只是笑得有点囹。她虽然不点名,但毫无疑问,那个班长,就是指的他,而随着她的讲述,他也依稀记起以前。

    暗恋,本来是私密的事情,为什么何折夏、白洁、林文宾、杨庆他们大家都会觉得他暗恋乔幻璇?好像那是公开的秘密一般,而偏偏他自己却反而没有多深刻的印象,搞得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忘记了很多重要的记忆。

    到了这会儿,才算明白了!原来背后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大家怕他受到老师的干扰,都默契的帮着掩饰,绝不向别班同学流传,即便老师偶然听到他和她早恋传闻、私下找学生了解情况的时候,他们也都众口一词的完全否认。一起保护着班长……

    这些传问,也有经过好朋友传到了女孩的耳中。她只是一笑了之,因为她知道,那是班长在帮她,而不是接近她,套取学习方法、做题重点;也不是在追求她。但班长的帮忙,只是为了班级、为了同学们的学习么?还是真的有暗恋的成分?

    她不知道,她也没有去深究。因为经常的交流,加上大家都有共同话题,她觉得跟班长就像是志同道合的、很好的朋友,她不想像其他人那样用庸俗的想法,去玷污了纯洁的友谊。

    后来,因为班长把她的学习方法、经验推广,加上老师的费尽心血。他们班的升学率很高,大半的人都升入了本校的高中,又是在同一个班。不过她依然是学习委员,他却不再是班长了。没有了一个理由,他们的接绁减少了许多。但是在大家的眼里,他还是暗恋着她。于是,总会有交好的女生,不时的把他所有情况传给她听。有其他人想要接近她,也总会被原班上的男生、女生们找机会捣乱弄开。

    那时候,她开始有点不高兴了。怀疑班长是真的暗恋她,而且动他的影响力,让同学们帮他赶走靠近她的其他男生。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觉得是他玷污了两人纯洁的友谊。

    那一年,女孩过生日的时候,收到了班长经其他女生的手交给他的一份礼物。那是一个音乐盒,很普通的礼物,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她的直觉,却觉得以前从来没有送过礼物的班长,是想要表达着什么。

    她不想让友好的同学关系,变成男女生的恋爱追求,她的心思都是在学习上面。

    为了不让班长误会,她没有收下礼物。故意公开的说礼物很土,又让那个女同学帮忙退回去。她觉得,邝是婉转的表白,而她也是婉转的拒绝。当时年少,也没有考虑别人感受、面子什么的问题。不过,她多少有留意班长的反应。结果……班长把那个音乐盒直接从窗户扔了出去。

    当时其他同学,都觉得班长那是恼羞成怒,大家都装作没有看到,都回避这个话题。她也是一样,但那个动作,却深深的印刻在她脑海里。

    放学后,她忍不住还是去寻找了。运气不错,她找到了音乐盒「而且并没有摔碎,不过这本来是给她的生日礼物,却在退回之后,被送礼的人扔出来摔坏、不出声音了。

    她把那个摔坏的音乐盒带回了家,同时带回去的还有遗憾。她隐约明白,她的退、导致了他的扔,而他扔掉的,不仅仅是一个音乐盒,而是一份情感,或许就是他们说的暗恋。而随着他抛去的暗恋,两个人的友谊也抛去了……

    果然,再之后,两个人都尽量的避免单独碰到。有看到对方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绕开。或许,只是避免尴尬,但无疑让大家的关系消退得更快。

    不久,班长没有来上学了,没人知道原因。据说,老师找了家长。而家长也是气苦,不知道他去7哪里,及是说他离家出走,留言说读书无用,去学点本事赚谶去了。

    那曾经引起他们班上轰动,后来,一直都没有班长的消息,大家也开始准备高考、各奔东西。

    再后来,就是十多年过去了,每有中学同学见面,都会聊及那个曾经的班长,但他就那样神秘消失了……”

    乔幻璇讲完了她的故事,然后看着李岩。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