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一下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感谢书友辉蚓,成为舵主,加更鸣谢

    半晌,两个人松开了嘴唇。张语蓉张开了眼睛,看着李岩,又感觉到自己小臂处有东西,低头看了一下,顿时有点红晕的脸,更红了几分。

    “你今天怎么了?”李岩也有点不好意思,把腰臀缩了缩,还好不是很明显。

    他的脸距离她的脸不过两尺,轻声问道:“是公司遇到什么突然状况了吗?我能帮到你什么?”

    张语蓉摇了摇头:“没事”我只是听说”听说接吻可以印证一个人的感觉,听说一切都可以伪装,而吻是其中最难伪装的。”

    “你是想要测试一下我是不是喜欢你?”李岩眼睛增大了一点:“你现在的感觉呢?”

    我靠,谁告诉她的这个测试方法啊?我可一点准备也没有,刚刚还以为她是不是吃错药了,那样的情况下,能马上全心全意的投入情感吗?

    张语蓉脸红的摇摇头。“不是。”

    “嗯?”

    “你不是叼。”张语蓉还是说了出来。

    李岩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后面说的不是汉语,而是英文,也随即明白过来那是什么意思。他顿时车欠了下来,人也退开了几部,没好气的说:“谁说我是嘻了?我,我哪里像叫了?”

    从以前的港台影视、到现在的国产影视,都有一种无形中对男同性恋的小丑化,其本意未必是歧视、丑化,但搞笑的调侃方式,却是沿用不改。也正因为一代代的接力,所以很多人对于男同性恋的印象,先就是那些捏着兰花指、娘里娘气说话的形象。

    但其实这是毫无根据的,在真正反应男同性恋的电影里,无论是王家卫的《春光乍泄》、关锦鹏的《蓝宇》,还是李安的《喜宴》、《断背山》,里面的男主角,都是很男人、很正常的表现。他们的情感、只是在他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人捏着兰花指说话。

    所以,李岩听到张语蓉说他不是田,先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什么时候像叫了?

    看到他的反应,张语蓉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因为网好的一番热吻,让她有点头脑空白,能感觉到他的热情、他的感情,根本就不相信他可能是嘻,所以脱口就说出来了。现在才意识到,这会让他不高兴,也会让他讨厌雪饮。

    李岩回到对面的椅子上,注视着张语蓉不说话,揣摩着她今天这个,试探是谁教她的,是为什么。

    看到这他这个样子,张语蓉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一点,然后直接的说道:“是雪饮跟我说的。但你不要怪她,她也只是担心你”

    江雪饮!只有她了,李岩也想到了,对她更没有什么好印象,只是为什么说她也是担心我呢?

    “她上午看到了叶家宏那样对你。所以,”

    语蓉把江雪饮说的那些话,重新跟李岩大略的讲了一下。

    听完之后,李岩大汗,这个误会有点大了!本来人家老叶,只是因为受伤的关系,暂时有点不行,可因为江雪饮只听到后面的话,没有联系上下文,断定人家是叫。而且还是想要勾引、诱惑他的叫!

    这个貌似的丫头,你敢再夸张一点么?

    “你不要怪雪饮,她真的只是为了我们好,我也是想着你收入不高。却一直可以花天酒地,怕你是跟郑逸轩他们有什么不正当的往来,,所以临时糊涂的想要测试一下。”

    跟郑逸轩他们有什么不正当的往来!李岩差点吐血,老三被误会成老色鬼之后,又多了一个鸿的身份了!

    看他一直不说话,表情则越来越悲剧,张语蓉恢复了平常的神色,淡淡的说:“好吧!你要生气就怪我吧,是我对你信心不够,但我并没有歧视你的意思,雪饮也没有冒犯你的意思,甚至她没有怀疑你出是那个,只是担心你会被叶家宏攻克、带坏。所以要我对你关心多一点”我的话说完了。”

    我的话说完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看着她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李岩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别想那么多,我没有怪你,也没有怪雪饮。她不清楚我们的情况,我们也没有比过,你不敢确定我是不是伪装得很好的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

    “你不生气?”张语蓉有点意外,猜想着他不是不生气,而是不想生自己的气。

    “其实我想要告诉你的是

    “什么?”

    李岩趴在桌上,凑近一点。小声的说:“光是吻的测试,是不够的,只能测试出我是喜欢你的。叫也可以喜欢女性好友。你想要完全的测试。最好是跟我”,没渴乐舞二次!”

    “去你的!”张语蓉是认真的再听,没想到听到的结果,却是他的调戏。

    “嗯,那样对你是有点难。要不这样吧!”李岩继续严肃的建议,“你用手摸着我下面,然后让我摸一摸你的胸部,如果我有反应,自然就不是,如果毫无反应,或许就是喽

    张语蓉眉头紧蹙,这家伙说话越来越过分了。不过又能把他怎么样呢?以两个人的身份,他就是那样做,都是合理的,何况只是说说。

    看她对于这样的玩笑比较难接受,李岩也没有继续下去了,站了起来,叹了六口气:兰你竟然因为小小误会而怀疑我是不是鸿。伤心

    听到他这话,语蓉有点着急。她不是刻意要伤他的,如果不是顺口说漏嘴了,也就是一次小情趣的测试,可看他现在的样子,她感觉有点心疼,见他要走,也站了起来:“等等!”

    “还有公事要谈么?”

    “算我不对……那我补偿你啊!”

    补偿?她的反应,让李岩有点意外,他刚刚也是自我解嘲的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因为这个就对她失望、伤心。

    “让你摸一下”够不够!”张语蓉轻咬嘴唇,然后决然的说出,又挺了挺酥胸,摸的地方,自然是指李岩刚刚说的摸胸部。

    她的反应,让李岩有点不是滋味。旧友二然是很在乎他的。要不然不会众样委屈自只来补偿他,厂犹她身体的开放程度,显然还是跟不上情感,还是很封闭的。而他,也面临两难的选择。先从情感上,他并没有要挟的想法,而她能这样迁就他。更让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碰她;另外一方面,他又觉得大家的感情在升温,也是时候适当的开她的身体。让她生理上不那么封闭。

    他想了一想。缓缓的走了过去,来到张语蓉的面前,看着她胀鼓鼓的酥胸,因为喘气加而起伏不定。又看她的表情,虽然又一丝羞涩尴尬,但却是坚定的。

    李岩把头抬过去一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语蓉,我不是凹。也不是随时想着要得到你身体的下半身动物,我啊!”还没有说完,李岩就惊叫了一声!

    因为他现语蓉两个手抓住了他的右手,然后引着它按在了她的胸前!

    以他的能力。自然能够现她的动作,想要避开、挣脱,也是可以从容做到的,但他的大脑并没有下达命令,反而在这个时候,似乎屏蔽了凹一面的能力。只是让他变成一个普通的李岩一样。而让他惊呼的。自然是语蓉大胆而主动的动作。

    他靠近她耳边说话,忽然惊呼一声,倒是几乎吓了语蓉一跳她转头白了他一眼,嘟哝着说:“叫什么?好像是我非礼你一样”

    李岩暗暗苦笑:你要是真的非礼我,我只会暗爽,可你现在是抓我的手去非礼你呀,,

    “这个,我的话还没有说话,你这让我无法思考啊。”既然已经被按上去了,李岩也就不客气的轻轻动了动,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那汹涌澎湃的波涛。

    “哼!我知道你还有什么要说。

    “你知道?”

    “无非又是说什么,古人云不吃嗟来之食什么的。哼!小心眼。我就偏要让你摸!”张语蓉罕有的有点赌气状。

    李岩则有点尴尬,“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叫。也不是随时想着要得到你身体的下半身动物。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久,你今天的测试,虽然是有怀疑,但我又没有什么损失,反而得到你主动献吻,我想说我真的没有生气。”

    “真的?”张语蓉看着她。这么近的距离,盯着她的眼睛,让她的心不争气的加了起来。

    “真的!”

    李岩也是一脸真诚的看着她。他的头缓缓的向前趋近,想要再自然的吻上去。

    “既然你不生气、不要我补偿、也不认为是什么嗟来之食,那为什么你的手还动个,不停呢?”张语蓉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心跳越来越快,同时也隔着衣服也仿佛能够感觉到在自己胸前大手的热度。

    “呃”这是本能反应。”李岩的手在被她拉过去按住胸前之后,确实在不停的抚摸、揉按。

    都已经这样了,李岩当然要顺水推舟的多开一下她的生理。所以他另外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身体,嘴唇也凑得更近了。

    “一下已经够了,,过了。”

    张语蓉说话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有点无力,坐在了椅子上,这也让刚才吻过去的李岩的嘴唇落空。

    李岩跟着俯身下去,因为她已经坐在椅子上,不需要抱、也不好抱了,他一手继续在胸前活动,另外一手过去抓住了她的手心,然后凑过去。在她耳垂上亲吻了一下。

    “我刚刚没有答应只摸一下啊”李岩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再说,“摸一夏,是摸一个夏天的意思,一年只有一个夏天,即等于是一年的意思,现在才是冬天。至少要摸到明年夏天”

    张语蓉有点晕,这逻辑也太,”太强盗了吧!

    “现在不耍”在办公室呢”她估计现在强调“一下。不是“一夏”也辩驳不过这家伙的歪理,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没有你的吩咐。她们不会像雪饮一样闯进来吧?”李岩吻在了她的颈部。轻轻的吸吭了几下。

    张语蓉感觉身体有点颤抖,他仿佛在对着自己的耳朵吹起似的。那热热的气息,好像让耳朵滚烫了起来,而他的动作,更是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要”总裁办很忙,随时可能有人、有电话进来!”张语蓉呼吸急促了一点,她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撩拨这家伙,让他黯然离去好了,管他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现在可是引火烧身,这火还有内在的”

    似乎要印证张语蓉的话似的。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了,是柯芸芸的声音:“张总,业务部叶总监要见您!您方便有空么?”

    李岩停止了动作,张语蓉蹙起眉头,吸了一口气,冷冷的问道:“他来干吗?”

    柯芸芸压低了一点声音:“好像是想要让您核准恢复他业务部总监的职权。”

    张语蓉刚刚想要拒绝,说等开会之后再决定,却听到李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他一个人进来吧。然后打他远远的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现李岩蹲下往她桌子底下溜动作娴熟。这让她有点晕!这家伙想要干吗呢!这会儿没办法跟他讨论、驱赶,只能先对柯芸芸说:“芸芸,你忙你的。让他自己进来吧!”柯芸芸是知道李岩在里面的,躲起来反而让她怀疑。只能让她别过来。叶家宏则不知道。柯芸芸也只会说总裁再忙。不会跟他交待在忙什么。

    “好的,总裁!”从她的思索。还有这态度,跟在张语蓉身边柯芸芸,已经猜出她对叶家宏的造访。不是很满意,李岩还在里面呢,就是要让他不方便开口吧?她马上通知叶家宏自己进去里面的总裁办公室。

    按下电话之后,张语蓉焦急的踢了桌子底下的李岩一下:“快点出来呀!你干什么呢?”

    “没事,我不想他怀疑我们的关系,这里不是很好藏身么?你快点打他就是了。”李岩从容微笑,身在桌子底下。他不仅暗赞,总裁的办公桌,就是比海芙那个大呀。下面的空间一点都不挤。,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