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保底二合一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最后一会儿了,还有月票的扔给混迹吧,几个小时后,还请记得把九月保底月票投给混迹哦。多谢了。听着李岩的教,李洁冷静了下来。她越听越觉得他说得对,现在要面对的,不是普通人,是练有素、而且出手狠辣、目的性很强职业杀手!如果连他这一关都过不了。这点挫折就离开,实在太逊了!

    “这么说,你是为了指点我?”

    面对她还有一点怀疑的语气。李岩瞪了她一眼:“那当然!我是什么人?如果不是调教你,我一拳就把你打飞了,还能被你扑到床上?还能被你用胸部闷死?还能被你灌水?”

    李洁脸上一红,想要辩解说哪里是用胸部,明明是用枕头,但怕越描越黑,还是算了。

    “误?不对,或许你刚才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你的目的可没有那么纯粹!你会那么好心?开始你就是想要骗我给你人工呼吸、后来又到门口偷听、最后分明就是想要看我的身体!这掩盖不了你的出点!”李洁已经决定不走了,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她说着,重新把背包放下,又把湿衣服拿了出来、回到洗手间去。

    躺在床上的李岩继续想着怎么忽悠她,等她回来之后,严肃认真的说:“你不相信我伟大的出点?好,那哥算给你听,在刚刚的交手里面,我教了你多少招!”

    李洁冷冷的看着他,想要看看他能掰出什么理论来。

    “第一招,示弱。我的实力比你强。但我故意让你扑倒,这就是示弱,在实战之中,可以为自己争取到偷袭的机会。比如你是杀手的话。扑倒之后,肯定会用拳头直接把我打晕、而不是用枕头蒙头。而我则会在你扑到的时候,就已经趁机摸出准备好的匕,直接把你捅死!”

    李洁看他说的有根有据,也似乎有一点道理的,只好点头认可了他的话。

    “第二招,装死。同样适合你。沿着刚才的假设,被敌人一拳打下来,你不管疼痛、还是难受,别逞强,直接装死!然后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用你的武器捅死他!”

    李洁点点头,没有评价什么,想要听听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第三招,打死不动。无论你嘴里说话,还是要去动我的电脑,我都不动,因为这是试探。熬过去试探,就能在他没有戒心的时候出手。”

    “哼!那为什么我那一瓶水就让你动了?你不是打死不动吗?”李告当即讽刺了起来。

    “问得好,这就是第四招了,叫做把握时机。如果你是敌人,在你试探过电脑、去拿水的时候,我就会抓紧机会出手了。刚才只是对你,才没有那么作。”

    李洁感觉他好像什么都有理了。“你可被我灌水了!”

    “没错,第五招来了!你本来是要淋我脸上的,可我自己主动接住。把水喝入口中,然后喷你一脸!那个时候你还能看清楚吗?要是敌人”

    “你又捅死我了!哼”李洁感觉这样都行,那他肯定能掰出十!

    “孺子可教,知道举一反三了。”李岩笑眯眯的赞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第六招自然是在敌人要继续袭击的时候反击啦,这一招的关键是,别手软,即便对手是女的,也一样要往她头上浇水!换作敌人的话,就是妇孺,也要砍下去。”

    “那怎么没有淋到我头上呢?你没吃饭,手没力气啊?”李洁打

    “嘿嘿,这就要说到第七招了。我淋你胸部,岂不是比脸部效果更好?跟敌人交手也一样,打哪里、刺哪里。不是哪里更解气,而是哪里更管用。你看我对你这一招,就将你击溃、瓦解了你的战斗力。”

    李洁白眼之,“继续掰第八招!”

    “第八招就走过去探听、了解敌情啦,这个你也可以不当是一招。因为我刚才是怕你被我气哭了、才没有出来,所以过去听一下。”

    李洁有点惊讶,这家伙差点把人气死,自己也知道那么可恶?你还会真的关心我有没有被气哭?既然关心为什么又要继续气人呢?虐待狂呀?

    在她暗暗腹诽的时候,李岩继续说道:“接着就是第九招啦,看到你的弱点,故意下套,刺激你自己上当,然后轻松取胜。”

    “卑鄙

    “卑鄙的计划,也要有傻妞愿意上当才行呀!貌似刚才开出条件来的。可不是我哦,对吧?妹妹?你家人太想要做我姑奶奶了。”

    看着他可恶的笑容,李洁今天这家伙就是偏爱气人!她又作势耍扑。

    “又来?信不信我一拳打扁你的鼻子!”

    李洁却走到了床边,直接说道:“过去一点,让一半给我!”

    李岩惊讶,“硼,你可是来打地铺的哟!”

    “凭什么?”李洁直接的坐了下来。“从你的九招里面,我归纳出一个意思,那就是脸皮要厚、心要狠。那我还跟你客气什么?一边去!”

    “现学现用啊!”李岩也没有在乎。过去另外一边,网好以开始弄湿的地方分界。

    “你没有第十招了吗?别整这些小打小闹的,直指关键的!”李洁在床上躺下,人真的问道。

    李岩本来就是看她要走,才忽悠着让她留下来的。现在听她这么”忽了下!”关键就是要冷静,任何环境、状况都丹所畏任何环境、状况都利用上,直接击杀敌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和严肃的,听得李洁只觉得浑身一冷。明明并没有多特别的话,由他这语气说出来,就有一股子阴冷的味道,,这让她忍不住转头看着李岩。

    看到她的惊讶,李岩已经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是不是太抽象了?。

    他的笑容,时候一下子把阴冷的毛息扫除了,让李洁心里一震,如果不是这会儿她很冷静,她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觉了。“嗯,能不能详细说一下,”

    “详细”不好说。用你刚才的例子打个比方吧!比如说我是一个对你有企图的色,”

    李洁忍不住嘟哝了一句:“干吗还比如?你本来就是”

    在我拉开你的浴巾、让你光着上身的时候。

    这就是一个出乎你的意料、又是不能接受的环境、或者说状况。你哇哇大叫、落荒而逃,就是正常人的反应,而不是冷静的反应。”

    听到李岩很严肃讨论,说的却是那么猥琐的理论,李洁没好气的说:“我是不是应该要张开手臂、挺起胸部,让你仔细欣赏才冷静、才对了?。

    “不错!”

    “你!”

    “又不冷静了李岩笑了笑:“这就是任何环境、状况之一,你先要冷静,其次要无所畏惧,哪怕被看光了!”“卑!”

    听到她的冷笑,李岩也冷笑了一声:“很好笑吗?真正的敌人会等着你跑走吗?别说敌人,就是色狼,会笑看着你跑去躲起来吗?你这个时候的惊慌,导致的不仅仅是被看光的问题,还可能会被强奸、甚至丧命”。

    李洁不服:“那你要我怎友反应?”

    “除了这两步,你接着要利益任何一切环境、任何突状况,假装掩饰、却是故意让我看个精光,那样我就会松懈、或者看的目瞪口呆,总之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然后你就可以利用机会上前,把我杀了!”

    李洁微微张开嘴巴,对于他逆反正常反应的方法,觉得有点难冉接受。尤其是他的假设,也是把他杀了,这似乎有点夫那个了。

    “那只是假设的一个状况,遇到其他任何状况的时候,你都可以保持冷静、无惧、然后利用一切能利用上的,把敌人杀了。你就能够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听到他微微冷峻的话,李洁让自己认真的记住,但更多的是对他的好奇。“你,”

    “我什么?记住了没有?。李岩拿过遥控器随便换台。

    “记住了,我只是想要问一下,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这个问题李洁很早就想要问了,她才不相信李岩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呢。只是以前就算问的话,他也肯定不会回答。现在趁着这个机会问了出来,还特意加上一句“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马屁,希望他一高兴能说出来。

    李岩忽悠起她来,一点也不含糊,却没有那么容易被她给忽悠了。对她咧嘴一笑,露出白花花的牙齿:“你说了我赢了,你要管我叫哥的。可走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叫,变态、卑鄙什么的倒是说了不少

    李洁岂能不明白他这是在故意摆谱?对于他的刁难,心里暗骂了一声卑鄙,但又明白,过了这样一个状态的机会,以后可未必还有同样的契机、能让他说实话了。

    无奈,她只能克服了自己的心理,张口叫道:“哥里则接着加上:斯拉,”这个哥斯拉!

    “乖!晚上请你吃饭啊李岩笑眯眯的答应了,然后又盛情的邀请:“给你遥控器,你想要看什么台就看什么台,别跟哥客气”。

    见他只字不提刚才的事情,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李洁心知被他骗得叫哥了,恨得牙痒痒的,抓过遥控器。把气撒在它上面,不停的换台、不停的换。

    终于,换到一个好看的了!

    李洁停了下来了,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这是芒果台,而现在这个时段,大概是收视率比较低的时段。应该只有大妈们看电视,所以播放的是芒果台镇台之宝《还珠格格》。

    这部戏在很多年前的时候,确实形成过级旋风式的风潮,取得了莫大的成功,也是芒果台自制剧的祖师爷和成功模式。这本身并不遭人诟病,问题是,芒果台似乎不把它的剩余价值榨干、誓不罢休!寒、暑假是必然重播,一年不重播个三四次,好像就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琼瑶姐姐一样。

    偏生芒果台的收视币场份额仅次于朝廷台,所以,每年都有不少观众被普及几遍、每年都有不少老观众被重温几遍,而年轻观众,自然就开始被雷怕了。

    李洁选择看这个台,就是想要凭着这镇台之宝的强大神力,把李岩雷到服为止!她的津津有味,当然是假装的。

    可是,,

    有一个情况她不知道。李岩看电视剧的经验,得追溯到十几年前未离开家的时候,这些年他更多的是看电影,把自己放在黑暗的电鼻院里面。一个半到两个钟,在黑暗中更有安全感、舒适感,还能体验和大家一起存在的观影感觉。

    而看电视,就只是看看新闻、脱口秀、最多再看看纪录片什么的,根本过了追看一矾训的年现在在家甲,月瑶、张语蓉也都不是瓒谋一记剧的人,也不会有这个气氛。当然,保妹刘嫂还是喜欢看的电视剧,工人房也有给她配有电视。

    所以,现在李岩心情轻松,见李洁看得津津有味,也就陪着她一起看。对于没有看过的电视剧,他虽然觉得不适合他这今年纪看,但也勉强能看进去。

    一次广告之后,李洁偷看李岩的反应,见他气定神闲、非常的淡定。很是无奈。难道这家伙真的是说道做到,什么时候能能冷静么?

    两次插播广告之后,李洁再看。李岩还是优哉游哉、非常的淡定。她很受打击,,

    当然,作为镇台之宝,《还珠格格》每年重播是必须的,每连播也是必须的!反正这个时段观众少,是比较垃圾的广告时段,这又是早就赚翻了、不用成本的老剧。

    可怜的李洁,没有雷到李岩,自己反而快承受不了了,好不容易熬完了一集,结果又一本书飞到电视中央。开始连续播放下一集,她终于抓狂了。

    “喂!我说,,你怎么就受得了?!”

    “什么?”李岩奇怪的看着她。咋的好像被蹂躏了一样?我可是很老实的陪你看电视啊话都没有说一个,,

    李洁被他的眼神打败了,“大哥,看还珠格格都能看得这么淡定,我服你了!看来要让你开口,我得找找有没有台在放福娃、海宝之类的朝廷台动画片了”芒果台镇台之宝这种大杀器对李岩都没有,要更加具有杀伤力的雷器,更高级别的、那就只能看朝廷台了。

    李岩不知道福娃、海宝这些动画片有多么逆天,但听到是朝廷台的。还是心有余悸。因为有一次他无意中看到少儿频道。现他小时候那阵就在主持少儿节目的默姐姐。现在还在主持少儿节目,而且已经是奶奶级别了,还再叫默姐姐,,

    “你要我开什么口?跟看电视有什么关系?”他忍不住问道。

    “哼!你就装蒜吧!我之前问你的问题,你不回答,我准备找几个。好看的电视看到你回答为止”。李洁郁闷极了,这丫真是怪胎,看电视的抵抗力都比别人强。

    李岩哑然失笑,“你还存纠结这个。问题啊!”

    “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忘了。”

    李洁差点吐血,是我忘了,还是你忘了?我还要逼他、他都竟然已经忘了!

    “你就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做什么的吧?这个答案其实不好说,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以前我算是做业务的吧。但有段时间又让我做副队长跟你们协调的,后来又作企划、做公关,马上又作管理了。谦虚点说,我感觉自己挺浑浑噩噩的,你要说我能者多劳,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李岩笑着说道。

    李洁当即拉下了脸:“这就是你的回答?这就是真正的答案?。

    “是啊,我还能骗你不成?丝毫没有吹牛

    “你这个哥斯拉!”

    “哥斯拉?那是变异怪兽,这算什么形容啊。”

    被李岩弄到湿身、暴露、气得几乎要走人的李洁,之后又受电视剧摧残了一集的时间,现在更是被他气的要吐血。她已经没有力气多说什么了,把遥控器一扔,闭目睡觉。

    知道她心里很生气,李岩也只能暗叹一声,虽然你跟我说了你们的情况,可秘密各有不同,也没有要交换的意思,我的还是不能告诉你”

    气呼呼的人,想要睡着是没那么容易的。李洁躺了数分钟,在气恼中度过,但后面开始冷静下来,她想起李岩说的话,开始告诉自己。无论什么样的环境、状况。都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等了十多分钟之后,她整个人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再一想那些让自己生气的事情,其实也并没有那么严重。

    被他弄湿了衣服又如何?那次在游泳池,我不是把他直接摔下去了吗?那是全身衣服都湿了;

    被他看光了上半身又如何?还是那次在游泳池,都被他碰过那里了。再说,还是及时的护住了胸部。不至于走光太多,就当是泳装咯;

    他不肯说他的身份又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像他这么厉害的人,肯定来历也不一般,越是不一般的来历,越是不能轻易的说出来,那又何必逼别人、逼自己呢?而这最关键的三个问题想通了,其他的气恼,也就更加的不值一提了。

    一实践,李洁现他的指点还是有点用的,冷静下来,果然整个人的思维都不一样。

    而冷静,也让她想起了正事!从进来开始,就好像被李岩牵着转。被他戏耍、惹急,只顾自己生气了,完全忘记了真正的正事。

    而在正事方面,她很想要听听李岩的看法,或许他会给她一个别致分析呢。

    想到这里,她又坐了起来,然后看着关了电视、也在闭目养神的李岩。先是诚恳的道歉、然后是认真的请教:“李岩,对不起,我刚才确实不够冷静。现在我已经明白了,你是在磨炼我的脾气。我不问你的来历了只是想要请你帮忙分析一下,今晚会是最危险的时候么?”

    李岩没有睁开眼卑,也没有说话。

    李洁想了一下,估计是叫李岩让他不满意了,只好改口:“哥”

    这用词有点撒娇的味道,当然。从李洁的嘴里说出来,更多的是让李岩觉得很冷。他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问道:“是不是嘴上叫的是“哥”心里加上“斯拉”还是骂我变态怪兽?”

    李洁有点窘,只好承认说:“好吧。我开始是有这样,但这一次真的没有!”

    “跟你开玩笑的”李岩坐了起来,“以后你还是叫我李岩吧!你真叫我哥,我也觉得不自然、不习惯。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那样我怎么还好叫你傻妞呢?。

    “你”看他挤眉弄眼的样子,李洁微微一恼,但现在心态平静。很快冷静下幕。“无所谓啊!你想要叫傻妞就叫吧,我不在乎。”

    “好了,说正事。”

    李洁精神一振,在他面前盘腿坐着,像个小学生一样准备认真听讲。

    “你只是想知道今晚会不会是最危险的时候?”

    “呃,都想知道,你琢磨到了一点什么,都告诉我吧。放心!生意归生意,人情是人情,你只是帮我的忙。我也只是帮我爸他们,绝对不会把你说出来的。”李洁拍着胸脯保证。

    “我相信你,别拍了,等会儿拍平了

    拍平了?李洁一愕,思索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禁微微脸红。这家伙,正经的时候还是难改本性啊!还真的不能跟他计较、否则迟早被他气死了。

    李岩认真的说:“这件事依我的分析,只要你们保护的那个目标人物没死,今后几天,都会是非常危险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李洁沉重的点头。这又不能盼望被保护人早点死,可时间越久,保镖们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

    “有一点你现在可以放心的。那就是,在这一段非常危险的时间里。今晚上将是最安全的一晚!”

    李洁是很认真的听李岩的分析。可是他这话一说出来,让她差点跌破眼镜,忍不住说道:“怎么可能?今晚应该是最危险的才对”。

    “何以见得?。李岩看出她刚网小息一会儿之后,整个人已经冷静了不少,这是他希望见到的,但他不能跟在她的身边,要人她除了冷静。还要学会分析形势。

    “这个”李洁想要说“肯定是。”本来就是,之类的主观话,但看李岩的态度,忙吞了下去,同时思索了起来。为什么会觉得今晚是最危险的,她也没有细想,只是凭着主观的常规想法。

    “因为这些人下午刚刚折了一批人!能够出动五个职业杀手的组织。肯定能出动更多的人;能够出钱请五个人的,肯定不在乎多请一些。下午不仅仅任务没有完成,还死了五个杀手,他们肯定会非常震怒。会以加倍的力量,争取在我们没有更好的防护,警方没有开始严打之前,在今晚动手、突破保镖的防护。将目标杀死!”

    李洁认真分析起来,也是可圈可点的,至少事情的脉络是看清楚了。但她并不知道内幕,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更加不知道现在的复杂程度。

    “那我问你,如果你是幕后安排人暗杀的主使者,你会不会安排今晚动最大进攻?”李岩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而是问了一个问题。善于沟通的人,往往就是因为善于问对的问题。

    李洁一怔,没有武断的回答,而是认真的思索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会!因为今晚是最好的机会,稍纵即逝,到了明天警方应该就开始严打、查案。甚至调动武警、特警参与维持稳定。那样机会就更少了。目标一行也可能会请求政府保护,那样就更难杀了。”

    “我在问你,如果你是这个目标任务负责调度、安排保镖保护工作的人,你今晚会怎么做?”

    李洁已经开始习惯他的方式。这次很快就有了答案:“我会让目标不出门,我们选择的客房也会是最安全的一套;而所有的保镖会全神贯注的紧盯着,对于任何风吹草动都仔细警察。监视录像、武器、环境、房间里等等都要彻查一遍。同时也已经报警了,并请求警察派人到酒店来参与保护工作”总之。就尽一切力量,严守今晚,准备打一场硬战!恶战!”

    “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呢?”李岩笑了。

    李洁有点不解,这有什么矛盾的吗?“既然你能想到,我能想到。那幕后安排暗杀的人,难道会想不到?他们也会知道今晚将是你们集中最大力量保护的一晚,那明知有最强的盾,即便是最强的矛,也会迂回、曲线一点吧,硬碰硬的今晚出手。岂不是两败俱伤?再者,他们下午的时候,是五个人,为什么不是六个或者更多呢?除了他们觉得五个人就能搞定之外,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其他人还没有到?”

    听着李岩的点破,李洁暗暗冷汗。本以为他是故意唱反调,现在看来。是有根有据的分析呀。

    感谢刃日打赏的兄弟:龙行天下之茶客、束自台湾的墨友、青空、竹”雅馨一竹、魔刃戒、刮引2旧、果决、此凹…爬蚓、凹潘帕斯亏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