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九十一章 竟然是为了这个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送我回去,你肯定不会在我那边留宿。你还要再回来,你就多一层被查的机会了。即便不被查,你回去也很晚了。不如找个地方休息,大家可以聊聊天,明天也节省时间。”

    白洁这话,似乎有一点道理,可是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能听出其中的隐藏意思。喝了不少酒的孤男寡女,再去宾馆里面开房,只是休息和聊天,谁相信呢?

    这听在李岩的耳中,也有点刺耳了。他一向知道白洁是比较活跃的人,但并不认为她是一个比较和的人。当然,现在跟以前是相隔了十二年,任何人都可能有巨大的变化,就如同他自己一样,而重新见面之后,她这才是第二次相见,并没有多少的了解。不过就这两次的见面来说,尤其是上一次的诚恳,让他相信白洁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她能一再主动、开口暗示,或许是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更放得开,但背后肯定还有其他根本的原因!

    不清不楚的拖下去,即便这一次把她送回去了,除非没有下一次的聚会,否则的话还是可能会有纠缠,而且说不定她会主动打电话找他。想到这里,李岩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到了郊外,这一个路段并不繁华,周围没有酒店宾馆,反而是绿化的林木。看着李岩把车停在路边,被树荫遮挡了路灯,显得环境有点阴暗,这让她脸上有点烫,心里暗道,还以为他很老实呢,竟然想要在公路边上野战

    “在这里,,啊?这车不够宽敞啊,要不还是

    听到她善意的建议,李岩无语,这车是不够宽敞,但那是相对干那什么,只是坐着聊天的话,怎么会不够呢?

    “白洁,我们是老同学,上次同学会,也就你们几个我熟悉一点,在机场,也就你们认出了我。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真要那样的话。我不吃亏!所以,我本身并不介意那样,但我介意稀里糊涂。明白么?如果还是开玩笑,那我告诉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李岩认真的说道。

    白洁听了他的话,一阵羞耻和尴尬。她这样的情况,说好听一点,是挑逗、是,说难听一点就是主动勾引男人,而且是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去主动勾引男人,还被男人一再婉拒之后、又直接说出来,是人都会觉得下不了台。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不说清楚的话,以后夫家都很难见面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白洁头靠在座椅靠背上,然后枰开了车窗,让带着寒意的夜风吹了进来。寒意让人冷静了几分、也让尴尬的气氛吹散了一点。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在以前读书的时候,很多女生都暗恋你。我”也是其中一个白洁缓缓的说。

    “别玩了,我是说认真的。你那时候也比其他女生更漂亮,育得也更早,又擅长组织,又有文艺细胞,人也活跃,很有男生缘,用得着暗恋我吗?。说其他人的话,李岩可能相信,但说她的话,他还真的不大相信。

    听到李岩的一番辩驳,却是对当时的白洁一口气的说出一番赞誉,让她有点惊讶。

    其中某句话,更是让她有点脸红。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育得比别人早?”

    “呃”李岩有点尴尬,刚刚是为了证明她那时候就很有魅力,不至于去暗恋他,所以把能想到的她的优点,都说了出来,印象中那时候她的胸部就是同龄女生中最大的,让不少男生背后议论、偷瞄。

    “你在关注着我的身材?偷看我胸部?。他的尴尬,让白洁进逼了一自。“咳!现在是讨论你有什么问题的事情,以前的事情,我哪里记得了,可能是我刚刚随口乱说的。别岔开话题!”李岩只好严肃的把话题拉回来。

    白洁笑了,这一刻她获得了不少的自信,原来在当时,自己虽然不如乔幻斑漂亮、不如乔幻斑学习好,却也有傲人之处。当然,现在大家都成熟了,某些地方,乔幻斑并不比她反而还有气质、年龄等方面的优势。不过,她又不是要跟乔幻斑竞争,不是么?

    “好吧,既然你要这么认真的讨论,这里没有别人,我也就豁出脸不要跟你直接讨论

    李岩点点头:“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包括何折夏、乔幻斑他们

    白洁胀鼓鼓的胸前起伏不已,在深呼吸几次之后,她才鼓起勇气说道:“我承认,我当时并不是暗恋你”那时候我和乔幻斑应该算是最出众的女生吧?我也算是班干部,可就因为她长得更漂亮,学习成绩又好,所以在你们的眼里,永远她是第一。或许关注我、喜欢我的男生数量比乔幻巍多,但是以普通学生为主,以你为代表的品学兼优的那些,都是最关注她!”

    这个理由,让李岩非常的无奈,“我说姐姐,这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现在你还要争个,

    白洁摇摇头:“那时候我很不甘心,很想要让你更重视我”当然,如果我那时候知道你偷偷关注我的身材、胸部,或许我就平衡了,”

    李岩有点窘,只能怪自己失言了。

    “可惜是刚刚才知道,所以那时候我应该是出于嫉妒乔幻婉的心理,想要得到你的认可,但我又不能表露出来。所以我心里也很压抑,而你也比其他男生更加深亥的印在我的心里,如果只是大家一起长大,看着你由优先变得泯然众人矣,或者毕业后去了不同的学校,我或许早就不在乎了。

    偏偏你好像一个传奇一样,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之后就更是没有一点消息。多少年来,每次同学聚会,你都不出现,而你总是会成为大家的重要话题之一。

    还有乔幻败,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我知道她一直在打听你,在和人说话的时候,只要有人提到你。她马上就会走神,耳朵就竖起来听。”

    白洁的话,让李岩暗暗喘嘘,想起了乔幻激这些年来付出的守候、等待。

    “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觉得你是被她拒绝打击得离开了,所以大家对她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但我并没有开心,因为这不是我得到了你的认可,反而她能打击到你。证明了她确实比我更有魅力。”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吧,很多我都忘记了,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李岩了。”白洁却笑了:“是啊,我是让它过去,我可没有喜欢你,更加没有像乔幻斑一样的苦恋、等着你。我不是结婚了么?但我还是不甘心啊,乔幻激这些年来,除了感情生活,什么都比我强,上次再遇到你,大家会联想到的,也是你们两个,根本没我什么事情。我很好强,却一直都不顺。所以我想要勾引你一次,证明自己其实还是有魅力的!”

    李岩实在无话可说,不过这却放心了不少。一个乔幻斑,已经让他背负了感情债,可不想又冒出一个暗恋他的女同学来,尤其还是结了婚的人。白洁这个纯粹是好强、不甘心的理由,无论是不是真的,他都更愿意接受。

    “其实我不是随便的人,我老公虽然不在这边,又因为教跳舞的关系,我也有机会勾搭到很多身体条件很好的男人,包括很多嫩草学员。但我从来没有爬墙、出轨过,你相信么?”

    李岩忙点点头:“我相信!事实上我本来就相信你不是随便的人,所以才会停下来问清楚。而不是跟你去开房。这么说来,我还应该感到荣幸

    白洁轻哼了一声,自我解嘲的说:“你们都说我很活跃、开朗什么的,那是当面说得好听一点。背后说的应该就是说我这人比较开放吧?甚至有说难听一点的,会说我是比较和的人。尤其是结过婚之后,对于你们男人讲一些荤话玩笑,也用不着装纯、装羞,这或许又让他们觉得我很”骚。刚刚何折夏打来找我的时候,听说只有你,是我让他别找其他同学的。看他挤眉弄眼的样子,肯定以为我是因为老公常年不在身边,憋得受不了了,想要勾搭你上床吧?”

    李岩有点尴尬,别说何折夏,他自己都有过这样的怀疑!当然这不好说出来。“没有,老何或许是误会你了,或者是了解你,他说你只是想要弥补当年遗憾,不会放弃家庭,与感情无关。”

    “我说的是真的!”白洁严肃的说:“虽然我是生理需求最旺的年纪,老公又常年不在身边,但其实女人的没有你们男人强烈,不像你们几天就受不了,一周、两周就精虫上脑,可以压抑更长时间。即便真的受到诱惑、刺激,有难以压抑的时候,我也只是自己用手,而已。”

    李岩继续尴尬,孤男寡女在这狭窄的车里面讨论这个问题,就已经很尴尬了,听到曾经的女同学说什么精虫上脑,说什么她受不了的时候、也只是自己用手”这话题,即便只是纯粹的讨论,也有点和了。

    明知道这个话题有点劲爆了,但听到她说用手的时候,目光还是不自觉的瞄向了她黑裙黑丝之处,,

    “咳、咳!其实你今晚上已经做到了。你的魅力真的很大,如果不是同学的话,如果不是怕以后尴尬得连朋友见面都做不到的话,或许我在“洗手间的时候,就跟你做了。”李岩努力认真的说,以这诚恳的态度,来换去白洁的心理满足,以便她不会再想这个问题了。

    “真的?”白洁看着他。

    “真的!”李岩苦笑道:“我都多大的人了,你以为我还老实啊?”

    “可是”我测试的结果是,我主动抱着你,你都把手张开,不碰我一下,也没有感觉到你下面硬起来顶我,这能算是吸引到了你吗?换作乔幻斑,你也是这样的反应?”白洁不信的说起洗手间的旧账。

    李岩大窘,哪怕你是成熟人偻,也别说得那么直白啊,什么没感觉到我下面硬起来顶你,说得好像是没握手不礼貌似的,,

    他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严肃:“那是因为顾忌下示,一二便碰你,又因为我那时候真的是要卜厕所。所以波,状丛六哪怕是乔幻微,也一样不会那什么、什么

    “你的反应,我怎么觉着”不像是正人君子的手足无措,而像是“男同志,对女人身体的排斥?这十几年没见,你不会真的变成叫了吧?。白洁一脸怀疑,在他上下大量着:“如果真的是叫,我勾打不

    任何喜欢女色的男人被说成是叫,都不会很开心吧。李岩没好气的说:“你老公变成叼,我都不会是呓!”

    “我要再测试一下”白洁说着,迅出手,直奔李岩下三路,可怜李岩双手还放在方向盘上,已经被她的手钻入到了下身裤裆上。

    以他的身手,差点本能的出手阻挡,但因为他本能出手的话。肯定会把白洁的手臂弄伤,只能强行忍住,那样的结果,就是下盘失守了,

    白洁有点失望的说:“没有硬起来,你果然是乱啊”。

    她的动作,已经让李岩不悦了,冷哼了一声:“硬不硬要看心情、看意愿。如果我现在直接把你扒光了强插进去,你会感到爽吗?不爽是不是代表你接受不了男人?。

    “你这话”好像有点道理白洁想了想,承认了他的说法但又不甘心的揉动了起来,随即隔着裤子感觉到有东西膨胀起来。“这才像话”。

    “李岩没好气的说:“现在硬起来了,你可以把手拿回去了吧?。

    白洁没有回答,还是缓缓动着,却是把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放入了嘴里,轻轻的含吮”因为她探手过来抓鸟,上半身已经靠近到了李岩的身边,现在李岩不仅仅能够近距离清晰的看到她口含手指的动作,也能感觉到她中学时就育得不错的地方近在咫尺。

    “别玩了!”李岩有点怒道。

    白洁笑了,因为李岩虽然怒,但另外一个地方,却怒得得更快、怒得更强硬!

    “你现在确信你能勾引到我了吧?”李岩沉下了脸,被她戏弄,有种想要把她扔集去的冲动。“哼!想想你老公吧!”

    白洁似乎应该可以确信了,她下面的手也松了。但李岩提及到她老公,不仅仅没有让她豁然惊醒、或者羞愧不已,反而变得有点迷离,抽出手指,带出一丝口水。“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李岩没好气的说,他指的是她可以确信被成功勾引起、还有提她老公这一句。

    可是白洁问的,却并不是这一句,她又问了一声:“你真的想现在直接把我扒光了强插进去?我可能会感觉爽哦

    李岩无奈了,直接把她的手拉起来,然后把她的身体推过去。冷冷的说:“你真的需要清醒一下!”

    白洁却是诡异一笑:“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显得很骚、很和?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样吗?上次你说是你女朋友的那个女孩子,二看就还是处女,是你拉来做挡箭牌的吧?还是”你现在仍喜欢清纯的女生,拉拉手就满足了?你还只是跟“五姑娘,做?”

    李岩皱起了眉头,冷然说道:“你今天大概喝多了,我具体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

    看李岩真的动怒了,白洁叹了一其气,轻声说道:“好吧,我说”我真正的目的!”

    正要动车子的李岩,停了下来,准备最后给她一次机会,看看她又想要耍什么花样。

    “其实”我不是无意中现你是电影公司老总了吗?你知道我以前还是有点文艺理想的

    听到白洁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岩非常的无语,搞了半天,竟然是为了这个!

    他也瞬间明白过来了,中学的时候,她就是文艺委员,喜欢唱流行之后上的是一个,文艺学校,她自己也说了上的文艺学校等于没上。大概是毕业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后来又专修舞蹈,现在是教舞蹈的。

    今天吃饭的时候,她就特意提到了李岩是电影公司出品人的事情。现在当然不能说还有什么文艺理想了,但至少说明她还是很关心这方面新闻动静的。而到灯之后,她就开始想要找机会勾引他”

    这一切都好解释了,白洁不是为了跟乔幻败争一口气,也不是寂寞难耐,当然,或许也有这两方面的原因,但根本的原因,无非跟楚逸签约的那些在校女生艺人一样,想要获得一个上镜的机会、一个成名的机会!而娱乐圈权色交易潜规则,随着张钰偷拍下跟黄健中导演的视频爆到网上之后,越来越多曝料,让大众早已经由猜想到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