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红的感动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双方对峙的时间还是很短的,事实上从开始爆炸到现在,也没有过去多少的时间。不过现在不是玩的时候,时间对于谁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能够多争取一秒钟。就能多一分安全。

    对于老十这边的人来说,再多等一会儿的话,不仅仅要增强被保安公司、酒店保安以及赶来的警察抓捕的风险。还要花更多的精力对付“玫瑰,方面的人。

    所以趁着现在只有两个“杀手。到了,没有更多的人过来的时候,他们接到指示之后,也没有再乱来,听到李岩说“最后一次”的话之后,有人用英文接着说道:“好,我们拿一半!”

    如果对方来了更多的人,可能一半都拿不到,但现在这会儿,也还是分出了一半的人戒备。他们的准备工夫也非常到位,外面早已经准备好了退路、货车、升降台。

    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价值好区分了,大家说的一半,就是所有物品的大致一半。又是没有灯光的状态下,搬走古董的时候,也是凭运气。很可能把所有最值钱的搬走了。也可能搬走的只是一批最廉价的。

    索妮娅看到李岩帮她跟那批人谈定了,稍微放心了一点,而且李岩已经开了多枪,有他镇住全场,暂时是安全的。她操心的是己方的人怎么还没有到,虽然现在时间没有过去多久,但比起别人在外面穿墙而来,她们的正面攻击,就要麻烦许多。先要面对更多的、更容易过来增援的保安,要控制、驱散更多的群,搬东西离开也会更远。

    不过幸好,并没有让她多等,最沁勺一批人,在炸弹袭击吸引了酒店的一部分注意力之后、又用烟雾弹、催泪弹弥漫了附近这一带。现在也带着面罩、眼镜冲了过来。让他们惊讶的是现场的保安已经倒下一大片。

    “搬东西走!拿这一半”。索妮娅用英语指挥着他们。

    看着自己方面的人搬、抬的麻烦,对比外面穿墙过来的,从炸开的墙洞,一会儿一趟,几乎快要搬完了,让索妮娅暗暗着急。

    不过他们准备的人,却是不少的,这会儿都快的搬动着。而在炸弹之后,他们的车也已经到了外面,这会儿抱着古董离开的人,都快的冲向酒店外面的车。为了能多拿一点,有盒子、箱子装着的,都尽量不用,直接拿着古董、文物本身离开。

    在他们一半都还没有搞定的时候,老十的人已经把他们的一半搬走了。眼看有开始进来的两个枪手两边压阵,他们也不敢冒险,收拾完了之后,一一从那个炸开的墙洞里面离开。

    看着他们奇袭而来、迅而去,索妮娅暗暗感慨,如果己方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或许会比正面有效率得多吧?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后悔的机会了,她们现在必须靠着人多的搬离物品。

    而就在那些人撤退、外面升降台落下的时候,借着外面的路灯光芒,已经适应了里面昏暗的李岩,现有一样物体从那个炸开的墙洞扔了进来。

    他本能的反应过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极有可能是炸弹、手雷!看样子应该是老十的人,觉得既然他们得不到,干脆毁去,同时留下一批人给警方有个交待!

    他的身体已经迅的做出了反应,扑腾了过去,以一个到挂金钩的姿势,将从外面抛掷上来的物体快的踢飞了出毒。

    片刻之后。在李岩手撑地面、翻身起来的时候,外面不远处传来了今晚的第三声爆炸声音!

    这爆炸又让隔壁传来一阵惊叫!看得到的时候,大家还能安定一点,当烟雾、催泪瓦斯蔓延到会议厅,再加上附近的爆炸声音,就开始有更多的人不能冷静了。

    李岩在断墙看了一下,炸弹并没有落在他们的车上,车子已经在开走。这里也有烟雾和催泪瓦斯蔓延过来,只是没有外面那么浓,他对着外面深吸了一口气。

    “快点解决!你们离开。不要管我了。”过去索妮娅的身边,简单的交待了一下,李岩就往外面冲了出去。

    在外面走廊里面,虽然有烟雾,但灯光大亮,还是能看清楚一点小的。只不过里面伴随着催泪瓦斯,没有一点准备的人,会睁不开眼睛、流泪、刺痛。

    在他们抱着、抬着古董匆匆离开的时候,李岩也揭了假、鬓角、胡须等掩饰,凭着感觉往旁边的会议厅走去。

    没有走几部,李岩就感觉到有人向自己攻击过来!

    他没有防护措施,在里面那个休息厅还好一点,出来走廊上,也是很难受的。紧闭着眼睛,只能凭着感觉出手防守。

    简单的交手几下,李岩就处处受制,马上就要落败了。而这个时候,他听到前面出手的人轻声问了一句:“李岩?”“陈俊讳?”他也马上感觉出来了,虽然看不出来,但出手一板一眼,明显是经过传统武术修炼的,而不会是一般的保安。想到这神秘的清洁工,虽然是他失约,但还是抢先问道:“你不是在这

    一说话,他就呛得咳嗽起来。

    “进去再说吧!”

    陈俊纬过来扶着他,然后使劲推开门。进入了虽然也有、但明显烟雾和催泪瓦斯都要淡许多的多功能会议厅,这里的空间大、排气系馊,也非常好,虽然养尊处优的宾客们很多都呛得咳嗽、流泪,但李岩进来之后要好受许多。

    两个进来之后,继续把门关闭,也在靠近门口的地方。

    “别提了,我也没有想到这些人会搞那么大的动静!又见不到你,我出去外面,也是两眼一摸黑,只能闭着眼睛、憋着气。虽然感觉到很多人偷古董离开,到我也不能随便出手。不是怕攻击错好人,而是怕把那些古董打坏了。那些艺术品,即便被劫走了,还是在世间,要是被我打坏、摔碎了,就毁了。”

    听到陈俊拂小声的快说道,李岩没好气的捶了他一下:“你谁都不攻击,就攻丰老子!”

    陈俊纬有点不好意思:“就感觉你鬼鬼祟祟的过来,而且脚步轻盈,不像是抱着古董的样子,所以就对你出手了。不过我现你对我手下留情,就猜到是不是你

    手下留情?

    李岩微微一愕,随即暗暗苦笑:哪里是手下留情再!

    他学的不是强身健体的武技,甚至不是以搏击我目的的格斗术,而是杀人的技巧!所有的招数、方法、技巧,都是以击杀对手为目的!正因为如此,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他基本上能做到一击必杀,手下留情也能一招制敌。对上学习过技击、功夫的人,也具有明显的威胁性。

    可是刚才,因为他现在身上带着那块神秘的石头,心中的杀意已经被克制住了,没有杀意了,即便是杀招,攻击出来,也就大打折扣的效果。因为不是开枪,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而陈俊讳以前跟他交手过,觉着就好像是手下留情了。

    李岩不愿意多说这咋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为什么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你好像没有什么不适一样?我的能力已经被环境限制了很多,你却好像能看到我出手一样”。

    陈俊纬解释了一下:“那是因为我从小练传统武术套路的。一般那是最见效的方式。相比起来,传统套路就显得是表演的花架子了。但如果练习的时间长了,效果就不一样了。因为套路不仅仅是练习本能反应,更是一种单人的模拟实战。

    比如说,我出了第一招之后,假设敌人会如何反击,所以我接着用第二招应对。一个套路练习下来,中间是预设了很多敌人的攻击招数、准备了应对方式。当然,那必须苦练到每一招和每一个变化都能了然于心,才能本能的回应出来。比如出了第一招,敌人是另外的应对方式,可能就跳到第七招。第十招,而不是非要按顺序来。所以很多功夫在演练的时候,是套路,对战的时候,就变成散手了,”

    李岩随便转移话题的问一句,没想到陈俊拂竟然好像兴致勃勃的要推广武术,让他很无语。打断说道:“就是说,你其实也是闭着眼睛的,只是你练习的套路模拟,能根据我的反应,判断出我的反击路线,所以你可以提前有招式应对?”

    “对。其实我也是闭着眼睛的,但因为这样,你就感觉我好像看得见一样,其尖看他又要长篇大论了,李岩忙说:“很牛逼了!请问你联系传统功夫套路多少年了?”

    “呃,”从小就练,快二十年了。”陈俊纬老实的回答。

    李岩再次无语,现在谁愿意话十年、二十年去练武啊!这就像是《笑傲江湖》里面华山派,气宗练到后来会越来越强,而修炼时间不长的气宗弟子,则会被成的剑宗杀得没有还手之力。现在这年头,纯,粹的气宗已经没搞头,大家需要的是见效快的剑宗。

    “现在不适合聊天,这样的环境,我也没办法助你行侠仗义了,你忙去吧。我去休息一下小

    李岩拍了拍陈俊纬的肩膀,然后用衣袖擦拭着红红的眼睛,弯腰往人群跑去。

    他们刚刚进来是在门口的附近,虽然比外面的烟雾、催泪瓦斯耍淡许多,但里面远离门口的地方,当然会更加淡。所以刚才在门口挤了一阵之后,看到外面的状况,都退了回来。也都退到了远离门口的另外一侧。

    李岩在和陈俊姊说话的时候,也勉强睁开眼睛搜寻着张语蓉和月瑶所在的位子。他打断不跟陈俊沫说的时候,也就是已经找到了她们两个的地方。

    很快的工夫,他已经跑到了人群的边沿。

    这次来参加拍卖会的,都是有一定年纪的、有古玩消费能力的富贵人士,在遇到这样情况的时候,第一个感受到的,就是生命安全问题。

    所以,他们联系秘书、联系司机、联系保镖、报警”而她们则在惊慌、惊叫、咳嗽、哭泣。这样的状态下,也没有人趁机搭讪泡妞的过

    爪…沪张语幕和月瑶众两个艳压群芳的美女六安全第一,在生命威胁没有解除的时候,美女也会失去一定的吸引力。

    对张语蓉和月瑶来说,没有人骚扰,是更好的一个状存,让她们可以更加冷静的面对问题、观察问题。

    张语蓉已经成功领导一个大集团一年多。不说见惯大风大浪起码在镇定方面,也比一般人强悍许多。而事实上,就这半年来,她也经历过王子酒店危机、太子酒店枪战、被张京带人围堵、被蓝天赐挑唆的陈文召唤了上百古惑仔街头围攻”也可以算是见过许多风浪了。所以她现在也是非常的淡定,并没有惊慌失措。

    而月瑶,就更加不用说了,她虽然许久没有在第一线执行任务了,但确实“他们。这个杀手组织的“二当家也实际的头领。这对她来说,就是很普通的场景。更加不用说她完全知道今晚是怎么一个状况。

    就在她们两个比一般人都更加冷静的携手站在角落边沿的时候,现有人弯腰小跑着过来了。虽然以袖掩鼻,但她们并没有闭着眼睛基本上看到了这个人是刚刚从门口闯进来的。不是里面的哪个宾客。

    “你干什么?”李岩一靠近,月瑶已经知道是他了,但不便提醒张语蓉,只能装出对陌生人的样子低声问道。

    李岩靠近她们边上的时候,站起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咳嗽了几下。然后问道:“语蓉,你没事吧?。

    张语蓉看到他过来的时候。也有点怀疑,觉得这身形太熟悉了点,等到他站直了起来,还没有开口就已经认出了来,这不就是李岩么?他怎么在这个时候、跑来这里了?

    看着他眼睛被熏得红红的、还呛着,但却是第一时间问自己有没有事,这让她心中顿时百感真集。

    “李”岩?你怎么来了?特意来找语蓉么?”月瑶适时的做出惊讶的模样。

    “月瑶,你也没事吧?”李岩笑了笑。

    “我没事了。”月瑶说完,和语蓉还牵着的手拉了拉,示意她说话。

    张语蓉的美眸明皓,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往门口挤,并没有被熏到,只有稍微的不适。可是在危险时玄,看到李岩又像以前一样及时的从天而降出现在身边,她的眼眶开始有点红了。

    她吸了一下鼻子,低声问道:“你怎么会跑来这里?”

    “哦,你们今晚上不是要来参加拍卖会的吗?我怕爸需要照顾,你又照顾不来,所以也就来了,不过我没有邀请函,是进不来的。只能在下面大堂里面等着。刚刚接二连三的生爆炸,可把我吓坏了,担心你们出事,我就顾不上那么多的闯进来。只是外面烟很多,看不清方向,我摸索了很久,刚刚拉着一个清洁工,才一起进来了这里面,看到你们在这里,就过来了,你是不是被熏到了?这些家伙真可恶。幸好炸弹没有在这里生

    看他自顾自的唠唠叨叨,张语蓉心里一阵堵得慌。但这不是像上次知道他跟郁小滴一起过夜的那种难受的堵得慌,同样好像胸口堵着了什么东西,让她难以说出话来,但她很清楚,这一次,是因为感动!

    这样的感动,她不是第一次感受到。算起来,可能是那次她半夜出去会客户的时候,李岩飞车赶来陪同的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感动。开始比较强烈的一次,就是王子酒店出事,她赶往坐镇结果一起被隔离在酒店的时候,现他为了了解她的情况,竟然趴在车底下混进来,那一次让她觉得有惊怕、又担心、又气恼、又温暖的复杂感动。

    “刚刚”爆炸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知道的话,会不会来到我的身边陪着我”张语蓉看着李岩熏红的眼睛,慢慢的视线模糊了。“呵,,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很开心月瑶给了李岩一个心照不宣微笑,今晚上算是赚到了。本来是因为古董的问题,没想到能让两个有和好的机会。

    “可你过来干吗?,”你能帮到我什么吗?”,我们两个已经被困”你又何必再多一个被困?”语蓉话锋一转,开始抱怨了起来。

    李岩笑了笑,虽然听到的是抱怨,可那分明是关心和担心啊!

    “我们走吧!虽然外面不安全,可留在这里也不知道还会生什么事情。万一又来一个炸弹,就麻烦了”。李岩建议说道。

    “外面这样”,怎么走?。张语蓉有点担忧的看了看外面。

    “你们捂住口鼻,闭上眼睛,我在前面牵着你们出去!”

    反正已经被熏了,主要目的也达到了,能有这样和好的机会,李岩当然要珍惜,难道在这里等警察么?

    感谢昨日打赏的兄弟:比叼、如凹…爬蚓抛、雨的宿命、凹潘帕斯、北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