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五十章 轰轰烈烈一次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二合一大章,现在我们在精品频道更新榜第一!混迹的最高订阅也在昨天突破一万大关!虽然跟大神、红书比起来差得很,但能得到这么多兄弟支持,老赖自己还是非常激动和感恩的,多谢编辑、多谢所有订阅的书友!本书是你们顶起来的,也将在您的力顶之下走得更远!我们一起同在!

    温倩怡的话,有点犹豫,但从她的摇头,李岩看到了一分果决。不过他还是笑着问了出来:“到底是不要、还是不能呢?”

    他这话是一个陷阱的语式。

    “不要”和“不能”乍听之下,都是拒绝的词汇,意思也相差不大。但实际上,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集是原则问题,不要则是情绪问题。她先说的是不要,那是情绪上的拒绝,但在进一步的时候,用的是不能,是原则立场的问题。

    “我们不能这样。”温倩怡让目光盯着他,认真的回答了一句。

    从这话,李岩能够听出她恢复的理智。但从这话,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在她的心里,还是不能占多数,而不是不要。或许就是说,在情感上,她只是有点抗拒,但未必不能接受。让她无法接受的,还是因为“不能”!

    “我明白,”李岩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人也躺了下来,就这样抱着她,没有再动了。“让我抱一下,好么?”

    温倩怡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是闭上了眼睛,默许了两个人现在这样的亲密接触。

    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份激动的!虽然不是在睡梦中、也不是在醉酒之后,而是在理智的时间,但”这是李岩主动的,没有经过她同意就抱住了她,这也是心理上能够接受的一个给自己的借口和理由。

    两个人现在相拥着,跟那次在日本的时候,姿势差不多。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李岩的腿压在她的腿上,手也是他在上面拥着。而上一次,则是温倩怡在上面。

    大家没有说话,李岩也甩上了眼睛,默默的感觉着这有点突破禁忌关系的拥抱。

    在这一玄,他们有一种融合在一起的感觉,无关性,只是很和谐、和完满的一种感觉。

    “好了。”过了一会儿,温倩怡轻声的说道,然后推了他一下。

    “再抱一会儿嘛,又不用上班。”

    李岩还是不放手,跟她有如此亲密的机会,到现在也就两次,有理智状态下、得到她允许的,也就这么一次!而温倩怡是如此理智的一个,人。不会说有了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今天之后,她肯定会更加防患于未然。下一次甚至未必会让他过来这里了。就像在这里吻过她之后,一度她就不让他再来了。

    “如果你能不顶着我的话,还可以考虑一下,你这样让我不舒服,也有不安全感。”温倩怡反倒是轻松的调侃了一句。“呃”李岩菊花一紧,吸气提肛,想要让小兄弟放松一下,可是因为一晚上的关系,现在又是抱着佳人,没有过于冲动的乱撞、乱钻,已经算是不错了,想要让它由立正、变稍息,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这个淫棍!”温倩怡轻声的啐骂了一句。

    可是她这态度、这声音,还有现在的姿势,这话听在李岩的耳朵里。不仅仅没有谴责、骂人的效力,反而平添无限诱惑。

    他只能撒手,否则要是真的控制不住把她办了,那可就彻底伤害了她。李岩笑了笑,松舁了手,“淫棍就淫棍吧!不过你的量词用错了,是这根、或者这条,而不是这个。”

    他臀部微挺了,在她腹部触碰了几下,然后把腿抬开,再滚开一点距离,回到另外一半床上。

    他的退开,听着他长呼一口气的时候。温倩怡也暗暗的吁了一口气,然后又觉得自己应该严肃一点,要不然他还会得寸进尺的。

    “李岩,你今天过分了。”

    “是吗?”

    “从公司论,我曾经是你的上司,现在你也应该叫我温总监;从郁小滴论,我曾经是她的家教老师,而她是你的女朋友,你应该叫我温老师;从朋友论,反正,我们两个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你今天的行为”比张嵩洋的追求纠缠还更过分!以后你再如此,可能我就要跟你划清界限了!”

    听到她严肃的话语,李岩转头看着她,也以认真的姿态点了点头。

    “还有吗?温老师。”

    温倩怡无奈的摇摇头,即便他摆出认真的样子,可一句“温老师”还是显示出了他玩笑的意味,真的要认真的话,应该叫“温倩怡。

    “那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想法?”

    “什么想法?”

    “从公司论,你的面试。我也有分,之后我们有一起工作,几乎是成天在一起。请问一下,成天跟公司第一的美女在一起,我能不心动吗?如果你像另外一个第一的美女那样冰冷,或许还好一点,偏生你又很关心、很照顾我。”

    温倩怡哭笑不得,你还怪我了?敢情要打击你、虐待你才应该吗?

    “从私人论,你知道我的大咪咪”

    他的大咪咪?温倩怡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大秘密!”正认真说的李岩,有点尴尬,咪咪这个词,跟她说了即便之后,影响正常用词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啦,本来是要杀你灭口的,为什么不杀你?自然是因为舍不得,因为你对我很重要,甚至昨晚我也把自己的秘密说给你听。我都这样”无论身体、还是内心,都对你完全开放了,你还把我跟张嵩洋比,还要跟我划清界限?”

    看他一脸悲情的样子,温倩怡当然知道他是装出来的,故意板起脸来:“怎样?你杀我灭口好了!”

    “好啊,那我就不浪费了,先奸后杀!”李岩露出和笑容。

    “去你的!”温倩怡拿他没有办法,“好了,说认真的,你既然已经是小滴的男朋友了,就要好好对她,我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但不要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好吧!我知道你这家伙水性杨花,肯定会给郁小滴戴绿帽子的,但这对象不能是我,我接受不了,伙?

    水性杨花、给郁小滴戴绿帽子,李岩很无语。

    李岩苦笑了一声,认真的说:“温倩怡,你知道吗,我跟你认识,是在小滴之前,而还在对小滴有不良印象的时候,跟你就相处得很好。甚至”

    甚至那时候跟张语蓉都还是相处得很冷淡”只是这一句不能、不便说出来。

    “这么说吧!你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为什么逃避敢情。可是你呢?小滴是很勇敢面时感情,坦白说,如果不是她的主动和坚持。因为我自己的不确定,我跟她根本不会展到现在。可是我跟你”

    眼看他要完全的说出来了,温倩怡忙打断了他:“停、停!”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几分,虽然知道他对自己是有意思、有感情的,但她不想要说出来。一个是怕说出来之后,自己会不知道怎么面对。另外一个是怕一旦处理不好,肯定让大家连朋友都做不出。所以,哪怕大家都清楚,在没有做好面对准备、没有好的解决方式之前,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呵呵,你说我跟小滴有区别?”温倩怡笑吟吟的看着他,努力的思索用词,不要跟他扯上关系,只是纯粹比较她和小滴的观念,那样就是婉转的技术讨论了。“那你还记得我曾经是她的家教老师吗?我跟她相差,,五岁、还是六岁!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代沟?”

    “代沟是另夕一个问题。我要说的是滴还是充满幻想的浪漫年纪,可是我已经到了追求实际的年纪。她还可以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哪怕最后被你这混蛋伤害了,她也还有时间疗伤、复原;我呢?我可承受不起伤害,我如果要拍拖的话,就找一个可靠的、稳定的,交往个一两年,然后大家结婚、组成家庭。你明白么?

    这是大部分女人,到了二十五左右,都会有的想法,而不会继续保持做梦。

    生活不可能总是偶像剧,或者说,我们会把梦想放在偶像剧上面,出门之后,则是要为现实考虑、为生活打拼。”

    温倩怡说到这里,微微有一丝苦笑。大家都看到、妒忌她现在有的一切,可是没有经历过的人,又岂止成功来的多么辛苦?付出过多少艰辛?做销售、做业务,本来就很难、很辛苦、竞争很大,而因为一些乌烟痒气的社会风气,让漂亮的女人,做业务可以有捷径。而这条捷径出现之后,却让更多的漂亮女人更难、更要小心翼翼。

    她为什么能有今天的魅力?

    为什么年纪轻轻又狡猾得像老狐狸?

    为什么不管对谁、不管开心与否,都能够成天保持迷人微笑?

    就是这些年锻炼出来的!像她这样的漂亮女孩,在第一印象方面,有先天的优势,但同样会让很多家伙觊觎。企图利用职权等方式。达到某种交易。如何展露自己的能力与魅力,却有不会勾引、误会之嫌,不会让觊觎美色之徒得逞,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她为了保护自己,曾经不知道弄砸、放弃过多少客户、业务,慢慢的才一步步强大、成熟起来。

    而在别人看来,她只是年纪轻轻就自己有房有车、穿戴名牌;一些不相关、不了解的人,更是会出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男人、嫉妒心理女人,在背后说这是靠男人的钱,要么是给人做二奶,要么是通过牺牲色相、迷惑男人达到的。

    就像网上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有人在红灯的时候,现旁边开宝马车的是女的,便对边上朋友感慨一句:这一定是二奶。结果声音大了一点,被人听到。女的反问:见过二奶早上赶着去上班的吗?

    跟张语蓉、郁小滴她们有个好出身不同,这些现实的无奈、误解和辛酸,是温倩怡这样自己打拼的女孩,在事业成功的同时,也必须要背负的。

    这几年来,李岩混迹在都市里,已经不和社会脱节了,但因为顾虑会产生太多感情的问题,并没有跟女的过于接近,有一些想法和问题,了解还是不多。听着温倩怡的话,看着她的脸,他霎时了解了很多。

    “我明白了。”

    李岩明白了,自己以前在公司的表现,在温倩怡的眼里,或者说相比她的现实要求的考虑,是相差太远了。只能勉强够花的薪水,如何能跟她走到一起、组成家庭呢?即便组成家庭,女强男弱,又会和谐幸福吗?她是一个理智的人,既然能够看得到的悲剧未来,自然也就不会去开始了。

    “明白就好,起床吧!”温倩怡笑了笑。

    李岩认真的说:“你也应该明白了。”“嗯?”

    “呃,,某人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应该明白,你的现实难题、问题、顾虑,都不是问题。所以,你或许可以跟着自己的心,勇敢一次、做梦一次、轰轰烈烈一次吧!”既然她不想直接点破了,李岩也用某人代替了自己。

    温倩怡怔了怔,是啊,为什么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李岩若只是一个不思上进的小职员,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注定即便在一起,真爱也会有抵不过现实的一天,可他是杀手,他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经济基础、更有自己的自信,大家完全可以在一起而不会出现女强男弱的问题!

    仔细想想”她得到李岩确认身份的怀疑,是在日本的时候。而在回来的那一天,在机场、在他的同学的面前,他正式承认了等着接他们的郁小滴是他的女朋友。或许,就是因为亲自见证了,感觉已经尘埃落定了,也就没有多想吧。

    如十几岁少女一般的做梦,勇敢的主动争取,轰轰烈烈的爱一次,这些,我真的能么?

    温倩怡失神一会儿之后,看着李岩,又笑了起来:“你说的貌似有道理,可惜”某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本人对于一厢痴情张嵩洋都没感觉,你觉得会去和别人抢花心大萝卜么?”

    听到她轻松的语气,李岩笑了,无论如何,至少她也听进去一点了。他掀开被子下床,“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或许萝卜网好对胃口呢!”

    “真过分,”像什么样子!”

    看着李岩只穿内裤、支着帐篷下床,一“鄙视了下。但她却并没有转开头,或者背讨身去。,枕头一垫,坐靠了起来,双手环抱胸前,笑眯眯的欣赏起来。

    如果她不好意思的话,李岩会有兴趣的调戏一下。可是她一副参观的模样,他反而尴尬起来了,马上用很快的度,把衣服、裤子穿上了。

    等看到他拉链难以拉上。匆匆跑出去的时候,温倩怡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跟温倩怡一起吃完早餐,李著就自己一个人小心的离开了她那里。

    小心的离开,不是怕张嵩洋,而是怕撞见海芙。

    昨天是去了黄樱那里,然后买菜、吃饭,又去捷锐找李洁了。下午才回家。但今天不一样,直接回家,考虑到在温倩怡的香闺同床过夜,怕身上有香味。家里可是有三个人等着呀,闻出来了可不太好。所以,他没有打车,而是不怕麻烦的挤公车回去!星期天的公车,效果是非常明显的,一路挤下来,即便涂了香水,都会变味儿,别说只是残留的一点女子香。当然,辗转公车,花的时间也多了很多。等他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进门之后,无论是张语蓉、月瑶还是郁小滴,影子都没有见到。李岩猜想她们是在楼上,或许是在卧室里面试穿衣服什么的,当即兴奋的跑了上去。

    到二楼之后,他习惯的先跑去了张语蓉的办公室。结果现她真的在办公室,只是没有月瑶和郁小滴。

    “今天回来得很早啊。”张语蓉看到他,不带感彩的说了一句。

    “喝多了,又没车,手机也没电了”李岩说着自己都难以相信的话。“小滴呢?你不是说她送你回来的吗?没有在这里住?”

    张语蓉看着他,不说话。

    李岩自知理亏,可昨晚也是担心温倩怡,而她们在家是安全的。“我也不是光惦记着她,你看我一回来就直接跑你这儿了。”

    “你惦记谁你自己才清楚小滴是送我回来了,也是在这里过夜。可是有人好像不欢迎她,明知道她来了,不仅夜不归宿,早上也迟迟不回,还电话都没有一个。她觉得既然躲着她,留在这里也是自讨没趣,就先回去了。”张语蓉淡淡的说。话语间,不乏对他又不打电话的连续夜不归宿的谴责。

    李岩伸手去那手机,想要马上打电话给郁小滴,但刚刚又说了没电,只能等一会儿再打了。

    “下次不会了。”说完之后,想起昨晚的感触,李岩询问道:“对了,你们昨晚谈得怎么样?”

    张语蓉见他总算记得关心一下正事,答道:“还算可以,或许小滴加上那个季卓秘书的面子,以及郁宏市长的影响力,会让他们大事化的处理吧。”

    “你们去的不是王子酒店吗?你还记得当初王子酒店的炭疽病毒事件?我昨天没有进去,在外面等你电话的时候,想起那件事,跟现在的事情联系起来,会不会跟长河集团有关?为了打击我们,他们可以收买内部人员,可以通过政府部门,在重要而关键的时刻,雇人放病毒,也是有可能的。”

    张语蓉今天本来是有点生气的,他前天晚上出去喝酒、没有回家、没有电话,也就算了,毕竟比起以前来,现在算很少了,最近他很认真的上班。可是没想到昨天没有说他什么,他又继续的夜不归宿,继续的电话关机!

    连牢卜滴都生气回去了,她要是一点都不生气的话,她都会觉得在乎的程度比不上郁小滴。所以看到他回来,一直是保持不冷不淡的态度,不主动跟他说话,想要让他自我反省一下。

    可是现在他提到这个问题,关系的是公司,让他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计戈应该不会吧?上次的事件够恶性的了,可以定性为恐怖袭击,而且还是生化类袭击。好像那个嫌犯自己也承认了,只是想要破坏那次商业,并没有想要真正大规模杀人的意图。”

    “废话!他难道还会说收了钱故意制造恐怖吗?他审判了没有?最后结果如何?”

    张语蓉摇了摇头:“不是很清楚。当时政府高度重视,这又已经是公安机关处理,相信后来也是移交司法机关。你想要找那个人出来?”

    “不错!我想要找那个老外了解一下。那个酒店员工,是被老外收买干活的,这个老外也可能是被长河集团收买干活的。如果证明真的如此,对于打击他们,将是一记重拳!”

    李岩的话,让张语蓉有点心动,当初王子酒店是涉险过关,如果不是提前抓到了那两个人,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现在是跟政府配合危机公关,那是在没有任何人感染的前提下,如果酒店感染了一大片客人,哪怕不是炭疽,最后这个黑锅,也会是有王子酒店来背,不仅仅要停业整顿,对天堂集团也会是很大的影响。

    “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即便是外国公民,这么大的案子,也不会轻易遣返、引渡吧。而且政府想要淡化处理,这才半年不到吧,也还是在监狱。能有件么危险?让我思索一下吧!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你这纯洁商业精英是不便的,就让我来处理吧!”李岩笑道。

    张语蓉却是眉头紧锁,沉吟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件事我会给你一笔专项资金,你请人来做,私家侦探也好,律师也好,你可以找你那酒色律师朋友帮忙。

    不要自己亲自出面,过去了的事情,查得到固然好,查不到也不要沾惹到了麻烦在你身上!”

    李岩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不便跟她详细解释,点了点头:“行,我联系之后,再跟你说大概需要多少钱。”

    多谢旧日那么多的打赏周榜:黑色如星空、撑不死的书虫、用心看书支持你、毓轩他爸、丁虫虫、勉典夕口旧二只甲丝。、天外飞兔、书友蚓五哟、切引、束自台蹲的墨友、凹潘帕斯怕、依山临水而居、一渡犬师,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一山,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