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七十九章 语蓉一怒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李岩到家之后,现江雪饮的车已经开走了,看样子她人应该不在这里了。这让他感觉更放心一点。没有外人在,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说了。

    只是,语蓉会不会真的现了呢?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他不确定,从车库出来,他靠墙站着,抽了一根烟,思索着两个人的关系。进而思索着和其他人的关系。

    李岩现。最近半年来,自己惹上了许多感情债,多了很多心灵上的快乐、情感,但也多了很多心理压力、负担。相处得越多。就越想得多。想要长久的拥有她、拥有她们,可无论是世间的法律、还是习以为常的观念。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所以,越是跟她们深入交往。就越多一份歉疚。

    在男女方面。他因为以前的习惯,也是不计后果的人,可如今相处的女孩们,都是投入了感情的,不能像以前一样天亮之后说再见的洒脱离开、互不干扰。这积压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股股无形的压力。

    无论处理得好、还是处理不好,终归还是要面对的。看看已经快到傍晚了,李岩扔了烟头,让自己压下心头压力,带着一丝笑容,进入了家中。

    这个时候,刘嫂已经在开始准备晚餐了。语蓉应该是在楼上,客厅里面。就月瑶一个人在看电视。

    看到月瑶,李岩笑了笑,又望了一下楼梯。

    “回来了?”月瑶盯着他看,那眼神已经透露出她一直在等着他回来。

    李岩马上想起那个。给他弄枪的谢轩戟应该已经在事后汇报给她听了。而他又一直没有回电,她怕干扰到他的行踪,也没有打电话给他,应该是担心了半天了。

    他走了过去,在月瑶边上转了一个圈,再安然坐下,轻声说道:“你知道了?我没事,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复杂和麻烦。”

    “什么人?”月瑶也没有多废话。能让李岩找枪,肯定是要杀人,会让他杀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恩怨,应该也不是为了钱,她猜想会不会是长河集团的人,因为最近正和天堂集团互相麻烦着。

    李岩思索了一下,还是跟她明说了:“乌克兰的“玫瑰

    月瑶目光一闪,有点惊讶的问道:“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亲自出手的!”

    李岩点点头:“她本来应该死了,不过

    正要说“她尸体不见了。的时候,他忽然暗暗苦笑,尸体不见了,只是索妮娅的一面之辞而已,他又没有跟进去看,谁知道是不是真正如此呢?或许这根本就是索妮娅制造的一个理由,让她后面的话,可以一步步的说出来、把李岩拉上贼船!

    “不过“玫瑰。不是一个人,有其他的“玫瑰。来寻仇了?我们其他几个人,也是她们做的?”月瑶还是很了解的,马上就猜到了。

    “玫瑰。据说是三个人合用的代号,上次那个是其中之一,今天我遇到了第二个,还有一个,或许也来了。她们的目的不简单

    李岩低声快的把今天下午生的事情,跟月瑶说了一遍,重点是索妮娅提及的计戈。他是答应没兴趣也不会插手,那意思当然不会去举报。杀手去举报劫匪。本来就不大可能。但月瑶不一样,她是自己人。跟她商量,完全是可以所有信息共享的。

    月瑶的脸色凝重了几分,“我支持你的决定,虽然干一票古董。收获很大,但风险更大,尤其这不是我们擅长的领域,贸然加入的话。很可能被人坑了,最后作替死鬼。”

    李岩点点头,又随口问道:“那个江雪饮走了?”

    “嗯。”月瑶看了他一眼,“你是跟郁小滴在一起吧?我们都知道了,江雪饮不知道。语蓉,心情很不好。你去看看她吧!我抓紧时间动用所有渠道收风,她们在旁边搞事,就算我们不参与,也必须随时了解情况,以免被殃及池鱼。”

    两人一起上楼,月瑶走向了客房卧室,李岩则走向了张语蓉的办公室。

    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李岩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压力,让他迟疑着,思量着要不要换个方式跟她谈,或许等过几天冷静一点再说,或许……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直接的开门进去了。

    “语蓉,还在忙呀?今天没有什么意外吧?”李岩让自己保持了一个笑容。

    张语蓉正手撑着头坐在电脑前,听到他的话,也没有抬头,没有回答。

    李岩走了过去,知道她没有睡着,过去她后面,伸手过去她的肩膀:“太累了吧?我帮你捏一

    张语蓉这才有所反应,猛然抬头,把椅子转动,盯着李岩,沉声说道:“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她冷漠的神情,跟最初两个人一起的淡漠有着很大的不同,眉宇间夹杂着的,还有不甘、愤怒、狂躁、抑郁、甚至屈辱!

    李岩心里暗叹了一声,知道她这么聪明的人,只要知道一点消息,就能猜到更多的内容。这一次,或许伤她太多了!

    他过去沙上坐下,点了点头:“你说吧!”

    张语蓉看着他,因为他走到了沙上,两个人保持多了一点距离,她也觉得好受了一点,自己给自己的无形压力似乎被空间稀释了不少。只是,她原本以为李岩会插科打禅甚至耍宝的笑闹一番,或者解释、不承认什么,那样她就趁机大雷霆一次,把自己的怨念都爆出来。可他这样平静、似乎预想到了后果的模样,反而让她不好作。

    “你昨天又是去喝酒,结果喝到上头,休息到现在才回来?”她讽刺的把他上次的理由说了出来。目光还故意的少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昨晚的事情,既然上新闻了。李岩就猜到她可能知道,别说刚刚月瑶已经先告诉他了,即便没有,听到她现在的口气,也能知道一二了。

    “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去喝酒,今天是郁小滴的生日,我是提前过去找她,给她庆祝生日。”

    听到他如实承认,张语蓉心里一方面是稍微好受了一点,总算没有隐瞒、死赖到底。另外一方面,又多了不好受。这说明郁小滴在他心里的重耍,他不介意直接的拿出来说。

    “很好嘛!晚报的整版广告、户外液晶屏广告、黑了大的网站、雇人唱歌、赞助网球赛、找特技团队吊钢丝、花瓣雨”很好!很有心意,也很大方!”

    李岩有点惊讶,语蓉会知道,他能猜到,可为什么这么详细呢?难道是哪个,记者为了稿费添油加醋了?不过随即他又反应过来,既然是在大生的,连大学网站都黑了,难道学校不会有传言吗?今天网站已经重新开放,只要她到大的上去翻一下帖子,就能明白所有细节曝料了。

    张语蓉越说越激动了几分。说到“很大方。的时候,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请问李先生,昨晚开销几何?后面应该是去了豪华酒店、蜜月套房吧?或许还有烛光晚餐、鲜花美酒,为博佳人一笑,您这可是一掷千金的豪迈啊!之前月瑶用了你几万块救命,你就念念不忘!”

    李岩暗叫冤枉,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吗?钱用在月瑶身上,就是更多百倍、千倍。我也不会在乎的。可这话只能自己心里说给自己听,不能讲出来的。

    ,啪,的一声,语蓉手中的笔,竟然被捏断了!

    她本是斯文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把自己的笔捏断,刚刚是有种想要砸东西的冲动,因为忍着。便转移到了手中对笔的用力上。

    李岩对郁小滴过生日的一掷千金,不仅仅对比月瑶救命用钱显得吝啬,还因为她觉得那么大的开销,李岩的积蓄根本不够用。而正在不久前,在江雪饮的建议下,她以帮月瑶还钱的名义给了他一张卡,里面不仅仅是月瑶住院花去的钱!

    她这个。做老婆的,怕他身边没钱难堪、被朋友看不起、接触一些不好的东西,所以给他更多的开销,可他却拿着这些钱去给情人制造浪漫、大作人情!

    换作是谁,也都会觉得非常的恼怒和憋屈,这实在太欺负人了。

    李岩听到她的怒叱,只是以为她怪自己为小滴过生日花了太多的钱。并没有联想到这一层关系。否则又要暗暗叫屈喊冤了,因为他用的只是自己的钱,语蓉给他的那张卡,他根本就一次都没有用过,包括里面有多少钱都不知道,并没有说拿着老婆的钱去哄情人。听到笔的断裂,李岩忙看了一下她的手。注意到并没有受伤才稍微放心一点,但也知道她此刻定然非常的恼怒。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点子上。以为语蓉是觉得对小滴太好、厚此薄彼。

    所以马上说了一句:“你生日也快到了,我也不会吝啬,会花更多的钱

    竟然以为我在跟她计较、在吃她的醋?张语蓉有点失望的看着他。冷然说道:“不稀罕!”

    感谢投月票的兄弟,晚一点还有一章!…兄弟查看一下个人中心喽,看看有没有新的月票,帮忙一下,多谢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