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感谢龙之莫闻!兄弟昨日直冲护法,还有,佑岸、宇少”龙之莫言”塞族少鱼儿,!如乃生此”书友四刚皿坠跃切”风翼刃”天注定你我,等等兄弟晋升,老赖都还没加更,实在惭愧,非常感谢你们!等到老婆回来之后,老赖一定粪涂墙!把更新重新搞上去,感谢所有大力支持混迹的新老朋友们!

    李岩低头下去,在小滴后背又是一番亲吻,并顺着脖子,吻到了她的脸颊。小滴也是难以自抑的回头,跟他热吻了起来。

    虽然她这样扭着脖子的姿势有点辛苦,但却是甘之如诧,他们之间热吻过不少,但这一次,却是一个导火线一般的危险之吻!

    在男女之事方面,女方、尤其是没有经验的女方,自制力总是会更强一点的。只要她们的理智防线没有被攻破,她们总是会推辞、拒绝的。不过一旦理智的防线被攻破了,后面也就会一溃千里,所以女人的这种心态,在大家印象中,是心里想要、嘴上说不要的反话,是欲迎还拒的娇羞。

    但其实女性的心理防线,是要比男性强一点的。因为要攻破男性的心理防线,只需要纯粹的生理上行为,就能达到。而要攻破女性的心理防线,则一定需要达到心灵上的行为。否则即便她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也还是会抵抗的。

    这种心理上的达到,其实又有三种。最常见、最广泛,也最高尚的,就是爱!就是俗话说的,女人不介意男人想要跟她们上床,她们介意的是男人只想上床。只要有爱,无论是互相深爱、还是她深爱着他,都能让她们的防线更容易缴械。

    还有一种就是利诱!比如性工作者们。你长得帅,可能她的身体更有反应,但你给的钱不够,她的心理上就达不到满意,那样就会宴决的拒绝,而只要钱让她们很满意,哪怕丑得毫无兴趣,她心理上满意了,也能笑脸接待。比如本身有一定抵触的,但因为你的技术太好了,好到快乐的吸引过了抵触情绪,让她的心理上起了变化。

    ,万比北

    最后还有一类,当然就是威胁了。比如说不从的话,就杀了你,为了活命,不得不从;比如说你等钱救亲人,不主动热情的话,不给你钱,为了目标,心理上达到了,也就压下抵触情绪和生理的反感,勉强应对。

    大多数的男女之间,当然是有爱了。而对女人来说,吻,往往就是检验爱最直接方式之一。如果没有爱,是难以真心热吻的。所以,高的手段,或许能成功撩拨起女人身体的,但一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吻,能撩拨起女人心理的爱欲,效果可能比前者更好!

    郁小滴一直在坚持着,虽然非常微弱,可一旦和李岩热吻上了。很快就攻破了心理防线,火热的吻,让甜蜜从唇舌一直引导到全身,乃至身心!她也放弃了任何的抵抗,只想要完全的配合他,跟他好好的爱一场!

    疯狂的热吻之中小滴的娇躯在怀中扭动,让李岩快感阵阵,他的双手也上下摸索,下面的手,也到了前面。感受到了小小布料的湿漉漉,这让他一不可收拾,忍不住释放长枪,从后面抵触到了边沿!

    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峰!

    火热,在这一玄,也到了急需宣泄的边沿!

    隔着没有了其他的几层布料。只有小丁最后的壁垒,隔着丁字裤接触的刹那,两个人的身体都微微一颤,那是一种自内心的惬意、舒适和舒缓,就像暴风雨的宁静、黎明前的黑暗一样,这会儿男人也总是会清醒冷静一下的。

    一般来说,面对第一次的女友,能算好男人的,都会尊重的询问一下女友的意思,让不让完成最后一步。而女方这时候,一般也会含羞答应的。

    可是这最后一刻的清醒,轻颤过后,却让李岩和郁小滴同时心里一震!

    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不久前还跟他们一起说话、这会儿应该还在路上开车、或者网到医院的人。

    张语蓉!

    想到语蓉,李岩大汗淋蒋。

    在外面怎么样花心,都是老问题了,语蓉也是知道的,可现在是在家里啊!这未免对她太不尊敬了,就如同上次贸然带着小滴回来一样。

    固然,他曾经跟月瑶、语蓉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和月瑶有过一次擦边球,但那时候语蓉跟他的感情,也是不能跟现在比的,月瑶来了之后到现在的日子里,他们的感情进步很快,有了堪称质的飞跃。

    而且,今天的日子,月瑶还在医院,语蓉焦急的赶往医院看望月瑶,他在做什么?跟别的女孩在家里偷情!

    对得起语蓉吗?

    对得起月瑶吗?

    刚才没有坚持要送语蓉过去。李岩是因为要把那包内衣礼物给郁滴的关系,以及不太方便在语蓉的面前跟月瑶见面,那是他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可是在她离开之后,跟小滴在家里生关系,那将变成一个他难以接受的理由!

    同样,在郁小滴的心里,也想到了张语蓉。

    她跟月瑶不同,相处不多,张语蓉并没有多少感情。但简单的几次见面。川川品下象却是深刻一次见面,就被张语蓉的宗美,后来知道是李岩老婆,更加不用说了。第三次的深刻印象,则是上次来的时候,她主动提出来两人一年之约!在小滴看来,那完全是张语蓉在迁就她,以正房老婆的身份,这样对她这个小三,算是很够意思的了。

    所以,在她的心里,对于张语蓉,始终没有恶感,即便知道身份的时候,那也是嫉妒、绝望和不甘等情绪,并没有觉得张语蓉是个不好的女人。相反,她更觉得张语蓉太完美了,完美得跟闲散的李岩完全不搭配,这才是他们婚姻危机的关键。

    上次张语蓉请她帮忙把李岩骗去体检,还有这次李岩很多天没有消息,也主动联系她询问,这也让小滴清楚的感觉到,或许张语蓉太强势、太优秀、让李岩有巨大压力,但她本身对于李岩,还是像一般人妻对丈夫的关心。能容忍她这个小三,跟她和平竞争,更已经过了一般的人妻的境界了。

    对于这样一个情敌,小滴既畏惧又尊敬,说好公平竞争、答应一年之内不能跟李岩生关系,现在却忍不住了,这让她为自己觉得羞耻!

    而且,刚刚是她不便进来、在外面徘徊,张语蓉看到她之后,马上让她进来,而在李岩回来之后,她明知道会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却还是单独出去、没有拉着李岩一起,这是一份大度,也是一份信任,可他们两个还是忍不住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有着刹那清醒的两个人、在暗暗反思之后,异口同声的道歉。

    李岩看着前面镜子里小滴也睁开眼睛着着前面,两个人的目光通过镜子相遇,都有着一份惭愧和歉意。

    他们两个之间,只没有李岩跟月瑶一样多年形成的默契,但在这样的气氛下,大家都是相同的状态,想的也是相同的问题,连嘴上说出来的话、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所以,在异口同声的“对不起。之后,双方都从眼神中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刹那间,两个人的惭愧和歉意,也变成了尴尬,随即又觉得有点好笑。

    在两个人都露出笑容的一亥,李岩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虽然已经车欠了不少,可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只手也还在小肚兜里面握着玉兔,这会儿忙抽回了手,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收起来。

    郁小滴也忙低头把牛仔裤提了起来,整理、穿好裤子,她脸上还是一片火辣辣,不好意思说什么。

    忽然之间,李岩笑了起来。

    “笑什么?”郁小滴嘟哝了一声,打破了尴尬。“是不是我穿着这个不好看?。

    李岩摇摇头,继续笑道:“不是好看,是非常好看,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情不自禁了

    “那你笑什么?”郁小滴当着他的面,照了照镜子,虽然理智已经恢复,但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还是心跳加着。

    “我是觉得我们两个,刚刚的模样好笑,手忙脚乱、不出声的整理衣服,看起来就好像,”

    “像什么?”

    “像两个偷嘴完的狗男女一样”李岩笑道。

    “呸!你才是狗男女”。小滴很无语。哪有用“狗男女”形容自己的?

    “那就像一对野合完的奸夫淫妇好了

    野合比偷嘴高级?奸夫淫妇比狗男女好?郁小滴作势要踢他。

    李岩其实也是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以免刚刚两个人那样尴尬。暂时的尴尬还罢了,要是影响得留下心理阴影,以后都有障碍就麻烦了。不过在说完之后,他又觉得形容不妥。要是换作一般的情侣,用狗男女、奸夫淫妇开一下玩笑也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女孩能接受就可以,可他们两个的关系,

    他现在不是有妇之夫吗?那岂不正是“奸夫”?他是奸夫,那她则是“淫妇”?那就真的会让小滴觉得有讽刺、辱骂之嫌了。

    “好了,其实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才子佳人,刚刚花前月下过。”才子佳人在花前月下,难道就真的只会赏花赏月吗?一样会有偷情、芶合啊。但说出来,意境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修辞的作用。

    小滴的心思转得没有那么快,刚刚只体会到他玩笑的一面,还没有时间深究,所以情绪也没有受到影响,听到他又掰出“郎才女貌“才子佳人”不由笑道:“大叔,你成语用得实在不咋地啊!我们怎么能用郎才女貌来形容呢?豺狼女貌还差不多!同样的,才子佳人,换成射狼佳人、或者浪子佳人,其实也可以通俗一点,美女与野兽”。

    看她放松下来了,没有那么紧张了,脸也没有那么红晕了,李岩放心了下来。

    “行了,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吧!要不然我可真的又要变身成为狼人了。我先出去”李岩说着,自行退了出来,把浴室的门关上。

    长吁了一口气,李岩有点苦笑,难怪本朝的贪官大多情妇众多,难怪从陈冠希到成龙、赵忠样,都栽在女色上。

    男人一旦精虫上脑,确安难以自控啊!

    他也暗暗自警,以前无论怎么玩,自己对于,都还是有着完全的控制力。不能找理由,现在自制力还是退步了!或许”沧”是泄。现在对着她们,都感情的因素点了一支烟,默默的抽了,看着烟在空中慢慢消散,李岩的精神也开始放松下来。

    郁小滴已经穿回了衣服。她悄悄打开门,看到李岩坐在床边抽烟,从侧面看到他有点寂寞的脸,还有明明看向一个方向、却仿佛看向缥缈虚无的目光,让心里一阵触动。在他们三个人之间,她也一度觉得委屈,只是因为只她主动追求李岩,所以坚持了下来。

    现在看着李岩,她一下懂了很多,虽然本来这样的事情,应该是男人负最大责任的,可是李岩只是天堂集团的一个小职员,即便现在升职,也因为是因为张语蓉的关系,可他面对的两个女人,张语蓉是天堂集团总裁,而她更不用说了,虽然现在还在上学,可父母都不是普通人。抛开感情不说,单单大家的身份,李岩夹在她们之间,就会是非常大的压力啊!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这些,或许张语蓉也没有考虑过吧?

    她把门打开,走了过去,微笑了一下:“干吗?装忧郁啊?。小滴不想看到他忧郁,所以故意说他装忧郁。

    李岩倒没有忧郁,只是有点出神的想事情而已,看她过来,吐了一口烟圈,笑道:“像梁朝伟吗?”

    “不像,就像你自己!我不要你像别人。小滴过去他身边坐下。

    李岩看了看她的手里,那肚兜已经拿了出来。“怎么?不喜欢?。

    “喜欢啊,喜欢所以要珍藏。现在舍不得穿,以后穿给你看。”郁小滴笑着装了起来。

    “还珍藏什么呀,喜欢再给你买就可以了。”

    “我就要。小滴说着,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匕:“哎,刚刚我”没让你”那个,你会不会很难受?要不要你教教我”

    李岩有点汗,都已经冷却下来了,你这么一说,不又是点火吗?

    “不用了,我没有难受,真要让你用其他方式帮我,还可能会受不了呢李岩笑了笑,然后说道:“你先回去吧!”

    “看看!”郁小滴歪头看着他,“欲求不满,导致不高兴了?。

    李岩哭笑不得,“哪有欲求不满、哪有不高兴啊。”

    “那为什么要赶我走呢?难道是要自己解决?”郁小滴上下看了看他,似乎对他自我解决的方式很感兴趣,“就不能让我参观一下吗?”

    李岩很无语,这话说的,,

    “我不是要赶你走,更加没有你想的那些,”

    “那是什么?怕又情不自禁?嘻嘻,没想到我也这么有魅力哦,想当年人家把你按在床上,你可是都拒绝的呢。”郁小滴笑嘻嘻的看着他。

    李岩拍了她后脑一下,笑骂道:“你才几岁呢!还想当年呢。我让你先离开,是避免尴尬。一会儿语蓉回来了,看着你空手来的,结果从这里带着东西走,还以为你偷东西了呢。所以还是先回去吧,回头我再找你

    “切”我以为什么呢!怕她干吗?我可没有偷东西,我偷的不是东西”。说着小滴已经笑嘻嘻的抱住了李岩。不用说,她偷的不是东西,是人。

    “好啦,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谁让她是正房呢?只好是我让着她喽”。小滴看他无语,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收拾了一下离开。

    送郁小滴离开之后,李岩回来开了手机。现在算是跟语蓉和小滴解释过了,但还有几个等着回复呢。之前短信说晚上再打给她们,现在这会儿没车、去医院也去不了,还是先回复大家吧。

    他先打给黄樱,因为她不会多问,说什么都相信,而且对于他的事情了解也不多,可以长话短说的先解释了。

    果然,黄樱是真的相信他去工作了,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回来了,便很开心,让他好好休息,有时间先告诉她,给他荑汤喝。

    跟黄樱聊完之后,李岩再打给海芙。海芙跟张语蓉一样,对于工作敏锐,对于公司的很多事务也清楚,想要编理由可没有那么好糊弄。所以他干脆不去解释这个问题,只是说无论谁给他机会,都需要他自己去努力,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光靠人扶。

    这个上进的理由,得到了海芙的赞美。他年纪也不小了,能这么想,她很高兴,她可不想李岩也像其他职员一样、把她当严厉的灭绝师太敬而远之,所以没有再多问,只是鼓励了几句。不过她却给除了一个,账单,清点了两个人多久没有爱爱了,说李岩欠了她多少次,要他还账!

    这让李岩有点汗,真的要一次还完,人就虚了,只能提议“分期付款。”

    海芙接受了他“分期付款。的申请,不过又要求今晚支付期。这让刚刚在小滴身上燃烧起还没有扑灭火焰的李岩,颇有几分心动,但一想到语蓉回来看不到他、可能又会担心,还是以太累为由推辞了。

    感谢昨日打赏:爬蚓、枫刃逍遥、、龙之莫闻、凹潘帕斯、甜曲够口、天堂羽仁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