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九十六章 语蓉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无论是海芙、黄樱还是温倩怡,都好心的帮他留出圣诞节的档期了,可惜却又都不约而同的挤到平安夜去了。

    就好像电影散场的时候,大家都想着放完字幕后,散场的人太多,不如一结束就走吧,结果大家都这样想,所以电影一结束、开始出结尾字幕的时候,大家都散场,全部挤着出去,反而剩下看完字幕的人没几个了。

    李岩正在喘嘘感慨、以及思索对策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他没有看电话,心里先对自己说了一句,如果还是女孩子打来的,说的又是让出圣诞节晚上,今晚上一起吃饭的,不管是谁,都一概拒绝,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在确定了这个想法之后,他才把手机拿起来看,一看之下,有点傻眼。竟然是……张语蓉打来的!

    自从那天离开家之后,这是她第一次打电话给他!

    当然,李岩自己也没有用给她过,在公司打了一次被拒听之后,也就没有再大了。最近两个人好像都已经冷静下来,有点形同陌路的样子,而且都有某种默契一般的回避着,并没有在停车场、电梯、公司餐厅等地方遇到对方,避免了一份尴尬,也避免让自己去面对这个问题。

    现在张语蓉竟然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来了!

    李岩略微有点走神之后,沉稳了一下,他心里暗道:不会是她的,她那么孤傲、那么内敛的人,我打给她都不接,怎么可能打给我呢?或许是别人用她的电话打过来的。或者是岳父岳母要求她打才不得不打的吧?

    带着这样的怀疑心思,他接听了电话。

    “语”张总么?”他本来脱口叫出的是驯贯的称呼“语蓉”但一想到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或许她不希望他叫得这么亲切,又是在上班时间,说不定她就是接到江雪饮的投诉、说他常常不在公司,所以打过来说公事的呢,因而,他在说出口之后,硬生生的吞回去了“蓉,字,改口称呼“张总。

    电话那边的张语蓉没有回答,但李岩凭着些微的呼吸声音,就能确定另外一头的就是张语蓉!这让他内心又泛起了一丝涟漪。这些天他觉得自己已经古井无波的沉静了,可现在只是听到她的呼吸,就仿佛看到了她的人在边上,仿佛两个人又靠得很近似的。

    “有事吗?是因为我不在公司的事情?”他平静了一下,低声问道。

    殊不知此刻的张语蓉其他更加紧张!

    正如月瑶形容、以及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一样,她确实是一个骄傲的人,这不是来自于出身,也不是来自于美貌,这些都是先天的,而是来自于她后天的努力,她天才的学习成绩,她的商业天赋,她的能力。这样的骄傲,是会影响到人的性格。加之她一向对人冷淡,只有很熟悉、很亲近的人,才会看到她的笑容。跟李岩闹翻,也是她主动提出来分开的,又怎么可能主动打电话给他呢?再说,她这些日子,一直担心李岩是想要离开天堂集团,所以避免和他有接触、让他没有机会向她辞职。

    但今天是周五,这是一直以来例行的家庭聚会日,每周这个时候,是她跟李岩回去娘家一顿晚饭的时候,从前面许久的恩爱秀,到后来终于变得自然了一点。可是现在”上一周她已经是找了一个借口,说太忙了,没有空回去。今天还能这样推托吗?

    “不是”私事。”语蓉让自己平静了一下,“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又来?刚刚海芙已经问过类似的问题了。李岩有点晕,这一次没有再反问了,而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五,明天是圣诞节,今晚上好像也是可以庆祝的平安夜还是什么的,还是明天晚上,我也不懂。”

    听到李岩的回答,语蓉暗暗冷哼了一声,强调圣诞节、平安夜是什么意思?难道以为我是来约你过节不成?也太自信了吧?

    她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还记得今天是星期五,那是不是也记得星期五晚上要干什么了?”

    李岩本不过洋节,主要是被前面三个电话都与今晚约会吃饭、给绕到节日气氛中去了,所以才会以为语蓉也是因为这个的关系。现在一听,才反应过来,是啊,星期五晚上,不是应该去岳父岳母家吃饭的吗?

    虽然现在两个人掏牌闹翻,保持了十多天的冷战,但一日没有公开的话,就还必须坚持去老人面前秀恩爱了。十个多月的习惯,让他很自然的想要同意今晚上跟她回去。

    不过,在将要说出口的时候,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现在两个。人还在老人面前表现得很恩爱、或者说至少没有出现问题的样子,再过一段时间,又突然的宣布分开、离婚,那他们不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打击不会更大吗?

    见他没有回答,知道他是记起了,但似乎不大愿意回去,这让语蓉有点不悦,但想想本来就一直是他在配合让父母放心,已经配合了十个月,实在无…”现在既然吵架、分开了。他不相配和也是理所当然刚

    其实她会不悦,是在那一亥,忘记了两个人的契约式婚姻,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丈夫,那就不是帮忙、不是配合,而是履新他尽孝道的义务,不愿意去自然就不悦了。

    在想到两个人的状况之后,语蓉不得不放低了一点姿态。

    “我知道,我没权利要求你一定跟我回去。你可能今晚上早有约会节目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一下。就当帮帮我,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吃完饭我们可以早点离开,你还可以继续去约会。明天也有大把的时间

    听到她这么说,李岩心情更是复杂,苦笑了一声:“语蓉,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那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语蓉没好气的说。好好问你,你不讲,让我猜,又说错了,我是你肚子里的归虫吗?我就必须要非常的了解你吗?你有给我了解你的机会吗?你又了解过我吗?

    她越想越委屈,呼吸急促了几分,不是因为气恼,而是要以深呼吸来压抑心中不知何处的一份疼痛和郁闷。

    “我是想说”李岩想要把刚刚的顾虑说出来,“既然我们都快要离婚了,还有那个必要吗?现在就让他们觉得苗头不对,到时候还能顺其自然一点,也让他们不至于过于震惊而难过。不是很好吗?,

    但他又不想说出这话来,因为他的心里,是不想跟语蓉离婚的一虽然她主动提出来的话,他还是会答应的,但他真正想的,是如何挽回两个人的关系。而他经验并不丰富,又加上这还涉及到郁小滴,所以没有一个好的对策。

    无诠如何,”先给她过完生日再说吧!跟她一起那么久,也没有好好对她,让她过一个。至少不尴尬、不郁闷的生日再说。

    “说啊!”见他又是吞吞吐吐的样子,语蓉把心中的委屈,以气恼的方式泄出来,语气不快的娇叱。

    “我的意思是”虽然我们只要没事,基本上每个星期五晚上都回去,但是不是也可以有一点新意呢?不需要每次都是固定时间吧?明天是圣诞节。不如我们明天”回家陪他们吧?”李岩又暗叹,明晚那个,古董拍卖会,还是要过去看看的,不能说明天晚上。明天再说吧,到时候白天也可以。

    “明天?”张语蓉当即冷哼了一声:“明天你有空么?不需要陪你的小”,哼!明天爸没空。”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两周了,对于色心不改的李岩、对于不守承诺的郁小滴,她还是难以原谅。本来想要讽刺一下说“不需要陪你的小情人么”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李岩自然能听出她的恼怒和讽刺,但又能如何呢?本来就做了这样的事情,而且他也不便解释,难道告诉她小滴被她妈妈带走了?那她不会觉得你是因为郁小滴不在、才来找她?岂不更加恼怒?

    他有点无奈地说:“明天没空,那我们就后天吧!后天星期天,我也没有什么卓情,可以更多时间地陪你在家里呆久一点。”

    后天,就是她的生日,他本来就一定会陪她的。但现在不知道她的态度如何,还是不便先说了,以免到时候她主动回避。

    听他这么说,张语蓉很是失望,他找各种理由,不是不愿意回去,而是不愿意今晚回去!显然,那是因为他今晚上已经约好了人的关系。这样一个情侣浪漫的晚上,他还能约谁?他们今晚上应该又是一起浪漫到明天吧?语蓉觉得心中有一丝酸楚,嘴里又有点苦涩”大概是中午没吃多少东西的胃酸、以及刚刚的咖啡放糖不够吧她这样安慰自己。

    “算了,没事了,你玩你的去吧!”说完之后,她主动的挂机了,电话断了之后,她咬紧了粉嫩的嘴唇,美眸有点模糊”语蓉暗暗自嘲,我这算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么?

    她挂了电话之后,李岩也是有点茫然,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能感觉到语蓉的失望,但他无法解释,因为她虽然是误会他了。可本质上并没有误会。无论今晚跟海芙、黄樱、还是温倩怡约会,他敢说自己对她们没有感情吗?

    所以,他无从解释,无论是不是小滴。他做的事情,都还是会伤到她。

    看着手机,李岩苦笑了一声,不错,开始的决定做到了,这一次的邀请,果然还是今晚的档期,而他也成功的回绝了,可心里却并没有一点成功的快感。

    对着手机,他自言自语的说:“还有谁?一起来吧!李洁,你会找我么?还是乔幻激,你又出差过来了?”

    他的喃喃自语,竟然好像是召唤的咒语一样,还真的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或许是年轻女孩们对于平安夜的约会都比较期待吧,现在又是下午了,是最后的机会了,大家也无心工作,都在准备晚上的约会。在意的人没有提前邀约,女孩们就含蓄的主动出击了。所以造成排队一般的电话,,

    不是李洁、不是乔幻傲,来电的又是一个李岩没想到”。

    念雨菲!

    那个自称十七岁,只有十六周岁的美少女钢琴家。

    上次为电影《春光乍泄》联系一个音乐人做曲配乐之后,她就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李岩,或许是知道他不乐意的关系。而李岩,在知道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知道她还对自己印象深刻、崇敬崇拜之后。就不大想要跟她接触,只是把他当作恩人、英雄、甚至保护神,他都不介意,就怕女孩儿把这一份感情,变成依恋和爱慕!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只是香港救过她一次,加上后面救过她。以她现在的年纪,都已经有这个可能,何况当年他救她的时候,不过才虚岁十岁的时候。在她成长最重要的是七年的时间里,都一直保存着他在心中,足见印象之深刻。

    且不说他现在已经一堆情债,单单念雨菲的年纪、无论是十六岁、还是十七岁,都还是未成年,也比他小了十多岁,那是真的可以叫大叔了!

    一代淫家柳下挥巨巨曾经说过:我以前只是喜欢胸大屁股圆的成熟女人,最近现像更俗一样,喜欢偷瞄年轻女孩小萝莉了,看来我终于开始老了,李岩还没有到这境界,他对于未成年女孩,还是避之不及,所以除了那次音乐会门票,几乎从来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甚至那次在飞机上,也想要装作不认识。

    “李岩哥哥”一接听电话,马上传来声音很好听的念雨菲清脆又亲切的叫唤。她在不知道李岩叫什么名字之前,一直按照童年的记忆,管他叫“大哥哥”后来知道他叫李岩,又怕他觉得“大哥哥,的叫法太做作。所以改叫“李岩哥哥。

    “念雨菲啊,你好啊,有什么事吗?是电影的配乐已经完成了?你可以跟让那音乐人跟制片、导演他们联系就伙了,奖金我会另外给你的。”李岩不想她多说,直接先把她可能会提及的问题说出了解决答案。

    念雨菲却说道:“不是的,电影做曲配乐还在进行,即便完成,也只是准备好,还需要看到拍摄完成后导演初剪的毛片完成调整配合,他们会舟通的了,我找你是,”

    说到这里,她有点害羞,声音底了一点:“你多次救过我,我一直没有机会回报,我能请你吃顿饭么?我不在香港,也是在市

    又来了!

    李岩有点头大,他终于现,原来光棍固然单调无聊,但也有清静的好处!

    “小妹妹,你不会是想要跟我说,明天是圣诞节,但你不会打扰我跟女朋友约会,所以提前今晚请我吃饭吧?。李岩耐着性子问道。

    念雨菲忙说:“对啊、对啊,李岩哥哥真了解我,一下就猜到我的意思了。我知道你跟那个”温姐姐吧?你们明天肯定在会在一起,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所以想要今晚上了解”李岩残念,对于她,不用像语蓉那样,他选择了用最直接的方式拒绝:“不好意思,我今晚上实在没有空,今天约我的女孩子,已经快排队到街口了。我现在确定的至少有三个饭局,正为怎么分配而头疼呢。你也不想到时候我砍一只脚过去陪你,或者跟你坐几分钟就跑了吧?以后再说吧!”

    听到李岩的拒绝,念雨菲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失望,或许她本来就估计到李岩不会答应她吧,只是想要尝试一下。“嗯,李岩哥哥太有魅力了,我相信是有很多女孩子约你。”

    “唉,没办法,长得太帅也是一种无奈啊。”李岩笑道。

    “嘻嘻”只是排队到街口么?那我现在电话预约排队,到明年能轮到我吗?”念雨菲也笑了。

    听到她清脆的笑声,又顺着自己的玩笑说下去,李岩也没有那么大的“警惧”了,笑着说到:“明年一定可以,实在不好意思,那就明年在跟你吃饭吧!”

    在他看来,“明年。是很长的时间,是“一年之后”那时候念雨菲也长得更大了、接触人应该也更多,或许对他的态度,就会变得纯,粹一点,那样就不用避开、可以当朋友一样偶尔接触一下。

    这时候,却听到电话里面的念雨菲欢呼了起来:“好啊、好啊!李岩哥哥,你是大人物,说话不能反悔哦!不能骗我小孩,你以前就骗过我,说会一直保护我,后来再见都不说就走了。”

    李岩有点喘嘘,当初是说要保护她,但也不可能一直保护着她,等到她父亲安排来救她的人到了,确定之后,他就放心的离开了,之后没有想过这回事了。没想到对于一个虚岁才十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个长久的遗憾和失望。又看到她现在只是为一个,“明年。的敷衍答案高兴的样子,他轻声说道:“这次一定算数

    “那好,我就下个星期再找你!”念雨菲说完,快乐的挂了。

    下个星期?李岩一愕,随即明白过来。下个星期就过了月,日,就是新的一年,也可以算是明年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