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四十九章不要还是不能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午夜了,等到吃碗面、温倩怡沐浴之后。就已经算是凌晨了。虽然明天不用上班,但也不便再聊天下去。还是和以前一样,温倩怡在卧室里面睡,李岩自己在沙上。

    酒意、吃饱、加上时间也不早了,李岩也是充满了睡意。但在黑暗之中。他还是有点喘嘘,想起了昨天晚上。

    同样一栋楼,同样和一位独居美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昨晚上是疯狂而香艳的,今晚上则是理智而温馨的。他今晚上坚持在这里的目的。是担心张嵩洋在附近监视着,但又何尝不是想要跟倩怡近距离相处?就像在酒吧里面当众吻她一样,虽然有打击张嵩洋的目的,但同样是他自己非常愿意的。

    连续两晚在这栋楼过夜,对于他来说,也是头一次。美中不足的是,昨晚上抱着美人睡床上,今晚却是抱着枕头睡沙。

    昨晚没有回去,语蓉没有多问,连续两晚不回去,她会如何反应?小滴呢?

    在李岩胡思乱想的时候,温倩怡的声音在里面想了起来:“喂,李岩,你睡着没有?”

    “没有。”本来有点要入睡的他,被吵了一下,立即精神了不少。“怎么?又要隔着聊天啊?”

    温倩怡沉默了一下,又低声说道:“不是。我是想要问一下,你只盖毯子冷不冷?”

    “不脱衣服,还好吧。”李岩怕她要起来给他再找一个毛巾被什么的,他懒得动了。

    “可是”你明天衣服皱巴巴的从我这里出去,很容易让人怀疑呢。

    “那我脱了盖身上好了。”李岩随口说道。

    温倩怡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叹道:“唉”你进来睡吧!”

    “什么?!”李岩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倩怡竟然邀请他进去睡?

    这怎么可能?相识相交下来,他很清楚温倩怡的性格,她虽然外表热情。但却是非常冷静、理智的人。像让他回来过夜,已经算是比较难得了,也是屈指可数。而且还有太晚了等客观因素。让他进去一起睡,这是难以想象的!

    “怎么?还要我请你啊?”温倩怡轻哼了一声。

    “马上!”

    李岩迅的爬了起来,毯子扔在沙上。过去卧室那里,伸手拧了一下,现门马上打开了!

    他不由得暗暗自责,倩怡这是给我留门了啊!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暗示,还要人家开口。简直没脸见江东色狼啊!

    他小声的把门关好,然后向里面走去。

    温倩怡的卧室闺房,他还是头一次进来,可惜现在关了灯,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样子。

    “我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岩脑子里。竟然想到了古装片里面那些员外来到小妾房间,搓着手、一脸和的说着小乖乖、我来了”这让他很汗。

    忽然之间,卧室亮起了搞黄色的灯光,是温倩怡开亮了床头灯。

    没想到她会突然开灯,灯光让人理智、让人尴尬啊。李岩暗暗亲信自己并没有一的搓着手,看着温倩怡。他的脚也停了下来,没有马上过去。

    温倩怡躺在床上,看着站在那里的李岩。认真的说:“我没有锁门,是因为我相信你,而不是什么暗示,这一点你要明白。”

    “我知道。”李岩无语,看来是会错意了。不过他也没有奢望今晚上能跟温倩怡洞房花烛,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倒也没有太大的失落。

    “还有。我让你进来,是怕你着凉,也没有其他的暗示。这一点。你也要明白。”

    “我明白。不过,”

    “不过什么?”

    李岩已经淡定了下来,见温倩怡已经让出了一半床位,便缓步过去床另外一边,在床边坐下,然后继续说:“不过你怕我着凉,本来就是关心我的表示。

    不能说你没有其他的暗示,只能说没有性暗示。”

    见他说得那么直白,温倩怡不禁白了他一眼,不过也好,说清楚了,省得含糊不轻。“就这这样。”

    “继续,还有什么要声明的?”

    “床这么大,我已经给你让出一半来了。至少不会比沙你必须君子一点,不可以过一半,不可以碰我。反正”你必须守规矩就是了。”这个意思,温倩怡不信他会不清楚,但要她仔细说,也不好说。

    李岩点点头,然后一拱手。“英台所言有理,山伯一定不逾矩。要不要中间放一碗水?”

    温倩怡见他搬出粱祝的戏码,又好气又好笑。“行了,快点睡觉吧!水是不用放了,我倒是藏了一把剪刀,你要是觉得你是钢丝,不怕剪断的话,嘿嘿”

    钢丝!

    李岩欲哭无泪,面条才能变钢丝,我要是只能变钢丝,这杯具就大了!怎么着也是大号钢筋吧?小怡子呀小怡子,你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会让你见识一下是不是钢丝

    “你干吗?”

    “脱衣服啊!你都已经声明完了,我当然是脱衣服睡觉喽。”

    会让温倩怡惊讶,是因为这厮脱衣服的度太快了,迅雷不及掩耳、倩怡不及掩目,他就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裤了。

    他都已经这样了,温倩怡也无奈,只能关了灯,仍由他上床。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上次在日本,大家都只穿内衣都相安无事”她现在至少还穿着睡衣。

    “晚安。”李岩很快钻入了被窝里面,果然是很规矩、很老实的待在他的那一半领地。

    “安。”

    “知道晚安还有什么特别含义吗?”李岩想起了小滴教他说的,“”直接打拼音,不仅仅是“晚安”的全拼,也会是“我爱你爱你”的简拼,可以是“安”也是可以是“爱你”所以,情侣间,又可以有这特殊的含义。

    “什么特别含义?”温倩怡不解。

    “嘿嘿,明天自己问百度。”

    “哼!”

    李岩昨晚跟海芙还大战了几个回合,并不是欲火焚身的时节,哪怕是躺在温倩怡的身边,大家相距不过一、两尺,也没有做出欲令智昏的事

    相反,比起刚刚在沙上的际遇,能够跟温倩怡躺在一起睡,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也很满意。他只是全心的体验着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感觉,这能听到她的呼吸、感觉到她的温度、甚至能觉察到她的心跳,都是非常神奇的体验。

    上一次在日本,虽然在睡前跟未来那个的时候,还猥琐的看着倩怡纠过,但后来入睡,一包挂第二天为什么两个抱在一起,却没有太深的记忆。那一次酒也是喝太多了。所以模糊了许多,这一晚,对他来说,是一个印象深刻的美好夜晚。

    相比起他来。温倩怡就要紧张几分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神差鬼使的不锁门,为什么会大胆的让他进来睡。只是因为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而又没有生什么意外的缘故吗?还是因为今晚的种种情况、倾诉?

    她也搞不懂,更重要的是,她虽然相信李岩不会乱来。但不能保证睡着之后,两个人还能如此规矩的保持距离,要是两个人的肢体有所接触,他还能保持冷静吗?上一次是喝醉了。这一次可没有到那程度呢。

    患得患失间,眼皮扛不住了,她才入睡。好像只是睡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没有闹钟、电话的吵闹,两个人却几乎是同时醒来。睁开眼睛一看。马上看到了对方的脸,隔着一两尺的距离,睡在各自的枕头上。大家虽然姿势跟入睡时候的仰卧不一样了,但还是保持着距离,并没有像上次醒来那样纠缠在一起。

    现这个之后,温倩怡放心了下来,但不知怎的,又隐隐有一丝失落。

    她太理智了,理智让她不能乱来,但喝醉了、睡着了,“理智”却是在下班时候,会随着本能走。就像上次早上醒来那样,她虽然紧张、慌张,但无可否认,那一份心跳加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

    或许,她怕自己睡着之后跟李岩触碰纠缠到了一起,但潜意识里。又希望能有一点这样的亲密接触的机会。

    “安。”李岩笑了笑。

    温倩怡在温暖的被窝里,伸了一个懒腰,神情慵懒的问道:“这又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没有吧,我也不知道。”李岩有点汗。这个真没有啊,早安咬我倒是知叭…

    “你昨晚上有没有摸我?”温倩怡睁大眼睛问道。

    对于她大胆的问话,李岩苦笑了一声:“没有。”

    “那我有没有摸你?”温倩怡又继续问道。

    “呃,,应该也没有。”

    “那还好,大家都没有吃亏。”

    “可是为什么你那么确定呢?是不是我睡着的时候,你还醒着?”温倩怡做出逼问的样子。

    “这个”会有感觉的吧?如果我摸你了,你肯定会醒来。你摸我了。我也应该会醒来。既然你没有醒来,我也没有醒来,那应该大家都没有乱摸。”

    “好像有点道理”温倩怡点点头,又怀疑的看着他:“那你是不是在脑子里幽我?”说着她的目光往被子看了一下,又哼了一声。

    这不是被单,其实即便下面早晨隆起,也看不出来的。不过李岩却知道自己现在是硬挺得厉害,不去洗手间放水是难以消退的,所以对于巡徽浆器獭识消禁毖三懈陛尧瓷陛动。那里还能有猥琐的想法?”

    “多!承认了吧?”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早晨,在被窝里和一个:”关系说不渣的男人,讨论鼎的问题。让老辣如温倩怡,也不禁有点害羞,但有觉得非常的刺激。本能的夹紧双腿。

    李岩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靠近了一点。轻声说道:“你昨晚上是不是没睡好?担心我怎么着你?其实你完全可以放心,我要是怎么着你。一定不会偷偷摸摸的。”

    “你还想耍正大光明的哦?”温倩怡想起了昨晚上在酒吧的吻。

    “答对了。就像现在这样

    “现在?”

    李岩没有接口了,因为他已经直接的过去接吻了!

    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不大。在他有意之下,马上就已经挪到了一起,嘴巴已经吻住了温倩怡的嘴唇,而手也将她的身子抱住了。

    “唔”你干吗”不卫生”温倩怡挣扎着避开了他的嘴唇。

    李岩有点晕。这丫头是不是有洁癖啊,老是在亲昵的时刻,考虑卫生的问题。

    不过她既然抗拒,他也就设有坚持,而是将吻落在了她的脖子上。两个人都是侧卧、面对面的姿势,现在他手肘撑起,将头抬起,整好可以吻住温倩怡一侧的雪白颈部。

    这个动作,让她娇躯一颤。有种触电一般的刺激,又有强烈的痒痒的感觉。让倩怡忍不住缩起了脖子。

    “别闹……痒

    痒,本来是一种感觉,很正常的,女孩子大多怕痒。所以呵她们痒。总是很好玩的,会让她们控制不住的笑得花枝乱颤。但在床上、亲热的时候,女孩子说痒,听在男人的耳中。往往是代表另外一种痒,不是表面的痒,而是必须深入探索才能解决心痒。

    这话在李岩听来,也是让他心里一荡,不过他明白温倩怡只是真的痒,而不是那个意思,所以他还是停顿了下来。

    “我能看一下你的咪咪么?”李岩轻声的问道。

    温倩怡此刻呼吸加了不少。刚刚他的一番偷袭,造成现在两个人已经由保持距离,到紧贴在一起了,而为了不让她乱挣扎,他的一条腿也搭在了她的腿上,她更是感觉到有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腹部。

    “不要”不能。”昨晚上,他说的是名叫咪咪的猫儿,这一次。却显然是另外叫咪咪的物体。温倩怡果决的摇头。

    “到底是不要、还是不能呢?”李岩轻笑了一声。不能是原则问题,不要则是情绪问题。当然,他这话也是一个陷阱的语式。

    “我们不能这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