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6大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抽油烟机坏了,不知道是不是下雨。说好来修的人说来不了,只能自己动手,耽误不少时间。今天只有保底敛了

    李岩本来是躺在李岩另外一边的,正说着,她没有说话,李岩还以为她在沉思,或者感慨,没想到她忽然腾身跃起,一下跨坐在了他的身上!更是说出一句让他有点汗的话。

    “我要你!”

    类似的动作、话,在郁小滴身上早有生过,不过她更多的是诱惑味道,但在从李洁的嘴里说出来,却明显有一种坚定的味道!

    “别开玩笑了吧”李岩干笑了一声,最近桃花缠身,而且老是被处女推到,这真的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啊。

    在这方面,李岩原本是很看得开的,如果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互相抚慰的友谊赛,他是不会介意的。像现在这个时候,他可以猜想的到李洁的想法,可李洁并不是那种很放得开的,她甚至比一般女孩更加的认死理,又并没哼哼过男朋友,如果就这样那个了,以后大家都无法豁达的面对。

    “我不是开玩笑!”

    李洁低下了头,酷酷的说:“借用一下会死啊?”

    李岩无语,这东西还能借用的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一借一还、再借再还”这关系就会越来越纠缠了!

    “我的工作本来只是比一般人风险更大一点,但现在这一次,却是遇到了最大的危险,随时可能牺牲。你不是套过我的话吗?你知道我的情况,,如果就这么死了,你觉得我甘心吗?”

    李洁本来是羞于谈及这方面的,但现在却觉愕在李岩的面前,并没有多么好害羞的。一个是身体被他看过、碰过,也拉过手、抱过,包括还是处女,都让他套出说过。现在已经压在他的身上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这个,可也不能急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还是以后从长计议吧!”李岩勉强说道。

    李洁却是苦笑了起来:“以前保护郁小滴、保护其他人的时候,什么危险,我自己都能应付过来。只有念雨菲音乐会那一次靠你帮忙救了我。可是今天呢?中午他们一出手。就是五个杀手!如果不是你出手。他们肯定会有事,而我也不能一直在边上躲着,我间接帮忙观察没问题,正面交锋,没有武器,还不是危险重重?晚上更是被枪指着、子弹已经射到我的身拼了,如果你迟来一会儿,我就死了!”

    李岩知道她情绪波动大,想要坐起来安慰她一下,但挺腰要起来,却又被她伸手按了下有

    “只是一天的时间,严格算起来。是半天都不到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就两次遭遇生死危险!你也说过。最多今晚是相对薄弱,明天开始的几天里,会是非常危险。除非我现在就跟你离开。我留下来可能是你的累赘,但相对于总体薄弱的我们这一方,有了枪,我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我爸不可能抛下任务和我们的人离开。他不离开我不会离开。你能救我几次?一天两次?那你不用保护目标、改保护我了?”

    看她那么悲观,李岩又不便把自己、以及还有一些顶级杀手暗中猎杀的信息说出来,只能认真的许诺:“不管一天几次,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马上出现!”

    本来是很严肃的话题,但说完之后,他又觉得这话似乎太有歧义了。什么叫一天几次、只要有需要就会出现啊。忙补充道:“我是说。即便救不了目标,我也一定会救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说这话,完全是自内心的。因为本来他就不是来保护朱利安的。是猎杀那些美国特工。现在他已经搞定六个了,如果没有其他的情况,当然是按照原计划进行,但现在既然遇到了李洁,如果她有危险的话,自然不会不管。

    听了他的话,李洁微微动容,李岩刚才说他不是普通人能请动、价钱也高,现在却愿意在雇主和她之间。选择优先保护她,足以说明她比佣金、甚至信誉更重要了!

    “你能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她的话有点低沉,“干一行爱一行,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在获得较高的报酬后,就要面对相应的危险。我爸他们不会退的,因为那关系着捷锐的信誉,我是因为我爸。有果就有因,结局也可能是一种宿命。你又何尝不是一样?你为了我放弃你的事业,值得吗?”

    “这有什么不值得的?钱可以再赚、信誉可以再积累,可是一个在乎的人死了,就不能复活。从这方面来讲,我是自私的!”

    自私…谁都有!

    李洁能深刻体会,就像她现在跟着一起,为的也是父亲、自己公司的保镖,如果在朱利安和父亲同时有危险的时候,她肯定是救父亲的。

    没错,钱可以再赚、信誉可以再积累,可是一个在乎的人死了,就不能复活!李岩的话,获得了她的认同,其实她对李岩也是一样的想法。否则的话,中午吃饭的时候。就不会想方设法的让他换酒店了。

    “那就对了,”

    “嗯?”李岩不明她又是怎么理解的。

    “我也是自私的,我也认为这样值得,而且我不知道敌人多厉害。万一你救不了我呢?万一大家都出事呢?所以,我更加要减少遗憾!”如果开始李洁还带着忐忑和紧张的话,现在的一番沟通,反而让她完全的冷静和镇定下来了,她确定自己需要什么、再做什么,明白不是一时冲动!

    “可是

    李岩才说出两个。字,马上被伏下的李洁给吻住了。

    显然,她是毫无经验的,但她确实热情而主动的,嘴唇不停的在他唇上动来动去,很不得章法。

    不久前才被乔幻旋逆推了一次,李岩当然不想再来重演一起,人家都已经这样了,做男人的不能再退让下去了,那对不起自己、也是浪费人家的一片心。

    他伸手抱住了李洁的腰部,然后用力翻滚,一下把李洁压倒在了床上。然后从上面低头看着她。

    或许是因为紧张,只是这样翻滚了一下的动作,李洁的气息已经有点急促,但她并没有退缩,就这样看

    “傻妞”我们这样不好吧?你下午还喊我哥呢。”李岩最后理智了一下。

    李洁轻哼了一声:“我心里叫的可都是哥斯拉”

    “可你爸那里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李岩也就不再纠结了,反正李乘风之前看到李洁和他从酒店出去,又看到她去了假、换了衣服,已经认定他们有一腿了。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低头下去,轻声说道:“那是不是先洗个澡?”

    本来大胆的李洁霎时脸红了起来。也觉得自己太过于主动、太过于急躁了,当即闭上眼睛、点点头。

    就在她准备起来的时候,忽然现李岩变得狂野、主动起来,迅的脱她的衣服。这让她本能的挡了一下之后,又不好乱动,只能嘴里疑问到:“你,,不是说要洗澡吗?”

    “你衣服不是网弄湿过?有那么多衣服换吗?”

    李岩没有管她,迅把她上衣全脱了。李洁觉得有道理,但要让她直接这样被李岩脱光,也有点难以接受的,只能尽量的捂住胸前罩罩。小声的说:“我自己来好不好?”

    “你攻击度很快,但脱衣服的度,嘿嘿,这个还是我快啊!”

    看他说着已经动手解自己皮带了。李洁顾不上护住田了,忙伸手过去,“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我会很快的。你先去洗吧!”

    “你看好了”。

    “蝴”看什么?李洁不解,在他松开之后,手捂着裤头没有继续。但随即明白了李岩说的是什么话,之间他脱衣服的度,真的是不可思议的话,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浑身就只剩下一条内摔了!

    李洁目瞪口呆,忍不住惊道:“我有点怀疑你不是高级保镖,而是采花淫贼

    李岩有点汗,半真半假的说:“我本来就不是保镖,也不是淫贼,其实我是舞男!”

    “去!”

    “嘿嘿,我就说了你的度不如我吧?我全部解决了,你还一点没有动。看我的!”李岩再次上来了。

    “啊”我自己来!”李洁忙自己抓紧了,却被李岩在腰间呵痒,让她忙伸手去挡,再等现的时候。裤子已经完全的被扒下了。

    只是片刻之后,李岩已经把只有上下内衣的李洁抗了起来:“我脱衣服的度很快,但更快的是脱女人的衣服!”

    被他扛着的李洁,本来是羞赧万分的,现在听到这话,却没来由的微微一恼,伸手在他臀部拍了一下。“你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李岩正扛着她去浴室,被她这么拍一下,当即乐道:“你喜欢这调调吗?”说着也伸手在她阳上拍了一下。

    李洁有点晕,这家伙真的思想太邪恶了,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呃,好像从来没由于觉得他是什么好人吧?从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啊!

    如此一想,她却也不再气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他真的是专情如一的人,两人也就不可能有现在这一天了。

    “好了,你先出去!”

    被放在浴室里面李洁开始推他。可是李岩却已经把门关上了。

    “这样节约时间、节约用水、节约用电、节约沐浴要,低碳生活、人人环保啊!”

    李洁无语。明明是一片色心,竟然还能鬼扯到环保、低碳生活。“哇!你怎么脱了?!你、你”太不要脸了”不等她说什么,现李岩度果然够快的,竟然在说话的时间,把最后的屏障都脱了。她一边娇叱,一边转头不看。

    这时候却听到李岩的贼笑:“我要开水了,你还不脱的话,要全湿了”。

    “你先出去好不?这样我没办法洗”李洁只能回头看着他,央

    道。

    她努力不让自己往下面看,可是眼睛的丝线那么大,除非四十五度角向上纯洁的忧郁仰望,否则总是能看到一点的。这让她又是好奇、又是紧散

    “没关系,你不是想要减少遗憾吗?你长大后也没人给你洗过澡吧?我今天就帮你洗……

    这样也行?李洁有点汗,但却是心动了。传说中的鸳鸯浴啊!如果真的实现的话,也真的可以少一个遗憾。只是”太难为情了。可是想到自己都能决定跟他那个,这个也不是那么难接受。

    心理上已经接受了,但表面终究还是羞赧的,又会看到李岩的,她干脆闭上眼睛干站在那里。

    李岩看她不会收到惊吓,上前拥住了她,开启了热水,试探过水温之后,开始往两个人的身上喷洒起来。

    当热水洒落在身上,暖和的刺激之外,她现李岩竟然轻轻移动身体。在背后摩擦着她。让她微微颤抖了一下。当热水把内衣全部弄湿之后,贴在身上的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现在她已经渐渐适应了,但想要开口说把内衣脱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李岩当然不需要等到女孩开口。已经单手解开了她的子,然后将其慢慢的脱了下来,紧接着,又把花洒交给李洁的手里,然后蹲下解脱另外一件。

    身体的完全解脱,让李洁的心情非常激动,她把花洒对着自己上下喷洒,可这是热水、不是冷水,无法身体冷静下来,反而更加的火热。

    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带着滑腻的大手在后背上轻轻搓动。她还是闭着眼睛,细细品味着次的异性帮忙洗澡。心里也是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今天一天。已经让自己有了很多难忘的体验。

    虽然李岩已经很温柔、很细致,但当他的手触碰到前面敏感之处的时候,李洁还是无法继续闭着眼睛淡定下去,主动自己搓洗起来,只是不敢多看李岩、也不敢靠近他。并在洗完之后,裹了个浴巾提前跑了出去。

    鸳鸯浴之乐,在于有鸳有鸯。鸯走了,只有鸳,还有什么好玩的?李岩当然是快的把自己洗完了。然后跟看来到了大床上。

    床上的李洁,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全部包裹了起来,看着李岩过来,微微有点紧张。

    李岩一看边上的浴巾,知道被子里面已经是毫无片缕,当即也掀掉

    “我把浴巾垫在下面吧?”有过跟海芙大战之后。被那个叫小黄的…记住列为黑名单的往事,让李岩也对这个更上心了一点。

    李洁是不知道他的意思,但她毫无经验,既然李岩这么说,也就相信他的话。只是在移动身体的时候,她还是努力的用被子捂住身前。

    少女对于初夜,总是会有天然的一丝紧张,李洁最初是鼓起勇气,略带冲动,后来一番沟通之后,已经完全的做好了准备,很冷静、很坦然。但现在经过一番洗浴,虽然勾起了身体的火热,但心里的坦然则退去了不少,现在又有很多紧张。感受着李岩抱住了自己,两个人接触的肌肤,都开始升温,而他的唇舌也在自己颈部、肩部锁骨游动,让她呼吸组建加,又紧张的抱紧了他。以让自己得到一点安定和充实。

    “可,可以开始了么?”

    “不要急,慢慢来,”李岩轻咬她的耳垂小声的告诉她。“我会慢慢的引导你,你放松身体就好,如果还有紧张的话,那就闭上眼睛。只有让你充分放松、充分适应,才不会那么难受”

    “唔

    少女的娇躯,本是最珍贵、最美妙的时候,是值得时时把玩、细细品味的。现在因为时间和机会的关系。李岩也就只有一次品味的机会了,当然得好好的珍惜,而且也是真的做足前戏、才能让她更容易接受。否则要是因为这个,而让身体不适、身折扣、遇上危险,那就真的遗憾了。

    已经盖着被子,但李洁还是觉的不适应,又提议道:“把灯都关了吧?这样怪不好意思的

    忙碌着的李岩,只好解释了一下:“俗话说,关了灯都一样。你那么漂亮、身材又好,何需关灯呢?这可是你重要的记忆,你自己也想要记得清楚一点吧?”

    “嗯”李洁闭上眼睛不敢睁开,她现在已经咬紧了嘴唇,还没有真的那个”她就已经承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从未体验过得快乐,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可能会挺和的,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音。会有更夸张的表情,更怕等会儿还会有更大的刺激。但既然李岩这么说了,她即便自己不看。也想要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终于,随着一声娇啼,李岩完成了破门一击,李洁一阵郁闷,还以为有更加舒服的刺激呢,简直就是从天上拉下来、摔落地上的感觉嘛!

    她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你不是自称经验丰富吗?怎么还会疼?吹牛!”

    李岩哭笑不得,这个即便再有经验。也是难免的啊,只能说尽量减弱”是不是吹牛,实践见分晓,他不回答,“埋头苦干”起来。

    “那些广告常说的男人阳疾早泄是怎么回事?你没这毛病吧?”李洁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岩大汗,本来没问题的,你这样说来说去,指不定就让你说出问题来了。他向上抬头,放弃小樱桃。吻住了她的小嘴,以此来消有

    雪白大被,扭曲起伏

    良久,大汗淋漓的两个人,尚未分离的相拥在被子里面。

    喘息了一阵之后,李洁说出了第一句话:“原来做爱也就这么一回事!”本来就大汗淋漓的李岩,听后更是瀑布汗,敢情自己费劲努力,还没有让她满意啊。

    看李岩有点尴尬,她继续点评:“消耗体力不少,主要是一直被你压着,实在太不公平了,下一次我要反过来!”

    李岩苦笑,“这一次主要是你第一次,得小心一点,不然会太疼。休息几天之后。下次你想要压我,我也无所谓拜”

    “切,这点疼算什么?你要是不服气的话,等会儿咱们就反过来!”李洁似乎有点不服气,两个人都已经是那样了,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害羞。

    “不行,你会受不了的!初夜不舒服的话,会影响以后的,让你有阴影了,可能就变性冷感了。”

    李洁凑近了一点,低声说道:“其实挺舒服的”从来没有过的舒服!”

    听到这话,李岩精神了不少,心里暗道:早说嘛!还讲什么就这么回事,害我以为你不舒服呢!我说就觉得了,还以为你要求特高呢”

    “舒服就好,但还是身体要紧,必须得休息几天,好了再继续!”李岩认真的说。

    “你是不是不行了?”李洁刚刚一直压着被打,就等着下半场翻身作主呢,没想到他竟然挂起了免战牌。只能挑衅、激将。

    “这个”李岩有点无语,“我怎么会不行?我是为了你的身体。”

    “可我怎么感觉打气筒越来越快感觉不到了?”李洁继续挑衅。

    李岩狂汗,这个时候小是正常的呀,你让我“行”也等让我休息一会儿啊!可是这会儿不是科普性知识的时候,他只能让自己严肃了起来:“傻妞,别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你把我榨干了,我可能今晚沉睡到明天上午,精神状态还可能不好。而你,第一次就过度的话,肯定会很难受的,到时候别说保持矫健的身手,甚至走路都会异样,有经验的人,看你走路的姿势就知道咱们干嘛了。”

    李洁有点不好意思,后果这么严重。还真的不能继续了。只能嘟哝着说:“我也只是说说玩的,”

    “你答应我,无论如何,性命最要紧!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别管什么任务、别管什么佣金、别管什么信念。安全第一!”说完严肃的。李岩又加了一句:“我也答应你,只要我们都没事,改天找个时间,我们关起门来,大战三百回合,看看是我让你下不了床、还是你让我腿软。”

    “好,一言为定!哼哼,我一定爬着会市!”

    李岩暗暗冷汗,这是食髓知味吗?咋的像是开了一个魔女啊?然工茫兰毖三潞锻松糊翘姗筑命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